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38|回复: 30

[原创] 蝉声(外三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5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蝉声(外三首)
文|西玉


大地无语,树稍静止。千军万马
埋伏在锅炉里练兵。火是捂不住了
再高一点就点燃了雷电
点燃了遇火就烧的咒语
天黑成了锅底,沸腾的雨水
也不能浇灭,千万支暗箭齐射的光芒
同样的音频射进大地的耳鼓
失聪的人,靠口型辨别一只鸟的喜怒哀乐


我喜欢听风的喊声


她是慈悲的,在知冷知热里抚摸着这可怜的人间
送来了多少就送走多少,从来不偏袒
春天或者是秋天
每一片叶子都能沐浴她的温暖和萧瑟
没有痛疼和伤疤,新生和旧念都是刀子
一样的轻重在雨水和雪花里喊出爱
我喜欢听风的喊声。每一声摇晃都能让失魂人的苏醒
向死神辩护,向死神证明。僵硬的大地还活着
麻木的眼神还活着,灵魂还在行走
人间一切失声的物事都在借风倾诉摇曳活着
夜再黑,我也愿意卧在风声走进四季
即使死了还有梦在起起落落,还有呓语在喊着痛


井里的鱼


在阴影里找出活着的背面,阅读
洞天的禅意
转来转去的修行,丝毫没有半滴枯燥
不管是沉下去还是浮上来
都是经文的玄机,都是面壁的一枚咒语
下玄月溜进来,夜就空了
一圈圈的黑在天上燃起点点渔火
漏网的部份已修道成仙


我忘记了自己是谁


在一首诗里跋涉,前朝的细雨陷落了
纸上的城池。一些新词是守不住的
四处漏风的隘口,怎奈一声吟哦
在三千里江山面前,我仅是扛旗的无名小卒
那些仍然裹满余温的诗句
除了大漠孤烟就是那些叫不出名姓的砂砾
千万次的转世有着狱炼般的煎熬,有时候
在梦里握着一枚词牌,拼命地挣扎
在痛疼中,把叠韵刻进灵魂里骨头上
虚伪的人只留名字不留骨头
在一首诗里徘徊,我忘记了自己是谁
有时候感到骨头在隐隐作痛……


发表于 2018-7-5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火是捂不住的,再高一点就点燃了雷电。
失聪的人,靠口型辨别鸟的喜怒哀乐。

发表于 2018-7-5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首就引人入胜。好。
发表于 2018-7-5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阴影里找出活着的背面,阅读
洞天的禅意
转来转去的修行,丝毫没有半滴枯燥
不管是沉下去还是浮上来

形象贴切的描述,语言质朴。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文艳 发表于 2018-7-5 10:55
第一首就引人入胜。好。

谢谢文燕来读,午安。握。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和五中张奇 发表于 2018-7-5 11:08
在阴影里找出活着的背面,阅读
洞天的禅意
转来转去的修行,丝毫没有半滴枯燥

问候老师,谢谢来读。午安。握。
发表于 2018-7-5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虚伪的人只留名字不留骨头
在一首诗里徘徊,我忘记了自己是谁
有时候感到骨头在隐隐作痛……

活出自己,真实才是生活的浓度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总照进人心 发表于 2018-7-5 12:57
虚伪的人只留名字不留骨头
在一首诗里徘徊,我忘记了自己是谁
有时候感到骨头在隐隐作痛……

哈哈有道理,谢谢明月版主。问候。握。
发表于 2018-7-5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忘了自己是谁也不错的
发表于 2018-7-5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听风的喊声。每一声摇晃都能让失魂人的苏醒
风声,在文字中赋予更多的灵气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光利 发表于 2018-7-5 20:16
有时候,忘了自己是谁也不错的

问候孙老师,谢谢来读。早。握。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总照进人心 发表于 2018-7-5 22:32
我喜欢听风的喊声。每一声摇晃都能让失魂人的苏醒
风声,在文字中赋予更多的灵气

明月版主早,问候。握。
发表于 2018-7-6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地无语,树稍静止。千军万马
埋伏在锅炉里练兵。火是捂不住了
再高一点就点燃了雷电
点燃了遇火就烧的咒语
天黑成了锅底,沸腾的雨水
也不能浇灭,千万支暗箭齐射的光芒

很大胆,很丰沛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鲜然 发表于 2018-7-6 15:30
大地无语,树稍静止。千军万马
埋伏在锅炉里练兵。火是捂不住了
再高一点就点燃了雷电

谢谢然版来读,问候。周末好。
发表于 2018-7-6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忘记了自己是谁


在一首诗里跋涉,前朝的细雨陷落了
纸上的城池。一些新词是守不住的
四处漏风的隘口,怎奈一声吟哦
在三千里江山面前,我仅是扛旗的无名小卒
那些仍然裹满余温的诗句
除了大漠孤烟就是那些叫不出名姓的砂砾
千万次的转世有着狱炼般的煎熬,有时候
在梦里握着一枚词牌,拼命地挣扎
在痛疼中,把叠韵刻进灵魂里骨头上
虚伪的人只留名字不留骨头
在一首诗里徘徊,我忘记了自己是谁
有时候感到骨头在隐隐作痛……

西玉老师这一组很厚重,饱满,诗意葱郁深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7 15:25 , Processed in 0.08631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