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0|回复: 14

[原创] 虚实童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5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潮湿,好像真的连脑子都进了水,黏滞混沌,想不起一件高兴的事,也想不起一件伤心的事。不想翻书,不想写一个句子。
  
  但这却不影响时光的加速运行于我是时不可待的事实。觉得手还是自由的,总想抓牢一些什么,不是凭此上岸,而是想再看一眼真实的事物,再认真体验一回人在世间的奇妙感觉。
  
  然而,所谓感觉又是何等渺茫与虚幻的,它们全都像梦一样融入逝去的时光,而唯有正在感觉的时候,感觉才是存在的。比如现在,连日雨后,灾情四起;潮湿闷热的身体,仿佛焖在蒸锅里的一块红薯。于四起的灾情,我非但无法攘臂相助,还要继续接受灾情碎片信息的凌虐,感觉作为一个努力不去作恶的人,差不多要在这种处境里彻底废掉了。
  
  不过,废掉了也就是废掉了,包括自己,没有力量可以拯救的。再说,在我之前废掉的,与我同时废掉的,已不是一个小数。比如我现在必须聆听的孩子们课间发出的震耳的聒噪,它们动用我的感觉功能了,我被他们和他们的聒噪一同拉进旧时光的夹缝里,那个夹缝即刻变成一个宏大而完整的世界。那世界要么是严酷的热,要么是粗粝的冷。酷热的世界里,我没有穿过鞋子,冷峻的世界里,我一直缺一件温暖的棉衣;最让我恐惧的人是村里的头儿,他一手拿哨子,一手擎红旗,常常把一群蓬头赤脚的或者缩脖统袖的孩子从破庙改成的教室里驱赶到农田基建工地上去。夏秋间,他又屡屡把我们驱赶到抢收抢种的田间,从泥浆里捞出麦穗或稻穗。那个村头儿是热不坏也冻不死的,他总像无常一样把所有人抓住不放,而他抓人的家伙,就是他右手的哨子和左手的红旗。仿佛一直憋着热和冷,憋得难受,村头儿一直没有好脸色;好像被热坏了也冻坏了,大人们都没有好脾气。
  
  童年就那样被废掉了,而废掉了也就废掉了,没有怜恤,没有抚慰,好像一切都是应该发生的。这样的世界,在童年的心里眼里,如何不是可憎的。
  
  后来,还是发觉,我对世间种种严峻与粗粝的仇视,其实也是一种危险的顽疾,它将迫使我的未来毫无悬念地废弛下去。
  
  那是一种罪孽,而但凡罪孽必有犯罪元凶的,只是,在我的童年,那个元凶通常都是像神一样慈眉善目,无所不在也无所不能的。他的身形太高大了,我一直看不清那个元凶究竟藏身何处,有时候又觉得那个元凶也许没有,只是我自己的心智出了问题,而心智出问题这件事本身也是一种犯罪,虽然年幼,却知道那是不能公诸于世的天大秘密。
  
  人的年岁在时光中太像一棵树,唯有它长到自己能够开花的时候,心灵的花朵会告诉人信誓旦旦的往往才是最不可信的——我终于悟出,把我废掉的元凶就是那个神一样慈眉善目且无所不能的。那时候,我的童年已被废掉,正拖着残缺的身体向青年时代蹒跚而去。路上,我遇上了另一个人,他是公社的头儿,他不推荐我上高中,不推荐的理由是,我的个性太强了!
  
  果然,我仇视世界的态度所致的顽疾剧烈爆发了,那时候我甚至没有勇气哭天抢地,只是觉得顿时满眼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公社那个头儿的样子在我心中异常清晰,仿佛夜行长路,遇上的一堆坟地鬼火。
  
  那个头儿的样子在我的眼前晃荡了好多年,仿佛鬼魂附身,我在长久的后怕中时刻准备着倾尽全力对其报以重重的一击——不仇视,也由不得我自己,如我一样,一些人的生命本就是从仇视中开始的。
  
  世道变迁,继续读书。那是我今生遇上的第一个难得的好运气,虽然后来的经历证明,我长久的不幸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我渐渐知道元凶的来历出处了。那根本不是这块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东西,它来自世界的另一个角落。那是一个忽冷忽热的怪兽,生性怪谲且凶狠异常。它的鹰钩鼻子鹞子眼已足以让人望而生畏了,又在众人猝不及防之际,幻化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慈眉善目来,而我清楚地感到,它根本就不是世间的好东西。但它确实已经盘踞在世间多年了。它把自己的藏身之所放大成一个巨大的洞穴,并振振有词说,这个洞穴就是世界。我真的发现,许多人无法逃脱,我无法逃脱,而那只怪兽,抓牢能够抓牢的,吃掉能够吃到的。甚至,它还吃光了人的灵魂和言语,让所有人作为只会聆听和受动的行尸而存在。
  
  我的青年就这样被废掉了,而废掉了也就是废掉了,无法向怪兽去讨还公道,当然主要是没有公道;也不能对它指陈罪恶,一旦有什么不平之举,总要被它吃掉的。怪兽从不讲理,它的饕餮本性决定了它的世界必须是光明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平静,是行尸的世界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光明的条件方便它抓取一切,安静的环境方便它随心所欲地吞噬一切消化一切。
  
  童话是人的心灵最后的家园,这个家园是多次元的,而我的童话时代,因为怪兽的存在,就这样变成了一次元。
  
  人到中年,对童话暂无兴趣,而多汲汲于功名利禄声色犬马之类。我步入中年的时候,一次元童话世界中的怪兽所藏身的洞穴,经风雨侵蚀再加年久失修而走风漏雨,外面的光亮也射了进去。来自洞穴外面的更多的风声和景象给我带来美好的希望。我开始猜想,以后的日子,再也不会遇上一手拿哨子一手擎红旗的村头儿,也不会遇上坟地鬼火一样丑陋且可憎的公社头儿,而这一切,必然发生在洞穴彻底垮塌之后,要么,怪兽死于无食与病弊和它自己的暴虐;要么,作恶多端的怪兽终被众生所惩办,民如野鹿,但无标枝;要么,重获灵魂再次发声的人们,把肮脏破烂的洞穴改装成一座大教堂,让失声已久的人们开始祷告上帝。这也算是我中年时候的人生愿景了,它基于我对洞穴时代的深深蔑视,对怪兽恐惧的渐渐消除。说来也巧,我的中年也曾赶上过一些无畏之士摧枯拉朽的壮举和口诛笔伐的声浪,但怪兽太凶猛了,摧枯拉朽和口诛笔伐的人又太文弱,后者还是被前者的恶魔一怒而全部吞下。
  
  中年也就这样被废掉了,而废掉了也就是废掉了,没有谁来拯救,甚至也没想到拯救。但所有人必然自我拯救。一次元童话世界中,洞穴还是洞穴,怪兽还是怪兽。后来,怪兽把爪子伸向洞穴外面更加广大的世界,吃得膘肥体壮子孙兴旺。那时候我更清楚地看到,在一次元童话世界中,兽族们结成了联盟,获得了更加强大的捕获能力,也有了更大好的胃口。我和更多人,在怪兽的地盘里,还是一盘散沙的样子。大家从怪兽那里受到了启发,也干起抓取和吞噬的行当,最让我不堪忍受的是,另一种童话语境条件下路人相食和易子而食的惨相出现了——大家的灵魂原来还像从前那样昏昧而怯懦,冷酷而自私我的人生愿景再次破产,我的中年被继续废掉。
  
  废掉了也就废掉了,一次元童话世界中的怪兽绝不担责,我也找不到讨还公道的地方,甚至,“公道”此物确乎消失多年,在这洞穴内外再也难觅踪迹了。
  
  与自己的老年不期而遇,感觉存在真是一个莫大的玩笑!在老年,愿景与作为也毫无悬念要被废掉了——要被废掉了吗?那些再次回到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孩子们,何尝不是正被废掉的!灵魂与肉体不走出洞穴,童话世界永远都是一次元的!所有人都将在野蛮与欺骗中被一一废掉,最后的最后,无一不是只会吃饭睡觉和生育的活物!
  
  一次元童话世界也在讲述着童话,但它和真正虚拟的童话世界里讲述的童话是不一样的。虚拟童话可以成全所有的孩子,而一次元童话,则只能把所有的孩子毒害了。
  
  被废掉也就是被吃掉,我的老年已被啃咬得疼痛难忍,我的热血,它应该开始回应夏天的湿热和黏滞了!
  
  这样的黏滞湿热简直太像焚尸炉!
  
  但我又努力调动我的记忆调整我的感觉,告诉自己,现在是真正的夏天。灾情信息像碎纸片一样疯传。孩子们正在重复我那些被废掉的岁月。但我必须记得在我的老年完全被废掉之前,启发他们,他们有权利享受虚拟的童话世界,也有权利享受真实的多次元世界,而不能像我,在一次元世界里混了一辈子。不过,我的启发是有限的,无法诉诸言语,只能心领神会,就像春天快来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里先有花开。
  
  春天和多次元世界也不会太遥远,它首先眷顾的,是那些最先对多次元世界里的童话和春天,心领神会的孩子。
  
  2018-7-3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5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的文章往往寓意太深厚,真正的我无法理解,只是认为身处一个时代,个人的命运肯定跟朝代牢牢挂着钩,以至于有些时候左右着我们的那种力道确实让人无法摆脱。文人想用文字告诉人的,或许都是无法企及的暗想。(个人理解,可能错误。见谅。)
发表于 2018-7-5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文章写得太好了,自愧不如
发表于 2018-7-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川媚 于 2018-7-6 13:45 编辑

这个世道,废掉有心的人,其实那种命运感和无力感,不应该是你这个年纪的人之心灵境遇,而只是童年之不能忘怀的情愫之扩大化罢了。陷入过去以至童年记忆的虚无,不如面对未来和希望之实际。让我们相信: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狂人日记》之后,这是我所读到的最具忧思的一篇寓言式散文。
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7-6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知识分子对一个生存环境的控诉:没有童话的生存环境是恐怖的,一次元童话的生存环境不但恐怖而且是温水煮青蛙的绝望。楼主“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悲愤浓烈到可以与鲁迅媲美。
发表于 2018-7-9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冷静、敏锐,寓意深刻,读来让人深思。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7-10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起那句话,这世间绝望带来的力量,更震撼人心。
如同一种童年、青年、中年,这个不同年代的自我废掉,它们的根源来自强大的现实。现实没有好的机制,也没有好的秩序,仿若被破坏的各种生态,废掉的岂止是一个人的人生。当然,这只是一个人所提供的个人视角,它的内涵是广大的指向。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7-13 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怪兽从不讲理,它的饕餮本性决定了它的世界必须是光明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平静,是行尸的世界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光明的条件方便它抓取一切,安静的环境方便它随心所欲地吞噬一切消化一切。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7-5 16:20
李老师的文章往往寓意太深厚,真正的我无法理解,只是认为身处一个时代,个人的命运肯定跟朝代牢牢挂着钩, ...

小草所言,已切大要。当下很难认清,未来不好预知。唯有过去可以反复审视,并可从中发见人与社会的复杂关系,人的价值,亦可由此判定。
谢谢小草留评,并祝夏日安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小刚 发表于 2018-7-5 20:48
李老师文章写得太好了,自愧不如

过誉了,写作也遵从成长法则,时间和思考才是土壤和活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8-7-6 10:53
这个世道,废掉有心的人,其实那种命运感和无力感,不应该是你这个年纪的人之心灵境遇,而只是童年之不能忘 ...

置身于一个反复无常且价值观涣散的社会,希望这东西更加虚妄,很难知道它在哪里。我们正在遭遇的悖谬,的确是悖谬过去的恶性延续。
谢谢川媚版主留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8-7-6 10:56
一个知识分子对一个生存环境的控诉:没有童话的生存环境是恐怖的,一次元童话的生存环境不但恐怖而且是温水 ...

鴳雀文友好!
一个民族的不幸可能是多方面的,没有童年时代童话的精神滋养,这个民族的成年一定多灾多难,他们会一直处于野蛮蒙昧时代而难以自拔。
现实是过去的延续,灾情也会随之延续。
再次感谢鴳雀文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8-7-9 21:24
文字冷静、敏锐,寓意深刻,读来让人深思。欣赏!问好!

谢谢昙花版主,并祝昙花夏日安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8-7-10 17:17
我想起那句话,这世间绝望带来的力量,更震撼人心。
如同一种童年、青年、中年,这个不同年代的自我废掉, ...

绝处逢生,这是国人的老话。但现实状况未必就能给所有人昭示希望的光亮。不正常的秩序的恶性延续,致使更多的人不愿意把自己的精神指向还原到内在的需求上来,他们成了唯物主义最理想的结构性群体,从而更严重地堕落下去,每一个人的身不由己都是没有哲学附丽的。
感谢房子深评,并祝房子夏日安康!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朱竹 发表于 2018-7-13 07:06
怪兽从不讲理,它的饕餮本性决定了它的世界必须是光明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平静,是行尸的世界没有任何风吹草 ...

先生所言,正是我们的困境。不正常的秩序最大的罪恶是对人性的绞杀!一个野蛮的梦境好像做得依然酣畅!相形之下,遍地弱民面对施舍的富足自得其乐,可怜又可憎!
谢谢朱竹先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4 01:39 , Processed in 0.10850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