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48|回复: 50

[原创] 桅子花开(交流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桅子花开


  
  第一瓣•她
  
  她只是喜欢长时间地谈电影,旅行和天气并深信“爱”是与婚姻,与年龄,与身份,与个性……任何一种社会性配置无关的东西。就象一朵随遇而安的花——盛开或萎顿怎么都拗不过花期,但能被知晓也是一种欢喜。
  
  坐在宽阔的玻璃窗前,她点燃一根烟。容颜已经有了斑驳的痕迹。城市在她的眼神中慢慢消散,仿佛所置身的,是一个幽密的境地。
  



  第二瓣•他
  
  他塞了一张CD进去,是来自《菊次郎的夏天》原声乐第三首“The rain”。作曲者是日本的久石让,她喜欢的男子。
  
  阳光恍如瀑布流泻而下,窗台上风跃过花朵发出清脆声响。房间里很空旷,素白色的家俱。墙壁上有莫奈的仿真油画和装饰品。地板上散乱着各种过期的时尚杂志和摄影集。有一缸金鱼,摆动着硕大的艳丽尾巴,在青翠绵密的水草中穿梭。



  
  第三瓣•因果
  
  这个男子在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雨天,就告诉她,他认为在她身上存在的 bad taste。当柔软的舌头在她袜子的网格里一寸一寸移动,舔着她小腿的雪色浪漫,她惶恐却又心醉。来了,该来的就这么来了。
  
  嘈杂的午夜新闻夹杂在情绪中:战争,瘟疫,政客,黄金,偷情以及大蒜价格。她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突然想打开自己。于是把头往后仰,背靠在宽长沙发的靠垫上,这时,有风吹拂过她的胸,她感觉胸前微凉,微凉处两粒红樱桃突起。听不到自己心脏如何跳动,有一种声音在灵魂里飞:来了,来了。
  
  他脱掉她内裤的时候,用笨拙手指和颤抖嘴唇似乎要表达浪漫。他一寸一寸侵入她的肌肤,她才发现它们原来如此性感。光影游动到她的背上,反射出白光。肩胛上挺立的蝴蝶骨瘦得拘谨。他低下头舔它时,她就在另个空间中笑,那笑声细小清脆而且悲伤,就这么来了,悄无声息,无有祥云福草,也无金冠云履。
  
  他柔软的舌头就是一把坚硬的剔骨刀,劈开自己紧闭的双腿,舔到黄龙小花园,她叫了一声久违的等待已久的云雀之声。那个瞬间,她想蛛丝缠绕却又想松弛荷塘。情绪涟漪荡开,自己仿若不存在了,灵魂若一朵硕大桅子花,慢慢张开清香无极之花瓣,想柔顺却萎顿在竹床上。她看不到他的枪,但她触碰到那是一杆老猎枪。他用手托着她的头昂扬,让她去看。她不敢看,闭着眼,但她知道——它如此漂亮并硕大,象一朵大蘑菇。她感觉到自己焦渴不堪,又想锁紧某个门阀。想打开某个心闸,又怜惜自己素雅的躯体。她用手摸了摸他的耳垂,想说我要却张不开嘴,但身体突然被冲击了。硕大之船冲进自己窄紧的藏经阁,突然却舒服。那种挂着云帆的昂扬在她海洋里滑,滑过深海浅滩。她能感觉到水手的力道,手法深浅,恣意摇摆。
  
  她一动不动,唯恐某种幻觉消亡。那种不断长驱直入的冲击,在突破的一刹那,她开始大声呻吟就像可怜船终于撞了冰山,她不知道心疼冰山还是该心疼船舷。体内那棵花树花瓣一片一片地飘落,打着旋儿跌落,洒满自己整个花园的湿地,散发着苔藓和睡莲的清香。
  
  眩晕的感觉来了,混合着房间里的喘息声,她觉察到自己某种的赤裸正真实地呈现自己内心最初的清透与光明,痴迷与贪恋。世界仿佛都放慢了节奏,火的诱惑开始潜伏,缓慢下沉。他俯上身去,两手攀着她柔软的硕大,一下一下,完全贴紧那里,然后大叫一声,完全推入。她微喘着来不及想象,有一股热浪冲进了自己体内最深处,然后爆炸开来,就在这一霎那,她似乎隐隐约约地闻到了桅子浓郁的花香……最后,他附在她身上萎靡不动,天籁锣音渐渐弥散。她转眼看某条蛇,它身上沾了殷红的血仿若藏红花。
  
  柔情覆没了头和脸,她沉沦成红海藻,或没有漂浮的鳜鱼,赤绿不动。



  
  第四瓣•它们

  它们在听风唱歌。它们也在风中相互拥抱诉说别离。

    闭目,遮耳,枯心。

    这些生命的花序,这些花序的微光都不是灯笼。它们不顾苍生,不问鬼神,不沾因果。故不能照亮彼此颠沛流离的路程。
  
  但这依旧是一件值得并需要祝福的事情。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7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手机上读了,一篇很好的文章。问候。祝好。
发表于 2018-7-7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叫令箭的人,应该喜欢这种笔法。
发表于 2018-7-7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工的想象贴切,但粗砺,比如榫头镶嵌。小猫将这件木工活书写成唯美派诗意盎然的分镜头,描绘成印象派莫奈的日出和睡莲。这是小说长卷中一个多美的桥段!
发表于 2018-7-7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夫觉得,性爱描写在文学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在八九十年代,这种写法相当流行,包括纸媒也大肆追捧,但是,他们的文中虽有性爱描写,主题却是反映社会现状或者人性的本真,内涵是相当深厚的。恕老夫直言,这篇除了赤裸裸的性爱描写,内涵太浅了,不过写一个女人的寂寞,这就显得相当刻意,换句话说,也就同网络上的小黄文一样,靠文字吸引眼球。
楼主这么好的文笔,可惜了的。

点评

老师想法与我不谋而合,若是其中一段用在小说当中,非常唯美。但是独立成篇颇有不妥。一己之见,鱼儿莫怪。  发表于 2018-7-7 13:46
发表于 2018-7-7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出女人味儿最重要,千万别和某些散文一样装羊装象装子昂就好,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8-7-7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 ,你吃了我?
发表于 2018-7-7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宛若花开时节,想开就开了,开得生涩却毫无羁绊。花开花落,无须任何仪式感,一切听凭自然的呼唤。一朵初开,欣受大自然的祝福!
发表于 2018-7-7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梦儿 于 2018-7-7 13:14 编辑

我也觉得写得很美,至少没有淫荡和恶心之感。只是你胆儿肥,敢下笔。我中财第一不害羞的宝座,让你了。

发表于 2018-7-7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晓妮 发表于 2018-7-7 11:15
一个叫令箭的人,应该喜欢这种笔法。

哈哈。跟我说了一句一样的话。至少还有一个人,你算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7-7 10:44
在手机上读了,一篇很好的文章。问候。祝好。

问好刘彦林版主。感动于你第一时间的阅读。同时也感动于你的“问候”一词。这个词在现今这个时代显得那么珍贵与稀有。问好您,并祝夏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晓妮 发表于 2018-7-7 11:15
一个叫令箭的人,应该喜欢这种笔法。

谢谢您对令箭这个人的提起。您所说的笔法指的是哪个?恕我愚钝,因为这篇我自己觉得至少有两种以上的笔法。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8-7-7 11:18
木工的想象贴切,但粗砺,比如榫头镶嵌。小猫将这件木工活书写成唯美派诗意盎然的分镜头,描绘成印象派莫奈 ...

问好老友。追求美感也是一门艺术。我不敢说自己已经入门了,但至少是在门口了,在徘徊阶段。这是篇散文,我没打算把它往小说思维的角度发展。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涉水江湖 发表于 2018-7-7 12:01
老夫觉得,性爱描写在文学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在八九十年代,这种写法相当流行,包括纸媒也大肆追捧,但 ...

首先我要谢谢您的肯定。同时也谢谢您的否定。能够跟帖,都是一番心意。读您的网名,不禁想到自己曾用的一个比喻:文字是水,水多水少完全靠自己掌握,也就是说篇幅与表达。而笔墨的世界无论大小都是个江湖。我读您的网名“涉水江湖”,读到了大境界。从主题出发,我,一介小女子,只是小门小户,既成不了大家闺秀,也算不上小家碧玉。文章肯定也受小门小户的影响,成不了大气候。还有待继续努力。加油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令箭 发表于 2018-7-7 12:14
写出女人味儿最重要,千万别和某些散文一样装羊装象装子昂就好,支持一下。

嗯。你的提醒对我而言很重要。不画羊,也不画大象,更不会装子昂。支持就是动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5 00:02 , Processed in 0.08009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