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92|回复: 19

[原创] 我的父亲老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村夫 于 2018-7-10 23:49 编辑


我的父亲老王

  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了打麦场,覆盖了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嚎,撕破了黎明前的宁静,渭水河畔,凄婉的唢呐声在静夜里猛然奏起,呜呜咽咽,如泣如诉。

  小小的黑点在广袤、贫瘠、焦黄的黄土高坡缓慢移动,后面是一支稀稀拉拉的队伍——一支送丧的队伍。走在队伍最前面是一个拄着丧棒的小孩子,被一位老人紧紧牵着,孩子脸呈菜色,衣衫褴褛,瘦弱不堪,在凌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身着孝服的亲人们哭天抢地,痛不欲生……

  老王的父亲老老王去世了。

  这是1951年农历11月的中国北方,老王8岁,弟弟4岁。

倔犟遭遇痛入骨髓,老王父亲诀别离世

  “烧死了,烧死了,你想烧死我呀!”老王的父亲老老王一手无力地捏着碗,一手无比痛苦地捂着胃,头上冒着大颗大颗的冷汗,眼里喷出怒火能烧掉一座屋子。

  “砰”的一声,碗摔碎在地上。酥黄酥黄的炒鸡蛋跳了出来。一群不懂事的鸡嘎嘎地蹦跳着啄食。空气瞬间凝固了,老王三寸金莲的母亲卷曲着瘦弱的身体,大气也不敢出。

  “光给婆娘娃娃发脾气,有啥本事……你——你——你不死去着……”闻讯而至的老王的祖父气得全身乱抖,颤颤巍巍指着儿子的鼻子,狠声骂道。

  “等着,等着——有一天我会死给你看!”

  ……

  某一日,庄子里,三三两两的村民开始上场。“碾场了——碾场了……”一场紧张地劳作过后,喧嚣的村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疲惫的村民们陆续返回村庄。

  “我的先人啊,谁造的孽啊!”一个女人的尖叫声瞬间划破了村庄刚刚恢复的宁静。

  老老王双腿跪在土炕上,头颅低垂,人已经咽气了。安详,透彻。

  房梁上,一根松软的绳子晃晃悠悠。

  瓜皮帽子端端正正,蓝色大襟衣衫整整齐齐。老老王毅然决然用双腿跪着的姿势一点一点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没有一丝恐惧、悲苦和屈辱,反倒是一种超脱和忘我。

  老老王的母亲去世的早,为了看病,一院房子全部卖掉换回中药,但是无力回天。“屋漏又遇连阴雨。”紧接着,年富力强、膀大腰圆的老老王不幸患了非常严重的胃溃疡,用现代医学的观点近乎胃癌,久治不愈,眼看着房子也拆得七零八落。老老王的父亲并没有意识到此病痛入骨髓,而老老王却深感病体每况愈下,大限将至。

  固执己见、倔犟执拗的父亲和桀骜不驯、近乎狂躁的儿子,像两头倔强的犟牛,在广袤的黄土高原,顽固地顶在一起,势均力敌,誓不两立……

  贫困,人类社会一道醒目的伤疤。在贫困面前,家就好比一张轻飘飘的纸,一阵清风吹来也会破碎不堪。

  家庭的极端贫寒和拮据,医疗技术的落后和无力支撑。被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的老老王,在与自己年迈父亲的对决中,大义凛然、义无反顾捍卫最后的尊严。这种捍卫将自己撕得鲜血淋漓、肝肠寸断乃至片甲不留……

勤奋好学遭遇代际贫困,老王弃学从教

  父亲的仓促离世和独特的告别方式,让老王这个当时8岁的孩子瞬间陷入无边无际的深渊。这种深渊吞噬了他的欢乐和本应享受的快乐童年。

  我很少见到老王的笑容,老王的笑容一定是被那个冬天的寒风冻僵了。

  人生就是这样,得失无常,凡是路过的,都算风景;能占据记忆的,皆是幸福。等走远了再回首,才发现,挫败让人 坚强,伤痛使人清醒。老老王的决然离世,让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雪上加霜。

  世上最凄凉之举,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撕心裂肺,痛入骨髓,老王祖父常常陷入这种无边无际的痛心疾首和愧疚愤懑中。

  “石头大了弯着走。”孤儿寡母,家徒四壁。老王自幼在母亲这样的教导中遗世独立,逐渐挺拔。

  1953年寒意料峭的初春,老王母亲改嫁。年幼丧父,母亲改嫁,老王兄弟二人与祖父相依为命。

  “老大还能放成羊,老二没有腿长,这一家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庄间人丢下鄙夷和痛惜。

  “娃,好好念书。愣把牛挣死,也不让车翻过!”老王祖父的话斩钉截铁,振聋发聩。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来寻找光明。”老王异常争气,从北寨小学到县城初中,都是班里的数一数二的尖子生。成绩是苦瓜上结出的甜果。班主任王政国老师骑着刚买的“新华牌”自行车,垫着自己的棉衣,带着老王行驶70里山路,风尘仆仆步行赶到县城参加全县小学升初中统考。能够享受老师自行车托送的待遇,那是何等荣耀!老王记忆犹新。

  勤奋的老王在学习上一帆风顺,但在生活中却坎坎坷坷。每一周从县城返回老家背点用杂粮、扁豆做成的炒面,就着凉水吞咽就是一天的饭菜。在开学作文中,老王将自己的心酸上学写进了文章。班主任看到后,甚为感动,发动老师和校工捐款解决燃眉之急。

  一年后的夏季,老王回家取干粮时发现祖父脸色苍白,满目悲凉。老人有气无力地说:“哎,娃……咱们家里实在没有一点吃的了……书还是算了吧!”

  为了生存,15岁的老王走马上任同村东湾小学一校之长,教30名适龄学生,尽管学校只有一名教师。后来他还当过农村夜校教师,“吃了饭,洗了锅,报上娃娃上冬学。”这些课文老王记忆犹新。不久在冯川耕读小学任教,早上教书,下午挣工分。文革时期,老王被迫走下讲台。这也是教龄间断无法成为“公家人”的核心因素。

  当时,读过初中,能写会算的知识分子非常匮乏,老王被公社信用社看准,当起了半脱产干部,日子相对舒心。然而,人微言轻,留在家里的老老老王年纪大,老王的妻子身体弱,常受人欺负,老老老王硬生生把老王叫回家挣工分。

  期间,老王当民兵连长,当队里的会计。但40多年在乡村的教书育人和无私坚守成为永恒记忆。

最老代课教师感动全国,艰辛执着悲情谢幕

  “村里孙子辈的人是我的学生,父母辈的是我的学生,连爷爷辈的人也是我的学生。”老王沧桑的脸上写满了喜悦。

  跋涉了许多路,总是围绕着大山;吃了很多苦,但给孩子们的都是甜。自己因家庭困难没有念成书,让孩子们有书读能走出贫瘠的大山,这是老王不忘初心从不言弃的坚守,也是老王生死不渝穷尽一生的信念。40多年,绚烂了三代人的童年,花白了无悔的青春,挺拔了几辈人的梦想。

  15岁当老师,辗转数地,几经波折,与转正失之交臂。但他不抛弃,不放弃,在荒凉的西部为教育鼓与呼。

  1958年,老王成为张家堡小学创办者之一。创学初期,他白天教书,放学后护送学生离校。三年困难时期,老王白天教4个年级的“复式班”,晚上稍微添点肚子,就又匆匆忙忙赶到荒凉破庙中的小学,晚上睡在学校看守,凄厉的狼嗷吓坏了陪伴的学生,从此家长断然不让学生晚间护校。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公办教师象走马灯一样“轮岗”,老王既要阻止村民偷盗桌椅板凳,又要防备远处出没的狼群,老王俨然是小学的“执印者”和“守护神”。饥馑的“60年”,缺衣少食,吃饭成了困难。大队领导爬上梯子,上房揭瓦,想拆掉教室当仓库。血气方刚的老王大声怒斥,一脚踢翻梯子,用孱弱的脊梁护住风雨飘摇的教室,以青春做赌注将风雨飘摇的乡村教育延伸在山里孩子脚下。誓死抗衡维系全村人命运的大队领导,让老王坎坷人生雪上加霜。

  为了让家境稍有起色,老王从靖远县连夜赶回了一群羊。一家五口,子女三人均在求学阶段,20多亩地都交给了体弱多病的爱人。“我因为要教书,许多应该男人干的活只能让这个苦命女人来干,女儿为了帮忙也辍学了。”老王常说。如今,两个儿子上了大学有了安逸生活,唯独女儿小学没毕业远嫁陕西农村,和自己一样靠天吃饭,成为老王一辈子的心痛!

  为了背送孩子们安全过河,老王腿部韧带被拉伤,在炕上躺了三天三夜。拄着比他长出许多的棍子,跳着一只脚艰难地挪动着蹒跚的脚步挪向学校。老王说:“几天不见那些活蹦乱跳的娃娃们,心里憋闷得要命!”

  邻居老杨,家境贫寒,两个孩子都要读书,有了上顿没下顿,老王和爱人给粮给衣,时常接济。村民老李住在土窑艰难生计,老王一家今天给点臊子(一种做饭用的肉食品),明天拿点麦子,时不时看望。

  其实,老王一家并不宽裕。开始他一月拿13元,等到工资涨到40元时,比他小几茬的公办教师工资都1200、1300元了。

  在《父亲》的小诗中,我这样描述:

秋季家乡的河水疯涨
父亲你趟的过吗
挥别老校长惜别的白发
娶十八岁的妈妈进家

天  阴得可怕
父亲却在高原种下
三样庄稼
小麦  豌豆  胡麻

用铜墙铁壁
筑起坚固的拦河大坝
把满满的心事
远远改嫁

远方   雁群开始回家
高原  父亲双手捧起豆粒 麦子
后面紧跟胡麻
看着三个孩子都已长大
父亲您
为何笑而不答

  “蓝天下的太阳花,代课教师最伟大,汗马功劳他立下,名利不图不为啥,心上牵着山里娃。”2005年,《南方周末》头版头条报道了老王们的感人事迹,编者按指出,这些代课教师,无愧是贫困地区义务教育的脊梁,也堪称新时期最可爱的人。同时配发放学路上护送孩子们回家的照片。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凤凰网等30多家媒体争相报道,老王一下子成为全国焦点,被誉为“中国最老的代课教师”。同年年底,“西部60万代课教师”成为感动中国很有影响力的候选群体。

  2006年夏天,那把陪伴了老王四十多年的二胡断了一根弦,老王与全国44.8万代课教师悲情谢幕。有文章感叹:“想起平日里他们住在漆黑寒冷的屋里,领着微不足道的薪水,生命如蝼蚁,尊严似微尘。我站在他们的面前,衣冠楚楚,无地自容。”

  后来,我执掌教鞭,在讲台上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看着那根教鞭,听一听我的腔调,我突然发现我好像成了老王……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几代人的艰难历程,是用汗水、泪水泡大的成熟。期待您的批评!
发表于 2018-7-7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先留记号,下来在电脑上细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7-7 18:06
一篇感人至深的文章。先留记号,下来在电脑上细读。问好。

多多批评,多多指导.定当努力!
发表于 2018-7-9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是一篇深切怀念父亲的文章,通过写的父亲的“倔强、勤奋、好学、从教”等事件,尤其着重记述父亲做“代课教师”的历程,让人在感叹其艰辛而奉献的一生的同时,更对这位“先辈”的立身从教精神点赞。欣赏。
发表于 2018-7-9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曲折而艰辛的一生,压不垮一个真正坚强有骨气的人。面对命运的不公,仍然勉力前行,一个令人钦敬的人。文字质朴,记叙详实感人。欣赏问候。
发表于 2018-7-9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厚实、形象,以情景和细节笔法写活一个人的外在和内在。那些年代的生活印记,令人印象深刻。
还请朋友排好文章板式。问好。
发表于 2018-7-9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厚实,情感饱满,并且看得出文字上的克制,有的地方很动人,读来感觉到心酸。尾句更是让人动容。欣赏!问好!
段首请空两格。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7-9 08:54
本文是一篇深切怀念父亲的文章,通过写的父亲的“倔强、勤奋、好学、从教”等事件,尤其着重记述父亲做“代 ...

一直以来想为父亲写点什么,一直无法下笔。感谢版主提携!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笑靥 发表于 2018-7-9 11:17
曲折而艰辛的一生,压不垮一个真正坚强有骨气的人。面对命运的不公,仍然勉力前行,一个令人钦敬的人。文字 ...

我一直喜欢朴素的记叙方式,掏心掏肺掏肝肠!感谢元老!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8-7-9 16:32
文字厚实、形象,以情景和细节笔法写活一个人的外在和内在。那些年代的生活印记,令人印象深刻。
还请朋友 ...

已经排好版面,多多指教!感谢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8-7-9 23:46
文章厚实,情感饱满,并且看得出文字上的克制,有的地方很动人,读来感觉到心酸。尾句更是让人动容。欣赏! ...

那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谢谢昙花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版主加精赞赏,继续努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计酬非常不易,八年了,告别论坛八年,十分不易!感谢版主,感谢管理员,感谢亲们!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版主计酬欣赏,前行中多了鼓励和支持,欣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4 09:24 , Processed in 0.09420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