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9|回复: 4

[原创] 屈香菱含冤返故乡 痴丫头殉情归地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7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那日迎春遂众姐妹辞别,遂去了邢夫人处住了两日,一面孙家打发婆子媳妇已在荣国府西角门侍立,迎春因甚惧孙绍祖,亦无可奈何矣!邢夫人王夫人方携迎春至宁荣街,少不得说些家长里短的话,宝玉忙赶将上来,迎春抬头望时,只见大观园如今绿苔伏延,柳絮败落,正是:
秋睸飒飒寒风冷,半卷春烟半掩尘。迎春遂悲泣出了大观园,宝玉赶忙劝慰住了。好姐姐,你略站一站,宝玉正欲说话时,邢夫人忙拉扯开了,一径送至宁荣街,那婆子媳妇俱向邢王二人请安,邢夫人王夫人忙陪笑还礼,邢夫人方送迎春入轿,一径去了。宝玉叹息一回。那邢夫人却像没有这事,倒是王夫人抚养了一场,心下着实堪伤。
宝玉一面回至怡红院,伏在床沿哭了起来。袭人听了,连忙上前劝慰,寻思宝玉系晴雯夭逝悲感,嗤的一笑,袭人道:你好不好,也别作贱了自己,好歹我们伏侍了你,宝玉听她这话的道理,遂不搭理袭人。须臾,麝月回话道:二爷,老太太、太太奶奶们,大老爷、老爷并哥儿们都在等你呢。宝玉唬了一惊,袭人遂给宝玉换了大腥红袍子,宝玉寻思着去了。一面给贾母请安毕,贾珍一面邻了哥儿们见过南安王。
原来南安王奉旨征讨番国,因他素日与贾府往来,遂欲要带贾涟、贾蓉、宝玉等人去观战罢了。宝玉抬头望时,婆子媳妇们,黛玉、宝钗、探春、惜春、李纨、凤姐等人都在席上,一时贾母问道:怎么不见云丫头?凤姐道:可是老祖宗忘了,昨儿她婶子带她回家去了。贾母听了,不免叹息一回。
却说因薛蟠毒打了香菱,如今阴阳不调,亦愈发不如从前了。宝钗近日大有不适之态,遂见薛蟠毒打香菱,不觉又好气又好笑,一面使唤香菱在自己身边伏侍。亦如有个照应。薛姨妈一面请了太医诊治,一面记挂着宝钗的金玉之缘,遂每日一并去老太太面前请安。那日夜宴方散,宝玉捱着步伐趔趄的向怡红院走着,随后听见一人忙唤住宝玉,宝玉见是茗烟,茗烟道:二爷,我才打听香菱姑娘不在姨妈家了。宝玉先是唬了一惊,忙顿悟开来道:今儿太晚了,只怕老太太不依,恐又有甚事,你去帮我打听怎么回事。茗烟道几个是,各自去了。
    袭人正在门槛前等着宝玉,见了宝玉一面扶着他至怡红院,宝玉见了也不说话,便向床上睡了。袭人忙倒钟茶递给宝玉,说道:你先醒醒酒睡岂不好?多早晚叫人替你担心。你也不顾虑我们。宝玉吃了茶,一拽手把茶杯放在了袖黑玛瑙盘上,袭人见他脸色发黄,心里寻思等他气顺了自然告诉我,袭人便自睡了。不在话下。翌日,宝玉盥洗了脸,向贾母请安毕,一径往外走,方看见茗烟拍须着马鬓,宝玉见了甚是无趣,茗烟道:赶今儿起我带二爷出城逛逛去。宝玉道:腻烦的。你这匹马是谁家的?茗烟道:可不是薛大爷要骑马出城去西海盐逛逛。须臾,方见薛蟠走至跟前,宝玉遂忙施礼道:薛大哥哥好。宝玉方连日不曾见着薛蟠。说道:怎么近日闻得哥哥住在外头。薛蟠方将原委说了。宝玉道:那你从那儿来的。薛蟠道:昨儿又从平安州回来,一路上若伙强盗也没了,那日多亏柳贤弟方能脱身呢。一面说早已哭了。宝玉道:是了,他这样一个人竟没了,真真可惜可叹。一面说话不想也滳下泪来。话犹未了,冯紫英已至贾府,拉住薛大傻子道叫我好找啊,二人一径去了。宝玉犹失魂落魄的一径向潇湘馆去了。未至馆下,犹听风吹萧湘竹,雨落镜花台,忽又听见鸟语切切,琴声丝丝。林黛玉正手捧起《诗经》乱翻,坐在梳妆台索然无味,宝玉从后夺起那书抛在一边,黛玉笑道:你又来做什么?宝玉道:我是来看妹妹的。黛玉道:只是近日又不得空了。一面叫紫绢倒钟茶递给二爷等语。自不必细说。宝玉方将香菱一事告诉了黛玉,黛玉叹道:可惜她这么一个人落了俗,谁是知冷知热的人。虽比不得宝钗姐姐,她尚且不能安身。谁又想让谁安身呢,宝玉听她说时,不觉满面泪痕。林黛玉一面抽出手帕,一面帮宝玉擦拭了眼睛。听纱𥦬外有一人大笑起来,黛玉宝玉皆唬了一惊,你道是谁?一时史湘云进了屋,向宝玉黛玉道:我到怡红院找袭人姐姐她不理我,探春姐姐说大清早就没看见你,我便已知爱哥哥是到林姐姐屋里来呢。黛玉笑道:这么大人了,整天绞舌根子的爱哥哥叫个不停。宝玉道:你从那儿来的。湘云强颜笑道:今已寻了一个门户,在家整日不得闲暇,妆裏尚未定呢,也不知还能来大观园几回。如今我是不想回去,我只想和哥哥姐姐们一起作诗玩耍,说着便自哭了起来。宝玉黛玉心里也知道,俱不说出来,恐惹她伤心。黛玉一面托着脸颊道羞不羞呢。宝玉一面劝慰了。话犹未了,莺儿便来回道:林姑娘,我们姑娘请二爷过去瞧瞧。黛玉笑道:俗话说即来之则安之,且吃钟热茶再走不迟。湘云道:宝姐姐怎么不来倒叫你来了。莺儿道:二位姑娘快别说笑了,如今菱姐姐病了,我们姑娘叫二爷去看看。宝玉道:香菱姐姐怎么呢?莺儿道:一夜高烧不退,多亏我们姑娘和太太照顾呢,二爷快去瞧瞧吧。黛玉湘云道:咱们也去瞧瞧吧。宝玉道:你们且在屋里坐坐等我回来。黛玉笑道:不防事。我的病也好多了。方至檐下听的里面哭声哀哀,宝玉方至跟前,宝钗忙让坐,劝慰一番,众人皆掩帕哭泣。黛玉湘云犹甚伤感。
闲话少絮,那潘又安不知那里拣了几量碎银子,欢天喜地的去找司棋,一面探知司棋的住处便寻了来,一面听见司棋母骂骂冽冽,他便知是自己闯下的祸端。侧耳一听,司棋母又是寻拙志,司棋又是要做姑子去等语,少不得咬牙切恨。端的跪在廊下,一面柔声短语道:司棋!听是潘又安的声音,心里不知是喜是悲,一面走出门槛扯他进屋,司棋母看了,啐了一口说道:你还有脸来,你把司棋害成什么样子。说着遂拿起扁担便要打。司棋一把拦住,道:妈别打他,我即许与他,生死我去受。我恨他当时为什么逃走,恳求妈说个情,以后妈要什么我们便给什么。司棋母道:你说什么,我就是死也不要你们伏侍。司棋道:妈不可怜我们。司棋母道:你就是死了,我也不可怜你们。那潘又安不敢作声,忙说道:求舅母开恩,司棋母又啐道:谁是你舅母。你个下流皂头。司棋见他不开口,不免多疑心虑,一面啐道:没担当的汉子。潘又安忙着恳求,不敢多看一眼,那司棋端的趔趄的走出门槛,一面狠命的撞在墙上,鲜血喷流。司棋母哭天颤地,遂要解了潘又安去送官。不想他早己落荒逃了。司棋母又气又恼,只得抱着司棋痛哭一回。那巡查的婆子可巧赶上了,一面欲去探春面前禀报,寻思她气性大,不肯理论,自觉无趣,便去赵姨娘面前说道:哎呦呦,这事可了不得了。我们二小姐才出了贾府,也不知怎的,她那烈性的丫环司棋也闹着自殁了。赵姨娘寻思道:迎春素日不于我相干,论理比她的姐妹都好。那婆子道:奶奶说的可不是么。赵姨娘道:也罢,我拿几量碎子发发慈悲。那婆子一面谢恩,一面恭敬的说了几句便出去了。不在话下。
如今王熙凤要去老太太、太太跟前请安。说道:一则下月元春迎春姐妹省亲费用支出,论理财政负债,亦不可多破费了。二则下月的重阳节姐妹们求老祖宗个示下。贾母笑道:猴儿,你也不必说了,我全想到了。王夫人也不理会,只淡淡说道:你且退下罢。王熙凤一径去了。一面平儿上前扶住王熙凤,一面说道:今儿有小厮来回话说甄家的哥儿好歹给放出来了。说是什么皇恩赦免了死罪。王熙凤冷笑道:我们是不用怕的,朝庭还有娘娘在呢。又道:果真如此,再排两个小厮去打探虚实,我自有道理。平儿一一答应去了。可巧李纨、宝玉、黛玉、宝钗、湘云、探春、惜春皆赶了上来,李纨等人皆道你们奶奶可好些了,平儿笑道:左不过是旧病发了,李纨又道:姑娘从那儿来的。平儿便将原故说了。黛玉道:那里又充个山门,又是真玉,又是假玉。众人听了,都笑了一回。忽一阵狂风乱坠,哀草恹恹,黛玉道:唐许浑有山雨欲来风满楼。恰合此景。李纨道:今儿天越发的冷了,小心着凉。我们且回去吧。宝玉方将林黛玉送至潇湘馆,自去怡红院,只见麝月忙拉扯住宝玉说了一番话,宝玉脸色俱变,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于 2018-7-7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原创,还需在文后加原创声明。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8-7-7 20:32
如果是原创,还需在文后加原创声明。问好!

这个八十一回是我修改后的。之前你也评论过我。向阁下问好。
发表于 2018-7-8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重新排版一下,问好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曹隐 发表于 2018-7-8 16:04
可以重新排版一下,问好楼主!

谢谢你的建议,问好朋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0 18:43 , Processed in 0.11757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