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1|回复: 32

[原创] 命运交响曲·夏声(交流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8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7-10 06:10 编辑


命运交响曲·夏 声


       《命运交响曲》·贝多芬 (点击可收听)


日落.jpg



       那晚是七月的最初,痛快地下了一场雨。她的牌打得特不顺。手气不好,牌技又差,被问及,说“情场得了意就这样啊”。可在当时她心里想的却是自家院落里的牵牛花,因为雨的缘故,掉了不少,也蔫了不少。雨是一拨一拨地下。日里下,夜里下。有时紧,有时密。有时很跋扈,伴着风。有时只是细细地,恍惚以为停了,其实还在下着。这场雨,不知是汇集了多少人的期待。但被雨蹂躏的牵牛花瓣儿落在地上,皱巴巴地,没有半点鲜活的模样。——这个世界如此干燥喧嚣,太需要淋漓的冲刷与净化。她想,或者可以用侯登科的那个词语:解恨,方得痛快。
  
  那晚她跟罗拉聊天,谈及小艾新嫁了一个大她12岁的离异男人,又提及安跟男友的同居生活。
  
  叹曰:命犯桃花,好生羡慕!
  
  那时,小艾在学校的男友是她们院的才子。奋力追了近一年。软硬兼施,有红颜泪垂,也有温柔一刀。宿舍的姐妹实在不忍看她终日以泪洗面,集体修书一封,捅破了两人间那层封窗纸。雨过天青,出双入对。毕业双双回到天之涯海之角。男友作几份兼职,借工作机会廉价购入豪宅,好事临近,小艾却有众多粉丝穷追不舍。偏偏小艾舍弃了在学校这份至真至纯的感情,去照顾人家读高中的女儿。这个大她12岁的男人到底施展了什么魔法,是黯然消魂掌,还是无敌鸳鸯刀,或者只是拈花一笑就收服了小艾的似水柔情?
  
  说,小艾有恋父情结。处女座的特质。还有追求完美,有洁癖。这次,是因为恋父。
  
  安来自襄樊。襄樊盛产美女。安是美女,有英雄爱,有才子喜欢。大学时候,她与自己形影不离,跟着她占了不少便宜。蹭好吃的,顺便被绅士照顾。有个学光电的英雄毕业去了上海,要她跟他去。英雄不够帅,但英雄出色的厨艺让她至今念念不忘。男人做菜,多贤惠多温馨呀!安跟着她青梅竹马之小马哥去了中山。又有新的一批英雄才子开始追捧她。有时,夜半,安跟她说很迷惘,不知道要不要跟小马哥去结婚生子过一辈子。
  
  罗拉的爱情故事几经曲折就要修成正果。说,年底男友从南非回来就登记。之前的小C小D或者小E,或深或浅的伤痕被写成史书,然后泛黄泛灰泛白。余下陪她喝五星啤酒的自己,色彩依然鲜明。苦涩的啤酒咽下去,看着罗拉桃花一样的脸颊和青春,她是那么渴望象她,赴汤蹈火地爱一场。
  
  那晚她犹记当时,无月,夜风吹着她的长卷发,拂过胸前。身后,宿舍楼,每一盏灯火幽暗惆怅:自己身体力行恋爱事宜四年来的心里话,当年若不是有这么天真的痴心想法,何至于爱上那个一生都漂泊不定的他?然后苦了这许久,痴心仍在。
  
  那晚,依旧是下着雨的深夜,她遇见盛开的桅子花。伫立良久,雨水打湿了衣服,落进脖子,清凉却熨贴。终是没忍住,折了几枝回家,插进白瓷瓶里。苍翠绿叶,洁白喷香的花朵。仅只看着,就无限欢喜。静静坐在花香里,听着外面的雨声,她吸完一根烟。起身和衣睡下。
  
  那晚,紧锁的门有清冷的浮尘。她歪着头,略翻了翻手中在读的老黄历。上面说“小雨被大雨淋湿,适宜出嫁!”
  
  只是现在,夏渐深,她的锁骨日日突出。自十几年前离开学校,便再不曾为很多事情费神。记起去年夏天有个女子说与她的话:你怎么可以依旧保持这样的清凛?她想,更多时候清凛并非形体的表达,更是一种内在质地。她挚爱着这种清凛,并希望自己能够持有几分。为着自己深爱的这个世界。
  
  只是现在,她留给自己感慨的时间越来越少。生活逐渐单一而规律。有时候觉得完全脱离原先的轨迹,幻化作另外一个人。只有在某个刹那,才会清楚地看到,原来根底里那个固执的自我,从不曾远离。只是变得益发沉默,隐忍。只是在烟火里一步一步前行。与从前一样不谙世事,不愿轻易妥协。
  
  只是现在,她已学会若无其事。看上去总是坚强得像面铜墙铁壁。她渐渐让自己想不起来内心藏有的那个小小孩童的悲伤。她的生活趋向繁忙却简淡。那些为自己的痴心所带来的隐秘痛楚,已经没有倾诉的欲望。她又用了很久才明了,倾诉原亦无有意义,这苍凉而寂寂的人生,只能依靠自己去担承。内心有多强大,就能够走多远。而强大的力量,绝不源于惊诧愤恨或者任何,却是静默担当后的疼痛转化。彼岸那么远,谁都别无选择。
  
  其实有些伤口永远无法愈合,如同有些缺失再也不能弥补。只是这匆促的人生,没有更多时间一直注视着那伤口流血,一直徒劳地弥合着那缺失空洞。她亦于是可以坦然,以另外一种清定的索然,走完所余泥泞路途。自然与生命形成的恒定秩序,既无法改换,则只有遵循与敬畏。继续独自行走。内心清明,眼神温暖。自持内省。一如她腕上那串紫檀念珠所散发的光泽与香气。
  
  只是现在,她忙着参加一场又一场的婚礼。不同时期的男女同学,纷纷盛装,在童话入场式后,走入吉凶未卜的婚姻生活。似乎每一场童话婚礼后面紧跟着的,都是一生的幸福。
  
  只是现在,单身的她深深地爱慕上了一个男子。对方的年龄比自己大并且有妻有儿女。但有时情感就是这样不可救药。她爱慕他的深沉、成熟与睿智。他则爱慕她与自己的心灵相通。他们都很珍惜这种情感,这种珍惜体现在谈话内容上:天南地北,无所不至,无所不谈。她喜欢他说话时的模样——认真、憨直又不失风趣。与他交谈愈久,对他的爱便愈加深一分。她向往拥有一段风清月朗的时光,能与他推心置腹地喝一场酒,然后各自醉倒在彼此的珍惜里。她觉得这种爱慕似一场庄严沉静的日落,是那么浓烈华丽。而这种浓烈华丽则把所有的生命意义,都没入这无声的盛大里,全心全意,何其清嘉。只是现在,她只能把这种爱想象成端午的一个个粽子。——在那天,她独自坐在小木凳上耐心地把前夜泡下的粽叶、糯米、枣子及花生裹成一只一只粽子的时光。她犹爱什么也不加的清米粽,煮透后,浸着粽叶的淡绿与木香,糯糯地,自有另一种清凛。若这个男子的本色。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清凛,两个人才会互生爱慕之心。而这些清凛的时光,这些清凛的味道,是可以在脑海中看得见,摸得着,嗅得到的。
  
  只是现在,她住在平房的七月,大雨瓢泼的深夜,隔着厨房雨水横流的玻璃看着闪电照亮的对面的客厅,突然生发出对失去的恐惧感,令此时的她宛若听见自己像植物一样成长的拔节声响,执拗地寻求着一种确定的认证:是想要淡定地做他的“妻”,还是贪婪地与他继续恋爱?!
  
  只是现在,这个七月。流火。向秋。盛开的荷。绚烂的向日葵。草木葱茏,万物丰饶。


发表于 2018-7-8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先留记号,明天来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7-8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处女座有恋父情结?
汗,我就处女座。。。
小鱼儿在散文版练小说?反正我是当小说读的!咳咳!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7-8 20:26
沙发。先留记号,明天来学习。问好。

问好刘彥林版主。早安!顺祝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贩 发表于 2018-7-8 20:46
处女座有恋父情结?
汗,我就处女座。。。
小鱼儿在散文版练小说?反正我是当小说读的!咳咳!

小贩也是处女座的?!我也是。摆个地摊练一下。有的人把我的小说当散文读,有的人把我的散文当小说读。这种时候,我总是告诉自己持一个平常心——功夫还不到家,就谦虚把头低下。
发表于 2018-7-9 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篇文采飞扬的文字,激荡着命运的乐章,问好,鱼儿。
发表于 2018-7-9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与命运缠斗的激越。
开篇,情商失意是否应该赌场得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9 09:00
很有与命运缠斗的激越。
开篇,情商失意是否应该赌场得意?

煮字兄好。我在开篇反其道而行之了。秉持的想法是不想以他人之酒浇自家之味蕾。
发表于 2018-7-9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可能有点保守,通感这种修辞可以用于文章中的句、段,但通篇都是这样,有点刻意了,不是自然流露,未必符合作文规律。
音乐是没有歌词的,比如交响乐,甚至有些题目都没有含义,每个人同一曲的感受不同,写出来的文章就更加不同,你让读者如何领会?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7-9 07:17
好一篇文采飞扬的文字,激荡着命运的乐章,问好,鱼儿。

谢谢子期的鼓励,问好子期。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7-9 09:16 编辑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9 09:10
我可能有点保守,通感这种修辞可以用于文章中的句、段,但通篇都是这样,有点刻意了,不是自然流露,未必符 ...

先从文字着手,领会那种迭荡起伏。其次才到音乐的。我是这样认为的。很多的时候,我在写文时是边听音乐边写的。其实于交响乐我也是不太懂。但音乐中饱含的感情却是可以感受到的。这里,我可以拿一篇文给你读。就是今晨发的:《我与古典音乐的第一次》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7-9 09:32 编辑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9 09:10
我可能有点保守,通感这种修辞可以用于文章中的句、段,但通篇都是这样,有点刻意了,不是自然流露,未必符 ...

补充一下,关于先从文章入手去领会文的情绪,这一点是有讲头的。任何一个乐章都是先谱曲,然后才弹奏(演奏?),这一点是与写文有共同点的。作曲家谱曲就好比作者写文,哪里用什么调,哪里用休止符,都是为更好地让曲子表达自己的情绪服务的。这就好比行文者对文章的谋篇与构思。而情绪的张驰表达,则与曲调的高低是相同的。
发表于 2018-7-9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8-7-9 09:37 编辑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7-9 09:20
补充一下,关于先从文章入手去领会文的情绪,这一点是有讲头的。任何一个乐章都是先谱曲,然后才弹奏,这 ...

对音乐有感而发,当然可以。但按照音乐的轨迹跌宕起伏,作为一种手法去组织一篇文章,有点按图索骥了。生活不按套路出牌的。
很多文章是立意先行,手法辅之的。因为一个手法去立意,是否为赋新词强说愁?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7-9 09:38 编辑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9 09:32
对音乐有感而发,当然可以。但按照音乐的轨迹跌宕起伏,作为一种手法去组织一篇文章,有点按图索骥了。
...

赞同!个人认为手法与立意是两回事。所以当这个交响乐被提出让我去“听”而后写文的时候,我偷偷地下了点别的功夫,就是去读这个命运交响曲的曲谱,感受一下曲谱中的情绪。这就好比读一部经典名著,由别人的故事引出自己的故事。或者我应该考虑把音乐放在文末。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7-9 09:42 编辑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9 09:32
对音乐有感而发,当然可以。但按照音乐的轨迹跌宕起伏,作为一种手法去组织一篇文章,有点按图索骥了。生 ...

需要补充一点:我学过吉它,所以读懂曲谱不是件难事,但读谱却是件必要的事。因为一个曲子出来或者一首歌出来,你要把这个翻成吉它来弹奏,就得转换成各种和弦。也就是你所提到的手法。(通俗地可以这样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4 01:37 , Processed in 0.10679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