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2|回复: 34

[原创] 【老榆木侦探短篇小说系列】池岸谈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8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得荣 于 2018-7-15 11:11 编辑

     
IMG_0019_看图王_看图王.jpg        IMG_0026_看图王_看图王_看图王.jpg

  
  池岸谈柳
  
  文/老榆木


  
  傍晚,残阳如血,清风徐徐。
  
  村东有一个大水池,约莫百余平方米,碧水盈盈,金波荡漾。
  
  堤岸上,长着两排粗大的柳树,棵棵足有一米多粗,三个大后生都抱它不住,树龄均在百年以上。这些大柳树受到村人格外的保护,从来没人砍伐过,除非它自然死亡后才锯倒连根刨去。据说,这些大柳树不能砍,一砍就流泪流血,甚至还有人谣传说,几棵最老的已经变成树精,动着它就会遭殃,所以村里的人都不敢随便砍伐,就连那几个惯于盗伐树木的捣蛋货,也没敢动过这些大柳树的歪脑筋。百年来,这些大柳树健康成长安然无恙,加上根系非常发达,毛根深深扎在地下且伸入水中,吸收水分充足,株株树高叶茂,雄奇伟岸。前几天,靠公路边的一棵大柳树莫名其妙地连根拨起,横倒在水面上,无意中形成一道奇特的风景。大柳树倒下后没有死掉,还顽强地活着,绿色的柳叶漂浮在水面上。柳叶下,一大群鱼儿来回游弋,尽情地追逐戏耍。
  
  好一幅风光秀丽的乡村画卷。


  
  (一)
  
  堤岸深处的一株大柳树下,跌坐着两个身穿淡蓝色短袖衫的人,一个年约四旬略多,身材适中,不胖不瘦。另一个也就三十五六岁,身材高大,面阔眉浓,五官端正,鼻直口方。
  
  三十五六岁面目有棱有角的人,从身边摸起一颗小石子看了看,手一甩轻轻地投入水中,水中的清波立即泛起一重重的涟漪。望着一圈圈向外扩展的微波,深沉地问道:“王局,你叫我到来这里来,不单单是研究这棵巨柳因何倒下去的吧?”
  
  “呵呵,刘队,还真让你给猜对了,我叫你来,正是要对这株倒在水面上的大柳树进行一次深入的研究。”
  
  坐在大柳树下草丛中的这两个人,正是刈陵县公安局局长王少飞和刑侦大队大队长刘玄。这是两位在刈陵县叱咤风云,令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刑侦高手。
  
  “刘队,你先分析一下,这棵树它为啥倒了下去?”王少飞摸出一支烟在手里把玩着,一会看烟丝,一会又看看烟屁股。
  
  刘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嚓的一声打着了,给王少飞点上。嘎,打火机灭了。嘎,又打着,再灭掉。刘玄边玩着打火机,边盯着那棵横卧在水面上的老柳树出神,稍倾,起身走到老柳树的根部仔细察看,就像平时勘察现场一样地审视,检查完了,沉默了一阵才回答说:“这棵老柳树,它是长在水池的最边缘,经池水的不断冲涮,根部的泥土逐渐被掏空,当根部无法承受大树的重量时,就向水面方向倒了下去。王局,我说的可有道理?”
  
  王少飞斜视着刘玄,脸上泛起微微的笑容,点点头,心里对刘玄的回答颇为满意,看来,经过三年多的工作实践,刘玄在业务上又精进了不少。
  
  “对,说的没错。它之所以倒下,还有一个外在的力量。”
  
  “风。在风的作用下。”刘玄抢先回答。
  
  “完全正确,给你一百分。不,一百一十分才对。”
  
  王少飞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将烟雾缓缓吐出,伸手向身边指了指,示意他坐下。在距他俩不远处,一对母子牛在悠然地啃着青草,小牛一蹦一跳地撒着欢,远离了母牛,母牛扬起头,哞哞地叫着,似乎在告诉它的孩子说:喂,别走远啊。
  
  “刘队。”王少飞收起笑容,表情严肃:“这棵大树本不该倒下的,就因为它周围的泥土慢慢地环剥掉,大树的根基失去了依靠。一个单位,一个国家也是这个道理,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就像我们公安局,如果根基不固,焉能不倾?在这次追缉大毒枭张志清专项行动中,我们的每次行动几乎都是失败的,总是比犯罪嫌疑人迟那么一步。我总觉得,在咱们身边,晃动着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魅影,有一双罪恶的眼睛在死死盯着咱们的一举一动。这个人,有可能是大毒枭张志道的保护伞,此人不除,铲除大毒枭的任务就无法完成。”
  
  刘玄心里一动:我说呢,王局那有闲心谈柳,终于点到正题上了吧?他若有所思地说:“是啊,每次的行动,张志清都能得到准确消息,似乎我们的行踪,全在他的掌握之中。难道,我们内部。”
  
  王少飞一摆手,打住了他的话:“今天刑警小唐告诉我他怀疑一个人,每次我们行动的泄密,很可能与他有关。”
  
  刘玄一惊:“王局,谁?”
  
  王少飞鹰一样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刘玄的脸,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做了一个动作,准确地说,是作了一个手势,单竖起一根食指。刘玄特别聪明,马上明白了王少飞所指,点点头说:“是了,我也觉得这个人有点问题。王局,我们,是不是对他采取点控制措施?”
  
  “对,”王少飞点头,“不然我们的行动寸步难行,十分被动。我想最近再采取一个秘密行动,就不召开专案小组会议了,今晚你、我和夏政委碰一下头具体分一下工吕副局长就暂时不用参加了。 从现在开始,你派人将吕一蓝盯紧了,我估计今晚他会有所行动,如果他有逃跑的迹象,立即拘捕。”
  
  “好,我马上去安排。”
  
  “刘队,你还记得咱俩上次到医院看望吕一蓝副局长因病住院的老母亲,他那老母亲所表现出那种不该有的异常表现吗?”
  
  “记得,记的很清楚。”刘玄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时她看到我们时,眼里流露出惊骇的目光,我看到了,当时她的腿在微微发抖,她怕什么呢?难道,在她的身上,还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对。这也是我一直想要了解的,她可能知道一些吕一蓝参与贩毒的犯罪情况。”
  
  “她不会与毒枭张志清也有什么关系吧?”
  
  “那到不会,”王少飞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土说,“她最多算个知情人。走,我们到她家看一看,随便和她聊上几句,也许会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二)
  
  吕一蓝的父母亲是一对守墓人,几十年了,一直呆在商周古黎侯国国母孝庄夫人墓地。
  
  一片茂密森林掩映下的古黎侯国国母孝庄夫人陵墓,似乎在无声地讲述着二千六百年前的古老传说,两排三十多尊形态逼真的石羊石马,表面十分光滑,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泛发着金光。吕一蓝的老父亲正在为几株碗口粗的柏树剪枝,被太阳晒得幽黑的脸上写满沧桑,吕一蓝的老母亲在一旁帮着干活,将吕一蓝老父亲剪下来的树枝,一根一根地放到一起,这些树枝,是他们做饭烧火的最好柴禾。吕一蓝的老母亲直起腰正要擦一把汗,老远就看到王少飞和刘玄走近古墓地,急忙招呼吕一蓝父亲说:“老吕,瞧,王局长他们来了。”
  
  说话间,王少飞、刘玄已经踏上了青砖铺砌的石甬通道。吕一蓝老父亲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健步迎了上来,那双粗燥的大手分别伸向王少飞和刘玄:“哟,王局长啊,来了也不先通知我一声,好给你们准备几个菜。”
  
  吕一蓝老母亲也放下手中的活计,走过来和王少飞他们打招呼:“王局长、刘队长,到屋里去吧,我给你们做饭去。”
  
  王少飞呵呵笑着说:“不必了婶,饭菜倒是要吃的,但不是现在,等铲除大毒枭张志清后,我一定来和大叔大婶痛饮一番,不醉不归。到那时,我要好好欣赏一下婶子的厨艺。”

       可以看得出,吕一蓝老母亲在尽力掩饰着内心的恐惧,因为她和王少飞对视一眼后即赶忙移开,弯腰去捡墓碑后面的一截枯枝。王少飞心里一动,若有所悟:这片古墓会不会是张志清藏匿毒品的场所?王少飞逐一抚摸着那些比实物大一倍多,被岁月打磨的精光明亮的石甬。这些石甬时间不是太长,乃明末清初重修陵墓时所立,但做工精巧,形象逼真,活灵活现,维妙维肖,无一不是国家级的宝物。

       在观察这些石羊石马的同时,王少飞不时地找机会和吕一蓝老母亲攀谈:“婶子啊,感谢你和吕叔,你们为守护国宝作出了无私奉献。”
  
  “王局长,看你说的,这是我们老祖宗的坟墓,为先祖守茔,是天下我们黎国子民的一项神圣职责,我们也就是尽了一点做子孙的义务。”吕一蓝的老父亲笑着说。
  
  吕一蓝老母亲比吕一蓝老父亲小好几岁,但也是快奔七十的人了。毕竟有了把年纪,身材有点发福,鹅卵型的脸上被岁月刻下了道道印痕,头发也有些花白,但由于年轻时天生丽质,现在虽然老了但依然可以看出她当年的妩媚,颇有点老来俏的味道。
  
  王少飞一边欣赏通道两侧的石甬,一边和吕一蓝的老母亲说着话,不知不觉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王少飞抬头望了望西山,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低头看了一下手表,与吕一蓝父母亲告过别后,扭头对刘玄说:“刘队,咱们晚上还有会议,走吧。”
  
  司机就在离墓地不远处候着。等王少飞、刘玄上了车,司机熟练地打了一把方向盘,脚下轻轻一点,小车吼了一声,飞快地驶离古黎国孝庄夫人古墓地。
  
  “王局,我就不理解了,你不是要和吕一蓝老母亲打探一些情况吗?可我看你,也就东家长李家短地唠叨了一些闲话。”
  
  “不懂了吧?”王少飞哈哈笑了一声说:“年轻人,好好跟师傅学学吧,破案这门学问,其中的奥妙深着哩。不用再打听,漫光野地的,说话不方便。刘队,你注意吕一蓝老母亲的表情了吗?”
  
  “注意了。”刘玄回答说:“很正常,没有丝毫异样。”
  
  王少飞眼睛目视前方,似在思索什么。刘玄突然兴奋地大叫一声:“王局,我明白了,很正常反而就是不正常。”
  
  深思中的王少飞被吓了一跳:“你是欠揍还是怎的,鬼叫个啥?”
  
  “王局。如果我猜的不错.......”
  
  “停,停停停!”王少飞将手在空中一摆。司机嘎地一声来了个急刹车。
  
  王少飞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倾,脑袋差点磕在挡风玻璃上。
  
  “小鬼,你干啥?”王少飞别过头不解地望着司机:“有什么情况?”
  
  “你不是让我停车的吗?”司机一脸的茫然。
  
  “我啥时让你停车了?”
  
  司机笑着说:“我车开的好好的,你突然就说,停,停停停。”
  
  “哈哈哈哈。”王少飞爽朗地大笑起来:“小家伙,我是让刘队停嘴,谁让你停车了?”


  
  (三)
  
  夜幕降临。
  
  一弯下弦月挂在天边,以其微弱的光芒,将一些遥远的星体隐去。
  
  一条五米宽的人工水渠从五龙山腰蜿蜒而过,像一条弯曲悠长的玉带,更像一条不停地向前蛹动的巨蟒。水流从渠道的几个破洞处喷涌而出,哗哗地向山下流去,形成几道小小瀑布,无形中为神圣的五龙山凭添了几许灵气。瀑布流经一片浓郁的松林,漫过茂密的灌木、葛藤和草丛,悬挂在一道如刀劈斧削般的百米绝壁上,然后飞流直下,汇聚在崖下的一处浅潭之中。
  
  在浅潭边缘一块巨石上,端坐着一个身穿黑衣头箍黑巾的人,人影倒映在碧绿的潭水中,悠悠晃动的黑影活像一个飘飞的幽灵。
  
  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过后,又一个黑影钻出松林,立于端坐在潭边幽灵般的黑衣人身侧,小声道:“张大哥,小弟前来报到。”
  
  “好。吕老弟,请坐。”
  
  端坐着的黑衣幽灵木头一样直挺,连动都没动一下,话音低沉却充满威严:“吕老弟,你不该亲自来的,这容易暴露你的行踪。”
  
  “我知道。”被喊作吕老弟的人低声答道:“因事关重大,让别人转达我不放心,因此才冒着风险亲自前来禀报。”
  
  黑影仍然一动不动,像一具僵立着的死尸,自有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好,你讲。”
  
  一阵清风吹过,树影摇曳,好似群魔乱舞。草叶唦唦作响,犹如无数的鬼在拍手。一只松鼠喳地从树枝上窜下没入深深草丛中,远处传来猫头鹰凄厉的叫声,被喊作吕老弟的人浑身一哆嗦,后背凉气咝咝冒出。
  
  “你害怕了?”
  
  被喊作吕老弟的正是吕一蓝,吕一蓝又一哆嗦,惶恐地答道:“不,小弟不怕,小弟此番前来,是有个重大情况必须向你汇报。”
  
  “讲!”僵尸般的黑色幽灵无声地笑了一下,那笑像一把泛着寒光的刀。
  
  “今天晚上王少飞布置了一个新的行动,代号流星,具体内容我尚在探查中。”
  
  “这么说,你被他们怀疑了?”星光下,僵尸般的黑色幽灵双眼里射出两束冰冷的寒光。
  
  “应,应该不会吧?”吕志清经僵尸般的黑色幽灵一提,预感情况真的不大妙,心脏开始狂跳。
  
  “老弟,那为什么他们研究行动方案却不通知你参加?”
  
  “这个,那时侯我正在外边吃饭,手机没电停机了。”
  
  “停机很逢时啊,吕老弟。”
  
  “我没想到王少飞会在吃晚饭前就开会。”
  
  “你堂堂一个警局第一副局长,应该想得比别人全面。”僵尸般的黑影又冷冷一笑说:“为了安全起见,你必须离开警局一段时间,探亲、养病,找什么借口,你自己决定吧。如果因为你的误失而坏了我的大事,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激凌凌打了个寒颤,吕一蓝半晌才应答道:“遵命。”
  
  “好,你去吧。经费,我已经打在你的卡上。”
  
  “谢谢大哥。”吕一蓝说完起身离去,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幽灵般的黑衣人望着星光下微波荡漾的潭水,阴恻恻地一笑说:“雁子,显身吧。”
  
  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影倏忽飘出松林,轻轻地走到的幽灵黑衣人后边,伸开水蛇般的两条玉臂圈向他的脖颈,娇滴滴地说道:“哥,妹痒痒的难受。”
  
  “正经点。”幽灵黑衣人沉声喝道:“胡闹。”
  
  女人娇躯一颤,赶忙收回玉臂,退后一步:“大,大哥。”
  
  僵尸般的黑影仍然正襟危坐,头也不回,冷冷地说道:“雁子,这个吕一蓝出了问题,为了我们的安全,你想办法接近他,伺机将他干掉。记住,手脚要利落。”
  
  “不会吧大哥,吕哥可是对你忠心耿耿呀。”女人小声地说。
  
  “你懂个屁。”幽灵黑衣人蓦然回首,星光之下,一对黑幽幽的鬼眼里,闪射着碧绿的光芒:“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嚼舌头?”
  
  “大哥。”女人扑嗵跪在幽灵黑衣人背后,颤声答道:“小妹知错了,请大哥恕罪。”
  
  僵尸般的黑影突然轻笑一声说:“谁说你有罪?来,咱兄妹俩在这潭水里洗个鸳鸯澡。”说罢,自先将衣服脱去。
  
  名唤雁子的女子嘤嘤一声娇哼,立即脱掉衣衫,一丝不挂地搂住幽灵黑衣人,俩人一起滚落到清澈的潭水里。


  
  (四)
  
  晚上九点许,广北路七十八号,黎候庄园B区第四栋。
  
  这是一个建筑面积二百六十八平方米的欧式别墅,门前有条红绿磁砖相兼铺就的小径。小径的左侧是一方草坪,草坪中央竖立着一块奇异的风景石。右面一蓬修竹,竹丛中有一棵三米高的风景槐,龙爪一样的树枝向内弯曲,形成一个圆形的树冠。别墅内,女主人正在忙碌着清理楼上卧室卫生。
  
  突然,楼上主卧室里的坐机铃声响了起来。
  
  女主人扔下抹面,拾起围裙一角擦了擦手,急步向主卧室走去。她刚拿起电话听筒,里面传来一个她极为熟悉的声音:“喂,是吕局吗?我是王少飞。”
  
  “噢,王局啊,你好,我是你嫂子,老吕他不在家。怎么,没在单位?”女主人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吕一蓝的妻子。
  
  “在,今晚我们有个会议,但散会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怎么,吕局他,还没回家?老嫂子啊,你可得看牢你家老吕,这家伙最近有点花心,把不定又上小情人那儿去了。”
  
  王少飞平时一本正经的,但有时也和几个副局长的妻子开开玩笑,逗逗乐。吕一蓝的爱人性格外相,口齿也极伶俐,她很是欣赏王少飞幽默风趣的特性,咯咯娇笑了一声说:“就他那模样?哼,除了我这个瞎眼的,没人能看得起他,一米六七的武大郎身材,二等残废,丑眉怪眼的,一个懒蛤蟆,还能吃上天鹅肉?”
  
  正说话间,吕一蓝推门走进来:“哟?我说孩他娘,你也太小看你家老吕了吧,要不,那天我给你带回一个小妞让你开开眼?”
  
  “去去去,老不正经的,你要有那本事,我骄傲,说明咱家一蓝有魅力。你就吹吧,给,王局长电话。”
  
  在电话里,王少飞告诉他,计划有变,让他迅速赶回局里,重新商议行动方案。
  
  吕一蓝放下主卧室电话,快步走到楼下客厅,站在客厅的电话旁,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喂,老孙吗?”
  
  电话那头弱弱地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我是老孙头。你好啊吕局长,有什么吩咐?请讲。”
  
  “请你告诉我表哥一声,说给他联系的那个手术外科医师,原来说后天一早就动身去县中医院的,但现在情况有变,需要临时调整手术方案,时间上不能确定,要看实际情况决定。所以,麻烦你转告我哥,让我哥先不要动身,等候我的消息。”
  
  “好的,明白。”咔的一声,对方挂断了电话。
  
  “这个老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对,我肯定是暴露了,他们让我去开会,开什么会?分明是要对我采取行动。哼,你们把我老吕当三岁小孩了?幼稚。走,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吕一蓝向仍在抹拭家俱的老婆打了个招呼,匆匆出门,惊惶失措地发动着车子。
  
  “吕一蓝,你以为你还能走得了吗?”

       他万万没想到,在车子的后座上早日坐定三个人。
  
  “刘玄,你这是干什么?”吕一蓝强装镇定,但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发软颤抖。出于本能,他迅速将手插向腰间。
  
  “别动,小心我的枪走火。”另两人手拿着枪,冰凉的枪口同时指向吕一蓝的脑袋。


     刘玄将他的手枪收缴了,以最快的速度铐住吕一蓝的双手,冷笑一声说: “吕局长,下车跟我们走。”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8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准备欣赏,赶上雷雨来了。先送上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7-8 19:27
正准备欣赏,赶上雷雨来了。先送上问候!

谢谢,谢谢夏版老弟,不急,你抽空指导。
发表于 2018-7-8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兄灵感喷井,先加分有空来细品!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野菜 发表于 2018-7-8 21:05
老兄灵感喷井,先加分有空来细品!

感谢老弟加分鼓励,你给咱看看哪里还不合适?提出来,我再修改。
发表于 2018-7-8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老弟越来厉害了!
发表于 2018-7-8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榆木大哥写起侦探小说来了,故事布局有章有法,进步很明显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贩 发表于 2018-7-8 21:20
木老弟越来厉害了!

你这老哥,终于会到我这草舍坐坐了,上酒。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梦儿 发表于 2018-7-8 21:48
榆木大哥写起侦探小说来了,故事布局有章有法,进步很明显啊。

小丫头,你来了老哥很高兴,有空了指导老哥一二。
发表于 2018-7-9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榆木老哥的侦探小说。
这一篇,榆木哥的布局很好,从谈柳树的倒下开始说起,再到警察局有“内鬼”才导致每次行动都泄漏,功亏预亏,王局长和少飞的分析,到吕副局长老母亲的反应,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人有问题,然而,如何让这个内鬼浮出水面?这是关键点。
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吕局长终于还是逃不过。
ps:小白再谈点不是意见的意见。对于吕副局长的被抓,情节上似乎存在漏洞,也没有表述清楚。应该适当给予说明,比如说,王局长是如何发现内鬼要提前潜逃的,再比如说,情节上的设置是否可以将吕局长老母亲看守的墓道作为一个点揉进去,吕局长就是通过墓道与外界大毒枭联系的,等等。结尾还是有点突兀了。说得不当之处,万望榆木哥原谅。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白弟,建议很好,我考虑一下。
发表于 2018-7-9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布局深入浅出,人物刻画的精湛,徐老师很适合写这种题材的作品,无可挑剔。可以延伸到历史剧和剧本作品等。
发表于 2018-7-9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侦探小说,读来过瘾。欣赏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7-9 11:57
故事布局深入浅出,人物刻画的精湛,徐老师很适合写这种题材的作品,无可挑剔。可以延伸到历史剧和剧本作品 ...

谢谢野芒兄鼓励,我也是在探索,谬误之处在所难免。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瑞雪洪荒 发表于 2018-7-9 11:58
很不错的侦探小说,读来过瘾。欣赏佳作!

感谢老师光临指导,请老师多指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16 20:56 , Processed in 0.132974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