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1|回复: 28

[原创] 胭脂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莹莹子期 于 2018-7-12 12:18 编辑

 一

  我是被母亲带到这里来的,我不能做主自己的命运,包括我的身体。我需要别人的呵护,像蚂蟥需要依附别人,这个别人就是我的母亲。这是我们搬到小镇的第三个星期,从北方到南方,那是一个漫长的旅行。像迁徙的燕子,我不知道还能否见到那棵高大的梧桐,还有,还有笼中的那只画眉,它唧唧啾啾总是在我耳边徘徊不去。那夜我读《牡丹亭》,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梦其人即病,病即弥连,至手画形容,传于世而后死。
  我以为我会很快死去,会变成蝴蝶,不问俗世。但我有一个俗气的名字“梅子”
   我一直一直活着,就这样活着,还有好像永远都不会清醒的梦。

  梦里有青翠的树木,亦有蝴蝶翩然而飞,白衣少年骑着白马,少年的双眸闪闪发亮,似一汪潭水,剑眉入鬓,朱唇皓齿,少年伸出手对我说:“来,梅子,跟我来……”他的声音有不可抗拒的魅惑,一团白色轻灵的影子从我身边掠过,带着薄荷的清凉,轻轻跃上马背,一阵娇笑后白马载着她和少年在绿色海洋里飘然而去。

  这个梦我做过很多次,我知道我早已到了怀春的年纪,但是我没有遇见过梦里少年,也没有见到白马。

  我身边只有一封,一封是少年,但一封既不风流,也不倜傥,一封是驼背少年,一封喜欢对我笑,一封笑起来很明媚。像一片云,不染尘埃。一封托了媒婆去做媒,媒婆说:一封虽然在身体上有残疾,但是一封心眼好,一封勤快,踏实、能干、一封心灵手巧。对,媒婆说的没错。一封的篾匠活做的好极了,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他做的提篮和背篓,美观大方,经久耐用。一封把竹子用篾刀将竹子对剖再对剖,剖成细细的,薄薄的竹片,再将竹皮竹心剖析开,在把篾片从“度篾齿”中穿过去后,篾片变得光滑和圆韵,一封坐在台阶的马扎上手指上下翻飞,或穿或插,篾片受到指令,服帖、灵动,很快一封身下黄亮亮的篾片有了形状,一封做这些时候低着头,不说话,整个人和篾片融为一体,我只喜欢这时候的一封,我推了轮椅在他身边,静静地,静静地看,燕子穿过低矮的屋檐飞过,带起一阵风掀起回廊的衣杆卡啦啦地响,蜗牛背着重重的壳缓缓地、缓缓爬过斑驳的苔藓、河水像摇篮静静地,静静地环绕在四周。潮湿的空气凝滞不前,停留在这个梅雨季节,变成一首诗,一幅画。我常想一封如果不是身体残疾应该是个很阳光帅气的少年。

  侧影下一封狭长的眼眸,安定的神情,淡蓝色衣衫在我脑海化成各种人物,可以是柳梦梅,也可以是王文举,最后渐渐化成白衣少年,他温柔地对我说:“来,梅子,跟我来吧……”我伸出手却触摸到一片冰凉,一封急急地说:“小心。”然而为时已晚,锋利的篾片划过我的手指,血立刻箭一样射了出来,滴落在篾片上,渗进篾条的纹理里,像盛开的杜鹃花。

  一封抓起我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我从梦中醒来,抽出手指同时,毫不犹豫甩给他一记耳光,马扎向后跌去,我的轮椅磕磕绊绊从台阶向下滑去,一双有力的大手,稳稳扯住了下滑的轮椅。

  我从惊魂未定中渐渐清醒,蓝天一样清澈的眼眸进入我的视野。这眸子如此熟悉,却又仿佛远在天涯。

  “梅子,你没事吧?”少年满是关切的眼神。

  “你认识我?”我茫然又欣喜地问。

  少年欢雀地点点头:“当然。你是……”随即他的目光落在我的眉间他面色渐渐沉了下来变得忧郁,他摇头“”不,不认识,你不是梅子,不是……”少年喃喃自语看着我发呆。

  他的身影笼罩在一片霞光里,镀上了一层金色油彩。他是我梦里的白衣少年?我恍惚了,一时分不清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

  “一诺,是你么,你、你回来了?”一封抬起头眼里有惊喜还有激动。

  少年从地上捡起变形的提篮递给一封。紧紧抱着一封的臂膀。

  “哥,是我,我是一诺,我回来了,”他眼里飘过一丝忧伤。

  “哥,你还好么?”一诺拥着一封的肩膀。

  一封看着高大的一诺喜极而泣,“还好,还好,你回来就好。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对,我说过青梅时节我会回来。”一诺坚定地说。

  “为了梅子?”一封问。

  “对,为了梅子。”他答。

  银色的月亮一半在天边,一半在河水,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这是我第一次见一诺。

   二
  一片高大的圆锥形花序顶树木,在银灰色的星状毛或鳞片纹理中,隐藏着一些弹珠大小绿色果实。绿色的树木遮蔽了我的眼,有些光从缝隙中落下来,那个绿色的果实充满生命变得韧劲而有活力“梅子,来这里,梅子,我在这儿……”是喊我么?绿色海洋里有人哀伤而幽怨地轻轻呼喊,树林里闪出无数双温情的眼睛,我伸出手去,薄薄的晨雾似海水涌来,“梅子,梅子……”声音渐渐淡去……

    “一诺!一诺,不要走!”我喊着名字从梦中醒来
  
  母亲坐在床前温柔地看着我:“梅子,你、醒了?”母亲说。

  “你刚才喊一诺,你见过他?”母亲的眼里有疑惑还有,还有担忧。

  “我?”我窘得脸通红。

  母亲目光严肃起来:“梅子,回答我?你见过一诺?”

  梳妆台镜框中那张熟悉的面孔。眉间一粒淡淡的胭脂记宛如一粒相思豆,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此时温庭筠的《南歌子》竟与另一张面孔重叠上来,有一瞬间我进入某个时空,旋转,旋转……

  “妈,梅子是谁?”我拉起母亲的手,母亲的手柔软而冰凉。

  母亲惊慌地看我:“你就是梅子呀,你怎么这样问?”母亲过来摸我的额头。

  我是梅子?我不是梅子,我是谁?我迷惑了。

  “妈,你认识一诺?”我摇着母亲胳膊。

  “啊,不认识。”旋既母亲又说:“哦,认识,见过一两次。”母亲轻描淡写想遮掩过去。

  “一两次?”我默默念着。

  “他、一诺没和你说什么吧?”母亲小心地试探。

  “妈,你觉得他会和我说什么,你希望他和我说什么?”我盯着母亲。

  “哦,哦,我,我能有什么?随便问问罢了,你怎么这样咄咄逼人?”母亲慌乱地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显得心神不宁。

  “妈,我们为什么来这里?”我继续追问母亲。

  母亲身子轻轻抖了一下,缓缓地说:“不是告诉你了么,我们来找佛晓大师为你看病。”

  “佛晓大师在哪?”母亲翕动着嘴唇,脸涨得通红。

  “我病了?病得很重,甚至忘记自己是谁。是么?”我问母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母亲的面孔突变,话冷冷的,像凝结在空中的水滴,脆生生滴落在心上,冰凉入骨。

  “妈,你答应一封的求婚了?”我挣扎着想从床上下来,但是我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狠狠地敲打自己的身子,泪如雨下。

   母亲听到动静转过身来,急急地走到我身边:“梅子,梅子,你不舒服了么?”

  “妈,告诉我,你是不是答应了一封?”我抓着母亲的手臂,很紧,我怕她再次逃脱,像失去一个重心的孩子。

  “妈,我拖累你了,所以你打算把我嫁掉,是不是!”我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母亲,等待她给我的回答。

  你喜欢一诺?母亲反问。

  “我……”我红了脸,不知道如何开口。

  “唉……”母亲叹口气“你不记得一封了?你真的不记得一封了?”

  我茫然看着窗外那株海棠,花枝一半伸进窗里,一半在窗外。母亲的眼里除了忧愁还有焦虑。

  
  三
  小皮球,加小鸡
  马兰开花二十一
  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
  二八二九三十一……
  是谁在窗外唱着这首古老的歌谣,是谁?我努力想睁开眼睛,然而有谁把我往无边无际黑暗里拖。

  哦,哦,梅子,你输了……你要给我做媳妇咯……

  你胡说,我不是梅子,我是竹子,不算,不算,重来……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要变谁小狗!

  哈哈哈……好呵,好呵。

  竹子你等等我,我是一诺。

  不,你不是一诺,你是一封!

  “一封!一封!”

  一束亮光闪进来,照亮了夜的黑暗,轰隆隆,巨大的铁球滚动着从地下传来,咔嚓,咔嚓,惊雷从头顶炸开。妈妈……我从梦里醒来,回应我的是空荡荡的屋子。我抱着自己的肩膀惊恐地睁大眼睛,暗处很多影子,很多声音从四面八方狞笑着挤过来,挤过来……

  不……

  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摸到身边一个冰凉的物体,那是我逃生的武器。我使出全身力气翻滚到轮椅上,快速转动轮椅,我要离开这个地方,又一个闪电照进来,对面一个女人脸惨白地笑着:梅子,梅子……

  不,不,我不是!我离开卧室冲到门边。高高地门槛把我拦在世界这端。绝望袭来。

  “一诺,为了梅子,你走吧,再也不要来了。”

  大厅一端有人说。

  我扶着门框静心倾听,门框温热光滑,像人的肌肤。

  “不,她不是梅子,她不是,姨妈,你为什么不让我看看她?”

  是一诺的声音。

  “对,她的确不是梅子,真正的梅子已经死了,死在那个春天路上,你亲手葬了她,你,忘了?”

  “姨妈,我知道,我知道,是我,是我毁了她,那你为什么又跟来?”母亲的语气有些怨愤。

  “竹子已经成这样了?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们姐妹?”

  竹子?好亲切的名字,好熟悉的名字,我叫竹子?我在暗处屏住呼吸。

  “我,只是想赎罪!姨妈,你知道我爱的是梅子。”

  “不要和我提你们的爱情,你的爱我们受不起!”

  “姨妈!”

  “不要喊我姨妈,你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你被我姐从外面抱来的那天是梅子和竹子出生的日子,也是灾难的开始,梅子为了你离开我们,一封为了你放弃了竹子,你好自私啊,当两样都摆在你面前时候,你不能两样都要!”母亲说。

  “姨妈,我只是想看看竹子。不!你不是来看竹子你是来找梅子的影子是不是?”母亲反问到。

  “竹子很好,不劳你费心。你走吧。”母亲悠悠地说。

  “姨妈也许我可以帮助竹子……”

  “不,你帮不了她,能帮她的只有她自己……”

  “只要她不在痛苦。她要忘记就忘记吧。”母亲叹口气幽幽地说道。

  “姨妈……”一诺的恳求再次被母亲冷漠打断。

  一诺转过头,哀哀地看着母亲,闪电交错照在他脸上,他的面孔苍白而呆滞,像被抽掉灵魂的人。

  这是我第二次见一诺,他的失魂落魄,他的伤心欲绝让我痛彻心扉。

  闪电像把利刃把我从过去与现在劈开,时光飞速运转,嬉笑声,追逐声,惊叫声各种声音在我脑海交织在一起,我紧紧地,紧紧地捂着耳朵,然后从椅子上慢慢滑落,像一片花瓣更像一只飞蛾。如果可以,如果可以我愿意让自己此时沉睡过去,永远不再醒来。

  花自飘零水自流,窗外是谁的眼泪在飞?

   四
   我答应了一封的求婚,婚礼简单而朴素,那夜一封揭开我的喜帕,泫然欲泣“竹子,我等你整整十年,终于等到今天。”他拥着我喜不自禁哭了又笑。
  
  “一封,你知道我为什么答应嫁你?”我坐在菱花镜前用朱砂在眉间细细点了胭脂。

  “是的,我知道。”一封放开我站起来走到窗前。

  “那年玉兰花开的时候,你和梅子都牵了一诺的手,一边一个笑得那么灿烂,像两朵盛开的百合,我就都知道了,我也知道一诺喜欢的是那个眉间有胭脂记的姐姐。他们彼此相爱。”

  “你胡说,一诺一直爱的是我!是我!”我粗暴地打断

  “唉,一封叹了口气,苦笑着摇头,竹子我们都知道你经常用朱砂偷偷点了胭脂记冒充梅子……”

  “不,不是这样的!”

  “是这样的,竹子,那次我们出去爬山,任性的你执意要梅子摘悬崖边的那朵紫藤花,因为紫藤花有个古老而美丽的传说: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想要一段情缘,于是她每天祈求天上的红衣月老能成全。终于红衣月老被女孩的虔诚感动了,在她的梦中对她说:“在春天到来的时候,在后山的小树林里,她会遇到一个白衣男子,那就是她想要的的情缘。”可是白衣男子家境贫寒,他们的婚事遭到了女方父母的反对。最终二个相爱的人双双跳崖徇情。在他们徇情的悬崖边上长出了一棵树,那树上居然缠着一棵藤,并开出朵朵花坠,紫中带蓝,灿若云霞,紫藤花需缠树而生,独自不能存活,有人说那女孩就是紫藤的化身,树就是白衣男子的化身,紫藤为情而生,无爱而亡。所以你希望也可以收获自己的爱情,梅子为了不让你伤心,只好冒险答应,在梅子快要摘到时候你却抢先一步,梅子失足掉下山崖,我为了救梅子也差点坠落山崖,多亏半山腰一颗老藤树救了我这半条命。一诺承担了所有过错,而你却选择了遗忘……”

  “一诺……”我掩面而泣。

  我泣不成声地问一封:“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一直不揭穿我,让一诺背着着骂名。”

  “你不知道么?你不知道么?我一直爱的是你啊。”

  窗外的树影像一位袅娜聘婷的少女一闪而过。

  “可是,这对一诺太不公平了。”我失声大哭。

  “一诺会原谅我们的。”一封扶着我的肩膀把那颗胭脂记慢慢地擦掉。

  窗外莹白的月亮里有位少年,白衣飘飘,剑眉入鬓,朱唇皓齿,对我微笑点头,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一诺。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12 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期的小说,我是不会错过的。先占位,后品读!
发表于 2018-7-12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子期的勤奋点赞!看到你一篇接一篇,我不好意思不努力了。先占位再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 发表于 2018-7-12 07:27
子期的小说,我是不会错过的。先占位,后品读!

莺儿好快的手!师傅辛苦,先来杯奶茶。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8-7-12 08:32
为子期的勤奋点赞!看到你一篇接一篇,我不好意思不努力了。先占位再看。

玉儿,你和莺儿商量好的是不?我努力也赶不上你呀,写作上你可是我的前辈。向你学习,学习,再学习!
发表于 2018-7-12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关系颇费猜详,有空再读。
发表于 2018-7-12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读便懂,一对兄弟与一双姐妹的麻缠。                  
发表于 2018-7-12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温婉,故事充满了特别的氛围,应该能迷倒一大片少男少女。
发表于 2018-7-12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那颗,当为那棵。
发表于 2018-7-12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期的小说我看的不多,大约不过五篇。但篇篇留给我的记忆却是深刻的,外在好看内涵厚重。《胭脂记》一篇倾情演绎痴情男女的爱情小说,凄美而悲情。小说以梅子竹子姐妹二人同一诺一封兄弟错位的爱情故事,忠贞倾心凄婉悲怅,曲折而复杂。小说通过梦境与现实对比讴歌了美好和追求。画屏般的意境,忠贞不渝的爱情,相映生辉,心理油然而生哀怨也是美的感叹,难得一见的好小说,喜欢。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7-12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得荣 于 2018-7-12 12:48 编辑

虽然还没得及细看,但从题目上看,是写女人的,女人写女人,特别细腻委婉,子期好文笔,学习了。老榆木爱写点打打杀杀的,写爱情体裁不行,老了,不了解女孩子们的情况,写出来必然会严重脱离生活。不过学习你们几篇,或许能习作一点关于爱情的小说,试试汤水。呵呵,有点玩笑了,妹莫怪。
发表于 2018-7-12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的小说,等下慢慢看,先加分。
发表于 2018-7-12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年少的故事,内涵厚重,学习
发表于 2018-7-12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不懵懂,错爱也是爱,凄婉也是美。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12 10:56
人物关系颇费猜详,有空再读。

让煮兄费解了,其实不复杂是一对姐妹和一对兄弟之间的爱恨纠葛,十分感谢煮兄每次的关注,赏读。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17 12:21 , Processed in 0.12274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