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8|回复: 21

[原创] 【短篇小说】葡萄和方糖(5186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芒 于 2018-7-14 17:35 编辑

葡萄和方糖

  一

      冬生爹肺痨,身子弱。家里、地里都是冬生娘一个人忙活。自打进了刘家门,她就没享过一天的福。冬生娘想,都是槽里的牲口,猪整天趴着等着喂;牛就得没白没黑地去野里犁田,这就是命。

  冬生爹快咽气的时候,拉着冬生娘的手说:我走后你找个好人家改嫁吧。冬生给咱娘留下,替老刘家留个后。冬生娘听了,就像吃了个半熟的葡萄,吐不出来,咽不下去,涩涩的、酸酸的。

  冬生说:俺长大的了一定孝顺娘。说这话他才六岁。冬生娘听了,就像嘴里嚼了块方糖没舍得咽,甜了她一辈子。

  冬生爹活着,冬生娘守活寡;冬生爹死了,她还得守,守着冬生,守着婆婆,守着老刘家一亩三分地儿。

  婆婆是缠足小脚,一辈子没下过地、干过活。如今岁数大了,成了病秧子,整年裹着条棉被不下炕,一日三餐要人送到嘴边。但是老人家鼻子特别灵,隔着墙壁就能闻到男人味儿。偶尔有男人上家里来,她就在屋里喊:“冬生,咱家的大黄呢?又去东院了吧,那家的母狗掉狗子!”要不就喊:“冬生,快把这条吃腥的猫撵出去!”
      这样,日子久了,就再也没有人来串门。地里的活也自然没人帮衬。冬生娘东一锄头,西一耙犁,一个人日里夜里没得闲,到头来庄家收成稀稀疏疏。

  二

  眼见着锅里十几天没见油腥味儿,冬生的小脸蜡黄。冬生娘挑了些生米,装到袋子里,准备着去公社大集上碰碰运气。前脚还没迈出门,就听婆婆隔着窗户喊:把冬生也带上,我可看不住他!冬生娘知道婆婆的心思,一手牵着冬生,一手背着生米,就赶集去了。

  集市上,人挺多,摩肩接踵。卖米的也挺多,一个挨着一个。冬生娘好歹找了块巴掌大的地方。左右看看,人家的米都比自己的肥实。

  一上午来看米的人不多,偶尔碰到一个,搭讪两句就走。太阳一点点跑到头顶了,火辣辣的烤着,陆续有人耐不住,收拾米袋走了。

  快晌午的时候,来了个光头男人,他穿的蛮体面,满面油光,盯着冬生娘看了好一会。然后把手插进米袋子,抓了一把米,又慢慢松开。瞅着冬生娘瘦瘪的上身,嘴里不怀好意的念叨:这米缺肥料啊,成色倒是不错,就是太瘦了。

  冬生娘,一把就把袋子拽了过来,没好气的说:“不买拉倒,躲一边去!”

  光头讨了个没趣儿,灰溜溜的走了。

  冬生吵着饿,冬生娘就准备收拾收拾回家。正是这档口,一辆时风三轮哒哒哒跑过了。可没跑多远,又突突突转了回来,戛然停在她娘俩前面的路上。冬生娘以为来了生意,又赶紧把口袋竖好,重新翻开袋口。

  “曹明花!真是你哎!”一个看上去和她一般大的男人从三轮车上跳了下来。

  冬生娘一惊,自打有了冬生,几乎没有叫她的名字,渐渐地她自己都快淡忘了。

  只见这人平头,圆脸,粗眉,一双小眼睛,但目光炯炯。冬生娘觉得似曾相识,但就是一时想不起是哪个。

  “我是赵黑娃!记不得了吧。”来人看她懵懂的样子,只能自报家门了。

  冬生娘一下子记起来了,脸瞬间也有些绯红。这个赵黑娃是自己小学的同学,还是同桌。

       上学那会儿,孩子们瞎起哄,说她俩配对儿。弄得两个人好几年都没敢说句话。

  “你做啥来了,赶集吗?”冬生娘问。

  “嗨,赶集,卖肉唻!”赵黑娃不无豪迈地说。

  “这是你的米?”

  “嗯,俺家的。”

  “怎么卖的?正好我家里缺米了。”赵黑娃说着,一把大手抓起袋子掂了掂。

  冬生娘知道,这是黑娃故意接济自己。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这都晌午了,孩子也该饿坏了。你就别耗着了!一块五我都收了”说着黑娃自己就拿起秤杆,勾上米袋子郑重其事地称起米来。

  冬生娘也不好推辞,愣愣的看着他做着这一切。

  “42斤3两,拢共63块4毛5”这赵黑娃念书那会儿数学就好,算盘顶数他打得精。

  “哎呀,我这没这么多零钱了。我沾你点光,给你四十,这里还有卖剩下的肉,就拿它补零吧。”赵黑娃不由分说,一个人把米扔到了三轮后斗里,又从前面驾驶舱里拿来一大块包着荷叶的猪肉,塞给冬生娘。

  “俺可不能要你那么多,肉给俺,再找你20”冬生娘知道就这些肉足够20多块。

  “行了,天不早了,俺也得快赶回去。你就别腻歪了。”说着赵黑娃已经启动了三轮,哒哒哒开走了。

  冬生娘眼瞅着一点点远去的赵黑娃,面带微笑地摇了摇头。

  回来的当天晚上,冬生娘破天荒地烧了一锅土豆炖肉。她小心翼翼的给东屋的婆婆端去了一碗,又给冬生盛了一碗。自己则撇了几块土豆,舀了一大勺子汤。

  东屋的婆婆,吃完放下碗筷,把冬生唤了过去。

  夜深人静,冬生睡下了。东屋里婆婆的骂声也起来了。“这名声可比肉金贵唻,找野汉子,被雷劈呢!……”那边骂了一晚上,冬生娘这边泪流了一晚上。

  从此,冬生娘再也没去赶集卖米。

  三

  冬生一天天长大了,小伙子壮的像头牛。眼见着别人家的小子都娶了媳妇,冬生娘一个寡妇家,没什么外界交际。整天盼啊盼啊,始终没人来给他冬生提亲。

  没房子不行,这老屋破庙的,谁家闺女肯嫁?!这样想着,冬生娘就去找村支书要地去了。这些年,经济好转了许多,家家户户都张罗着盖新房子。村里闲地越来越少,批地指标特别金贵,村支书手里的一个戳儿,掌握着全村人的命运。

  “他三叔,俺家冬生都26了,早该成家了。这没新房子咋成家啊?俺来就是求你给摁个戳儿,批块地,给俺冬生盖新房,好娶媳妇。”冬生娘进了村支书家开门见山。

  自打冬生娘一脚进院子,村支书就瞅见了,也瞅见了她空空的俩手。所以他头不抬,眼不睁,幽幽地说:“咱村这地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要请示乡上唻!你说要地就给地,你是玉皇大帝他娘娘啊?!”

  “孩子他爹死的早,俺一个人拉扯他不容易。你可怜可怜俺孤儿寡母的呗。”冬生娘哀求道。

  “可怜你,我也不能破了乡上的规矩!你回去吧,等我请示了乡上再说。”村支书一脸的难色和愠色。

  冬生娘几乎是被推搡着出了村支书的院门,回了家。

  日子可以苦着过,可儿子的婚姻大事不能等,不能挨。冬生娘犯愁,几日里的时间,头发白了老多。

  “娘,俺听说村支书给后屯一个女人看病,给看出孩子来了,人家男人讹了他好几千块钱呢。”冬生做完地里的活回来,吃饭的时候跟娘说。

  村支书早年跟他爹学过几天中医,是赤脚医生,走村串户,也没见他医好几个,但钱倒是积攒了不少。这不后来还托关系,买了个官儿。

  这天夜里,冬生娘瞅着鼾声如雷的儿子,想想冬生爹临走时说过的话,泪花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末了,她咬了咬牙,抹干净两边的泪,就睡下了。

  第二天,她又去找村支书了。这次依旧两手空空。

  临出门前,她用胰子重重的洗了几把脸,又找了块红纸,用嘴唇舔湿,在脸颊和唇上轻轻蹭了几下。

  “咋又来了哩。”村支书看她进门,坐在堂屋的椅子上腚都没抬,一脸的嫌弃。

  “俺肚子疼,想让你给看瞅瞅。”冬生娘说。

  “嗯?那坐下吧,俺给你号号脉”说着,村支书扯过一个凳子放到方桌旁。

  “你这脉象是有点乱。吃没吃啥生凉东西啊?” 村支书一手搭在冬生娘手腕上煞有介事的说。

  “没吃啥生凉的。”冬生娘应道。

  “冬生娘,想不到你这皮肤还怪细嫩的唻。”村支书还在号脉,眼睛却一直盯着冬生娘因为紧张而起伏的胸脯,变得轻佻起来。

  “要不你给俺摸摸肚子吧,还在疼。”

  “好!好!你躺里屋床上去”村支书喜出望外忙不迭地应承。

  冬生娘脱了棉鞋,躺倒在村支书里屋的床上,自己慢慢地解开了裤腰带。

  村支书悄悄把外屋的门插了,走进里屋。他把那张粗糙的、有些油腻的右手放到冬生娘的肚子上,左划拉,右划拉,嘴里装腔作势般不停地发出丝丝的声音。

  慢慢的,他就开始不老实起来,手不断的向下滑。

  冬生娘紧闭着双眼,微微颤动着嘴唇。这不碲是对村支书莫大的鼓励,他更加放肆起来,手已经伸进了冬生娘的花裤衩里。

  冬生娘依旧没有什么反抗和拒绝。此时的村支书已经完全不需要任何的遮掩,他另一只手猛地抽出了冬生娘的裤腰带,撇到一边。马上就去扒掉冬生娘的棉裤。忽然,冬生娘一把薅住了他的衣领,顺势把他拽倒在自己身上。双手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搂住了他的脖子。声嘶力竭地咬着牙,在他耳朵旁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讹你的钱,我就要你给俺嗯个戳,给俺冬生要块地!

        村支书此时才恍然大悟,他忙要起身挣脱,但始终脱不开冬生娘那双原本纤弱的手!

       “你不答应,俺现在就喊人,喊你家媳妇!”听她这么一说,村支书一个激灵,顿时吓出了一脑门子虚汗。

  “行!行!我这就给丫你开信摁戳。你快松手,千万别瞎咋呼。”

  眼见着冬生娘从自己院子里,风一样消失。村支书徒然地坐到了椅子上,嘴里不停地喃喃着:这娘们,今天可真是疯了!

  走进自家院子,冬生娘总觉得东屋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盯的她脸上火辣辣的。

  冬生的新房子很快就起来了。上梁的那天晚上,婆婆让冬生把冬生娘叫到了东屋。她让冬生娘坐到自己跟前,抚摸着她的手说:“孩他娘,俺知道你受了委屈。俺替老刘家谢谢你!”

  “娘,你可不敢这么说。”说着,冬生娘就哭了。在婆婆这里,她从没指望落下什么好。婆婆今天这句出人意料的话,瞬间打开了她关闭了多少年的情感闸门。

  婆婆用衣袖给她擦拭完了泪水,从自己手腕上撸下一副镯子,对冬生娘说:“孩子,我没啥好东西给你,这镯子是俺娘在俺出嫁时给俺的,今天俺给你带上。”

  “娘,俺不要。还是您自己留着吧!”

  “娘这身子骨也熬不了几天了,还能带到棺材里头去?你就拿着,就当咱娘俩儿留个念想。”

  新房子封顶了。婆婆没几天也咽了气。冬生爹死了,掏空了冬生娘的左心房;现在婆婆也走了,又掏空了她的右心房。看看手腕上的镯子,她甚至宁愿婆婆一直对她冷眼,甚至骂着她合上眼睛……

  四、

  有了梧桐书招得凤凰来。

  冬生娘的努力真的没白费。新房一起来,就有人来托媒妁亲了。只不过,见了几个,冬生都不中意,倒也而不是冬生挑剔。因为她家的情况,人家介绍的不是有残疾,就是要求倒插门。冬生不乐意,冬生娘也不乐意。她辛辛苦苦就是为了给刘家留后,总不能留来留去,只留下她曹明花吧。

  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眼见着来说媒人越来越少,冬生娘整天急得长吁短叹。显然冬生也着急,他啥也不说,把所有力气都用到地里,哼哧哼哧从地这头做到那头,又从那头做到这头。

       没办法,冬生娘回娘家待了好几天。她只能发动哥哥、嫂子,弟弟、弟媳给自己帮这个忙。央求他们仔细寻寻自己身边或者亲戚里有没有合适的,给冬生张罗。

       这法子果然凑效。不几天,她弟媳就带来了好消息。他远房表舅的一个侄女,因为上学耽误了说亲,直到现在也没找对象。复课好几年,也没考上,如今考学的心气没了,学也不上了,家里给说亲也认了。

  只是,人家提出一个让她弟媳张不开嘴的条件:过了门必须单过。冬生一听直摇头。

       冬生娘的弟媳就问他:你不想要媳妇了啊?冬生说,俺想……俺也想要娘。

  冬生娘反过来劝儿子,娘这身子骨硬朗,自己能照顾在自己,你们过你们的,我过我的。娘累了一辈子,也想过几天清静日子。

  冬生终于算点了头。

  虽说是要单过,可这没过门之前,还得冬生娘忙活。她一下子掏出了所有积蓄,吹吹打打把儿媳妇娶进了门。

  新媳妇学没白上,进门第一天就定了规矩。他们住新屋,冬生娘去老屋;逢年过节冬生娘可以过来,平时必须自己生火做饭;冬生娘的地,他们给种着,一年4袋面,1袋米。媳妇话刚落下,冬生娘卷起自己的铺盖就去了老房。这一晚,小两口屋子里的灯一直亮着,冬生娘屋里的灯也一直亮到鸡叫头遍……

  庄户人家的日子密的向院子里老槐树的叶,黄了绿,绿了又黄。冬生娘每天倾听着新屋里的动静,叮叮当当,不管是和谐还是嘈杂,她一直竖着耳朵。她听呀,盼呀,一个胖孙子就真的呱呱坠地了。

  仿佛一天的功夫,老槐树枯了的枝桠又冒出了新芽。冬生娘笑开了花,回到老屋里,给婆婆的灵牌磕了个头,告诉婆婆和冬生爹:老刘家有后了。

  村里的后生都出去打工了。冬生也跟人家去了广州。快过年的时候,他回来了,偷偷跑到娘的屋里,硬塞给娘300块钱。冬生娘数了好几遍。可这边高兴劲还没退,新屋子里就吵吵起来了 。这一夜,冬生媳妇骂了一晚上。冬生娘想:莫不是婆婆附了体?

  冬生的儿子,学会了走路。他总是跑到老屋里来,娘俩儿天生的亲近。媳妇来叫儿子,孩子哭着闹着不肯走。冬生娘就对媳妇说,要不跟我一晚吧。

  “都怪你个老东西招惹,脏兮兮的,孩子染了病咋办!”媳妇数落着,朝孩子屁股重重的扇了两巴掌。孩子不哭了,也不闹了。冬生娘的脸红红的,好像这两巴掌打的是她的脸。

  不久,冬生娘就病倒了。冬生找了辆车拉到县医院一查,胃癌晚期。冬生要把娘留下住院。冬生娘死活不不肯,冬生勉强依了娘。

  回到家里,没多久,冬生娘就死在了老屋的炕上。据说她死的时候,媳妇翻遍了她全身也没看到那对镯子。只看到她脖子上一边一个大疙瘩,一个像葡萄,一个像方糖。

    村支书说,那是癌细胞扩散了……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12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再学习。
发表于 2018-7-12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坐板凳来学习。                             
发表于 2018-7-12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俺来提读。
得空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7-13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望老师,加分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诸位,敬茶!
发表于 2018-7-13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冬生娘,谁之过呢?这无疑是一部完美的作品。葡糖、方糖的暗喻,冬生娘,婆婆,支书,冬生,冬生媳妇人物真实鲜活。力透纸背的杰作。
发表于 2018-7-13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冬生就是典型的代表。自己的娘为着他那一句“我孝顺娘”,守了一辈子寡,含辛茹苦养大冬生,最终却被儿媳嫌弃,死于癌症。一个现实农村题材的佳作。赞一个!
发表于 2018-7-14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弱弱问一下,方糖是不是加在咖啡里那种?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14 10:53
弱弱问一下,方糖是不是加在咖啡里那种?

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孩子甚至包括大人最得意的就是各色糖块,多是方形,也有圆形,椭圆形,北方有地带统称方糖,包衣的糖块。
老师不必弱弱的问,要强悍的批评,扶正。因为小说本身就应该是严禁的,虽然内容需要虚构,但必须符合现实和规律性尝试。
再次,烦请草舍老师对内容进行批驳。
发表于 2018-7-14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7-14 14:59
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孩子甚至包括大人最得意的就是各色糖块,多是方形,也有圆形,椭圆形,北方有地带统 ...

没有批评,我只是寡闻了,只知道加咖啡的方糖,还百度了一下,呵呵。别介意哈。
发表于 2018-7-14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短篇小说】葡萄和方糖(5186字)

老弟,你上去,这样改一下你的题目,那样不好看,也不合规定。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7-14 15:25
【短篇小说】葡萄和方糖(5186字)

老弟,你上去,这样改一下你的题目,那样不好看,也不合规定。

深谢,怪我对规则了解不够,已立即更正。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7-14 15:08
没有批评,我只是寡闻了,只知道加咖啡的方糖,还百度了一下,呵呵。别介意哈。

咋会呢,讨论需要认真的态度,因为这本身就代表着对作者和读者的负责!我还是敬请对作品内容本身提出意见。
发表于 2018-7-15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7-14 17:38
咋会呢,讨论需要认真的态度,因为这本身就代表着对作者和读者的负责!我还是敬请对作品内容本身提出意见 ...

感于朋友盛情,说两句个见吧。
写作基础没问题,手法比较传统。主题上,讴歌了一位中国妇女的勤劳、隐忍和牺牲精神。个人觉得,此类苦情题材多有表现,已经不新了。新旧时代的冲突倒是值得写的,比如女主很不容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却赶上了新时代,传统道德与妇女解放发生了冲突。文中结尾有点涉及,但不是主题。
此外关于方糖,这是上世纪80年代、北方有地带的称呼,但网络小说是面对全国的,尤其作为题目,容易给读者带来疑问。有个村子有个歇后语,“刘二爷剥蒜——两耽误”,出了这个村谁知道它的意思呢?
冒昧了,勿怪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6 17:13 , Processed in 0.115983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