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88|回复: 60

[原创] 【老榆木侦探小说系列】柳暗花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得荣 于 2018-7-15 10:36 编辑

     
219645215100919702_看图王.jpg

【老榆木短篇小说】
  
  柳暗花明


  
  近日来不断有人报案称,东北某知名大学有一个名叫“校园通”基金会的组织以百分之十的高额收益,大量引诱在校大学生在光大银行贷上款,然后以微信转账方式打给校方学生“代理经理”,每一笔资金都是在网上交易,仅刈陵籍在校大学生,上当受骗蒙受损失者即有百名之多,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
  
  奇怪的是,当警方将一个涉案资金在五百万元以上的“校方经理”,名叫孙子坑的女大学生刑事拘留后,这家“校园通”基金会突然从人间蒸发,杳无音讯。县公安局局长魏长河敏锐地认识到,这是一个极其隐蔽的地下非法集资组织,必须尽快予以摧毁追回大学生被骗资金。然而,我们的侦察员试图找到该组织并打入其内部欲作详细调查,怎奈犯罪分子太狡猾,防范措施又极其严密,三个多月过去了,不要说打入其内部了,就连“校园通”基金会的确实位置、公司老总身份、涉嫌资金规模、犯罪分子成员数量等基本情况都没有摸清楚。
  
  怎么样才能尽快掌握到犯罪分子的详细情况,以便一网打尽?魏长河感到,这起案件有点难。
  
  早上五时许,在单位值班的刑侦大队大队长江山电告魏长河,说刚才接到一个电话,一个自称是东北某市“校园通”基金会副总经理姓,姓李叫联庆的人脱离了该组织,但一直受到该组织保安人员的追杀,希望能得到公安部门的有效保护。
  
  魏长河精神为之一振,急问道:“他人在那里?”
  
  “我已经安排刑警姚晨接去了,现正在赶回刈陵。”
  
  “没开警车吧?”
  
  “没有,人也是便装。”
  
  “好,不要去局里,到性空山景区的卧虎洞,那里比较隐蔽,这个人事关重大,一定要保护好他。”
  
  真个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一)
  
  性空山景区卧虎洞,这是性空山老祖庙的一处禁地,据说洞内藏有三百年前性空山创始人李老祖的真身,所以从未对外开放过。
  
  魏长河早早便在那里等候,但是,已经九点多了还不见来人踪影。
  
  魏长河有些焦急,用对讲机呼叫刑侦大队大队长江山:“江队,什么情况?”
  
  “报告魏局,有点麻烦,发现有人跟踪。”
  
  “告诉姚晨,想办法甩掉尾巴。”
  
  “魏局,要不干脆把跟踪者抓起来算了。”
  
  “不。”魏长河否定了江山的建议:“既然有跟踪,就不止一辆车,前方还应该有堵截的,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草率抓人会打草惊蛇,于我们不利。他们敢跟踪,说明他们还不知道李先生坐的是我们警方的车。这样吧,我们就和他们玩一回猫和老鼠的游戏。”
  
  江山刚将对讲机插好,对讲机却又响了,是姚晨的呼叫声:“喂,江队。”
  
  “请讲。”
  
  “尾巴很难甩掉,我走他走,我停,他也停。”
  
  “你稍等,让魏局跟你说。”
  
  “姚晨,我是魏长河。你不要管他们,只管走你的路,其它的我来安排。对了,你带化装用品了吗?”
  
  “带了,魏局。”
  
  “好,你把车子先拐到一条小路上,给客人简单易一下容,将他的面容改变到六十岁上下,颜色深一些,懂了吗?”
  
  “明白,魏局。”
  
  “你不要直接开往性空山,绕上一个大弯,先到洗耳河景区,让客人下车后在景区溜上两个小时,然后直上板山风景区接待中心后,把客人安顿在接待中心休息。”
  
  “魏局,之后呢?”
  
  魏长河稍停了一下说:“磨到中午后,吃过午饭你们就在房间呆着,我会另行通知你如何行动。”
  
  “好的,姚晨明白。”
  
  “姚晨,告诉我跟踪你们车辆的车牌号。”
  
  魏长河挂好对讲机,又掏出手机拨通了县交警大队茶壶山中队中队长斐国良的电话:“喂?小斐,我是魏长河,你在那里?”
  
  “报告魏局,我在洗耳河景区执勤。”
  
  “小斐你听着,安排好景区的值勤后,你亲自到207国道源庄口,等姚晨晋D2588的车过去后,你将姚晨后边的车辆一律叫停,将那个车牌号为晋D4126黑色奥迪轿车扣留审查。其余车辆,说是前方有事故正在处理,让他们从源庄那边绕道至茶壶山镇东井村,然后再上国道。二小时后恢复正常通行。”
  
  “好,国良明白。”
  
  这样安排车辆一绕行,便可绕过性空山进山路口,甚至连洗耳河景区也绕过去了。魏长河想得真周到,不愧警界“侦探高手”称号。
  
  一时后,姚晨的车辆进入洗耳河景区。
  
  原本游客进景区是要统一乘坐电动旅游观光车进去的,但有一辆晋D2588的小车却从另一条乡村公路上,悄无声息地接近景区。
  
  到达景区大门口,车子停靠在左手边一处空地上。
  
  而后,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人年纪较轻,约莫三十四五岁,他便是刈陵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侦察员姚晨。另一个人年约六旬,面目较黑,无光,看似病态。这位就是魏长河安排重点保护对象李联庆了。
  
  守门的检票员似乎已经得到指令,见姚晨一到,即将右手向前一伸,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二)
  
  也就短短五年时间,洗耳河景区便变得越发美丽了。
  
  景区铺上了红色的鹅卵石,几个泉水池都安装了艺术造型的护栏,还加设了许多水上娱乐项目。整个景区内树木葱郁,芳草依依,鲜花烂漫,香气扑鼻。最为惊奇的是受到特殊保护的一众泉眼,只见在一约五平方米左右用圆形红石砌垒成的深池里,几十个泉孔在突突地向外冒着甘甜而洁净的泉水,红色的流砂在泉水的推动下不停地向外翻滚。几十个泉眼流出来的泉水在出口处汇成一条小河,淙淙地流向十米远的大水池里,又连经三个水池后,从导流口泄向洗耳河。清澈的泉水中,许多漂亮的小鱼在欢乐地游动,尽情地嬉闹。
  
  “哇,真美啊,真想不到,咱家乡还有这么好的景致。”
  
  “是啊,你一直在外工作很少回刈陵来,咱县新近开发了五百平方公里的中太行山旅游度假区,集休闲、观光、养生于一体,由九大旅游风景区组成,洗耳河是其中之一。”
  
  李联庆一边应答着姚晨,一边贪婪地欣赏着高耸入云的红崖绝壁,这道长而笔直的绝壁叫晒布崖,传说是王母娘娘的仙女们染好布后用于晒布的地方。也难怪“老李”痴迷,最好看的景观就数晒布崖了。晒布崖绵延六华里,高百余丈,其山势巍峨,雄伟壮观,绝壁千仞,拨地而起。崖上飞瀑流泉,崖底小桥流水,更有亭台楼阁掩映在苍翠松栢之中,景色十分优美,当你站在洗耳河村仰视晒布崖时,无不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为造物主的宏伟巨著而惊叹!
  
  “李先生。你走的时候,这些景区尚开发,由于地处偏僻,又在大山深处,所以人迹罕至。”
  
  “小姚,好美的景区啊。”
  
  “是的李先生。洗耳河风景区群峰环抱,丹崖壁立,山中植被丰富,古木参天,溪水长流。有茶壶山、晒布崖、洗耳河、五指沟、望夫山、九龙山、和尚坟、千佛洞等诸多风景独特的景点。该景区是旅游、休闲、度假、写生的理想之地。好,咱们随便走走。”
  
  他俩倒背了双手在景区缓缓踱步,边走边聊。
  
  “李先生,你可知道?洗耳河原来叫颖水,因许由在此洗耳而更名为洗耳河。”
  
  “许由?这可是个上古时代的大名人啊,小姚,你给咱讲讲,我对这个故事很有兴趣。”
  
  轻笑了一声,姚晨理顺了一下思路。也许是职业所致,姚晨对全县的旅游景区十分熟悉,讲起来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传说尧帝时期,许由厌倦了官场生活,更不愿意为尧的哥哥挚服务,于是辞去官职与钱铿(彭老祖)和巢父等一起悄悄隐居到黎城北部的箕山颖水河畔。尧帝即位后,闻许由大名,随即找到许由恳请他出山协同治理国家,提出给予若干牛羊、布匹、土地等优厚待遇,请其为九州官,许由脸呈愠色不答,尧以为许由嫌官职太小,便进一步表明心迹,说如果许由能出山,愿让位以江山许之,许由更是不允,脸色由愠变怒。尧无奈,摇头叹息而去。许由性情耿直,从不为五斗米折腰,觉得尧帝的话沾污了自己的耳朵,待尧走后,便快步走到颖水,掬水使劲洗自己的耳朵。从那以后,颖河就改称为洗耳河了。”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了洗耳河最具代表性意义的景点旁。
  
  “这是洗耳河的源头。你看,这里有好几个泉眼,清澈甘甜的泉水从泉眼里突突直往外冒,舀一口新鲜的山泉水一尝,顿感清凉可口,神清气爽。据说,这几股泉水都沾了仙气,小孩喝了益智,男人喝了壮阳,女人喝了驻颜,老人喝了更不得了,能够返老还童。哈哈,和你开玩笑了,别在意。不过洗耳河的泉水富含多种矿物质和微生素,是天然优质矿泉水,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游客在这里不仅喝个够,走时还要带上一大塑料壶与家人共享。所以,李先生,凡到洗耳河游玩者,必办两件事。第一是效仿许由洗一洗耳朵,洗一洗面,用洗耳河水洗过后,人就会变得更漂亮,更聪慧。再者就是捧一手新鲜的泉水尝一尝,尝过后人人都会下意识地惊呼:好水啊,清凉可口,神清气爽。”
  
  俩人屈膝圪蹴在河边,用手捧起清洁的泉水,洗了洗面,特别是是洗了洗耳朵。
  
  说着话,他们就来到一个凉粉摊前,姚晨一拽李联庆说:“来,坐下吃碗凉粉再说。”
  
  一看到家乡知名小吃,李联庆止不住流下口水来:“好,行,可有多年没吃过家乡的凉粉了。”
  
  他俩不慌不忙地在洗耳河游玩、吃凉粉,可是在离洗耳河约十多华里的乡村公路傍边,有俩人正焦急发愁的不知如何是好。
  


  (三)
  
  在源庄通往茶壶山镇东井村的蜿蜒山路上,行驶着大小不等百十余辆汽车。
  
  “我呸!什么玩艺儿。”
  
  一辆黑色奥迪轿车里,坐着不胖不瘦两个人。驾车的较矮小,叫元彪,副座上那位叫徐林,个子高挑。
  
  元彪摇起车窗玻璃,朝车外狠狠唾了一口,气呼呼地说:“我就不明白了,好端端的说是有什么事故?瞎扯蛋,几个烂交警把咱扣下了,看看这,摸摸那,折腾了半个小时,最后莫名其妙地给了个灯光不合格的结论,真晦气。这到好,还不让走国道,让咱分流到这种小路上,这路他妈狭窄不用说,路况还差,一颠一簸的像只蜗牛在爬,他娘的,都快一个钟头了还没到东井,真是活见鬼了。”
  
  “元老弟,专心开你的的车吧,关键问题是咱把目标跟丢了。不行,咱得向老总报告一声。”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徐林皱着眉头说。
  
  “徐哥,千万不能向老总报告,你这不是没事找事,明摆着找气受吗?”
  
  “可,眼看咱是找不到目标了,如若完不成任务,还不知道老总怎么处罚咱呢。”
  
  一想到老总那个神秘模样,那种心狠手辣的手段,元彪那颗心便啪啪狂跳,脸色也变成白的了:“是啊徐哥,小弟我何尝不知道?咱这个老总杀个人如同切割一根稻草般随意,国家的法律似乎在他的手里就是张废纸。在公司里,他就是王,就是法律。不过,话又说回来,好像不告诉老总一声,也不大合适啊。”
  
  元彪干脆把车停在路边,掏出香烟点上,狠狠地抽了一口,算是压惊:“徐哥,没招了,打,打电话吧。”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老总接到电话后非但没生气,反而表扬了他俩,说他俩干得好,这可把哥儿俩弄得一头雾水。老总告诉他俩说:“你们听着,到了东井后,立即掉头到洗耳河去,公安局的姚晨领着一个客人,姚晨你们认识吧?“
  
  “认识。”徐林回答说。
  
  “好,认识就好。你们注意着点,你们只管跟踪,什么都不用管,他们出了景区后,立即向我报告。”
  
  “好的,明白。”
  
  当这俩人到达洗耳河景区后,姚晨正在陪客人吃凉粉。
  
  元彪和徐林有些纳闷了,姚晨招待的这位客人是何许人?为什么老总会如此重视?于是,徐林问元彪:“兄弟,看这人面生的很,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黑乎乎的,一付死人样,实在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嗳,可不能这样讲,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既然大哥让咱盯着,自有他的原因,咱就不要管那么多了。”
  
  元彪正想答话,就见姚晨交付了凉粉钱后,起身直奔景区大门。徐林赶紧给老总挂电话:“目标出景区了,目标出景区了。怎么行动?请指示。”
  
  老总告诉徐林和元彪:“好,你们回来吧,没事了。”
  
  元彪摸了摸后脑梢自语道:“老总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四)
  
  在洗耳河景区与彭庄村交叉路口东五百米处,停放着一辆白色的丰田小轿车。见姚晨的车驶出景区后向板山方向拐去,白色丰田轿车赶紧发动,悄悄地尾随在后面。
  
  “魏局,我觉得,仍有人在跟踪。”
  
  “我知道,跟踪你的是”校园通”基金会的人,没事,只管照我说的做。住在板山风景区接待中心后,正常行动,大摇大摆正大光明地去餐厅就餐,完了回客房呆着,随时听候我的指令,明白吗?”
  
  “明白。”姚晨扣掉电话,像是对李联庆说,又像在自言自语:“好厉害的主儿,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他。”
  
  “你是说,我们的老总?”李联庆不解地问。
  
  姚晨微微一笑说:“这不奇怪老李,人中有龙凤也有臭虫,有善人也有恶徒,这是正常的。一些人利欲熏心,邈视法律,铤而走险,实施犯罪。不过,他们低估了人民的力量,低估了法律的威力,最终毁灭的只能是他们自己。”
  
  李联庆默默地点了点头。姚晨轻轻往右打了一把方向,让过一辆顶头车。前往板山景区接待中心有十几里的路程,由于这十几里路全是陡峭的盘山公路,行车速度较慢。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到达目的地。姚晨将车子停了,到大厅办好登记。
  
  “走,咱们先到客房洗把脸,稍事休息,准备吃午饭。”
  
  饭后约莫一个多小时,突然有人敲门。
  
  “谁。”姚晨一惊,下意识地去腰间摸枪。
  
  “姚警官,我是接待中心的服务员,找你们有事。”门外应答的是一位年轻姑娘的声音。
  
  “好,你稍等。”
  
  姚晨松开抓枪的手,朝李联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让你见笑了,我这个警察还很不成熟。”
  
  边说,边将拉链摘了,把门打开。
  
  敲门的是个女服务员,后边跟着一个年轻的男服务生,岁数不大,看上去超不过二十三岁。
  
  女服务员走进房间,看了客人一眼,故意抬高声音问道:“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没有,谢谢啊。”姚晨回答着,但那双鹰一样的眼睛却在上下打量着来人。
  
  在床边坐着的李联庆,只是眯缝着眼睛微笑,好像没事的样子。
  
  女服务员看了看李联庆说:“那好,那就不打扰了。”
  
  女服务员突然压低声音对姚晨说:“姚警官,你们的魏局长让我通知你,需要给你换个房间。走吧。”
  
  “魏局通知你?为啥不直接通知我们?”
  
  “这我就不知道了,走吧。”说完,向身后的那位男生低声说道:“小常,我们走后,你故意在房间里弄出些响声来,越大越好。”
  
  也只是一瞬间,姚晨突然明白了:既然魏局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犯罪分子像阴魂一样亦步亦趋,始终不离我们的左右,我想在非常情况下,魏局已经不能正常出牌,只能采取非常行动了。
  
  姑娘没再细说,姚晨也没再多问,跟着服务员下了二楼,在最靠边的一个房间门前停下。
  
  “就这里了。”
  
  进得房间,服务员赶紧把门关上,急促地解释说:“姚警官,我们不是服务员,是茶壶山派出所新来的实习民警,我叫小白,他叫小常。我在局里见过你一面,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刚才你们住的那个房间隔壁有俩个可疑的人,魏局说应该是监视你们的。你们先在房间睡觉,什么时候动身,等我通知。”
  
  小白说完急匆匆而去。姚晨转身对李联庆说:“李先生,咱们好好睡一觉。”
  
  “咱们啥时候走?”
  
  “不急,天黑了再走。”
  
  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后,姚晨对李联庆说:“李先生,走。”
  
  俩人简单化了一下装,各自穿了一套女人服装,分别用一条宽大的红纱巾将面目遮挡了。出门向右有条岔路,是通往刈陵县另一个著名景区广志山方向的,上行一百多米有一条专用恼火通道,可以绕向性空山景区卧虎洞。
  
  “姚警官,咱还得爬山?”李联庆有点迷惑不解。
  
  “对。”
  
  当他俩前行五百余米后,路旁停着一辆车,江山大队长从车窗上探出头来呼叫道:“小姚,上车。”
  
  车子黑着灯,借着微弱的月光,缓缓向前开去。走出三里多路后,江山才将车灯打亮,向坐在后座上的李联庆打了声招呼:“李先生,让你受惊了。”
  
  性空山、卧虎洞以及九龙山等景点深深地隐没在黛黑色的夜幕之中。一勾下弦月挂在天边,发出微弱而清冷的光芒。微风吹拂,荒草飘摇,惊起几只正在唱歌的蝈蝈。乌黑的洞口,站立着一个腰板直挺的人,手中的烟火在微风中忽明忽暗。吸烟的这位正是魏长河局长。魏长河向后望望幽深而黑暗的洞穴,又向金鸡寨方向瞭望一眼,口里喃喃自语道:“时间到,他们该来了。”
  
  话音刚落,从金鸡寨方向射来两束灯光。几分钟时间,灯光便接近洞口,车门一开,从车上鱼贯走下三个人来。江山走近魏长河轻声说道:“魏局,人到了。”
  
  “好,李先生辛苦了,快进洞来。”
  
  魏长河率先入洞,打亮洞内灯光。
  
  等姚晨和李联庆把衣服换好了,又将脸上的油彩洗净后,魏长河把客人让坐在沙发上,江山倒满四杯茶水。
  
  魏长河端起茶杯递给李联庆说:“李先生同志,欢迎你回家。”


       (全文7000余字)








  
  



Cg-4WFK4lt-ILbVoAAS5YhYx-BoAAPGnADfezkABLl6568_看图王.jpg
235100jziqzilc9j4q6z9l_看图王.jpg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为什么,管理员将我的稿子屏闭,只好重发一下了。
发表于 2018-7-13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得荣老弟真是勤奋的高产作家啊。刑侦系列独居一格,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18-7-13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如行云流水,情节设置合理,有亮点。学习了!
发表于 2018-7-13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哥这是跟犯罪分子较上劲了。
先提读。
发表于 2018-7-13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学习、点赞老哥的刑侦小说!
发表于 2018-7-13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曲折,很离奇,不过侧面看也很真实。金融蛀虫无孔不入,社会担当难乎其难。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欲晓 发表于 2018-7-13 08:44
得荣老弟真是勤奋的高产作家啊。刑侦系列独居一格,值得学习。

早上修改了一下,换了个题目,后台管理就给屏闭了,没办法,我也又重发了一次。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为公 发表于 2018-7-13 09:08
作品如行云流水,情节设置合理,有亮点。学习了!

谢过老师,中午好,请多指导。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7-13 10:14
老哥这是跟犯罪分子较上劲了。
先提读。

夏版,前天发的那篇,早上修改了一下,换了个题目,后台管理就给屏闭了,没办法,我也又重发了一次。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晓斌 发表于 2018-7-13 11:49
支持、学习、点赞老哥的刑侦小说!

兄弟最近忙吧?见你上论坛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7-13 11:50
很曲折,很离奇,不过侧面看也很真实。金融蛀虫无孔不入,社会担当难乎其难。

感谢野芒老弟,金融诈骗实在可恨,使许多家庭因此而陷入困境,应该严厉打击了。
发表于 2018-7-13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你是我曾经认识的老榆木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姚玉凤 发表于 2018-7-13 15:28
先生,你是我曾经认识的老榆木么?

对的姚老师,我就是原执手天涯网小说版编辑老榆木,好久不见,姚老师还好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姚玉凤 发表于 2018-7-13 15:28
先生,你是我曾经认识的老榆木么?

不,最早咱们在风起网就认识了,那时我在倾城版做版主,经常去看你的剧本和诗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5 09:49 , Processed in 0.37401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