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11|回复: 20

[原创] 捕黄鼠狼的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6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千世界,千奇百怪。有的事真是玄之又玄,真相扑朔迷离,怎么思索也得不出所以然。


  读小学的时候,学校所在的村庄有一位远近闻名的能人。能人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中等身材,相貌普通。之所以被人称为能人,是因为他有捕捉黄鼠狼的绝技。村人羡慕之余,亦步亦趋地跟着学,但效果甚微。


  能人捕捉黄鼠狼的工具并不复杂,都是大家常见的两种。一种是长约一尺有余、高和宽都大约五寸的长方体铁丝笼子。笼子最里边设置一套机关,机关上的小钩子串着一块肉,或者一只麻雀等做诱饵。黄鼠狼嗅到香味跑进去,只要咬动诱饵拉动机关,铁丝门立即落下牢牢地关住。晚上一更天时分,能人悄悄地把笼子放置在黄鼠狼经常出没的路上。第二天凌晨赶去,拿起笼子,里面准有一只满眼恐慌急得叽叽叫团团转的黄鼠狼。另外一种工具是用比较细韧的铁丝做的圈套,设置好机关,不明所以的黄鼠狼嗅到诱饵肉香或者见到睡在地下的小麻雀,迅速窜过去,只要一咬,牵动机关就被牢牢地套住,越是挣扎,圈套就愈紧。


  我们每次上学或者放学的时候,甚至下课短短的十分钟,都喜欢迅速跑到能人家附近转一圈。他家墙上常常挂着一张张用小竹子支撑开的黄鼠狼皮。金黄色的黄鼠狼皮宛如一面面浸润着血丝的旗帜,昭示着能人的本领和赫赫功绩。若是清晨上学路过他家门外,经常可以看到他正在把一个个笼子里惊慌失措的黄鼠狼往外抓,抓的同时能人几乎都沉着脸目露凶光,两手用力一扭,手上的黄鼠狼在颤抖中瞪大了惊恐的小眼睛,挣扎几下就软绵绵地一动不动。能人见此,沉着的脸上立刻露出得意的微笑,随手把死黄鼠狼扔在一边,不慌不忙地拿起另一只笼子,或者一根铁丝套圈上的黄鼠狼,如法炮制一番。每次看到落入笼里,或者误入圈套的黄鼠狼临死前在能人手里拼命挣扎凸出小眼的惨相,我们总是心惊肉跳。


  那时物质匮乏,家家户户维持温饱都十分勉强。可是,能人却凭着自己捕捉黄鼠狼的绝技,家里每天都飘出肉香,左邻右舍也跟着沾光。黄鼠狼的皮晒干后卖给供销社,价格可观。积攒了数年,能人家居然搭建了三间新瓦房。惹得村人赞不绝口,羡慕不已。


  当时,能人能够大显身手,大量捕捉黄鼠狼,与良好的自然环境密切相关。村庄不远处就是一片面积十余亩茂密的杂树林,周围除了农田就是绵延起伏的荒野。断断续续的荒野和零星的农田紧紧连接着银屏山区的边缘。春夏两季,常常可以看到野兔竖着耳朵在荒野中奔跑嬉戏,喜鹊、斑鸠以及遍地可见的麻雀成群结队地在荒野里、农田里起落,啄食。夜间时常还可以听到野狼的嗥叫声。


  在这样的环境里,黄鼠狼似乎特别多。大白天,我们就常常看见黄鼠狼在荒野里神出鬼没地追逐落在地上的鸟雀,惊得鸟雀扑闪着翅膀四散飞开。田埂上,时常看见一两只黄鼠狼在草丛里机智灵活地追逐青蛙或者田鼠。有时候,在村庄里的角落,也可以看见黄鼠狼探着小头,瞪着小眼睛机灵地四处张望;时而迅速地从这个墙角窜到另外的墙角。经常听说某某家的老母鸡小鸡不见了,只落下一地鸡毛,以及地面上隐隐约约的血迹。


  大约在我读小学五年级那年深秋时节,大概农历刚进入下旬,听说能人在捕捉黄鼠狼时第一次遇到了对头。对头是一只硕大的黄鼠狼,体型比一般的黄鼠狼要大不少。


  有一天凌晨,能人踏着浓霜,呼吸着粘稠的寒气,在一处偏静的坟茔拐角处,拎起笼子,笼子已经牢牢地关着,但笼子里空空如也。能人吃了一惊,借着晨曦,仔细看看诱饵,已经不见踪影。


  能人轻轻一声叹息,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这是多年从未遇到的意外。这里他已经注意几天了,从黄鼠狼的足印来看,这一只比一般黄鼠狼要大很多,能人当时就兴奋起来。常话说:惺惺惜惺惺,英雄爱英雄。能人好像并不懂得这句话,或许他从来就没听说这句话。能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老天送来的财气。能人按计划布置好笼子,只等着凌晨收获惊喜。谁知竟然被黄鼠狼破了他的机关,能人的心里涌出一股异样的烦闷和倔强。


  能人精心细致地整理好笼子,晚上出去时,特意把一只能叫但不能动的小麻雀固定在机关上,只等那只黄鼠狼用力一拖,铁门就迅速落下,牢牢地关紧。想要出去,除非能人亲自来开门。谁知下一个凌晨赶去拎起笼子,笼子紧紧关闭着,里面依然空无一物。


  能人急眼了,清晨回到家里,疑惑的目光就直勾勾地盯着这只空笼子,一句话都不说,早饭也不吃。上工做事时,失神的眼睛始终黯淡无光,做起事来无精打采。


  晚上收工回家,在父母劝说下,能人勉强吃了两碗稀粥,又精心地把那只笼子整理了一番,然后独自带着笼子融入了无边的夜色。父母虽然有点担心,但知道他夜晚常常在外面,也就毫不在意。


  午夜时分,能人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呆坐在床边,浑身颤抖着,目光空洞无神,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时而叨咕着“黄鼠狼笑”“站着,拉……”


  清晨,父母喊他吃早饭,他像没听见一样;到了生产队上工时间,从不偷懒的能人依然呆坐着,不敢出门。父母想到他夜里失魂落魄地跑回家,隐隐觉得不对头,但不知道原因,也没往坏处想。


  午饭后,父母见他依然躲在家里不敢出门,问他怎么回事。能人目光飘忽,嘴唇颤动着,断断续续地重复着几个词语,“坟茔上”“黄鼠狼……在笑……拉我去。”


  晚上,家里的煤油灯一灭,能人就失神地大叫着:“月亮下,屋里都是……”父母无奈,只得再次点着灯。看着不吃不喝的能人,母亲流着泪,耐心问他。过了几天,父母以及邻居从能人时而略微清醒,时而糊涂的只言片语里,知道了事情的梗概。


  那天夜晚,能人把笼子悄悄地放在坟茔附近大黄鼠狼进出的小路上,就静静地趴在不远处的一个凹坑里,仔细地盯着笼子。


  夜深了,寒气越来越重,能人咬紧牙关忍着,趴在坑里一动不动。黑暗中,不时传来几声小动物奔跑的声音,时而传来一两声悠长的嗥叫声,听起来格外瘆人。大概因为冷,能人身上不住地颤抖,想回家休息,但想到那只大黄鼠狼,他的心里顿时涌出一股难以言说的倔强。我一定要捉到它,剥它的皮,吃它的肉。


  下旬的残月慢慢地露出惨白的脸,淡淡的月光下,时而传来几声野狼的嗥叫,荒野里显得阴森恐怖。迷迷糊糊中,能人似乎觉得笼子里有响动。慢慢地匍匐过去,借着暗淡的月光一看,笼子关着,里面什么也没有。能人迟疑了片刻,整理好笼子里的机关,退回坑里,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笼子附近。过了一会儿,隐隐约约地觉得笼子附近有动静,能人再次匍匐过去,仔细地看了一遍,笼子又关住了,但里面还是一无所有。能人隐隐觉得,肯定是这只大黄鼠狼在作怪,它现在就在附近,今晚一定要抓住它,以解心头之恨。


  能人耐心等待着,不知是害怕,还是寒冷,身上不住地颤抖。忽然,笼子附近再次传来微微的响声,能人一个箭步窜过去,忽然沟里一道黑影一闪,能人猛然一怔,坟茔头上稀稀疏疏的草丛里骤然冒出了一段黑影。能人因为经常在夜里活动,胆子大。尽管吃了一惊,依然仔细地盯着黑影,原来是一只硕大的黄鼠狼,像人一样站着,滴溜溜的两只小眼睛在阴冷的月光下,放射出诡秘的光,冷冷地盯着能人,两只前爪好像手一样在摆动着,不知是在打招呼叫能人过去,还是叫他快快滚开。


  能人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失声地怪叫一声,无头苍蝇似的窜回家里。从此,能人整天呆在家里,啥事也不做,嘴里不住地叨咕着。父母见他一天比一天严重,整天哭哭啼啼。一位沾过能人家不少光且精通时事的邻居猜测着说能人大概中了邪,建议请一位大师来驱邪;并且自告奋勇地说有办法请到驱邪的大师。


  不几天,一位面如核桃瘦得皮包骨佝偻着腰的老妇面色阴沉着脸走进能人家。老妇在能人家里家外走了几圈,点燃了几炷香,在袅袅的烟雾里静坐在堂屋里开始作法。能人的父母满脸虔诚,恭恭敬敬地跪在一边。能人也被父亲拉住跪在一边,等待着大师的吩咐。过了好久,大师猛然站起来,纵身一跃,然后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众人目瞪口呆。


  又过了很久,大师慢慢地睁开细长的小眼睛,满脸是汗的脸上溢满了疲倦的神色,惭愧地叹息着:“小仙法力尚浅,实在无法制住黄大仙。”


  初冬的一天蒙蒙亮时,一位农妇到村口水塘边洗衣服,看见水塘边漂着一段黑影,仔细一看是一个人。农妇吓得大叫。闻讯赶来的村人,很快就捞起漂在水里的人。大家一看,原来是能人,睁得大大的眼里满是惊恐,早已气绝身亡。


  悲伤叹息之余,有人说,真可怜!真是能人死在能耐上。有人私下小声嘀咕着,能人伤生太多!这是报应。人在做,天在看。


发表于 2018-8-16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好像是一段因果报应的故事。捕黄鼠狼者最后被黄鼠狼要了命,有点古人的味道。
发表于 2018-8-16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灵异之事,描写得让人如临其境。
究竟有没有黄大仙呢?魔障吧。

点评

黄大仙,本来我也以为只是一个黄大仙。后来继续探寻才知道,黄大仙有许多种的,什么黄三太爷黄三太奶,黄三姑,黄四舅之类的,是一大家子,不可一概而论……  发表于 2018-8-18 16:46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8-16 20:45
这好像是一段因果报应的故事。捕黄鼠狼者最后被黄鼠狼要了命,有点古人的味道。

天下之事,往往真是玄之又玄,难以言说。不过,人和自然和谐相处是最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8-16 20:54
灵异之事,描写得让人如临其境。
究竟有没有黄大仙呢?魔障吧。

黄大仙,或许有吧,或许没有。到底有没有其实并不重要,我以为,重要的是人应该和自然和谐相处。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过度伤生,都是罪恶。
发表于 2018-8-17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大人们就传说黄皮子有灵气,能变化。
还传说蛇不能打不能吃。
反正能不能变的没见过,没根没据的各种故事 倒听了不少。
所 谓的附会,有的时候往往是先发生了,再往上贴乎。
就如我的一位长辈,先是得了癌,然后大家贴乎他往天上放过枪,说是打中了什么神灵。
神灵要是因为这个就给人间种植癌细胞,那它就不是神灵,它是魔鬼,魔鬼能不打吗?
发表于 2018-8-17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好!能人死在“恨”上,恨自己无能。
发表于 2018-8-17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实 于 2018-8-17 13:36 编辑

过度杀生总是令人恐惧与不忍,有些也严重破坏生态。动物大凡都有灵性,硕大的黄鼠狼分明是来复仇的。
能人最终死在惊恐中,也是顺了因果报应。
有时候,我会跟卖鱼虾的贩子打趣,你们一天杀生无数,怎么得了哦?当心报复!鱼贩说,有什么关系,鱼不是我们吃的!可那你你们杀的呀。鱼贩就笑,也是,但是,不杀生,怎么可能?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不如风 发表于 2018-8-17 09:48
小时候大人们就传说黄皮子有灵气,能变化。
还传说蛇不能打不能吃。
反正能不能变的没见过,没根没据的各 ...

谢谢不如风老师的雅评,人世间关于黄先生的传说很多,其中多为一些灵异的现象。不知怎的,这样的事情总是说不清道不明,真的是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8-17 11:50
这个好!能人死在“恨”上,恨自己无能。

谢谢版主老师的雅评和赞赏,能人死在能耐上,确实是悲哀。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8-8-17 13:34
过度杀生总是令人恐惧与不忍,有些也严重破坏生态。动物大凡都有灵性,硕大的黄鼠狼分明是来复仇的。
能人 ...

谢谢秋实老师的雅评,杀生过度的确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小时候见到黄鼠狼在能人手里惨死的情景,至今难忘。地球是共同的家园,人类应该和自然万物和谐相处。
 楼主| 发表于 2018-8-19 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8-16 20:54
灵异之事,描写得让人如临其境。
究竟有没有黄大仙呢?魔障吧。

谢谢如空老师来访以及精彩细致的点评,欢迎老师常来交流指导!
发表于 2018-8-20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安 于 2018-8-20 12:17 编辑

只是听说过老黄儿招惹不得,不过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老黄长什么样儿。倒是招惹不得的说法,成了老黄的保护伞。还有这样“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8-20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8-8-20 12:14
只是听说过老黄儿招惹不得,不过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老黄长什么样儿。倒是招惹不得的说法,成了老黄的保护伞。 ...

谢谢版主老师的雅评!老黄儿不大,长长的,矮矮的,全身金黄色,就如文中所描写的。欢迎老师常来指导!
发表于 2018-8-21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精推荐理由:一段人与动物较量的传奇,一个人命与天命纠葛的演绎。写出了玄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1 19:26 , Processed in 0.096973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