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93|回复: 81

[原创] 傻妹子斗色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2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魏山东,在大砬子也算个人物。长付黄瓜脸,八字胡须,浑身瘦得几乎光剩骨头架。往哪一站,就像一根干枯的树枝。正值盛年,猛眼一瞅,像六十开外的老头。
      他干活拈轻怕重,讲究吃喝追求享受。常爱说的话是:好吃不如饺子,好受不如躺着。
      夏天的一天,魏山东装病在家没出去干活。躺到十点多钟,起来吃口饭。一个人无聊,出门寻开心。走到屯子头,他看见傻妹子掘着大屁股,在小河边捞河里的草玩。心里顿时一亮:这有点二百五的小姑娘也长大成人了!丰满的青春少女性感的刺激,让魏山东心里直痒痒,生了歹念。
      走上前,拍了她屁股一下说:“傻妹子,想吃‘乌米’不?我领你到西山去打‘乌米’。”
      “想吃!想吃!”傻妹子那知他是在打歪主意,高兴地回答道。
      魏山东把她领到西山高粱地里。一边打“乌米”,一边往深处走。傻妹子吃着乌米夸他说:“你真好,像我爹。以后管你叫爹。”
      魏山东闻听皱了皱眉,没心思跟她扯闲客,把傻妹子引到高粱地中间,要她脱下上衣。
      傻妹子问:“干啥?”
      他撒谎说:“包‘乌米’。”
      傻妹子道:“我抱着,不用衣服包。”
      魏山东又说:“把裤子脱了!”
      傻妹子问:“做啥?”
      魏山东说:“玩!”
      傻妹子道:“妈妈说了,在别人面前不能脱衣服脱裤子。”
      魏山东见软的不行,上去,抱住傻妹子想把他摁倒强奸。
      傻妹子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一概不知,以为魏山东要和她摔跤。双手一推,把他推个大仰八叉。像瘦狗似的魏山东,哪里是又胖又高傻妹子的对手。她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一边吃着“乌米”,一边对魏山东说:“你不行!在家,哥哥都摔不过我。”
      到嘴边的肥肉怎么能放过,魏山东还不甘心。他爬过去,抱住傻妹子的双腿,把她掫倒在地。随即,就趴到傻妹子的身上。把手伸进她的怀里,去摸奶子。
      没等他得手。傻妹子一翻身,把魏山东压在底下。她得意地坐在他的身上。一边捡撒落在地上的“乌米”吃,一边问魏山东:“服不服输?还想动我奶子,妈妈说了那是以后给孩子吃的,不许男人碰!”
      魏山东被压得动弹不得,喘气都有点费劲,只得连连点头告饶。

       02
      傻妹子就像长在高高的树上的一只甜津津大鸭梨,魏山东够也够不着,馋得流口水。可也没办法,弄不过她。
      第二年,傻妹子和屯里的青年汪鑫结了婚。魏山东气得差一点昏过去:这少女甜蜜的第一口,让他吃了!耿耿于怀。
      当年秋天,汪鑫离家到大新水库去打工。魏山东得知后寻思:汪鑫外出,家里就剩傻妹子一个人,趁这个机会何不玩玩她。甜蜜的第一口没吃着,不管是第几口,也比家里的老媳妇强。
      一天午后,他去了汪鑫家,想先探探情况。
      汪鑫家在屯子的东头,两间草房。一间厨房一间卧室。小院不大,荆棘条夹的杖子。魏山东进院,傻妹子正躺靠在院里的一条椅子上晒太阳。看他进来起身迎上去问:“你来干啥?还想摔跤?”说着,一把拽住魏山东的胳膊就往外走。兴致勃勃地又说:“咱们到场院乱草堆上去摔。”
      魏山东赶紧挣脱她道:“摔不过你,不摔了。我来看看新娘子的家。”
      傻妹子这才松开手说:“看吧。汪鑫做的饭可好吃了呢!捂得被窝也热乎!”说完,她又回去躺靠在椅子上。
      魏山东进屋,把厨房窗户的门闩暗暗拉开,为晚上来偷袭做准备。
      当天夜半,魏山东潜形匿迹悄悄来到汪鑫家。拉开厨房窗户跳进屋。把衣服脱下来放在锅台上,一丝不挂地走进里屋。上炕,他摸到傻妹子的被子偎进去。一碰到她颤巍巍肉乎乎的身体,魏山东立刻激情昂奋不已。   
      他翻上去,寻找目标正欲行事。
       傻妹子被压醒了。大叫一声谁,嘟嘟囔囔地说:“晚上不睡觉,偷偷来摔啥跤。滚!”猛地把他推了下去。
在傻妹子的意识里,只有汪鑫才能光着身子趴到她身上,别人是不可能的。在家里为姑娘时,傻妹子只看到爹爹光着身子趴在妈妈身上。
       魏山东被粗暴地推下来,没有吭声也没有动。等到傻妹子又呼呼地睡去,他蹑手蹑脚地下地,到厨房间摸到衣服穿上,从窗户出去走了。魏山东再没有去碰她。他觉得傻妹子警惕性挺高,打人出手还狠,急于求成不行,只能另做打算。
      连傻子都降伏不了,魏山东真是不甘心。第二天,他到柳林镇买回来两串巨丰葡萄。在屯子里,寻找傻妹子。在一家门前,魏山东看见她正跟一帮小孩子跳格玩,举起两串葡萄招呼傻妹子说:“华晓云,要不要?”
      傻妹子乐颠颠地跑过来,惊讶地高声呼叫:“大葡萄!真大!一定甜!”
      她接过去。一边吃一边说:“爹,你咋对我这么好呢! ”傻妹子还没忘自己的承诺,真的管魏山东叫起爹来。
       “别叫爹!叫爹把我叫老了!”魏山东不接受,拒绝她说。
       傻妹子一边一粒一粒地吃着葡萄,一边问:“那叫啥?”
       “相好的。”魏山东故意戏弄她说。
       傻妹子两只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他问:“相好的是啥?好吃不?”
       “可好吃了。吃起来麻酥酥的,舒服极了。”魏山东见她不懂越加放肆起来。
       傻妹子憨憨实实又问:“你家有没?”
        “有。我的最好吃,又甜又香,天下第一。”魏山东望着她嬉笑着说。
       傻妹子渴求地道:“给我点吃呗!”
       “不给别人,也得给华晓云。等着,那天我送你们家去。”魏山东用指头捅一下傻妹子的嫰腮说。
       傻妹子信以为真叮咛他道:“别忘了!”她边说边走,要去跟小孩子跳格。
       “等等。”魏山东正在随心所欲的挑逗傻妹子,见她吃完葡萄就要离开,紧忙喊住了傻妹子。
       她回头呆头呆脑地问:“干啥!”
       “汪鑫不在家,晚上有没有人上你家去?”魏山东凑到她跟前神秘地问。他想敲山震虎,摸傻妹子的底细。
       傻妹子气哼哼地说:“半夜三更,不知是谁趴到我身上,让我推下去了。”
       “那是汪鑫想你了,晚上回来跟你亲热。你怎么把他推下去呢!”魏山东灵机一动,编造事实想唬住傻妹子。
       傻妹子瞪起眼睛看着他分辨说:“瞎扯。那才不是汪鑫。汪鑫进我被窝,先摸咂咂儿(乳房)、肚皮、屁股,摸够了再趴到我身上。”
       魏山东这才明白了,他昨天晚上为什么被傻妹子推了下去。魏山东想别看她傻,在这方面可够精的。半夜睡得稀里糊涂,还能判断出是不是自己的丈夫。不过傻妹子还是犯傻,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找出没得手的原因,他有了信心。魏山东跟傻妹子说了声你去玩吧,美滋滋地走了。他打算晚上再偷傻妹子。
      挨到半夜,魏山东悄悄地起来穿上衣服,出门向傻妹子家走去。夜黑黑的,满天乌云,看不见一点点星光。凉凉的风吹到脸上,让人感觉确实到秋天了。
      穿过几条胡同,走到傻妹子家。他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周身直抖。魏山东从厨房的窗户爬进去,仍然把衣服脱下来放在锅台上,光腚子小小心心地走进里屋。
     上炕摸到傻妹子。他谨慎地掀开被子,进去伸手抚摩她的乳房。年轻没生过孩子女人的奶子就是不一样,紧绷绷的,像肉冻一样富有弹性。摸起来真舒服。魏山东心中的情潮猛地卷起,手在颤动。他从上到下用心地摸着。仿佛走进五彩斑斓的世界,美妙的感受让魏山东陶醉痴迷。一通性欲畅游过后,他翻上去,昂奋地进行人肉博弈……
      达到目的了。他搂着像蚕丝被一样舒服的傻妹子,抚慰她亲吻她,尽情的发泄。等到傻妹子睡着了,魏山东下地到外屋穿上衣服走了。
      一边走他一边寻思,傻子就是傻子,怎么也比正常人缺根弦!
      魏山东尝到了甜头,他想趁汪鑫不在家,多享受几天。虽然这像走钢丝一样有危险。可一个傻子就是发现了,又能把他怎么样。
      第二天晚上,魏山东又如法炮制。他的手正在傻妹子的胸前、腚蛋上游走的时候,傻妹子突然起身划着火柴,点着了枕边的蜡烛。
      魏山东把她摸醒后,傻妹子想起来,白天回妈妈家拿回来一碗饺子。见晚上丈夫又回来了,她想拿给他吃,于是点上灯。
       没想到,灯光下的人竟然是魏山东。傻妹子不容分说,“啪”给他个大嘴巴。
       汪鑫走时候嘱咐她:你是我的女人,咂咂儿(乳房)和屁股谁也不让碰。有人在你身上乱摸,就打他。
傻妹子问:“奥,咋打?”
       “使劲打!打死他!”汪鑫郑重地告诉她说。
       傻妹子又问:“拿刀砍,行不行?”
       “行。把他剁了!”汪鑫爱妻子肆意纵容她道。
       得到了丈夫的指令,傻妹子还能留情。又是一脚,把魏山东踹到地下。魏山东爬起来抱住她说:“晓云,我喜欢你!跟我过吧。”
       “不行!你没跟我结婚。”说着,一拳打得魏山东眼睛直冒金星。
      见傻妹子出手越来越重,他岂敢再停留。转身就向外跑。跑到厨房间,四处摸衣服。好不容易摸到。抱起来,推开窗户伸头向外跳。
      傻妹子也跟着追上来,连踢带打。追到锅台边,她摸起菜刀,照掘着跳窗的魏山东的屁股,狠狠地砍了两刀。本来没有多少肉的魏山东,两半的屁股被傻妹子砍成了四瓣。如何是好。
      跑的路上摔了好几跤,回到家不敢让老婆知道,躲在仓房里把旧衣服撕成条包扎上伤口,悄悄回屋钻进被窝睡觉。伤口疼痛哪能睡得着,挨到天亮发起高烧。老婆知道他一贯胡作非为,不问也不理。巍山东连哭带喊哀求,送医院,说是伤口感染得了破伤风,住一个月院呜呼哀哉了。  
     死只苍蝇,让屯里人少了一份恶心。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12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傻妹子不傻,只是性子直,不会拐弯。小说很有味儿!只是这篇是非首发,就作交流吧!问候珍振!
发表于 2018-9-12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很有味儿!语言的味儿更足!我非常的欣赏。这样的作品可以多来一些,多多益善
发表于 2018-9-12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不错的一篇,小说味道很足。
发表于 2018-9-12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你的首发作品。送上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9-12 16:40
傻妹子不傻,只是性子直,不会拐弯。小说很有味儿!只是这篇是非首发,就作交流吧!问候珍振!

谢谢来访点评!问候您!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9-12 17:44
小说很有味儿!语言的味儿更足!我非常的欣赏。这样的作品可以多来一些,多多益善

谢谢来访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9-12 23:09
确实不错的一篇,小说味道很足。

谢谢来访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9-12 23:10
期待你的首发作品。送上祝福。

谢谢来访点评!也祝您好!
发表于 2018-9-13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语言很有张力,也很有地域特色,读起来让人拍案叫绝。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欺我!魏山东的种种龌蹉行为在作者的铺设之下已经跃然纸上,而最后被傻妞两刀砍烂了屁股,最后还不敢声张,乃做贼心虚,死有余辜。情节合理,值得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小白 发表于 2018-9-13 16:16
小说的语言很有张力,也很有地域特色,读起来让人拍案叫绝。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不欺我!魏山东 ...

谢谢点评,谢谢点赞!
发表于 2018-9-15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傻妹子很可爱,很有味道。
 楼主| 发表于 2018-9-16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南 发表于 2018-9-15 18:36
傻妹子很可爱,很有味道。

谢谢来访点评!
发表于 2018-9-17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就那样死了,便宜他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南 发表于 2018-9-17 10:02
色狼就那样死了,便宜他了。

朋友之间来来往往,关注支持友谊长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3 09:16 , Processed in 0.10359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