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4|回复: 20

[分享] 【故乡啊故乡 • 系列散文】一(MLMC 米粒满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0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啊故乡 • 系列散文一(MLMC  米粒满仓)
          ——谨将此文,敬献给我记忆深处的家乡


               一、红  高  粱
                  (稻 谷 香)

145486_10499133_4.gif

       曾记得,1980年代以前的那些个秋天,长在高粱梢的高粱穗子逐渐成熟,变成了红紫色。高粱地红彤彤的一片又一片,红得有些发紫,十分壮观非常迷人!看过电影《红高粱》的人,会明白秋日高粱地的美丽!
       现在,我们山东烟台基本不种高粱了。它产量低,也不好吃,味道很一般,有点像嚼木头渣。记得,小时候的高粱地,两三米高的高粱秆在风中轻轻缓慢摇来晃去,似一大群窈窕淑女相互簇拥着在翩翩起舞,层层叠叠参差不齐的叶子,有如不停地甩水袖。高粱秆高挑纤细瘦削
,很是骨感,好像总也站不稳,在风中不停摇摆着。也可能是高粱过于痴迷 “乡村舞蹈”?
      高粱,名字起得很好!大约就因个子高吧。在农村,高粱是最高的农作物,比高挑的葵花(向日葵)还要高;比苞米秸高得多,大约有两倍高;比人也高多了,这样收获高粱就有些费力,得一棵棵扳倒、剪下高粱头;或者先用小锹子刨倒再剪头。高粱头运回村,在平和地晾晒干了,用梿枷、棍棒或石碾等人工去糠脱粒。高粱根,要用镢头费事巴力一个个刨出来,搬回家做烧柴。
       现在,大概是品种改良了,我看到的高粱远比以前的高粱个头低。这样,站得硬邦些、不易倒伏,抗风暴的能力强。
       由于高粱秸很高,高粱地便成了孩子们捉迷藏的上佳处所。茂密的高粱植株,加上高粱叶的倾情参与合伙掩护,钻进去躲猫猫的孩子,是很难被找到的。
      秋天的傍晚下学或星期天,进山搂草时,我们有时会和遇到的小伙伴在高粱地里捉迷藏。在里面走着、拱着,胡乱窜跑,或者趴下藏身,高粱叶不断地划过身首和脸庞,给胳臂面部留下一道道纹痕或口子。也在高粱地里面搂草,透过密密麻麻的高粱株垄,用搂草的竹筢搜刮地上的野草或高粱叶,或用手把高粱叶一个个撕下来。出了高粱地,满头浑身都是泥灰和草屑、高粱叶。
      高粱米,虽然口味不佳,但高粱秸却很有用。秸秆扎成簸,可以铺在太阳下晒粮食;扎成簸簾,可以当作围墙、栅栏用;在室内半空铺扎成地板,作为倒房、厢房的储物场所,上面可以放东西;可以编大锅的盖子、编蒸笼盖子、做饭锅里的熥饭锅簾,存放干粮的篦簾;有的人还用高粱秸扎自留园的园杖子,在自留园周边一排排埋进土里,再用草绳藤萝串连捆扎一番;高粱秆的外皮,剥下来可以编炕席,席子能编成各种图案花纹,亦可染色为花花溜绿的;再是,我们买来的刷锅 “炊帚”,是高粱穗子去掉高粱米、剩下的枝节加工后捆扎而成。总之,高粱的实用价值大、用途很广。
       再看高粱地旁边的旱稻田。
      说起稻谷,我刚获知,在中华民族辉煌灿烂的历史上,水稻还有光辉的一笔:我国是种稻历史最悠久、水稻遗传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浙江河姆渡、湖南罗家角、河南贾湖出土的炭化稻谷证实,中国的稻作栽培至少已有7000年以上的漫长历史,是世界栽培稻发源地之一。现在,稻产区遍及全国各地,在商品粮中占一半以上。
       稻谷很漂亮。稻田远望似麦地,就近才能看清绵软长长的谷穗,把一棵棵稻秸压弯、谷穗头向下垂着,美美地弯曲成一个自然漂亮的弧线形,尤其是秋天稻子成熟后,金灿灿的一片片特别美妙!柔韧妩媚很是迷人!
        这时候,你如果手托几穗稻穗,叫它们在你手上随意自由地打滚儿、或者躺着休息、闲聊几句咯咯笑笑;手握一握穗子,感受一下米粒的硬度、温度、以及上面透明的明媚阳光;抑或你手抚鳞次栉比的一排排稻穗,手顺着穗垄来来回回摩挲几回,无数穗子在你手下挤来拥去推推搡搡、嘀嘀咕咕窃窃私语……是的,是的,你很感动是吗?你甚至会感动至极,或者赐予这满山满地满目的穗子及上面浓郁浑厚的阳光一些泪滴!
       每当你走近旱稻田、高粱地,或者扔一块石头进高粱田,麻雀便呼轰一声同时起飞,聚成一大片麻雀在空中落荒而逃,庞大的雀群在半空滚动着、汹涌着,翻飞中不断变换着团队形状
,场面很是壮观。看上去好似谁往天空扬撒了一盘散沙。这时候,谁有土枪,在后面来上一枪
,无疑会打下来多个麻雀。
       因此,村里的几个猎人,经常肩背猎枪在高粱地边、旱稻田里出没、悠闲地逛荡,听见里面的唧喳声,不用瞄准比量,闭着眼睛朝着声音方向 “轰”上一枪,也保准能打下几个甚至一批麻雀。
      奇怪,每当我看到或想起稻谷,常会自然忆及裴多菲的那首名诗 “谷子成熟了”:“……谷子成熟了 / 明天去收割 //……我的爱也成熟了 / 愿你是那收割的人”。一直觉得该诗篇很美。反之亦然,每每读之或念及该诗篇,也会忆起稻谷,那一片片稻田便似海浪般跑到我眼前来澎湃汹涌,携带着温暖明媚的阳光和稻米扑鼻的馨香。
      稻草人,是田园里不得忽视、不可或缺的 “乡村人物”!高粱地一般不扎稻草人!主要是扎也没用,高粱秸太高了,可能比稻草人还高,来访的各种 “宾客”雀鸟便看不见!所以想用稻草人也不行!稻草人常见在稻田里,主要为稻谷而设。也因为家雀很喜欢偷吃稻粒。
       金秋时节,黄灿灿的旱稻在山风里挤挤挨挨、忽忽悠悠摇来摆去,密集的叶子如美女裙摆飘逸生姿,微风里的稻浪一垄垄地滚过来、涌回去,带着谷穗丰收的笑容、快乐的笑声和醉人的香味!稻草人,在稻田里鹤立鸡群、高高在上(见图片)。但形象不佳,像些瘦骨嶙嶙的穷苦人,破衣烂衫的,倒似叫花子。不免令想起使人心疼的穷苦人。它们在风中虚弱地摇晃,弱不禁风奄奄一息、仿佛随时会倒下去。其穷困潦倒的外在影象,总是勾起人们的怜悯同情之心,使劲拨动人之情感琴弦!
      仲秋以后,漫山遍野都香喷喷的,是各种庄稼及其成熟果实的香甜,它们被山风的无形大手有机地混合、搅拌、调制在一起,田园的空气与和风,便带上了蜜糖的味道!你只要探出鼻子,闻闻山野的味道,仿佛就闻到或想起了餐桌上饭菜的香鲜!餐饭瓜果,正是农田与庄稼的味道啊!
               二、麻  雀  唱
                  (鸟 自 述)

       听说,中文系的米粒满仓教授要写俺麻雀家事,为俺立个什么“外传”也不知“歪传”。那个小米粒,哪里会写什么东西?俺不稀用他,今天结伴合伙飞过来一块儿自述一篇鸟文章,分为八个自然小段。仅仅欢迎作家级别及以上水平的文友指点!并且,事先声明,不准MLMC或米粒满仓阅读与跟帖评论。
       麻雀哨兵从前沿阵地回来传言,说你们农村人、乡下人,有的说高粱米不好吃?笑话!那是你们人类的口感、说辞!可谓谬论、谎言是也!若非外行则必是故意!说不定是专门说给俺麻雀听的?哄骗俺的!俺麻雀可从来不这么想。高粱、稻谷,从来都是俺们麻雀世家的传统美食。那天,我戴上老花镜,阅读司马迁老先生的《史记》方知,原来俺的麻雀老祖宗也是从小吃高粱米、稻谷粒长大的。
       俺继承了先雀、祖宗的衣钵和味蕾神经、饮食传统,并且将其不断发扬光大。我们总是成群结队,像蛆虫大军占领 “咸菜缸”一样,我们的麻雀部队也是毫不客气地侵略、豪夺人类的高粱地、稻谷田!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叽叽喳叽叽喳、手拉手欢唱着中国流行歌曲和 “嬉皮士”一般的新派 “嘻哈歌”,很幸福地前往。
       早晨起床以后,我们稍事洗漱梳妆打扮,略施胭粉就上阵,在那里安享我们的免费早茶早点、午餐和晚宴。你看看这片高粱地,几百亩不止,红彤一片漂亮极了,像一张无边的红紫色地毯。你伸出鼻子问问,嚯,好香啊!
       红高粱,你好!我们来了,这里就等于是我们的家园。在此可以无拘无束来去自由、汪洋恣意吃喝拉撒,人类提供了完备的一站式服务,很是周全,在这肆意免费玩耍游览消费一天“
农家乐”,傍晚胜利凯旋、班师回朝下榻。衷心感谢人类!
       在我家雀眼眸里,这可能是人类干的唯一一件好事!
       但是,人类有时也不友好、不太人性化,用土枪来驱赶、袭击我军麻雀将士。还有稻草人
,可怜兮兮的样子,还妄想吓唬雀们。我们一点不害怕,一看就是假的。人类其实很愚蠢,证据就是不知道我雀们其实很聪明,一直能够看破人间 “红尘”、看清他们的伎俩。
       我们天天都要改善生活,去稻田徜徉一番。稻谷那味道,比高粱米要好得多。我们一会儿吃谷粒,一会儿啄高粱米,这样可有效调节口味,一日三餐顿顿不重样!保证我们麻雀家族大人孩子们个个吃得畅快、玩得开心、活得潇洒、飞得如意安康(雀家自述小传、正传胜利完篇)。

       它的鸟语确实不假!麻雀性格活泼、好动,爱说爱唱!早晨醒来,睁开眼就开始叽叽喳喳没完没了,一直说唱到夜里睡觉才闭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摇头晃脑、蹦蹦跳跳、嘀嘀咕咕,停不住、坐不下、静不了。
      它们大概从来没有烦恼,估计是没长 “烦恼神经”吧?不信,你蹲在高粱地边听听吧!无数麻雀在大会主席台上同时发言,争抢话筒,叽叽喳叽叽喳没有休止拒绝沉默,它们从来不知道做演讲、做报告的辛苦,边讲边笑边吃,嘻嘻哈哈、热闹非凡!所以,民间说谁话多、好动,就说他小时候吃了家雀肉了,像个家雀,不懂得闭嘴!
       家雀有集群的特点,喜欢成群结队来到庄稼地祸害人!一见到人畜、猫狗来了就开溜。而在村里,麻雀可能比较习惯了,一般不怎么怕人。见了人,仍然叽叽喳喳闲聊,抑或议论我们
、说人类的坏话,有时有的可能胆小怕事,见人就扑楞楞飞走了。
       麻雀,在农村是最常见最多的鸟类。多是三三两两一起在村街、农家院里里外外,到处乱飞、落脚。如在街边和农家院地上、树上、墙头上、猪圈墙上、电线电线杆上、屋顶屋脊房坡上,蹦蹦跶跶或蹲着说话,不断地摇头晃脑叽叽喳喳;麻雀不会走路,只会嘚嘚瑟瑟蹦跳。还经常落进院子里,趁着鸡鸭鹅走开时,到它们饭碗里偷食吃。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知道因为愚蠢还是懒惰,麻雀从来不懂得造窝。所以,不论炎夏还是寒冬,它们一概到处流浪四海为家。任何人别想看见麻雀窝什么样。
       暖和天,麻雀就在田野吃住洗刷游玩下榻,晚上睡觉也在山里:果园、森林的树上、麦秧垛、苞米秸垛、草丛、地堰沟坎等避风处,都是它们天然的楼房、别墅、床铺;真是天当被地作床。冬季呢?受不了冻,有些聪明的麻雀就跑到村里跟着人沾光,在草垛里、草垛边,农舍前后或街巷角落,或者猪圈猪窝,农家厢房和草棚——它们夜里从门缝或木头棂窗户的空档偷偷飞进去;以及农舍街门门楼、过道里、走廊内等四处均可安身立命。
       所以在农村,寒冬腊月三九四九,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冻死或饿死的家雀,在路边、街上、院落、墙头或屋顶,或山里、草丛、树枝上。
       其实,进村避寒取暖的麻雀,也未必是聪明,或许只算小聪明。即使逃过了严寒,却未必逃得过人的 “利爪”!冬季,人们除了白天用土枪打麻雀,雪天大人孩子用箩筐盆罐 “扣”麻雀;更多的是晚上趁着夜色捉麻雀,麻雀的眼睛夜里不太好用,差不多是个睁眼瞎,一般不大飞逃。农家用电棒子或蜡烛照亮儿,在院里院外、夹道儿、树上、草垛、过道走廊等处角角落落寻找麻雀,很好捉,基本上见一个抓一个。
      这样的 “好事儿”,不言而喻少不了孩子们!经常是大人领着小孩一起合伙参战。大人一手拿手电筒、一手实施抓捕。三两个孩子紧跟在屁股后面,或者提着布袋子等跟随,大人抓一只就快活地递给孩子,孩子当然是欢乐无比地收获战利品!美得嘻嘻哈哈唧唧嘎嘎满场嘚瑟,像一只无忧无虑叽叽喳喳的小鸟!等待战后,他是有火烧家雀肉吃了!
       抓麻雀的另一个好法是,用布袋子或网兜绑到一个细长杆头上,配合手电筒使用去 “网”
家雀,对罩住高处的麻雀更为有效而省事便捷。
     
     
       看看,广袤无垠的田园遍地是稻谷、玉米、高粱,还有地瓜、花生、土豆、夏天的小麦,各种瓜果蔬菜等,我总是觉得很神奇!大地真是伟大、神秘而玄妙。当初,这些多种多样的粮菜种籽,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播什么种子、就长什么庄稼、收获什么粮食菜果呢?
       您可能会说,这有什么呀?少见多怪。千万年来,地球就是这样的呀!本来就这样!就应该这样!可是,我还是要问: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当初是怎么形成的呢?
       还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生命的奥秘,万事万物的玄机,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你走进田野,看看五花八门的昆虫飞禽走兽,万类霜天各种动物植物,浑然一家有机结合、巧妙铺排和谐统一。仔细想想,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天地自然大美而不言!宇宙实在是和谐统一而完美,堪称和谐、统一、完美的艺术整体!伟大的宇宙和完美的自然,的确令人惊叹、敬畏、仰慕又震撼!有水、有阳光、有空气,简直完美无瑕。这一切,当初究竟是如何创造出来的?又是谁、是什么力量创造的呢?
       宇宙诞生的第一天,什么样?地球、自然问世,第一刻什么样?人类出生,第一秒什么样?
    《圣经》说,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是万能的神创造了世界,创造了地球上的万事万物,包括各类动物植物。科学界研究成果则认为是“宇宙大爆炸”后世界诞生。究竟是哪一个说法对呢?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应该双膝跪地,无限虔诚地感恩、叩谢最最伟大的“造物主”!无论她是谁。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秋叶 于 2018-9-26 15:31 编辑

  曾记得,1980年代以前的那些个秋天,长在高粱梢的高粱穗子逐渐成熟,变成了红紫色。高粱地红彤彤的一片又一片,红得有些发紫,十分壮观非常迷人!看过电影《红高粱》的人,会明白秋日高粱地的美丽!  
  现在,我们山东烟台基本不种高粱了。它产量低,也不好吃,味道很一般,有点像嚼木头渣。记得,小时候的高粱地,两三米高的高粱秆在风中轻轻缓慢摇来晃去,似一大群窈窕淑女相互簇拥着在翩翩起舞,层层叠叠参差不齐的叶子,有如不停地甩水袖。高粱秆高挑纤细瘦削。
  
  ,很是骨感,好像总也站不稳,在风中不停摇摆着。也可能是高粱过于痴迷“乡村舞蹈”?
  
  高粱,名字起得很好!大约就因个子高吧。在农村,高粱是最高的农作物,比高挑的葵花(向日葵)还要高;比苞米秸高得多,大约有两倍高;比人也高多了,这样收获高粱就有些费力,得一棵棵扳倒、剪下高粱头;或者先用小锹子刨倒再剪头。高粱头运回村,在平和地晾晒干了,用梿枷、棍棒或石碾等人工去糠脱粒。高粱根,要用镢头费事巴力一个个刨出来,搬回家做烧柴。”


——眼看着高粱一点点长大,到了秋天时,高粱长得比我两个还要高,我心里想着,高粱熟了,真是一个傻大个。到了田埂上一瞧,我才发现高粱红起来是那么艳,并且见到我来了还害羞地底下了头。

      现在,大概是品种改良了,我看到的高粱远比以前的高粱个头低。这样,站得硬邦些、不易倒伏,抗风暴的能力强。

  由于高粱秸很高,高粱地便成了孩子们捉迷藏的上佳处所。茂密的高粱植株,加上高粱叶的倾情参与合伙掩护,钻进去躲猫猫的孩子,是很难被找到的。

  秋天的傍晚下学或星期天,进山搂草时,我们有时会和遇到的小伙伴在高粱地里捉迷藏。在里面走着、拱着,胡乱窜跑,或者趴下藏身,高粱叶不断地划过身首和脸庞,给胳臂面部留下一道道纹痕或口子。也在高粱地里面搂草,透过密密麻麻的高粱株垄,用搂草的竹筢搜刮地上的野草或高粱叶,或用手把高粱叶一个个撕下来。出了高粱地,满头浑身都是泥灰和草屑、高粱叶。

  高粱米,虽然口味不佳,但高粱秸却很有用。秸秆扎成簸,可以铺在太阳下晒粮食;扎成簸簾,可以当作围墙、栅栏用;在室内半空铺扎成地板,作为倒房、厢房的储物场所,上面可以放东西;可以编大锅的盖子、编蒸笼盖子、做饭锅里的熥饭锅簾,存放干粮的篦簾;有的人还用高粱秸扎自留园的园杖子,在自留园周边一排排埋进土里,再用草绳藤萝串连捆扎一番;高粱秆的外皮,剥下来可以编炕席,席子能编成各种图案花纹,亦可染色为花花溜绿的;再是,我们买来的刷锅“炊帚”,是高粱穗子去掉高粱米、剩下的枝节加工后捆扎而成。总之,高粱的实用价值大、用途很广。

——高粱高,当然是我们小朋友捉迷藏的好地方,到了高粱地,仿佛就进到了迷宫一样,不用费劲去藏,就让小伙伴们找上半天,最后,还得扯着嗓子喊,狗子,你妈妈喊你吃饭了,要不狗子不会现身的。


  再看高粱地旁边的旱稻田。

  说起稻谷,我刚获知,在中华民族辉煌灿烂的历史上,水稻还有光辉的一笔:我国是种稻历史最悠久、水稻遗传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浙江河姆渡、湖南罗家角、河南贾湖出土的炭化稻谷证实,中国的稻作栽培至少已有7000年以上的漫长历史,是世界栽培稻发源地之一。现在,稻产区遍及全国各地,在商品粮中占一半以上。

  稻谷很漂亮。稻田远望似麦地,就近才能看清绵软长长的谷穗,把一棵棵稻秸压弯、谷穗头向下垂着,美美地弯曲成一个自然漂亮的弧线形,尤其是秋天稻子成熟后,金灿灿的一片片特别美妙!柔韧妩媚很是迷人!

  这时候,你如果手托几穗稻穗,叫它们在你手上随意自由地打滚儿、或者躺着休息、闲聊几句咯咯笑笑;手握一握穗子,感受一下米粒的硬度、温度、以及上面透明的明媚阳光;抑或你手抚鳞次栉比的一排排稻穗,手顺着穗垄来来回回摩挲几回,无数穗子在你手下挤来拥去推推搡搡、嘀嘀咕咕窃窃私语……是的,是的,你很感动是吗?你甚至会感动至极,或者赐予这满山满地满目的穗子及上面浓郁浑厚的阳光一些泪滴!

  每当你走近旱稻田、高粱地,或者扔一块石头进高粱田,麻雀便呼轰一声同时起飞,聚成一大片麻雀在空中落荒而逃,庞大的雀群在半空滚动着、汹涌着,翻飞中不断变换着团队形状

  ,场面很是壮观。看上去好似谁往天空扬撒了一盘散沙。这时候,谁有土枪,在后面来上一枪

  ,无疑会打下来多个麻雀。

——高粱熟的时候,不远处的水稻也跟着熟了。它们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就是要在这样一个阳光温暖的秋天里,秀一秀各自的肌肉,显示一下热情饱满的情绪,红的是高粱,那金色的就是水稻了。它们在相互张望,起风的时候,它们摇出一样的节拍来。那个神奇劲儿就像我们小伙伴在做开火车的游戏,看着就很过瘾。
  因此,村里的几个猎人,经常肩背猎枪在高粱地边、旱稻田里出没、悠闲地逛荡,听见里面的唧喳声,不用瞄准比量,闭着眼睛朝着声音方向“轰”上一枪,也保准能打下几个甚至一批麻雀。

奇怪,每当我看到或想起稻谷,常会自然忆及裴多菲的那首名诗“谷子成熟了”:“……谷子成熟了/明天去收割//……我的爱也成熟了/愿你是那收割的人”。一直觉得该诗篇很美。反之亦然,每每读之或念及该诗篇,也会忆起稻谷,那一片片稻田便似海浪般跑到我眼前来澎湃汹涌,携带着温暖明媚的阳光和稻米扑鼻的馨香。

  稻草人,是田园里不得忽视、不可或缺的“乡村人物”!高粱地一般不扎稻草人!主要是扎也没用,高粱秸太高了,可能比稻草人还高,来访的各种“宾客”雀鸟便看不见!所以想用稻草人也不行!稻草人常见在稻田里,主要为稻谷而设。也因为家雀很喜欢偷吃稻粒。

——或许是村里下地的人手少,每当水稻熟的时候,都会请稻草人来帮忙。虽说是帮忙,可稻草人也太懒了一些。每天直挺挺往田间地头一站,动也不动,嫣然是玩具中那木头人的做派。可是大人们对编稻草人可上心了,的确,有了稻草人在田间值班,麻雀来得少了。麻雀也真是的,干嘛要怕稻草人呢?

金秋时节,黄灿灿的旱稻在山风里挤挤挨挨、忽忽悠悠摇来摆去,密集的叶子如美女裙摆飘逸生姿,微风里的稻浪一垄垄地滚过来、涌回去,带着谷穗丰收的笑容、快乐的笑声和醉人的香味!稻草人,在稻田里鹤立鸡群、高高在上(见图片)。但形象不佳,像些瘦骨嶙嶙的穷苦人,破衣烂衫的,倒似叫花子。不免令我想起使人心疼的穷苦人。它们在风中虚弱地摇晃,弱不禁风奄奄一息、仿佛随时会倒下去。其穷困潦倒的外在影象,总是勾起人们的怜悯同情之心,使劲拨动人之情感琴弦!

  仲秋以后,漫山遍野都香喷喷的,是各种庄稼及其成熟果实的香甜,它们被山风的无形大手有机地混合、搅拌、调制在一起,田园的空气与和风,便带上了蜜糖的味道!你只要探出鼻子,闻闻山野的味道,仿佛就闻到或想起了餐桌上饭菜的香鲜!餐饭瓜果,正是农田与庄稼的味道啊!

——一个果实累累的季节,总是要调动小朋友们的胃口。当一望无际的高粱地被收割完的时候,那鲜红的色彩也从田间消失殆尽,这是色彩的游戏,也是大人们在田间变得魔术。很奇怪,为什么稻子收割完了之后,稻田还是金黄金黄的呢?大概那些金黄色在等一阵秋风,大概那些金黄色就是留下来,见证下一个丰收年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20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红秋叶文友!
费心了!多谢,辛苦!
发表于 2018-9-20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眼看着高粱一点点长大,到了秋天时,高粱长得比我两个还要高,我心里想着,高粱熟了,真是一个傻大个。到了田埂上一瞧,我才发现高粱红起来是那么艳,并且见到我来了还害羞地底下了头。

红秋叶文友,您的这一段,这样写很好!学习了!形象而生动!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8-9-20 19:55
问好!红秋叶文友!
费心了!多谢,辛苦!

不谢哈,真心交流。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8-9-20 19:56
   ——眼看着高粱一点点长大,到了秋天时,高粱长得比我两个还要高,我心里想着,高粱熟了,真是一个傻 ...

是读您文字的一种感觉,秋叶有幸扑捉到一些,反馈与您。
发表于 2018-9-20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秋叶 发表于 2018-9-20 20:17
不谢哈,真心交流。

哈哈,问好!创作快乐!
发表于 2018-9-20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秋叶 发表于 2018-9-20 20:18
是读您文字的一种感觉,秋叶有幸扑捉到一些,反馈与您。

哈哈 ,谢谢秋叶文友!也谢谢您的音乐。您选的的音乐大多是古典风格的,很美!
祝好!开心如意,创作丰收!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8-9-20 21:37
哈哈 ,谢谢秋叶文友!也谢谢您的音乐。您选的的音乐大多是古典风格的,很美!
祝好!开心如意,创作丰 ...

这音乐安静,您喜欢就好哈。

点评

哈哈,喜欢!多谢!晚安!  发表于 2018-9-20 22:23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秋叶 于 2018-9-28 21:15 编辑

二、麻  雀  唱
                  (鸟 自 述)

       听说,中文系的米粒满仓教授要写俺麻雀家事,为俺立个什么“外传”也不知“歪传”。那个小米粒,哪里会写什么东西?俺不稀用他,今天结伴合伙飞过来一块儿自述一篇鸟文章,分为八个自然小段。仅仅欢迎作家级别及以上水平的文友指点!并且,事先声明,不准MLMC或米粒满仓阅读与跟帖评论。
       麻雀哨兵从前沿阵地回来传言,说你们农村人、乡下人,有的说高粱米不好吃?笑话!那是你们人类的口感、说辞!可谓谬论、谎言是也!若非外行则必是故意!说不定是专门说给俺麻雀听的?哄骗俺的!俺麻雀可从来不这么想。高粱、稻谷,从来都是俺们麻雀世家的传统美食。那天,我戴上老花镜,阅读司马迁老先生的《史记》方知,原来俺的麻雀老祖宗也是从小吃高粱米、稻谷粒长大的。


——喜欢秋天,喜欢秋天的稻米,当满眼的金黄色拉开了秋收的序幕,我感到有吃有喝的日子不长了。这是一个季节性的痛楚,也是一个轮回接着一个轮回的等待,消费,以及送别。无奈的很,人们总是尽量把稻米收干净,似乎一粒也不剩下他们才心满意足。可是,可是,我们怎么办?

       俺继承了先雀、祖宗的衣钵和味蕾神经、饮食传统,并且将其不断发扬光大。我们总是成群结队,像蛆虫大军占领 “咸菜缸”一样,我们的麻雀部队也是毫不客气地侵略、豪夺人类的高粱地、稻谷田!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叽叽喳叽叽喳、手拉手欢唱着中国流行歌曲和 “嬉皮士”一般的新派 “嘻哈歌”,很幸福地前往。
       早晨起床以后,我们稍事洗漱梳妆打扮,略施胭粉就上阵,在那里安享我们的免费早茶早点、午餐和晚宴。你看看这片高粱地,几百亩不止,红彤一片漂亮极了,像一张无边的红紫色地毯。你伸出鼻子问问,嚯,好香啊!
       红高粱,你好!我们来了,这里就等于是我们的家园。在此可以无拘无束来去自由、汪洋恣意吃喝拉撒,人类提供了完备的一站式服务,很是周全,在这肆意免费玩耍游览消费一天“
农家乐”,傍晚胜利凯旋、班师回朝下榻。衷心感谢人类!
       在我家雀眼眸里,这可能是人类干的唯一一件好事!
       但是,人类有时也不友好、不太人性化,用土枪来驱赶、袭击我军麻雀将士。还有稻草人
,可怜兮兮的样子,还妄想吓唬雀们。我们一点不害怕,一看就是假的。人类其实很愚蠢,证据就是不知道我雀们其实很聪明,一直能够看破人间 “红尘”、看清他们的伎俩。
       我们天天都要改善生活,去稻田徜徉一番。稻谷那味道,比高粱米要好得多。我们一会儿吃谷粒,一会儿啄高粱米,这样可有效调节口味,一日三餐顿顿不重样!保证我们麻雀家族大人孩子们个个吃得畅快、玩得开心、活得潇洒、飞得如意安康(雀家自述小传、正传胜利完篇)。

——在我们的生活里有的是快了,见到稻谷熟了,我们一边呼朋唤友,一边做着进食的动作,看似在吃谷粒,其实哪里在吃,这样不过是在逗你玩。哈哈。由于不用担心,落在地上谷粒会被风儿刮跑,所以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来充实一下生活。我们的生活当然有真有假。不过我们爱歌唱却是千真万确的,不相信,明儿您起一个早,来这一听听!

       它的鸟语确实不假!麻雀性格活泼、好动,爱说爱唱!早晨醒来,睁开眼就开始叽叽喳喳没完没了,一直说唱到夜里睡觉才闭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摇头晃脑、蹦蹦跳跳、嘀嘀咕咕,停不住、坐不下、静不了。
      它们大概从来没有烦恼,估计是没长 “烦恼神经”吧?不信,你蹲在高粱地边听听吧!无数麻雀在大会主席台上同时发言,争抢话筒,叽叽喳叽叽喳没有休止拒绝沉默,它们从来不知道做演讲、做报告的辛苦,边讲边笑边吃,嘻嘻哈哈、热闹非凡!所以,民间说谁话多、好动,就说他小时候吃了家雀肉了,像个家雀,不懂得闭嘴!
       家雀有集群的特点,喜欢成群结队来到庄稼地祸害人!一见到人畜、猫狗来了就开溜。而在村里,麻雀可能比较习惯了,一般不怎么怕人。见了人,仍然叽叽喳喳闲聊,抑或议论我们
、说人类的坏话,有时有的可能胆小怕事,见人就扑楞楞飞走了。
       麻雀,在农村是最常见最多的鸟类。多是三三两两一起在村街、农家院里里外外,到处乱飞、落脚。如在街边和农家院地上、树上、墙头上、猪圈墙上、电线电线杆上、屋顶屋脊房坡上,蹦蹦跶跶或蹲着说话,不断地摇头晃脑叽叽喳喳;麻雀不会走路,只会嘚嘚瑟瑟蹦跳。还经常落进院子里,趁着鸡鸭鹅走开时,到它们饭碗里偷食吃。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知道因为愚蠢还是懒惰,麻雀从来不懂得造窝。所以,不论炎夏还是寒冬,它们一概到处流浪四海为家。任何人别想看见麻雀窝什么样。



——都说碎碎念念不好,可是我们就是喜欢唠嗑,一天到晚有说不完的话,不过我们还没有学会说悄悄话,这一点很羡慕猫头鹰,猫头鹰每次都是晚上出动,它们大概喜欢上了上夜班,它们上夜班的时候,会发出轻微的叫声,这或者就上在上班时间开小差,会情人的暗号。能耐我们晚上时瞌睡就来了,哪有什么心思像猫头鹰那样不务正业。

       暖和天,麻雀就在田野吃住洗刷游玩下榻,晚上睡觉也在山里:果园、森林的树上、麦秧垛、苞米秸垛、草丛、地堰沟坎等避风处,都是它们天然的楼房、别墅、床铺;真是天当被地作床。冬季呢?受不了冻,有些聪明的麻雀就跑到村里跟着人沾光,在草垛里、草垛边,农舍前后或街巷角落,或者猪圈猪窝,农家厢房和草棚——它们夜里从门缝或木头棂窗户的空档偷偷飞进去;以及农舍街门门楼、过道里、走廊内等四处均可安身立命。
       所以在农村,寒冬腊月三九四九,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冻死或饿死的家雀,在路边、街上、院落、墙头或屋顶,或山里、草丛、树枝上。
       其实,进村避寒取暖的麻雀,也未必是聪明,或许只算小聪明。即使逃过了严寒,却未必逃得过人的 “利爪”!冬季,人们除了白天用土枪打麻雀,雪天大人孩子用箩筐盆罐 “扣”麻雀;更多的是晚上趁着夜色捉麻雀,麻雀的眼睛夜里不太好用,差不多是个睁眼瞎,一般不大飞逃。农家用电棒子或蜡烛照亮儿,在院里院外、夹道儿、树上、草垛、过道走廊等处角角落落寻找麻雀,很好捉,基本上见一个抓一个。
      这样的 “好事儿”,不言而喻少不了孩子们!经常是大人领着小孩一起合伙参战。大人一手拿手电筒、一手实施抓捕。三两个孩子紧跟在屁股后面,或者提着布袋子等跟随,大人抓一只就快活地递给孩子,孩子当然是欢乐无比地收获战利品!美得嘻嘻哈哈唧唧嘎嘎满场嘚瑟,像一只无忧无虑叽叽喳喳的小鸟!等待战后,他是有火烧家雀肉吃了!
       抓麻雀的另一个好法是,用布袋子或网兜绑到一个细长杆头上,配合手电筒使用去 “网”
家雀,对罩住高处的麻雀更为有效而省事便捷。
     
     ——我们睡在屋檐下,一点也不安全,且不说经常受到蛇的袭击,主要的威胁来自那帮淘气的孩子。他们虽小,可有主心骨了,只要到了晚上,等我们一家熟睡的时候,就前来活捉我们。惊吓之余,我醒了。赶紧跑,可是妹妹还是被他们捉了去。据老人讲,那些孩子爱吃我们的肉,只要被他们捉去,就会丢进炉膛,烤制成肉饼。嗨!太可怕了。

       看看,广袤无垠的田园遍地是稻谷、玉米、高粱,还有地瓜、花生、土豆、夏天的小麦,各种瓜果蔬菜等,我总是觉得很神奇!大地真是伟大、神秘而玄妙。当初,这些多种多样的粮菜种籽,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播什么种子、就长什么庄稼、收获什么粮食菜果呢?
       您可能会说,这有什么呀?少见多怪。千万年来,地球就是这样的呀!本来就这样!就应该这样!可是,我还是要问: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当初是怎么形成的呢?
       还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生命的奥秘,万事万物的玄机,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你走进田野,看看五花八门的昆虫飞禽走兽,万类霜天各种动物植物,浑然一家有机结合、巧妙铺排和谐统一。仔细想想,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天地自然大美而不言!宇宙实在是和谐统一而完美,堪称和谐、统一、完美的艺术整体!伟大的宇宙和完美的自然,的确令人惊叹、敬畏、仰慕又震撼!有水、有阳光、有空气,简直完美无瑕。这一切,当初究竟是如何创造出来的?又是谁、是什么力量创造的呢?
       宇宙诞生的第一天,什么样?地球、自然问世,第一刻什么样?人类出生,第一秒什么样?
    《圣经》说,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是万能的神创造了世界,创造了地球上的万事万物,包括各类动物植物。科学界研究成果则认为是“宇宙大爆炸”后世界诞生。究竟是哪一个说法对呢?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应该双膝跪地,无限虔诚地感恩、叩谢最最伟大的“造物主”!无论她是谁。



——来世界上走一遭,是一个极为偶然的事件。我既然来了,就要好好地或者,像一粒稻米那样,长得饱满一些。身强了才可以抵御各种侵害。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可伶的妹妹。人那!那些不懂事,缺少爱心的孩子们,你们做得还不够吗?


发表于 2018-9-26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粱高,当然是我们小朋友捉迷藏的好地方,到了高粱地,仿佛就进到了迷宫一样,不用费劲去藏,就让小伙伴们找上半天,最后,还得扯着嗓子喊,狗子,你妈妈喊你吃饭了,要不狗子不会现身的。

问好,秋叶朋友!此段,写得很好!赞一个!有生活气息,有情趣!欣赏!
发表于 2018-9-26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粱熟的时候,不远处的水稻也跟着熟了。它们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就是要在这样一个阳光温暖的秋天里,秀一秀各自的肌肉,显示一下热情饱满的情绪,红的是高粱,那金色的就是水稻了。它们在相互张望,起风的时候,它们摇出一样的节拍来。那个神奇劲儿就像我们小伙伴在做开火车的游戏,看着就很过瘾。  

问好!秋叶朋友辛苦了!——此段,挺好!形象、生动,有滋有味,拟任手法的运用,使之更加形象化了。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8-9-26 22:54
——高粱高,当然是我们小朋友捉迷藏的好地方,到了高粱地,仿佛就进到了迷宫一样,不用费劲去藏,就让小伙 ...

秋叶小时候在高粱地里捉过迷藏,在高粱地里趟出曲曲弯弯的路,感觉沿着这些路会走向另一个世界。只要不饿,就待在里面不想出来,走呀走的,好兴奋。
发表于 2018-9-26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是村里下地的人手少,每当水稻熟的时候,都会请稻草人来帮忙。虽说是帮忙,可稻草人也太懒了一些。每天直挺挺往田间地头一站,动也不动,嫣然是玩具中那木头人的做派。可是大人们对编稻草人可上心了,的确,有了稻草人在田间值班,麻雀来得少了。麻雀也真是的,干嘛要怕稻草人呢?
问好!秋叶朋友!
这一段,很好!朋友的写法 ,将稻草人做了专门的介绍,形象刻画,性格描写等,还表达了稻草人与人、与鸟的关系、影响等等!欣赏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8-9-26 23:06
——高粱熟的时候,不远处的水稻也跟着熟了。它们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就是要在这样一个阳光温暖的秋天里,秀 ...

生在农村,对那些农作物比较熟悉,也很喜欢。这些文字都是受到你文字的启发,只是一时想到,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秋叶认为这是直截了当的反馈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1 22:25 , Processed in 0.082306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