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19|回复: 17

[原创] 肚膛爆炸前几分钟(向子期的《阿紫,我的宝贝》致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4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树开花! 于 2018-9-26 18:55 编辑

  文/铁树开花


  火慢慢烧起来了并越来越大,大到无法控制的地步。透过熊熊燃烧的烈火我看到被牢牢捆绑在椅上的那个人——爵爷。他们喊他爵爷我喊他大大。

  当火势还不足够大时大大一动不动斜躺在椅子上,当然,他的身上捆满了绳子。这可是辛仔的杰作尤其是那几个绳结打得漂亮极了。也许此刻大大正在做着一个妙不可言的春梦。我猜梦中的女主角应该是我,单看他脸上淫笑的表情就会知道。每次他要我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副让我看着心里极不舒服的嘴脸。

  随着跳动着的火苗越来越高大大的身子微微动了几下,但动作的幅度并不算大。辛仔买来的二十米碎花布绞绳可是全部缠在了大大的身上。

  “救我!救我!”烈火中,大大的喊叫声撕心裂肺。

  “阿菊,你身后有个桶。”这时,我隐隐约约听到我头顶上有个微弱的细细的声音在回荡,那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我知道那是冤死的阿芒的亡魂在提醒我。

  我转过身去一看,地上确有一个敞口的小桶,桶里还有半桶液体。为了打一个“全中”,我向后退了两步,右手抓起小桶摆正身体并松下双肩,眼睛瞄准火光背后蠕动着的大大,右脚起步左脚踏出,然后右脚再向前踏出,紧接着左脚滑出,与此同时,钟摆一样摆动的小桶从我右手里脱出,小桶在空中旋转一千零八十度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穿过大火不偏不倚落在大大的胸口上。我自信,按照大大教给我的“四步法”我这次投得绝对够规范!

  我已经不记得我的亲生父亲是谁我的家乡在哪里,我最遥远的记忆来源于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记忆里,在酷暑难耐的八月,隔着一块会流动的玻璃眼前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黄沙。母亲说那是传说的沙漠。母亲背着我,头顶上的骄阳炙烤着她裸露着的红得发紫的脖颈。母亲背上破烂不堪的布褂早就汗湿并洇透,透过洇湿的布褂我可以看到母亲红红的脊背,我的紧挨着母亲潮湿布褂的前胸感觉极不舒服,不过比起赤着脚蹚着烫人的黄沙来说趴在母亲潮湿的背上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那年我五岁,我问母亲爸爸在哪里,她说爸爸去了天堂。母亲还说如果运气好的话这次我们就可以见到爸爸。当时的我还不明白母亲话里的确切含义,只是听了妈妈说运气好就可以见到爸爸心里便暗暗祈祷我们这次一定要有好运气。

  好运气总是那么容易从我们身边溜走,母亲背着我不吃不喝不睡走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穿过了那片现在想想不算太大的沙漠。想见爸爸的希望彻底落了空。

  母亲带着我走进了一个院子并长期在那里住了下来。院子的主人是一个胡子拉碴看着让人害怕的男人。另外,院子里还有一个喊我“拖油瓶”的瞎老太太。她怎么能喊我油瓶呢,我分明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啊。“奶奶,我不是瓶子,我是一个小女孩。”我对瞎眼老太太说。瞎老太太撇撇嘴扭过脸去不再理我。后来我经过多天的冥思苦想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她既然瞎了双眼自然就看不到我到底是个小女孩还是个油瓶了。我曾经为这个合理而又无可辩驳的解释欢呼雀跃了好一阵子。

  我能感觉出那男人绝对不喜欢我。每逢吃饭的时候,我明明能喝一碗粥他却偏偏只给我盛半碗,他说我还小根本就吃不了一碗,妈妈看看男人没敢说话。其实我真能吃一碗也许一碗还不够,但我从来没有机会试试到底一碗够不够。夜里,那男人不让我和母亲睡在一起把我推搡到院子角落的一间小黑屋里,他却跳到母亲的床上抱住我母亲撕扯去她的胸衣并张开大嘴咬住母亲那早已瘦得瘪了的乳头。小屋里没有床铺我只好抱了一捆干草铺在地上。夜里一阵阵的冷风把我吹醒,孤独无助的我一次次走到母亲睡觉的窗户下。虽然我很清楚我进不了屋子并躺在她的怀里做个香甜的美梦,但是能隔着窗户闻着母亲身上散发出的味道对时下的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了。

  第二年天气回暖,我看到脱下笨重棉衣的母亲肚子忽然间变大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就像是吹起来的猪尿泡。母亲生的那天叫唤得很凶。那男人听见我母亲的叫声走出院子。不大会儿急匆匆跟来了三个婆子。我不知道她们来做什么便悄悄地跟进屋去。进到屋里,我看到母亲浑身赤裸两条腿支起来分开,那架势很容易让人想起螳螂的两条后长腿,她身子下面的红条子粗布床单已经被洇湿了一大片,母亲扯着嗓子大声喊叫。两个婆子分别按住母亲的两只胳膊两条腿,另外一个婆子则揉搓我母亲的大肚子。我发誓那种阵仗绝对是我第一次见到。

  “啊呀!这丫头片子,要死了!要死了!”揉搓我母亲大肚子的婆子忽然抬头看到了我的身影大喊大叫并赶快把我抱出屋去。母亲杀猪般的喊叫声一刻也不曾停止,我在外边急得团团转。我一个小女孩能怎么办呢?谢天谢地!最终机会还是来了。过了不大会,那男人从厨房里端着一大盆热水进了屋,我一声不响尾随他再次悄悄潜入。这次为了防止她们发现我的行踪我便低下头藏在方桌的后面。透过桌子两条腿的缝隙我看到先前按我母亲肚子的婆子趴在我母亲两条大腿间两只手不停地忙活,我既好奇又害怕,过了很久很久那婆子终于从我母亲大腿根处黑乎乎的毛毛里面拉出一个像狗那么大并且会动的东西,那活物还拖着一根血淋淋的肠子,肠子的一头连着母亲两腿间直入黑毛毛的深处。

  “是个带把的!”一个婆子大声喊道。“谢天谢地!终于有后了。”我听到院子里的瞎眼老太太没有一点征兆地嘟囔了一句。

  后来有一天母亲告诉我那“带把的”活物是我的弟弟。随着弟弟的到来我的日子更加难过。我常常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我的这个弟弟天生异秉,生下来十天会爬二十天会走且饭量奇大,母亲两个乳房的奶水哪里够他吸的。一天早上,母亲把我从睡梦中推醒低声对我说:“囡囡,听我的话,你走吧,越远越好,他要把你卖了给弟弟换奶粉。”出门的时候,母亲塞给我一个里面有五个馒头一截咸菜的小布兜。就这样六岁的我彻底告别了我的生身母亲不得不开始独自流浪的生涯。“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尽量走大路,哪里人多去哪里,饿了就问人要着吃。”这是两眼噙满泪水的母亲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按照母亲的叮嘱,我顺着院子门口的路一步一步远离了母亲。一路上,饿了就到地里扒两颗红萝卜或者地瓜。困了就找个草堆把自己埋起来睡一觉。有天,我在一根绳子上扯下来一件大人穿的褂子。天气一天天变冷,褂子虽厚却不能护住我的双腿。

  不知道太阳出来了多少次又落了多少回,一天,我终于来到一个有很多人的地方,这里有很多很多的车有很多很高的楼,我喜欢这个地方并决定不再往前走了。我找个不挡道的地方坐了下来仔细打量这个陌生的世界。我唯一的家当就是身边一个纸箱子和一个临走时母亲交给我的小布兜,小布兜里空空如也,纸箱是用来当席子的,走累了我就躺在上面歇会。人多楼高的地方可不像乡下那么好找稻草。

  一条狗从我身边经过,它嘴里衔着的一块骨头勾起了我的食欲。我饿了,我真的饿了,我三天没吃东西了。天越来越冷,地里根本找不到一个哪怕是半截红萝卜和地瓜。一路上,我碰到好几个大人仔细地打量着我,还有一个竟然弯下腰捏着我的嘴看我有几颗牙齿。最终,有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和饿得没有一点肉的小脸的我不得不让他们摇摇头从我身边走过。


      “噼噼啪啪”夹杂着人的喊叫声惊扰了我的春梦。我睁开眼一看,阿菊粉红稚嫩的乳头变成了一团令人窒息的烟雾,亮的是火光。我已经能感觉到炙烤的热度。怎么回事?今天不是我的三十二岁生日吗?难道你们要燃起一堆篝火助兴?只是那么短短一瞬间,我发现事情远远不是我想的那样。我被结结实实地绑在半旧的实木椅子上动弹不得,熊熊烈火在我的面前燃烧,噗噗的火苗舔着我的身体,我已经闻到烧毛的气味,我知道,那是我的头发和眉毛受大火侵袭的缘故。透过火光我看到阿菊提着一个小桶,我想那桶里一定是水,“快!快!阿菊,救我!”阿菊的身边还有辛仔,他手里拿着个棍子上窜下跳,傻小子!乱蹦什么,赶快想法子救我啊!我可是你的爵爷!紧要关头一个大老爷们还不如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

  “救我,救我!”我再一次大喊。平时我最亲近的两个人都在这里,看样子我命不该绝。

  今天是我的三十二岁生日,我让阿菊他们几个买来酒菜,几个人忙活了大半天,做了很丰盛的一桌。大家好好高兴一下吧,今天是个好日子。

  “爵爷,阿红不见了?”酒至正酣,辛仔接了一个电话后悄悄告诉我。

  “怎么会不见了,不是昨天还陪着何董的吗?马上出去找,找到了下她一条腿!”这些丫头们一个个都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们要学阿芬阿朱,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她们为什么要一个个地背叛我?

  我第一次看见阿菊是在七年前的深秋,一个明亮的礼拜天黄昏。路边的银杏树正抖落着最后几片黄叶。安排好阿兰阿粉她们几个女孩的去处之后我带着辛仔来到人民广场。人民广场位于市中心地段,这里外地人很多平时人来人往也很热闹。人民广场也是小乞丐流浪儿集中的区域,在地铁口,在广场外围,在广场西北角的一排银杏树下,到处能看到他们小小的身影。我想说,当初阿兰她们就是在这里被我发现的。昨晚辛仔对我说人民广场又来了一个小女孩模样很是俊俏。问我要不要去看看。辛仔在前面带路,我跟在他的后面一路上欣赏着路边的美景——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舞的音乐喷泉,在游人周围寻找食物的可爱的小白鸽……到了广场边缘的路牙子上。我看到一个身上套着一件肥大蓝色工装浑身脏兮兮的流浪小女孩,小女孩整个人蜷缩在那里看上去不由得让人心疼。她有一头又黄又卷的头发,头发应该是好久没有洗的缘故一簇簇地粘连在一起。头发里还夹杂着很多杂草碎屑。此刻,她正在凝神观望广场上飞起来的几只白鸽,两只清澈见底的眼睛里寻不出一丝一毫的忧愁。“爵爷,就是她。”辛仔对我说。我朝小女孩走近两步蹲了身来,“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孩看着我,又抬头看看我身边的辛仔,“大大,我饿了。”小女孩贸然回了我一句。大大?她居然叫我大大,真有意思。她看我的眼光里没有一丝的惧怕,好像她本来就是我带她出来玩的我的女儿或者侄女又或者是小妹妹。我一下子喜欢上她了。她的声音很甜又响亮,听着让人感觉很舒服。我捏捏她的小脸蛋:“可怜的小宝贝,跟我走吧。”

  “我要吃肉。”小女孩看着我,又说了一句。

  “跟大大回家吧,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我向她伸出手。

  “带阿菊回家。”我看着广场边上草丛里的野菊花随口对辛仔说。从那以后这个小女孩就成了阿菊。我带着阿菊回到出租屋,她并没有拒绝。也从来没有人拒绝,阿兰没有阿红没有阿粉也没有……

  阿菊才六岁,我喜欢六岁的阿菊。这个小东西很黏我。我走到哪里她就跟我到哪里,嘴里整天“大大,大大”地喊个不停。阿菊很会讨我的欢心,我累了她会给我捶肩,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给我唱歌。

  我的职业(权且看作是一种职业吧)不怎么好。这几年我带着辛仔到大街上主要是人民广场一带拉拢流浪儿和小叫花。我把他们连哄带骗弄回去,男孩子直接卖给省外开厂子的朋友做童工,女孩子则收拾收拾养几年后卖给人做老婆,模样俊俏聪明伶俐的自然留下来。像阿菊这样的再养几年绝对是个小美人,自己用也好,放出去给我挣钱也好。总之,我这个职业绝对是个好生意。

  八年前,我还蹲坐在牢房的阴暗角落里每天望着头顶上的那一方阳光,懦弱的老妈怯于继父的淫威一次都没看过我,我对父亲死后重组的家庭彻底失去了希望。从监狱里出来后,我怕继父找我算总账,再说,我也实在不想再回到那个令我伤心的家里,思虑再三,我只有狠狠心随我的生母自生自灭。出去跟着姜头混日子无疑是我那时候的最佳选择。姜头是我在牢房里认识的一个人贩子。共同的秉性让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双方都感到相见恨晚并说好出狱后两人合起伙来大展宏图。

  姜头先我出狱后重操旧业。跟了姜头不到一年,我想出去单干,谁知姜头听了我的打算后大发雷霆,他威胁我说,除了我死了你这一辈子就老老实实跟定我了。我对姜头的霸道心生记恨,表面上我唯命是从,出去单干的事情也绝不再提,暗地里我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这件事终究要画上一个句号。终于,一个月后的酒席上,姜头死于我的一杯无色无味的毒酒下。我带着唯一的亲信辛仔跨省来到现在的S市。事情就这么简单,谁挡我的路谁死。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从不吃喝别人送的东西。世上的人谁都不可信。

  在S市的七年里,辛仔帮着我打下一片新天地。现在我手里有七八个女孩,三四个小弟(包括辛仔、阿昌,还有一个叫阿芒的不听话,半年前死了)。七八个女孩里,阿菊、阿红、阿粉、阿兰四人的姿色不错,特别是身边的阿菊,今年才十三岁却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花容月貌。我是在她11岁那年破了她的身子,我特别喜欢这个丫头,从来不让她接客,只让她在家打扫打扫卫生做做饭等力所能及的小事情,我对她的要求是不能离我太远,在我需要她的时候随叫随到。在性这方面我有洁癖,客人用过的女人我再没有心情。


        阿菊甩出去的小桶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爵爷的身上,不得不说,阿菊最近投保龄球的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这也得益于爵爷经常带她出入保龄球馆。

  说起保龄球我们几个心里一阵憋闷,我和阿昌阿芒(阿芒半年前死于爵爷的毒手)还有下面几个女孩整天忙忙碌碌挣的钱都让爵爷带着阿菊挥霍一空。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今天已经二十六岁了,别人像这么大早就当了多年的爹了。可我!我是七年前开始跟着爵爷的,七年来,我为爵爷立了汗马功劳。七年多的接触和了解,我也很清楚地认识到爵爷是个即自私又毒辣的一个人,“我宁负别人,不可别人负我!”他就是这样,以前爵爷对付他的老大姜头那一手就可以看出来。还有就是在阿芒的这个事上,半年前阿芒曾经对爵爷说,他喜欢上了阿粉,希望爵爷高抬贵手成全他们俩。“什么?你想讨阿粉做老婆,怎么可能呢,女孩子里,除了阿菊阿红就数她的模样俊俏了,你也知道,我还指望着阿粉给我挣钱呢,我在阿粉身上花那么多精力培养她,五年,五年时间啊!吃穿用,那得多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阿芒听了爵爷的话闷闷不乐,后来听说阿芒又跟爵爷提了阿粉的事情。谁知最后,阿芒竟莫名其妙地被人砍死了。爵爷一向心狠手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唉!阿芒啊,多好的一个哥们!

  “辛仔,还有没?”阿菊问我。

  “不用了,这就足够了,你刚才那半桶正好泼在他身上。”我看着爵爷的身影冷笑一下。


        按说大大对我也真心不错,平时我在吃上花上他尽量满足我。可是,他却不把我当人看待,我知道他养我就是为了满足他的兽欲。我十一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大大把我叫到他的屋里……我并没有体会到她们所说的漂浮在云朵间的幸福感觉,相反,下体带来的不适时时刻刻折磨着我。又过了一年,我有了女孩子都有的第一次,那晚,还没干净,大大硬要来,他说看着红干着才叫刺激。加上大大的确很健壮,每次过后我都半天下不了床。大大不顾我的死活。我恨死了他,我恨不得让他立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很喜欢辛仔。辛仔对我也好,我们曾计划离开大大后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好好过日子,辛仔不嫌弃我跟大大好过,他知道我是被逼的。但我们知道,我们俩的事不能走漏半点风声,一旦事前败露,阿芒就是很好的例子。阿芒可是替大大卖了四五年命的好兄弟。我们在寻找合适的下手机会。一旦下手,一定要成功。唉!他们还是不太了解大大的脾气白白地丢了胳膊腿甚至性命。

  今天是大大的生日,大大很尽兴喝了不少的白酒。看着大大醉得不省人事,我给辛仔使了一下眼色,辛仔会意,从柜子里拿出一段绳子,把大大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阿兰和我从床上抱来几床被子,浇上事前准备好的汽油,围在大大的四周,辛仔打着了火机,扔进被子上。“哄!”大火一下子窜了出来。


        阿菊投来的小桶流出的液体一下子在我胸前燃烧起来!啊!是汽油,

  一刹那,我的胸部着了火,我的眉毛着了火,我的头发着了火。啊!疼啊,疼!

  “啊!啊!”我的灵魂被烧得实在受不了大叫起来,胸部腹部满是分不清的水泡和血泡并发出“滋滋”的声响,有的泡泡已经炸开发黑并变得血肉模糊,我甚至都能闻出烤肉的味道来。我知道我的肉体彻底完蛋了,只好张开嘴巴把我的灵魂放出去。我的灵魂刚飞出窗口,只听“嘭!”的一声,我的肚膛炸开了花,从肚膛里冲出来的五脏六腑随着火花四下飞溅,就像在平地里燃放一朵漂亮的烟花……

(6253字)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24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送上问候。
惊悚的小说。太虚近期的不少作者有些沉迷这个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24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9-24 14:59
提读。送上问候。
惊悚的小说。太虚近期的不少作者有些沉迷这个了。

夏版说的这个情况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多谢夏版提读,中秋快乐!
发表于 2018-9-25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花这是把那篇《阿紫,我的宝贝》更完善,加了前因后果,这样填补了我文本里很多漏洞,不过最后一段的确有些惊悚,呵呵
发表于 2018-9-25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铁树把莹莹子期的《阿紫、我的宝贝》进行了翻版,分三个段落,分别从三个人物的角度对故事进行了深层次的心理演绎。新颖别致。当然,如果不了解子期的《阿紫、我的宝贝》,读这篇作品可能要费点神。所以,最好三个段落再明确一点,一:阿紫、二、爵爷、三:辛仔。最后的结尾最好再归结到阿紫身上来!
发表于 2018-9-25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有很深的写作功底,一个有点惊骇的故事,讲的跌宕和神秘,让人很有介入感。不过也确如夏版说的那样,最近这样诡异的题材最近有几个,但每一篇都不同,故事不同,叙述方式不同,语言风格也不同,这一篇很不错,仅有关描写有些许出位
发表于 2018-9-25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我直接给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9-25 12:40
花花这是把那篇《阿紫,我的宝贝》更完善,加了前因后果,这样填补了我文本里很多漏洞,不过最后一段的确有 ...

感谢子期品读并指正,说来说去还是你那篇小说的结局好,一下子被我相中了,于是,脑子里呼呼啦啦一大串就不由自主地蹦了出来。顺祝秋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9-25 15:57
不错,铁树把莹莹子期的《阿紫、我的宝贝》进行了翻版,分三个段落,分别从三个人物的角度对故事进行了深层 ...

首先问一楠老师好!这篇小说的来历源于我看了子期的《阿紫,我的宝贝》结局,当时一下子就被震动了,随后脑海里呼呼啦啦冒出了很多情节,这6000多字几乎是一气呵成。成文后我沉淀了并征求了子期并在两三天发了出来。文里,我放进了一点荒诞梦幻的元素,叙述上我采用了多视角。
多谢一楠老师的辛苦点评,并给出好的建议!秋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9-25 16:29
作者有很深的写作功底,一个有点惊骇的故事,讲的跌宕和神秘,让人很有介入感。不过也确如夏版说的那样,最 ...

问野芒老师好!我的写作功底谈不上的,在写作上,我还是一个小学生,希望以后不吝赐教。
再次感谢野芒老师!秋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 发表于 2018-9-25 16:38
这篇小说,我直接给精华!

夜莺来了,
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怎么就精华了。哈哈。
问好,秋安!
发表于 2018-9-25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树开花! 发表于 2018-9-25 17:36
夜莺来了,
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怎么就精华了。哈哈。
问好,秋安!

报告,不是直接,我是仔细看了两遍的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铁树开花! 于 2018-9-27 18:53 编辑
夜莺 发表于 2018-9-25 19:12
报告,不是直接,我是仔细看了两遍的哈。

行文仓促,肯定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我知道你是谬赞了。
发表于 2018-9-26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铁树开花! 发表于 2018-9-24 18:43
夏版说的这个情况我还真没有注意到。多谢夏版提读,中秋快乐!

不客气的,你敏锐的感觉与不错的语言表达,为你的文本增色不少。期待精彩纷呈。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9-26 10:39
不客气的,你敏锐的感觉与不错的语言表达,为你的文本增色不少。期待精彩纷呈。

多谢夏版鼓励!新周愉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3 08:33 , Processed in 0.08386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