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3|回复: 4

[分享] 【鬼故事】做鬼也不放过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8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c周池 于 2018-9-28 20:01 编辑

        我是一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医学生,初来乍到,单位自然不会分配住房,离家又远,住宿的问题还得自己解决,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浏览那些狗皮膏药似的小招贴,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我看到一条出租房屋的帖子,我粗略地看了一下,一居室,有单独的卫生间,价钱也还合理,离单位只有三站路,我记下地址,按图索骥的去了。

   是一栋老式的公寓楼,坐落在一个住宅小区里,面对一个不算太繁华的菜市场,也不算太偏僻,适合我安静沉稳的个性。公寓楼就像许多的火柴盒堆起来的,外层装饰的瓷砖因为年代久远大都已经剥落了,我请管理员引领我去看,房间坐北朝南,采光也还不错,下水管道已经老化了,有时会听到呼哧呼哧的水汽流窜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气管不好的人肺子里在拉风匣。对于一个离开大山不久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人来说没什么可挑剔的,就是一个落脚的地方,单身一个人,家安在哪都一样。价钱谈妥,我预付了半年的房租。打开水龙头,一股铁锈色的浑浊水流窜了出来,过了还一会儿才淌出泛着漂白粉气味的水流。管理员笑了笑说“有时运气好,或许会来阵热水!”

   炎夏的天气,房间里没有空调,像关着一只闷兽,我打开窗子,对面是一栋住宅楼,老式的楼层,隔音的效果并不好,只是楼道里异常安静,似乎这一层里只有我一个住户!管理员看出我的疑虑解释说“原来这层里还有七八个住户,大概是找到合适的房子都先后搬走了。”我打开楼道门,有空气对流,感觉凉爽了许多。

   当天我就把家搬过来了,所谓的家当就是一些应季的衣服和一些随身物品,还有一大堆专科书籍几本闲书,我整理好床铺,一切安排妥当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到市场外的小吃铺马马虎虎对付一口就回来了,周围也没有认识的人需要拜访,随手拿起一本蔡骏的小说歪倒在床上就着昏暗的灯光读起来,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睡的正香忽然被一阵急促的喘气似的声音和一阵搔抓声惊醒,我把耳朵贴近水管,大概是楼上的什么人使用卫生间冲马桶发出的声音吧!过了好一会声音才消停下来,因为周围很静,一点点声音都显得那么刺耳!

   我一看表都快11点了,我这一觉居然睡了两个钟头,平常我就觉轻,冷古丁换个地方还真有点辗转难眠,对面的住宅楼点着星星点点的灯火,蔡骏的小说到很适合打发时间,不过在这样一个午夜,周遭万籁俱寂,一个人看恐怖小说总有点那个毛骨悚然的感觉,看到精彩的地方,我感觉脊背冷飕飕的冒凉风,自己能把自己吓死,离天亮还早,我干脆合上书,脱下衣服,准备再睡一会儿,不然明天就没精力上班了!

   忽然我听到喵呜一声,不知谁家的猫咪在窗外一叠连声的叫着,我打开窗子一只通体乌黑的猫咪一下窜到我怀里,它的眼睛像两只夜光宝石闪闪发光,浑身寒毛直竖,一副凶恶的样儿,探出的爪子十分锐利,我怕它抓伤我,潜开一到门缝,大黑猫一下子窜出去,走廊里乌起码黑的,那只猫跑进黑暗里就再也看不到了。【据说猫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追出去,走廊里安得是感应灯,但是我走出几步没有一盏是亮的,我像站在漆黑的深渊中,开始我还以为停电了,回头一看,只有我的门口还亮着灯!

   像是有一阵阴风吹过,突然砰地一声,门猛然关上了,一下子完全陷入黑暗中,我有些手足无措,摸索着向自己门口走去,几步路,感觉想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中间我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喵呜一声,原来是那只大黑猫!幸好我的门没有被反锁,要不然就的大半夜的穿着衬衣衬裤跑到楼下和管理员要钥匙了,那我可就惨了!

   进到屋里我才猛然回味过来,走廊里哪来的风,我唯一可以确信无疑的当时窗外并没有刮风,风确确实实是从楼道里吹过来的,我心头涌上一阵不舒服的感觉!不过我本身是一个搞医的,又是一个无神论者,一直坚信邪不压正,不过话说回来,那后来的时间我几乎睁着眼睛到天亮。好在那一晚除了水管间歇性发作外再没有别的异响,好容易挨到天亮,我推开窗子眺望窗外的风景,城市又开始了一天喧嚣,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这可是五楼啊!那只猫怎么爬上来的,隔壁的阳台上放着几盆半死不活的花,没准那只大黑猫就是顺着墙沿爬过来的!

   临上班前,我请管理员看了看走廊的灯,他依次走过过道里每一个门口,每隔一个房间门口就有一盏白炽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辉!“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啊!”管理员从喉咙里嘟囔出一句。我也不示弱回了一句“那你是说我有问题了!”“也许是电源老化了,你知道的,楼老了就像人上了岁数,诸病缠身就等着寿终正寝那一天!”大清早就听到这话真是晦气!我也求证似的走出几步,走廊里的感应灯依次亮了起来!真是活见鬼了!

   今天是我长白班,处理完几个疾患也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和单位的几个同事宵夜回来,天已经蒙蒙黑了,虽然是老旧的公寓楼,但是有一部老掉牙的电梯,不过也是时停时不停的,像一个幽闭的铁匣子喘着气送我们上下楼,呵呵都在苟延残喘。大半夜的相信没有几个人敢坐他上楼。我喝了点酒,爬楼梯有点心跳气喘,我走到电梯门口,电梯显示正在上升,我按下向上的箭头等着电梯下来,电梯显示停在五楼,不过据说五楼已经没有房客了,我满腹狐疑,没听说有人搬过来啊!我打量了一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犹豫了一下,不等电梯下来,我决定还是爬楼梯上楼,权当是锻炼身体了!

   好容易走到自己居住的房门口,我看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白裙子手里拿着洋娃娃的小女孩,看不清脸,脆生生的声音问道:“大哥哥,你看到我的猫咪了吗?”我走上前,那女孩缩到灯光照不到的角落,还是那一句话“你看到我的猫咪了吗?它叫小乖!”我笑了一下“你警惕性倒蛮高的嘛!用不用我帮你找找!你是新搬过来的吗?”小女孩一句话也不说,向走廊的尽头走去,她身后的感应灯一盏盏的灭掉,仿佛被黑暗完全吞噬了一版。我留意了一下,走廊的尽头是507号房间,门缝里似乎隐隐有灯光透出来,我如斯重负的出了口长气,有新房客来这样我就不用那么孤单了!。

   打开门,和衣躺在床上,尽管觉得那小女孩浑身上下透着古怪,但是究竟也没往深处想!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之际,我突然被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惊醒,我听到女孩的尖叫声,女人低低压抑的哭泣声,还有一个男人粗暴的呵斥声,以及类似棍棒木板的东西落在皮肉上的闷响,声音是从走廊的尽头传来的,隔着一道门板时断时续隐隐绰绰并不真切,听起来就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做了一个噩梦!我竖起耳朵,声音更加清晰起来,我用被子捂紧耳朵,可是那些嘈杂的声音还是若断若续的往我耳朵里钻,就像是秋天的夜里,一只蚊蝇在你耳边刮噪那样令人讨厌!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在实施家庭暴力!不过毕竟是人家夫妻间的事,何况清官难断家务事,而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想我不是唯一能听到这声音的人,我注意到周围的楼层在听到这声音后灯光一盏盏的熄灭了。大家都在过自己的日子,谁愿意多管闲事呢!

   那边似乎吵闹了一宿,我一直似睡非睡,一闭上眼睛耳边就响起那小女孩尖锐的哭泣声,把我的心揪得紧紧的!早晨醒来一看,我眼圈都是黑黑的!

   护士晶晶看到我铁青着脸就打趣说“你印堂发暗,两颊乌青,面目无光,没准撞邪了吧!”我说换了你一宿不睡试试看,我就把那新搬来人家的事和晶晶一五一十说了,晶晶正色道这样吧赶明个我给你求个符,开开光,保佑你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我看她说的像真事似的也没往心里去!没想到晶晶说到做到真给我求了个符,我贴身挂着那个写着我看不懂符号的挂件往家走去,走入电梯,我喃喃着百无禁忌百无禁忌!我心想临用神抱佛脚要灵光才怪呢!

   幸好那晚在没什么特异的事情发生,接下来一切就都按部就班,白天工作很忙,也就没有多余的心思考虑小女孩一家的事,转眼间又是一个周末,轮到我休息,前晚有个重患,我忙了一宿,几乎一眼也没和,正准备舒舒服服的补一觉,那边的争吵声又开始了,我实在无法再忍受下去了,猛力拉开门,踢踏着拖鞋就直匆匆的走过去,咚咚的擂响了507号房的门,门砰地一声在我面前拉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铁塔一样站在门口,他整整比我高一头,和他比起来我简直就像个小孩“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我透过敞开的门缝向里面张望,男子谨慎地把门掩上,然后又是砰地一声在我面前关上门!

   我只好无奈的退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一会书,这时门板被轻轻的敲响,小心翼翼的像是生怕惊动什么人似的!我透过猫眼看出去,只见一个面容温婉清秀望去三十许人的女子站在门口,头发凌乱,看到我打开门慌忙掩饰的擦了一下自己眼睛。我问道“你是不是就住在507号房间啊,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要不要我报警啊!”女子直说“不用,真的没什么,他就那脾气,工作不顺心喝点闷酒就拿我们娘俩出气,真的没什么,谢谢你的好意,真的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搅你!”深深地向我鞠了一躬,头也不回的回去了!她走路很轻像是生怕惊动什么人似的,走得似乎也很快,眨眼间就消失在一片黑暗里!

   我愕然良久,整晚也睡不踏实,一闭上眼睛梦里那只大黑猫还有小女孩和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在我梦里交替出现!

   眼瞅就是月末了,算起来我搬到这个公寓已经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了,除了507那家,再没有新房客入住,我工作关系,经常早出晚归,虽然居住在同一个楼层但是大家碰面的机会并不多,更难得在一起搭讪,我深刻地感觉到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的冷漠,这不禁让我怀念起乡下的时光,大家田间地头邻里邻居,拆了篱笆就像一家人!我已近习惯了下水道或自来水喉里发出的声音,有时候没有声音我反而睡不踏实了,人就是这样适应环境极强的动物,如果你无法改变身边的环境,那么你最好学会适应它!

   天慢慢黑下来,我被走廊里争吵声惊醒,透过猫眼看出去,只见男子一手拎着女的头发,扬起的另一只手劈头盖脸落在女子脸上,鲜血从女子口鼻里溢出来,他下手那么狠,一个弱女子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们娘俩要狠心抛弃我,我整天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这个家吗?”女子倔强的抬起头“你说过男人的拳头是用来打天下不是用来打女人的,可是你?”我注意到她的左臂用绷带吊着,看起来像是已经骨折了。男人托起女子的下颌“只要你不离开我,我改还不行吗?”“你说过好多次,求求你放我走吧,在这样下去我们娘俩迟早会被你打死的。”男子血红着眼珠巴掌棍子轮番上阵雨点般落在女子身上脸上,那巴掌棍棒似乎一下下抽打在我心上。

   我焦急的向窗外看去,周围的灯光一盏盏的熄灭了,我向窗外吼道”快来救人啊!要出人命了!“本来摇曳的窗纱后面还隐伏着一张张探头探脑的脸经我一吼就都缩回去了,只有我自己的声音在窗外空荡荡的回响着!大家都在明哲保身,我又一次感受到人心的冷漠!我用手机拨打了110.然后四处学摸着趁手的家伙,走廊里回荡着女子撕心裂肺的叫声,我毅然决然的拉开房门,我注意到男子手里握着一把铮亮的刀子,女子伸手夺刀,十根手指被锋利的刀锋切割的血肉模糊,我大吼一声”住手。“挥舞着球棒没头没脑的打过去,那男子一鄂,女子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时机用力一推,男子倒了下去,他倒下的时候刀子恰好穿过他的心房,男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前慢慢扩大的一滩血迹。

   男子最后手一扬,我只觉一阵阴风扑面,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是第二天头午才醒过来,110接到我的报警电话很快就出警了,打开507号房间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现场只有我一个人倒在走廊的地板上,什么血迹尸体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110很快就打了120,出警演变成救人!
   晶晶说”那只是一个梦餍,而且因为有我的护身符在所以那些邪物伤不到我。“我苦笑了一下,我知道那不是梦魇,这一切都真真切切的在我身边发生过。可使用科学原理实在无法解释这一切,除非那三个人都是鬼魂,这样一来我所有的困惑都迎刃而解了。

   很久以后,我用谷歌搜索到事情的原委,原来我居住的这座楼层原本居住着十几户人家,其中就包括那三口人,男人脾气不好整天除了喝酒就是打女人,每次女人都被打得死去活来,有一次手臂居然给打骨折了,终于女人下了离开的决心,就在一天晚上女人收拾好行李准备带着孩子离家出走时,恰好被男人发现,那女人和小女孩被盛怒之下的丈夫失手打死了,男子清醒后悔恨交加,最后在绝望中自杀!

   他们本来都不应该死的,如果当时有人站出来,有人及时拨打求救电话,或许一切就都不同了。是那些邻居和周围楼层的住户用冷漠杀死了他们!因为他们都是怨鬼,无法超生,所以他们的灵魂整日在他们生前居住的环境游荡着!一次次重复上演着他们生前的一切!直到那一晚我鼓足勇气,战胜冷漠走出去,才打破一个轮回,使灵魂们有了超脱的理由。网络上也上传了一家三口的照片,我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其实这已经是他们死去很久的事情了!奇怪的是我没有恐惧,只有一种非常感伤的滋味袭上心头,其实我觉得这个世上还是有温暖美好的人性存在的,如果只剩下冷漠隔膜,这该是一个多么乏味无聊的世界啊!那一刻我已经泪流满面!

   后来我从这栋楼里搬出去,因为我就要和心仪的姑娘结婚了,我们即将在这个城市的角落拥有一个自己的温馨的家。

   后来,我再没有听说过那栋楼传出闹鬼的新闻!




发表于 2018-9-28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周池老师,谢谢分享。祝好。
发表于 2018-9-29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欣赏学习。送上问候!
发表于 2018-10-3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欣赏学习。节日快乐!
发表于 2018-11-28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佳作,看完浑身不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8 23:19 , Processed in 0.03156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