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87|回复: 15

[原创] 黑娃轶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5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芒 于 2018-10-16 15:02 编辑

  黑娃轶事

  一

  扬扬头看看太阳,明晃晃刺眼。黑娃回到屋里,从床上抱起自己参杂了霉味和汗臭的被子,登登登踩着楼梯上天台去了。

  空旷的天台,阳光洒在黑娃身上,暖烘烘的,他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冲着老家的方向望去,尽管是白天,从这里看远处仍旧是雾蒙蒙的一片。他不喜欢城里,视野太差了,而且满眼里都是没有生气的楼群和吐着长长灰尘的烟囱。只有看到大片的庄家,菜蔬,树木,各色的野花野草,他的心里才踏实。

  他想奶奶了,这次出门大约一个多月没回去了,不知道奶奶一个人日子过得怎么样。他想老人家一定也拄着那根陪伴了了十几年的拐棍,半倚着老屋的门框在向着自己的方向凝视呢。也不知道老人家是不是把上次他带回去的爆烤鸭吃了。按照她的习惯,恐怕又要把他的嘱咐当成耳边风,要自己撒上一把盐,放到老旧的菜橱深处,等他回家再吃了。想到这里黑娃眼里一阵潮湿。

  大门口出现了一个胖胖的身影。他忍不住啐了一口。胖张姐又偷偷溜出去买菜去了。这馋娘们吃了一身的肥肉,还是只惦记着吃。隔三差五她就偷偷溜出去,不是逛商场就是去菜市。黑娃和舅舅偷偷说过,但是舅舅让他不要操心这些闲事,烧好自己锅炉就好了。他隐约知道,这个娘们是一个副县长的闺女,生性霸道,不服管。有一次因为被扣了旷工的罚款,她把科长破口大骂了一上午,最后还找到他舅舅不依不饶的。黑娃顶看不上这样的人,但敢怒不敢言,他不是局长,只是局长的一个远房外甥,而且还是个烧锅炉的临时工。

  尽管如此,也没人敢看不起他赵黑娃。有一次也是这个张胖姐,頣指气使指派他给科里送热水。他提着一壶半开的水就去了。茶叶冲不开,张胖姐张口就骂他:小兔崽子,糊弄你姐呢,看喝坏了姐的肚子,找你讨药钱。黑娃也不示弱:喝吧,拉稀还减肥呢!想喝开水自己去提。一屋子人哄堂大笑。张胖对他赵黑娃也没辙,只能气鼓鼓的把半开水倒了,呼呼扭动着浑圆的大屁股,自己去锅炉房打开水。

  玉清姐也从大门出去了。不知道为什么,黑娃觉得他娘一定也和玉清姐一个模样。尽管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娘。从他记事,就只见过家里唯一的一个旁人-奶奶。玉清那单薄的身形,那阳光里白净泛着光泽的脸,那一身朴素但却整洁得体的衣衫,让黑娃看着心里觉得温暖。他知道,她此刻回去是要去照顾因血栓病倒在床上的老公了。在这座大楼里,她是黑娃唯一一开始就觉得很亲近的人。也许是她每次去锅炉房,见到自己时的那份温柔到暖人的客气;也许是她出众却不张扬的美丽。虽然还有一个赵小妮,但黑娃对她是一种倾慕,一种憋在内心里但很蓬勃的喜欢。她也很胖,胖的耐看,胖的喜庆,模样也没张胖姐那样嚣张和让人嫌弃。

  又到了要添煤的点了,黑娃离开天台,登登登踩着楼梯下去了。他从不坐电梯,毕竟爬几层楼比在家下地干活轻松的多了。过惯了苦日子的人眼里只有节省,不用花力气的事,总觉得是挥霍。

  二

  天一点点暗下来。

  黑娃看见院外路边的街灯次第的亮了,霓虹闪烁。如果村子里也安了路灯就好了,奶奶出门也不用磕磕绊绊的,让人不放心。

  城市的天空可没有村里的好看了。这里几乎看不到星星,更看不到薄云,像一块大大的黑布,在四边灯影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神秘和阴森。村里夜晚的天空,可漂亮多了,一轮带着晕的红月亮,璀璨的星星,长长的银河,高远的青云,蓝莹莹的天让人充满了好奇和想象,那简直不是天空,而是一个童话的世界。黑娃记起自己小时候,就爱躺在白花花的晒棉布上,觉得自己漂浮在云端一般,风从耳边吹过,家雀从头顶飞掠过,奶奶在旁边讲着鬼怪故事或者自己姥爷老年间闯关东的事情。他时而放肆地格格笑起来,时而没边没际地问几句。如果生活一直没有新的追求,无疑那样的日子是最好的。

  大家都陆陆续续下班回家了。三楼中间屋子里的灯还亮着,那是舅舅的房间。该不是又加班了?黑娃想着,就接了一壶热水,准备给舅舅送过去。

  走到门口,他刚刚要推门,(舅舅的门他从来是不敲的,尽管为此舅舅说过他,但他始终建立不起这个意识)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说话,他抬起的脚步戛然而止。

  “刘局长,您就再宽限我几天,这些日子撺掇了好多亲戚,还是凑不齐。容我再想想别的办法。”这明明是玉清姐。

  “玉清啊,你也知道,年度审计马上就开始了,你这个临时借款还不上,是有挪用公款嫌疑的。”听起来舅舅好像有些不耐烦。黑娃心想这一定不是件小事。

  “可我,我是真的没办法。咋整呢?”玉清姐明显带着哭腔。黑娃的心跟着一紧。

  “玉清啊,让我怎么说你好呢!我给你钱你不用,怕烫手,还是怕我?!”舅舅明显不再那么咄咄逼人,而显得有些语重心长。

  黑娃知道,玉清姐的老公前段突发脑血栓,在重症加护室待了两个多月,花了不少的钱。想来这笔钱是她从单位借支的。

  “不是,刘局长,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我……”

  “哎呀!瞧你,哭啥啊,我最见不得你们女人落泪,来,给你擦擦。”

  “刘局长,天不早了,嫂子应该等急了。钱的事,我回去再想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这可是十几万呢。办法我来想!你过来,我跟你说件别的事……”

  恰在这档口,走廊东侧一间房门开了,一个人走出来,看到黑娃冲他喊了一声。冷不丁,黑娃吓了一激灵。

  “黑娃,你干嘛呢?过来,给我帮个忙。”

  原来是赵小妮,这胖丫头都下班了怎么还没走。不过黑娃来不及想这么多,心目中的女神让他帮忙,他真的很意外,更有些乐不可支在心里泛起。忙不迭,把手里的暖瓶先放到墙边,就快跑过去。

  “咋了,不是下班了吗?”黑娃红着脸问,心还有点小突突。

  “帮我抬一下写字台,太沉了,我一个人挪不动。”看起来赵小妮使唤他并不见外。

  “这个张姐,家里空调吹惯了吧。冷气开的太低,而且直吹,我在她这一边冷的受不了。趁她下班了,我把写字台靠里边窗台那挪过去,能避避风。”赵小妮嘟囔着,勉强弓起胖嘟嘟的腰身。

  黑娃帮赵小妮抬写字台的时候,侧目注意看了看她还敞着的电脑,一个隐到下面的对话框一闪一闪。她之所以没走估计就是在和谁聊天呢。

  “黑娃,你刚站在局长门外干嘛呢?局长还没走吗?”挪完了桌子,赵小妮又好奇地问黑娃。

  “还没走呢,估计加班呢,我送壶水过来,碰巧还没进去呢,你就叫我。天都黑了,早点回吧,过会路上车该多了。”黑娃说。

  “嗯,一会。”赵小妮说完,坐下又开始摆弄电脑,不搭理他了。

  黑娃讪讪地走出来。听到赵小妮在里面格格笑,他忍不住止住脚步侧耳听。

  “坏蛋,你露个脸,看你帅不?”

  “比我们单位烧锅炉的黑娃还黑吗?呵呵。”

  黑娃听到这里,脑袋一阵晕眩。他再也没有兴趣听下去,气呼呼地走了。

  舅舅屋里的灯灭了,显然已经走了。他提起墙边的暖壶,一步步走下楼梯,这次步子特别的沉重和彷徨。到了一楼大厅的时候,他走到配电盒下面,愤然地把电闸拉了下来。

  不一会,赵小妮下来了,边往外走,边对警卫室里喊:“黑娃,楼里怎么停电了啊?”

  黑娃躺在床上懒得动,冲着屋顶喊:“不知道,保险丝烧了吧!”

  “那明儿赶紧找电工修好,这热天没电可没法过。”说着,赵小妮扭动着胖胖的身躯已经走出了大楼。

  黑娃没和往常一样目送她,还在愣愣地看着屋顶。他努力说服自己不再去想那个胖丫头,她本来就和自己没什么干系。毕竟人家是公家人,自己只是一个临时工。

  他想着刚才玉清姐和舅舅的对话,忽然就想起来,前几天看到的一幕。

  那天中午,也是下班了。他一个人呆在警卫室里闷头看电视,等着蒸米熟了吃。忽然记起来,舅舅临走说让他去看看是不是自己的门忘记锁了。忙就去楼上看,路过张胖姐她们科室的时候,听见里面有人说话。

  “俊生科长,这些钱你拿回去,跟姐别见外。”很明显是张胖姐的声音,似乎一改往日的霸道,听起来有点和风细雨了。

  “张姐,钱我怎么能拿回呢,我知道现在办事托人需要这个。我媳妇调动的事,我也没别的门路,只能拜托张县长给运作了。”

  “傻兄弟,这事你放心,姐肯定给老爸说好话。你日子过得咋样,姐心里清楚,就别充大方了。”忽然柔情万种的张胖姐让立在门外的黑娃好有些不懂。

  “那咋行?”

  “咋不行?!这段日子你哥去海南开会了,我一个女人家里很多事拎不清。你过去帮帮我。钱的事,办成了再说,好吧。”

  “这……”

  “咋,你就这么不懂怜香惜玉呀。瞧你,还找人家办事呢,一点诚意都没有,姐姐又不吃你。”这张姐发起嗲来,声音突然纤细的要命,黑娃听得一身鸡皮疙瘩。

  黑娃躺在床上,想起这一幕幕,内心里始终不懂。为什么玉清姐和张胖姐都不喜欢钱呢?为什么舅舅和刘副科长的钱要给别人?人家给钱都不要!他们要啥呢?!自己的钱往外送,他们图啥呢?!这些城里人的想法真真的让黑娃摸不着头脑。

  他黑娃做梦都梦自己捡到一大笔钱。钱对他太要紧了,翻盖新房子需要钱,娶媳妇需要钱,地里上化肥,打农药、栽种、收割哪一样都离不开钱,而且给奶奶买好吃的点心、爆烤鸭也需要钱。他这么远跑到城里来,不就是为了钱吗,要不然他才舍不得离开奶奶呢。

  三

  这段日子,黑娃特高兴。

  回了一趟老家,见了奶奶,他心里踏实了。而且邻居三婶还给他张罗了个对象,现在在外面厂子里打工呢,一赶过秋回来,两个人就可以见面“相看”了。

  在锅炉房里,黑娃干着活都会哼两句刚从收音机里听到的流行歌曲。尽管总是跑调,别人听见总是取笑他,但他才不会在乎呢,只要自己高兴就行呗。

  只是最近经常听到只言片语的闲话,让黑娃有些警觉。他想听得详细点,但那些人好像故意避着自己,看到他声音就故意地压低,或者干脆不讲了。

  远远看张胖姐拉着同科室的人的手过来提水。她最近似乎显得特别的兴奋,一路喋喋不休。黑娃隐约听到她说:“早知道她不正经,平时装的倒清高。”

  “真不要脸,老公刚躺下就熬不住了。贴当官的贴的贼紧。啧啧。”

  黑娃明显感觉她是在唠叨玉清姐,至于当官的,莫非是自己舅舅?想到这里他就气不打一出来。他故意拿起一把铁锨,往炉灶旁边的碳灰堆里一戳,一抖。灰尘登时飞扬起来,弥漫了整个小房子。

  正哈腰接着水的张胖姐,哎呀一声跳起来,边往外躲,边骂:“黑娃,你瞎抖落啥呢!”

  “是你自己不长眼,怪谁?!”黑娃也不含糊。

  一个人愣愣地想了好几天,黑娃决定去找舅舅谈谈。

  下班了,人们陆续签退回家。黑娃登登踩着楼梯上了三楼。一推门,舅舅正低着头看电脑呢,望见他进来一愣。

  “舅,有件事,俺想跟你说道说道。”黑娃有些气哼哼地一屁股坐到靠墙的沙发上。

  “咋了,啥事?”刘局长莫名其妙地盯着他问。

  “俺最近听到一些闲话,是你和玉清姐的。你,你可不能对不起俺舅妈。”黑娃低着头嘟囔着。

  “你听谁瞎说!小孩子家你懂啥!别人往你舅身上泼脏水,你也信!”刘局长显然是生气了,臃肿的身子腾地立起来,脸涨的通红,眼睛瞪的吓人。

  “那天俺听到了,你说要给她好多的钱,平白无故的给人家钱做啥?”黑娃还是鼓起勇气说出来了,但头一直低着。

  “啥,你还偷听你舅啊,小兔崽子。你还有点良心不了,咱毕竟是一家人呢!”刘局长越发急眼,但明显有些气短了。

  “俺,是偶尔听到的。舅,俺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你不能对不起俺舅妈。”

  “傻小子,你放心,舅只是看人家困难,帮帮人家,看你想哪去了。怎么和那些嘴贱的人一样呢?”

  “好了,回去好好干活吧,千万不要和别人乱说,包括你舅妈!你舅妈说村里有人给你张罗了对象?相亲的时候跟舅舅说,彩礼钱我给你出。”刘局长说着,走过来用手无限爱抚地呼啦着黑娃的脑袋。

  “俺不用你的钱,俺自己攒的有。舅,你记住俺的话就行了。”黑娃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

  在楼梯口,恰好正遇见张胖姐等电梯下楼。

  “黑娃,又和你舅舅嘀咕啥去了?”

  “你管不着!哼,你也不是啥好东西,那天你和刘科长在屋里那些话,俺都听到了!”黑娃边兀自走下楼梯,边没好气回她。

  “小兔崽子,还会趴墙根。可不敢乱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张胖姐显然有些气急败坏,冲着黑娃背影低低一通咒骂。

  几日后的一天清晨,黑娃往锅炉里添了煤,又回去美美地睡回笼觉了。

  这时候,一个胖胖的身影鬼鬼祟祟的进了锅炉房,不一会又出来,东张西望看看没人,匆匆的溜走了。

  这一日,单位楼里的人们陆续开始觉得肚子不舒服,有些人开始不停地往洗手间跑……

  下午的时候,刘局长把黑娃叫到了办公室。

  “黑娃啊,你说你怎么这么不经心!生水能给人喝吗?咱单位又不缺煤,这事关一个单位所有人的健康,闹不好要出人命的啊!你怎么能偷这份懒呢。”

  黑娃梗着脖子争辩道:“俺是烧熟了的,明明哨子响了才开的放水阀。俺自己都喝了呢。”

  “你也喝了,你肚子闹腾不?!”

  “俺,俺也……但肯定水是熟了的。”黑娃下意识地揉了揉肚子,争辩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行了,你也别说了。大家都找我来了,人家都知道咱这关系,我是没法说了。你不要在这干了。我让你舅妈在一个菜店找了份零工, 你先去那里吧。看这事整的,得亏没出啥大事故。”刘局长说着露出一脸的难色。

  “叫俺走行,可俺确实是烧熟了的。”黑娃说着泪水哗哗地淌下来了。他不想让舅舅看到自己难过的样子,扭头出去了。

  刘局长挪转臃肿的身体,盯着黑娃的背影,如释重负地长长喘了一口气。

  黑娃走了,又来了新的锅炉工,单位恢复了老样子。

  黑娃不在地球照样转!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5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黑娃的事不仅仅是黑娃的事,折射出社会一角。无论是谁,都心里有自己的秘密,实际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相比之下,黑娃的率真反而显得可贵多了。但是黑娃最终的命运,也让人心里发堵。但这就是现实。小说笔力劲健,人物鲜活,主旨令人深思。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10-5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送上祝福。期待你的精彩纷呈。
发表于 2018-10-5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兄勤奋,夏版更是忠于职守,大赞!
发表于 2018-10-5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力道的小说,见功力、加分1
问候,节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10-6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10-5 17:29
黑娃的事不仅仅是黑娃的事,折射出社会一角。无论是谁,都心里有自己的秘密,实际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为 ...

谢谢夏版抬爱。人世的是非曲直只有在一个内心澄澈的人眼里才能分得清,但往往这样的人总是被排挤的。黑娃看不惯人们可能已经见怪不怪的事情,但他无力改变,只能让现实改变他。
顺祝秋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0-6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10-5 17:44
野芒兄勤奋,夏版更是忠于职守,大赞!

勤奋谈不上,一直是逼着自己坐下,但水平有限,身体也不太支持。勉强凑合。
顺祝秋安及笔力锋健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6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10-5 21:36
很有力道的小说,见功力、加分1
问候,节日快乐

武如小说自成一体,不容易被挖掘的正能量,视角独特,以塑造小人物见长,写作功力深厚。期待学习你更多的佳作!
发表于 2018-10-6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庆几日有事,未尝细读野芒好文,今日上来看看,回头将评语补上!
发表于 2018-10-8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一场戏,生旦净末丑。黑娃轶事折射出人性的侧面和生活的多面性,故事充实丰满!
另:如果村子里也按(安)了路灯就好了,
发表于 2018-10-9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望老师,欣赏佳作,学习了。
发表于 2018-10-9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安静地叙述着,似乎波澜不惊,却让读者心里感慨万千:这个世道怎么?其实,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社会黑色的一面总是不能避免的,然而,率真的人最终还是被现实挤兑走了,着未免让人感慨唏嘘。问候野芒,小说越来越有味道了!
发表于 2018-10-11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理由:小说安静地叙述着,似乎波澜不惊,却让读者心里感慨万千:这个世道怎么?其实,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社会黑色的一面总是不能避免的,然而,率真的人最终还是被现实挤兑走了,着未免让人感慨唏嘘。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6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0-8 20:30
人生一场戏,生旦净末丑。黑娃轶事折射出人性的侧面和生活的多面性,故事充实丰满!
另:如果村 ...

谢谢一楠版。改过了!这个地方确实是错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6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小白 发表于 2018-10-9 13:19
小说安静地叙述着,似乎波澜不惊,却让读者心里感慨万千:这个世道怎么?其实,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社会黑色 ...

谢谢小白版主,多批评,我会继续努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23 09:03 , Processed in 0.07988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