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15|回复: 28

[原创] 散章:日记半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2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秦皇岛简枫 于 2018-10-16 08:20 编辑

  10月1日

  花枝上的螳螂:从菜地回来,鞋子也湿了,在路边停车采了一大束紫菀花。用手帕扎起来,挤在倭瓜白菜地瓜中间。顺风下坡,车子骑得快,忽然看见那紫菀花上有一只螳螂紧紧抓住花茎干,看上去慌乱胆怯。小心的捏紧车闸,放慢了速度,螳螂也没那么紧张了,大摇大摆地爬上爬下。灰绿色大肚子,青绿的翅膀夹杂一条红,一对前夹子壮硕而凶猛,不住的出击,像是这世界都是它的对手。我担心一路的颠簸会让螳螂掉在半路上,我担心意外的祸端,后来上楼抱那一束紫菀花和花上的螳螂先生,清水中插入花束,螳螂也稳稳当当的留下了。晚间月隐星稀,我读书写字都不安宁,想着螳螂在那里上下折腾,我能带回一束鲜花,却带不回野外的清风白露。也罢,披衣下楼将那螳螂放于花圃中,秋露凝结风亦见凉,愿它自在。

  10月3日

  捡栗子:山里的黄昏来得早,连一蓬酸枣棵都能挡住太阳,更别说漫山的老栗子树,接连不断的山峦。我们自己在山里搭灶火台,炖了野猪肉大鹅肉,加了栗子蘑菇豆腐豆角,青禾媳妇儿蒸的南瓜花卷,青禾炒的鸡蛋酱,上了足足有五斤烀狗肉,桑葚果醋,红酒白酒啤酒山泉水,吃饱喝足之后,吹牛的吹牛,自拍的自拍,捡栗子的就四散着钻进了秋风里。我喜欢在安静的栗子树下听风的手臂轻轻的摇落咧嘴巴的栗子,噗嗒噗嗒的,找又找不见,在青草丛中在石头缝里,甚至树洞里都能看见油亮的栗子。我最爱看独头栗子那模样,仿佛一枚栗子也能表达自己的倨傲,昂扬的不服气的唯我独尊的那股子劲头,十足了。事实上,我们完全是借着捡栗子的由头,去山里胡吃海塞。仿佛前世我们是久居深山的小兽和草木,此刻也只是回家罢了。晚秋的风,将深爱的事物拢在了一起,青禾说:“真好,都是我喜欢的。”小新说:“我要进山,才梳妆打扮。那是我的老情人,值得我穿红戴绿,老酒一坛。”我的嘴巴真是笨拙,但我的心里开着花儿呢。

  10月8日

  光明在树梢:出来的早,到了园子还不到八点钟。寻一条僻静处伸伸腿扩扩胸,走走停停随意溜达。唱京剧的拉二胡的喊嗓的各得其乐,我混迹其中也不知自己该归属给哪一路。杨树的最高,我要仰头看那些明亮的叶子,在风中闪着光芒,像是被镀上一层薄薄的金。摇晃着耀眼而夺目,我有瞬间的痴迷,恍惚间觉得那最高处的所在充满了神秘气息,想要飞身过去探个究竟。比杨树稍矮的是银杏树,光芒还没来得及照上来,千万的小扇子瑟瑟地抖,看上去有些冷也有些胆怯。过了寒露,银杏叶的边缘像是被火燎过了,都有那么一点烟黄色。也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太阳光掠过银杏树的枝枝蔓蔓,哗啦一下子照上了金银忍冬的红果果,俏生生的果果珍珠一样,三三两两的挂了满树。忍冬忍冬,看样子是做好了一切准备,忍霜降忍小雪再忍大小寒。偏爱忍冬这小名字,能够在心上悬一把刀都是值得敬畏的。再低一点就是大片的玉簪花了,一扎许的白玉簪萎成一片狼藉。好些蜘蛛网缠于花枝间,我在想那时玉簪繁盛,会不会有人将其别上鬓边,反正我会。光明笼罩人间,而我行走在自然的气息里,这样的机缘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美妙。

  10月13日

  田园事:日子挨着日子,一点一点的过。米饭挨着白馍,一口一口的吃。不着急也不失望,总会有美好的事情等在前头。此刻我坐在菜园子边上,看一只蜗牛,静止在那里。这是一只专心等候我的蜗牛,在碧青的白菜叶上,在十月十三日的上午,我们遇见了。我坐在蜗牛身边写一首诗,蜗牛是不动声色的,一只蚂蚱爬过来晃动了菜叶,风摇着白头荻花。下霜了,菜地里只有白菜和芫荽那么青白那么翠,地瓜叶子黄瓜叶子都是黑暗色。在野外霜也落得早些,经了霜打便也停止了生长。四下看,先前明亮的嫣红忽然就蒙上一层锈色,成为锗褐色,多了两分凝重。而先前的深绿也变得不堪,像白菜叶子被滚水烫了,又搁置了几天。枝头有遗落的果子,暗黄参杂些黑灰色,也是恹恹缩缩的少了些精神。很快就要冷起来了,地里的土质有些粘腻,等收了白菜需要参杂一些沙子,再找些稻草铺在韭菜畦上。过冬的菠菜不用管,它们自会挨过严冬春日泛出水灵灵的绿来。摘了小辣椒,冲水沥干做一罐子牛肉辣酱。回来后看见裤管衣襟还是带了好些鬼针草苍耳,这些顽劣的东西,太粘人。想到这些田园事,心里就美美的。

  10月16日

  疲累的活着:她或者他,你或我,都有着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的疲累。没办法总是有一些不能不考虑到的现实,让疲累的现状不能够停歇。老家有句古话叫活着干死了算。可问题是即使到生命终结的时候也不一定就算了,放不下是最大的症结所在。放不下,纯属个人行为,没人会感恩戴德念叨你好。也别把苦劳嘴拜年似的唠叨,更没人愿意听,屈鼻子扭心的听了也不见得领情。过分表述自己半点也不能增添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地位,反倒是让人看得轻贱了。辛苦的劳作是我们这一生都无法逃脱的宿命,别说至少我们少说,别将个人能力的欠缺一股脑儿倾倒给别人。朋友也好子女也好爱人也好。不说或者少说,是我们做人的尊严也是艺术,留点余地留点空间让别人想去。我邻座的同事有这样的嗜好,我几乎不搭言,实在躲闪不掉也是打击她。人生太长,又有太多的坎坷泥淖候着,真是没时间抱怨没时间诉苦。当我的周身被倦怠侵袭,我选择去野外走走,不论是花开花谢草木枯荣,我都认得它们。心意也会安宁和美,带着我的小欢喜去读自然这本奇妙的大书,是我最满足最幸福的一件事了。她从来不知晓我有什么不如意,在孩子心里我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是她的同伴。我们看见了野地里遗落的豆荚,红豆白豆绿豆,还有长得不怎么水灵的红萝卜。早上张掖的老曹发过来这样一句话:“有时候把苦劳当作功劳来表述自己,这不仅无法增添一丝个人魅力,反而还将自身能力的不足暴露得一览无遗,最严重的问题在于让自己那份浅显的认知再无退路。”老曹很哲思,好在我的辛苦和浅显都隐藏得很好。老曹又说:“老牛不死,稀屎不断。”这就是我们共同拥有的人生,一地鸡毛无从拾起。





发表于 2018-10-12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简枫好久不来了!细腻的文字风格没变.自然界的小物什在简枫笔下都有了灵魂.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0-12 10:54
简枫好久不来了!细腻的文字风格没变.自然界的小物什在简枫笔下都有了灵魂.

上一次在江天发文是7月9日。三个月,不算久。
发表于 2018-10-12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结识简枫,秦皇岛不再是个地名。许久不见,多次想起。
发表于 2018-10-12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看到了齐白石老人的一幅幅彩墨秋趣图。
发表于 2018-10-12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浮出来了,简简是不是憋得慌了,才出来透气。
这散章,可是散淡的光阴串接,秋季的小物件,都在阳光下熙熙生辉,生活也由此而多了许多美好瞬间。
发表于 2018-10-12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由小物写出大爱,并不需要用几句或一节去“升华”什么的,随行文的言词间能传递的,如我写的小记。总感觉你这些字还是在“玩物”上。

点评

向你学习。多批评。  发表于 2018-10-16 08:21
发表于 2018-10-12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有种过度,从实往虚,又回归写实。再多写几则,感觉你要刷刷滴进阶了

点评

加了。以后慢慢再写。  发表于 2018-10-15 08:42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0-12 21:24
好像有种过度,从实往虚,又回归写实。再多写几则,感觉你要刷刷滴进阶了

看看,明后两天,加上两节。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梅边 发表于 2018-10-12 21:24
由小物写出大爱,并不需要用几句或一节去“升华”什么的,随行文的言词间能传递的,如我写的小记。总感觉你 ...

在学习过程中,有进步就能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10-12 20:54
终于浮出来了,简简是不是憋得慌了,才出来透气。
这散章,可是散淡的光阴串接,秋季的小物件,都在阳 ...

窒息了呢。再不出来要出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10-12 17:37
仿佛看到了齐白石老人的一幅幅彩墨秋趣图。

我是会画画的人。用词语用镜头用本心。先生秋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8-10-12 16:11
自结识简枫,秦皇岛不再是个地名。许久不见,多次想起。

我愿成为你的念想,日夜牵挂。
发表于 2018-10-12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简枫 发表于 2018-10-12 21:55
我是会画画的人。用词语用镜头用本心。先生秋安。

你用双手在土地上作的画卷,更立体,更生动,更有收获和成就感。
发表于 2018-10-13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简此篇写的细腻而悦心,赏读并问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3 11:05 , Processed in 0.03553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