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34|回复: 13

[原创] 夜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9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芒 于 2018-10-21 18:07 编辑


  一

  林月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老板办公室来。不知怎地竟感觉有些异样。年轻老板李皌蚺看她进来,从宽大老板台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牛皮信封,推到她面前。

  “这是你这个月,也是最后一个月的薪资。”

  “哦,是我不够好吗?”她愣愣地问,心里掠过一丝悲凉。

  “不,是我不够好,公司遇到了资金瓶颈,没办法维持了。”他颓然地后仰坐到老板椅上,看起来显得异常疲惫。

  “怎么是6000?”

  “1000是你今晚的酬劳,陪我去赴一个聚会。当然如果你不肯的话,这钱……”

  “我去,这多余的钱,您也收起来吧。”林月纤细的玉指无声地捻出所多的部分还回了信封,然后又推了回来。

  “嗯……”他没坚持,此刻,他觉得任何人都可以给他拒绝和馈赠,而他却没资格给任何人馈赠和拒绝。

  “你不问问是什么聚会,你会是什么角色吗?”他忍不住问她道。

  “李总,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确实想知道。”林月说,但似乎有没有这个答案又显得无所谓。

  “应该算是个宴会吧。几个业界的朋友,还有,还有一位金融界上头人物。”

  “你……”他欲言又止。

  “你可以打扮一下,不用这样正式。咱们五点半出发。”他又扫了一眼林月的穿着,淡淡的叮嘱。

  林月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委屈,不知道是替自己,还是替他。一年前,她和一帮子待业的学生来到这里应聘。最后,她幸运地留了下来。她很感激他,因为她不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也不觉得自己在容貌上有出众之处。

  说实话,他这里算不上一个企业,顶多算一个工作室。她在这里可以说身兼数职,既是文案,又是秘书,接线员,还兼着打字员、勤杂工甚至女保安。他们公司一共租了三间房子,在十二楼的东头,有独立的防盗门,晚上下了班,她就把靠门的接待室当作自己的宿舍兼保卫科。好在,楼下大厅有真正的大楼保安,她不用担负什么职责,更不用害怕。自己躲在屋里看手机,和同学、朋友瞎聊。

  自从母亲林璐去世,父亲再婚,她更多的时间愿意选择在外面住。自己找的这份工作虽然薪水不够高,但养活自己足够,还有可以一个人静静地享受夜晚的宁静。她自小喜欢静,喜欢让身边的一切,都处于一种无声的状态。翻翻书或者听一段手机里轻缓的夜曲,再不然一个人久久凝视窗外的一轮玄月,这样,她可以时时感受到内心深处的灵动气息。

  只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切马上就不会属于她了。

  二

  当林月再次出现在李皌蚺面前的时候,他愣住了。确切说是被她陡然的美艳惊住了。这个他每天无数次见到的姑娘,一改往日的朴素和宁静。一袭朱红长裙,恰如其分地凸显了她亭亭玉立身姿,轻挽的发髻打开了,一头瀑布般的长发自然的披落在两肩,衬托着一张桃花般的脸庞,两排皓齿、略带娇羞的笑容把刚刚要笼罩过来的夜色都要融化了。

  “上车吧。”他从驾驶座下来,主动把后车门打开。

  华灯初上,不断有车辆加入到车流里来,不断的堵车。人们的方向是不同的,但匆忙和穿梭是一样的。

  “你这次要做我一次临时的……女朋友。”路上,他忽然主动打破沉默。

  “你不用担心,只是,只是做做样子。”从倒车镜看到她有些差异的表情,他继续向她解释道。

  “为什么?表演给谁看呢?”林月目不转睛地望着前面的他。

  “哎,说来话长。我也是没办法,我想最后再争取一下,但又,又不想做出违心的妥协。”他喃喃着,无奈地吐出一口长气。

  原来,他是清华大学智能自动化专业的高材生,毕业后很顺利的被一家大型国企录用了,并被安排在技术攻关部门。凭着自己的勤奋和天分,他很快在公司产品智能化研究上有所建树。但他的抱负远非如此,他主动要求延申研究课题,盯上了城市能源网络安全。但这一研究需要大笔的研发费用,公司迟迟没有批复。他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的青春被这样耽误,一方面反感于公司宁愿每年拿出几千万的招待费,公关费,而却对区区几百万的研发费缩手缩脚。毅然做出了辞职的决定。

  辞职后,他在郊区找了块便宜的村办企业用地,成立了自己的智能机械企业,产品销路不错,效益也算可观。但他的目标始终专注于城市化能源网络安全产品研发。几年来,他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了这项研究,不过也只是杯水车薪。为了便于争取投资,他在市中心租了这几间写字楼做企业总部。但融资工作并不顺利,那些国有银行根本对对私营企业没什么兴致,对他的请求就更加不理不睬。大型的私营投顾和孵化企业也不愿意承担风险,除非他有现成的产品。这样奔忙了大半年还是一无所获。他徒然的发现离自己的理想似乎越来越远了。

  最近,他的导师给他推荐了本市最大典当金融的秦董事长,接洽了几次,听了他的课题汇报。秦董事长看起来很在意他的产品前景研发和应用,更欣赏他年轻一代的抱负和朝气。但谈到最后,这位秦董事长却对他提出了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条件,那就是答应做他的女婿,起码和他女儿见一面。

  而今天,是他主动通过朋友宴请这位秦董事长。带上她,是想让他知道自己有女朋友,并最后争取一下。

  他说完这一切,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摇摇头。“世界就是这么无奈,想做点事情很难,而有钱人的想法又总是这么另类,让人难以接受。”

  “秦董事长是叫秦奋的那个人吗?”他话音刚落,林月不无疑惑地问道。

  “怎么,你认识?”

  “啊,不!电视上经常出现,看到的。”

  “你为什么不见一见他女儿呢,富家千金,也许是你喜欢的哪一款呢?”林月有些调皮的打趣他道。

  “我喜欢哪一款?!”他不无深意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我是说也许。”林月不自然侧开了头,眼睛投向车外。

  “小林,你不懂。一会你什么都不要说,不用开口,吃完你的,任务基本就算完成了。”

  “嗯,我晓得了。但愿你能说服这位秦董事长。”

  “嗯,我会尽力的,但感觉很渺茫。他估计更不不希望别人给他预设条件。”李皌蚺说着脚下使力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三

  酒店大厅门口,他的朋友已经在那里略有些焦急地等候了。看到他们,忙不迭跑上来道“哎呀,你怎么这么晚,客人都到一会了!”

  “对不起,路上太堵了。”

  说着三个人匆匆上楼,步入了门楣上写着得月厅的宴会室。

  “对不起秦董事长,路上堵车,让您久等了。”李皌蚺径直走到靠里面的一个人身旁,主动伸出手,嘴里不停地解释着。

  秦董事长显然并没在意他,愣愣地看着他身后的林月。

  “对不起,忘了介绍了,这是我女朋友林月。”李皌蚺赶紧向他着介绍道。

  “奥。那坐下吧。”秦董事长显然有些差异,不无尴尬地指了指身边的两个位置。

  落座之后,酒菜上齐。李皌蚺又站起来,冲着大家鞠了个躬,先自罚一杯。大家开始按照酒场的规程热闹起来。

  几杯酒的客套之后,李皌蚺正欲开口和秦董事长谈谈融资的事。却见秦董事长侧头对他道:“小李,陪我去趟洗手间吧。”

  两人从洗手间出来,看上去秦董事长并无意直接回宴会厅。而是直接走到大厅一角的休息间在沙发上坐下,并示意李皌蚺也坐下。

  “小伙子,你和那个小林姑娘不是情侣关系”。

  李皌蚺听他这么说明显的一愣。嘴里喃喃道:“怎么?”

  “你们进门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们之间没有任何肢体语言交流,甚至都没拉手,恋爱中男女这不太可能吧。”秦董事长盯着他悠悠地说。

  “这……,秦董事长不瞒您说,她确实只是我公司的员工。你说的事情,我确实勉为其难。但我还是希望你重新考虑一下我们谈的投资,我可以选择技术入股,只占20%。”

  “嗯,投资的事先不谈。小伙子我觉得你今天做的很不妥,对我也许无所谓,但对那个女孩……”

  “也许是我有问题,但是,说实话,我喜欢这个姑娘,我爱她这是真的。”李皌蚺面露无辜地辩解着。

  “喜欢?爱?你们既然是同事,整天在一起,你为什么不向她表白呢?”

  “说实话,我不敢。因为……因为我现在事业无成,而且我暂时给不了她安定和富足的生活。这个女孩子是招聘来的,她应聘的那一天,我就被她独特的恬静,不同于别的女孩的那份安宁打动了。说实话,这样的女孩子真的不太多了,我了解现在的女孩子,他们都她太物质,太轻飘,太不甘寂寞了。”李皌蚺道。

  “可是,你这点勇气和承担都没有的话,我怎么可能给你投资?而且是这么一大笔投资,这么一个前沿的项目。”秦董事长点点头,语重心长地道。

  “秦总,请你相信我的能力,也相信我的真诚,为了这个项目我的命都可以付出……”李皌蚺看着秦董事长信誓旦旦地说。

  “好了,小伙子,听我说一句。不如这样,如果你今天能现场向这位姑娘表白,而且成功的话,我可以答应给你投资。”秦董事长忽然打断他,意外地说道。

  “什么?”李皌蚺看着秦董事长,眼里充满了惊讶和不解。

  “别问了,就是这样。你有没有这个勇气和担当,我想看看。”

  “好的,我可以试试,但是我今天实在没什么准备。”

  “奥,对,确实需要一份信物作为见证。这样吧,用我的好了,我老头你也别嫌弃,这是我老婆去香港旅游给我带回来的,万足金。”秦董事长笑着说道,边从自己中指上褪下那枚戒指。

  “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李皌蚺慌忙推脱。

  “小伙子,听我的。我做出的决定从来遵从我的内心,也从不后悔,我希望你也一样。”

  “好吧,这也算我们之间的信物。”李皌蚺接过戒指,目光里露出一种别样的坚毅。

  就这样,他们又回到宴会厅,客人们正酒酣耳热,高谈阔论。

  “大家请暂时安静一下,我想宣布一件事情,请大家为我做个见证。”甫一落座,李皌蚺又恭敬地站立起来,目光郑重地围着大家看了一圈道。

  喧闹的人们立刻安静下来,齐刷刷看着他。

  他回头把靠椅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很从容地对着林月半跪下来:“自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定了你是我今生唯一的爱人。今天,我终于有勇气向你表白,我希望你能接受我,尽管我暂时给不了你什么,但以后肯定让你幸福和你相守一辈子,我保证!”

  林月显然面对这样的突如其来的场面有些不知所措,一味地搓着手,眼神掠过李皌蚺,看向秦董事长。

  “在一起,在一起!”人们齐刷刷开始拍着双掌,满怀期待地喧闹起来。

  “我,我,我愿意。”随着林月嘴里这三个字脱口而出,两个人幸福地拥抱在了一起。此时,感动和喜悦的泪水迷蒙了所有人的眼睛。

  “小李总,明天去我办公室,投资合同可以签了。大家一起干杯!”说完,秦董事长站起身来,一饮而尽。大家也齐整整的站起来,恭敬地端起酒杯,爽朗的笑声、祝福声激越地回荡在宴会厅内。

  宴会结束了,要走出大厅的时候,林月走到秦董事长跟前,轻轻嗔怪道:“爸,你也没问问我,怎么可以这样呢。”

  “傻闺女,有你的,配合别人来哄你老爸!明晚把他带到家里来,我和你妈要二堂会审!……”

  一旁,李皌蚺愣愣地看着他们貌似忽然很熟稔的样子,有点摸不着头脑……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19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哎,说来话长。我也是没办法,我想最后再争取一下,但又,又不想做出违心妥协。”他喃喃着,无奈地吐出一口长气。

这里是否用“的”合适?供参考。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9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10-19 18:18
“哎,说来话长。我也是没办法,我想最后再争取一下,但又,又不想做出违心地妥协。”他喃喃着,无奈地吐出 ...

深谢得荣老师,这里确实是错了的,改了。
发表于 2018-10-20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场夜宴,既有职场打拼的前奏,又有儿女情长的暗流涌动。小说流畅自然,很容易带入作者融入到故事的发展中,职场奋斗,生活打拼,现实冷暖自知。好在这场夜宴正是爱情事业的起点和开始。尽管读到小说的一半就预感到了结尾,但这类故事还是能打动人的,给人励志!
其中关于林月的姓氏是个谜点。林月的母亲姓秦,父亲也姓秦,那么女儿为何姓林?
另:一年前,他(她)和一帮子待业的学生来到这里应聘。还有介绍秦董事长时,紧接着出现了“李董事长”。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0-20 08:05
一场夜宴,既有职场打拼的前奏,又有儿女情长的暗流涌动。小说流畅自然,很容易带入作者融入到故事的发展中 ...

罪过,自罚三杯!一楠版对不住了,我这篇发的急,也没细看。终究是自己不经心,也是态度问题。这个毛病是沉病了,改是都改了,以观后效吧。
发表于 2018-10-20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佳作,晚上好朋友~

点评

谢谢,期待你在这里拜读你更多的大作。  发表于 2018-10-21 11:16
发表于 2018-10-20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力支持朋友~~~~周末快乐~

点评

周末愉快,享受生活,享受秋日。  发表于 2018-10-21 11:16
发表于 2018-10-21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笔力沉稳,故事暖人,小说的气息浓郁,读来容易沉浸。
另外,赞成一楠斑斑点评。
发表于 2018-10-21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息日,上来看看。野老师这一篇,总体确实不俗,虽然讲了一俗套故事。
看到中间就已经知道结尾了。
但这个不重要。
开篇略有艰涩。对动作的描写,痕迹过重。
后面一马平川,表现不俗。

我说涩,是自我感觉,不一定正解。我们来看下,涩在哪里:

林月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步履款款的地走进来。


既然是轻轻推开,后面的“款款”一词就有欠妥之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个人从内心到动作都有大变化,而文本上并没有交待清楚。那么,
后面的“款款”从何而来.砖家作为读者,感觉迷惑。


年轻老板李皌蚺从宽大老板台的抽屉里,顺手拿出一个牛皮信封,推到她面前。

老板的名字,有点奇怪,可能作者另有所指。但是我觉得在短篇里用这么奇怪的名字,就是奇怪的事。生僻字最好不要用在名字上。这个很麻烦。如果你在后面并没有解释为什么。那么读者就会一路奇怪下去。因为汉字,在表“形”的同时,也要表“意”。

后面的动作描写,明显生涩。“顺手”二字多余。顺手,是指在其他动作之下的随意动作。而从文本描述看,是只有这一个动作,而且是专门动作,就是为了拿信封的。那么“顺手”其实并不是顺手,非要用的话,可以加上双引号。告诉读者,这里有特指。

后面的“推”也是。只有放在桌面上,才能推。但显然作者并没有告诉读者已经放在了桌面上。所以这个动作之前少了一动作,或具体描写。

说了这一堆,是想说,短篇小说的开头,非常关键。
很多人写小说,是先有了感觉,进而心里有了故事,而情节和人物心理、动作这些并没有太具体,只是有个大体的模样,向着这个方向去写而已。所以写的时候开头总是生涩的,因为人物和人物关系还没有明朗,写起来就步步小心,又想步步为营,总想着后面的事,又怕前面的铺垫不够。。。。。。

所有很多作者,包括大作家,在完稿之后总要把开头改掉。因为从整体看,开头总是难的,与后面的叙述节奏很可能不一样,为了整体效果,开头一般都会重写。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开头据说写了50次。类似的大作家重写开头的故事太多太多。

而普通作者在后面一旦顺利之后,就不再管开头的事了。这就是很多作品看着整体不错,但就是没人愿意看下去的原因。因为你的开头就叫你想扔掉。后面再好也没用,因为还没有看到那里,多半读者就扔了。

说句实话,也就是野老师的作品,换成别人,看了这两句开头,砖家就不会再往下看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砖家也是读过几本书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1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fonyuan 发表于 2018-10-21 10:49
休息日,上来看看。野老师这一篇,总体确实不俗,虽然讲了一俗套故事。
看到中间就已经知道结尾了。
但这 ...

方圆老师说的句句点到痛处,我一一受领了!作品还能让人回几句,对我而言已经算非常高兴的事情了,何况又说的这么言真意切,切中命脉。
而且,我也知道这篇,也包括其他我的作品仍然有很多很直接的其他问题。有些我心里多少有点数,有些自己不自知,需要通过老师和大家的眼睛来辨识。
人要说实话,否则首先糊弄的是自己。我对小说写作还在探索和摸索的过程中,这里应该有才情不够的原因,也有阅读少的原因,也有观察感悟不够的原因,更有努力不够的原因。所谓努力,不只是闷头写,而是要用心,能够沉下心来。总之,我想我从努力的角度不会辜负老师和大家的,我是作者,也是读者,我了解所有的读者的心情,都希望别人进步,希望看到别人的进步,而不只是别人的努力。当看到好看的作品,那种欣喜是不言而喻的,尽管那东西是别人的,但并不影响大家的爱不释手!
发表于 2018-10-23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fonyuan 发表于 2018-10-21 10:49
休息日,上来看看。野老师这一篇,总体确实不俗,虽然讲了一俗套故事。
看到中间就已经知道结尾了。
但这 ...

这个必须顶。力评!
期待更多朋友加入进来,一起提高。
发表于 2018-10-23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加精理由: 流畅自然,笔力沉稳,故事暖人,小说的气息浓郁,读来容易沉浸,是一篇不错的职场励志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12:29 , Processed in 0.086299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