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49|回复: 34

[原创] 【短篇小说】我们要不要怀念许春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0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8-10-29 16:37 编辑

  我从柳江古镇回来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那天在整理画稿的时候,李小树无意间看到我在柳江古镇采风的时候替许春花画的一幅肖像。

  其实柳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古镇,我之所以称它为古镇,是因为它具有一定的明清风格。镇子上的房屋全都是青一色的木质阁楼,还有阁楼上那些统一的镂空方格子窗花,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些经过岁月变迁的古建筑。不过从房梁的釉彩与木雕的凿痕看,它与那些经历沧桑的古镇相比,完全像个刚出生的婴儿,满眼都是新的。说它是古镇,不过是为了顺应当地政府招引游客故意这么称呼罢了。

  柳江古镇的镇口有一棵惹人注目的黄葛树。黄葛树的树杆苍劲而粗壮,约莫两三个成年人才能合围得住它。黄葛树下面,是一条潺潺流淌的河流,河流中央,有一个木质水车,水车立于河道围堰下的低洼处,河水冲击着水车的踏板,水车便“嘎兹、嘎兹”艰难地旋转着。柳江古镇虽说是新近修建的集镇,它的街道却并不宽绰,全是由青石板铺就而成,人走在上面,就有了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我初到柳江古镇的时候,隆冬已在那个小镇盘桓了一段时间,街头那棵近千年的黄葛树枝头只零星地挂着些干枯的叶子。那些泛黄的叶子极像一盏盏风车,在起风的日子里发出“唰啦、唰啦”的响声。

  我最初在柳江古镇撑起画板,就是在离那棵黄葛树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我想把那棵历尽风雨沧桑的古树描绘下来,正当我要落笔的时候,树下来了一个女人,她大大方方坐在树下那块长条形的石墩上,然后用自己长长的辫子逗着怀里的娃娃。又粗又黑的辫子不住地挠着娃娃的脸蛋和胳肢窝,女人“哦——哦——咿——啊……”的声音有节奏地从树下传来。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女人手里的那对时而扬起时而落下的辫子牵制住了。我慢慢去接近她,就在离女人不足十米的地方,我不由得停了下来,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女人怀里的娃娃,竟然是一个毫无生机,而且是个破旧不堪的洋娃娃。

  后来我才知道,女人名叫许春花。

  这是镇上悦来客栈的老板娘告诉我的,悦来客栈的老板娘说,自从许春花的娃娃在黄葛树下被人抱走后,她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了,不管刮风下雨,她都抱着洋娃娃在树下逗着、哄着。

  李小树怔怔地看着画稿上的许春花,大黑猫在他的肩头“喵喵”大叫两声后,就纵身跳到许春花的肖像上,它的爪子毫不留情地在画稿上留下几条划痕。

  李小树发火了,我第一次见到李小树对大黑猫发那么大的火,他气急败坏地提着大黑猫的后颈窝一把把它扔出了窗外。大黑猫被扔出去后又撕心裂肺地叫着从窗口爬了进来,李小树仍没解气,他从杂屋间找来一个废旧的纸箱,三下两下就把大黑猫装进了纸箱里,然后把它送给了我。

  李小树平时一直把大黑猫当成自己的心肝宝贝,我原来向他讨要了几次,都被他一口拒绝了。他说大黑猫比起很多女人来更值得宠爱和信任,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他总把大黑猫带在身边。

  我很喜欢大黑猫,不光喜欢它那身乌黑发亮的皮毛,还喜欢它的灵性。

  李小树把大黑猫送给我后,我每天从画廊回来,都要绕着道去宠物用品店买些标有lite或light的猫食回来。大黑猫不算年长,大部份时间它都喜欢静静地卧在窗台上发呆,只有听到我用钥匙在锁孔里旋转的声音,它才从窗台上跳下来,然后守在门口迎接我。它用圆滚滚的头揩拭我的裤管,后又撒娇似的“喵喵”叫几声。我把买回来的猫食搁在墙脚专供它进食的瓷钵里,它并不急着去进食,而是用它粗糙的舌头沙啦沙啦舔舐着我的手指,直到我把它揽到瓷钵旁边,它这才不急不躁斯斯文文地去吃着那些食物。吃完之后,它又跳到窗台上温文尔雅地慢慢梳理自己的皮毛,而后就盯着对面的寓所发呆。

  我想大黑猫可能还没忘记它原来的主人——李小树。

  李小树原来就和大黑猫住在我对面的那个寓所里,只要我在家,李小树有时会隔着落地窗和我打个招呼,有时他干脆拿着自己喜欢的马爹利酒过来串门。我们坐在客厅间的吧台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李小树从来不聊他们娱乐界的事情,大多数时候,他都在谈论美酒和女人。

  有时候我很佩服李小树这个人,譬如,他在品酒的时候,能在酒中品出女人的味道出来。

  记得有一次,李小树往两个高脚杯里倒好酒后,就一支手托着一个酒杯轻轻地晃荡着,等两个玻璃杯壁都挂着一层闪耀的红褐色光泽,他才很绅士地递了一杯给我,自己则托着手里的杯子轻轻抿了一小口,然后微闭着眼睛咂巴着嘴,做出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对我说:“哥们儿,你觉得——这世上哪种女人最有味道?”

  我说:“我对女人可没研究过!”

  李小树带着一副调侃的神态说:“你虚伪了吧?要是别人说没研究过女人,我或许还有点信。但是——你,一个搞艺术的男人,你说你没研究过女人,这话说出来恐怕连鬼都不会相信!”

  我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我认为——艺术和女人本身就是两码事!”

  李小树很愕然的样子,他瞪大眼睛盯着我说:“怎么可以说艺术与女人是两码事情呢?我认为女人本身就是艺术品,只要你懂得去欣赏她,才能品出她的滋味。”

  李小树一边说着,一边又把酒杯送到嘴边,只见他又轻轻地抿了一小口,等酒慢慢滑下他的喉咙,他才慢吞吞地说:“就拿这马爹利酒来说,刚刚一入口,它就牵制住了你,你舌尖就有一种妥贴圆润的感觉。再细品,沁人肺腑的果香便悠悠传来。”

  “你闭上眼睛。”

  李小树突然说。

  我不明就理地转过头盯着李小树,只见他说完这句话后就把眯着的眼睛合闭上了。他抿了抿嘴无比享受地说:“你有没有感觉得到它的柔滑与细致?”

  李小树依然闭着眼睛沉醉在其中,我看到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他听到我“呃”了一声后又慢条斯理地说:“它虽然进了你的脾胃,可它那种馥郁与优雅的味道仍然会留在你齿间,让你魂牵梦绕。不!应该说是魂不守舍。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哥们儿!”

  李小树等了半晌,见我没有回答,倏忽睁开眼睛,见我正对着他不怀好意地发笑,就瞪了我一眼说:“哥们儿,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说的可是我的真心感受,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发笑好不好?”

  我捏了捏嗓子说:“好,好好!正经——我正经!我不笑了,我不笑了!”

  李小树知足地“嗯”了一声后,提高嗓声带着强调的口吻说:“当然了,我说女人是艺术品,并不代表所有艺术品都能成为艺术精品。如果女人能像这马爹利酒一样,我认为,这种女人才够味,才称得上是女人中的精品。”

  李小树在说这话的时候,又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大黑猫最近也总爱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它不再怔怔地望着对面的寓所发呆,我看到它常痴迷陶醉地盯着李小树旁边的那处小洋楼。我猜想可能是那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在紫藤架上上蹿下跳的原因,又或者是新搬进小洋楼里的那个女人引起了它的注意。

  新搬来的那个女人很漂亮,约莫二十岁出头,高挑的个头,瓷白的皮肤。每天傍晚的时候,她都喜欢穿着一条曵地的白色纱裙,像例行公事似的在院子里打理一小会儿花草,然后就回到那间亮着橙黄色灯光的屋子里弹钢琴。女人喜欢弹奏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和法国保罗.赛内维尔和奥立佛.图森共同谱写的那首《秋日思语》。一般情况下,女人在弹奏曲子的时候,我都会关掉灯,放下手里的事情,和大黑猫一起默不作声地伫立在窗前往对面的屋子里打量。

  透过橙色的落地玻璃,我看到灯光里那只雪白的波丝猫静静地卧在女人前面的琴架上。女人挺直着腰身,头微微地朝前倾着。我想,女人该有一双修长灵活的手,她纤巧的十指是如何在黑白琴键上行云流水般跳跃弹奏着。每天傍晚那段时光,我都禁不住陶醉在自己的遐想中,一遍又一遍沉浸在那无比舒缓动听的乐曲里不能自拔。

  大黑猫很长时间就这样安静温和地和我待在一起,只有在礼拜天,我才带它到公寓附近的公园去放放风。我没有像公园里那些养宠物的人一样,给自己的宠物穿戴上一些花花哨哨的马褂或头饰,我觉得那样做并不是真正在喜欢或者是在保护它们。恰恰相反,我认为那是对它们的一种侵犯和蔑视。大黑猫也和我一样,每次看到那些穿着奇装异服的猫或狗从我们身边经过,它眼里多多少少都会流露出一些鄙夷的神色。它趾高气扬地故意在那些穿戴整齐的宠物面前走来走去,我觉得自己是了解大黑猫的,就像我了解它原来的主人——李小树一样。

  大黑猫在公园里散步的样子的确很像李小树。

  李小树平时就爱摆着一副狂傲不羁的样子,他一年四季差不多都戴着一副宽边的有色眼镜。在夏天的时候,他喜欢穿件紧身的背心,让锁骨下面的那两块结实硬朗的胸肌把背心撑得满满当当。很多女人都喜欢盯他那两块胸肌露出暧昧的神情,李小树却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其实李小树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去理会那些女人的眼神,很多时候,他都在宽大的镜片下打量着她们,只不过在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时,他才会主动上去搭讪回应。即便如此,他对一个女人的新鲜感最长时间也不会超过三个月。

  那天李小树看到许春花的画像后有些反常,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天是周末,他来的时候提着他的马爹利酒在我的院子外面大呼小叫,说我种的那株蔷薇已经开出了几朵小花苞。那会儿我正在画室整理画稿,听到李小树的叫嚷,我忘了放下手里的画稿,拿着那幅在柳江古镇采风时替许春花画的肖像径直走了出去。李小树当时看到我手里的画像,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好像被什么东西蜇到了似的,只见他张着嘴,身子猛地振了一下,眼珠子瞪得溜圆,恨不得一下子要从眼眶里蹦出来。

  我把画稿放在八仙桌上半开玩笑地说:“怎么了?是不是被画上的女人迷住了?”

  李小树仍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画稿,过了一会儿,他伸长脖子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问:“这——画稿上的——女人——是谁?”

  我说:“许春花!”

  李小树又问:“许春花——是谁?”

  我说:“喏,就这画稿上的女人。”

  李小树听了我的话后抬起头来不满地白了我一眼,我不由得哈哈大笑,李小树就没有理会我了。他眯着眼睛咬着嘴唇,胸口剧烈地跳动着。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李小树对一个女人表现出如此浓烈的兴趣,尤其是对画稿上一个素未蒙面的女人。李小树似乎察觉到我在注意着他,他有意无意地咳了两声嗽。便伺机把那瓶马爹利酒攥到胸前。我看到他手背上的青筋开始还隐藏在他手皮子底下,等他的手逐渐用劲,那些青筋就陆续地从皮下蹦出来,像一条条贴在他手背上时不时涌动着的蚯蚓。

  我打趣地说:“李小树,你是不是觉得——许春花很有味道,跟你手里的马爹利酒一样?”

  李小树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他把酒放在花台上饶有兴致地搓了搓手说:“天下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女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甜美的微笑,不!她的微笑我仿佛又似曾相识,我冥冥中在哪见过的,在梦里?还是……”

  李小树挠着脑门思索着,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她的微笑既迷人又带着几分神秘的色彩。”

  “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

  李小树拍了拍大腿说:“她的微笑简直和梦娜丽莎的微笑一模一样,完全可以相媲美,不!可以说——更胜一筹。”

  李小树目不转睛地盯着画稿上的许春花,嘴巴“巴啧、巴啧”地响个不停,听上去像在是品咂一道美味可口的佳肴。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说,哥们儿,你是怎么发现这样一个人间尤物的?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让你看一眼——只看一眼,就让你着迷的女人?”

  李小树一面痴痴地盯着画稿,一面小心翼翼地伸手去触摸画稿上许春花的脸,大黑猫在李小树肩头“喵喵”大叫两声后,就纵身跳到许春花的肖像上,它的爪子毫不留情地在许春花的衣服上留下几条划痕。李小树气愤地把大黑猫装进纸箱后怜惜地看着画稿,后又没完没了地向我盘问起许春花。

  其实有关许春花的信息,还是镇上那家悦来客栈的老板娘告诉给我的。我在柳江古镇采风的时候,就一直住在悦来客栈里。

  悦来客栈的老板娘是个敏感又多疑的女人,我向她打听许春花的时候,她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眼睛像一把锥子在我身上划来划去,让我浑身不自在。

  老板娘可能看出我对许春花并没有非分之想,才痛痛快快地告诉我说,许春花是镇上一个叫周二的人从大山里娶来的。娶来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吉利——不光她觉得不吉利,镇上好多人都认为不吉利。许春花嫁来的那天,她家里人抬了个衣柜来作陪嫁,可那衣柜刚抬到周二家门口的时候,就散架了,掉得门是门,板是板——全变成一块一块的了。

  听了老板娘的话,我“呃”了一声。

  老板娘说:“当时好多人都对周二说,这是一个不好的兆头,劝他把许春花退回去算了,要不就重新选个皇道吉日,再把许春花迎娶过门——好避避诲气,可周二就是不同意。”

  我问:“是不是衣柜的质量太差,经不起巅簸,所以……”

  老板娘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急切地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好端端的衣柜,怎么早不散架,晚不散架,偏偏一抬到他周二家门口的时候就散架了哩?他周二当时也不仔细想想,他只捡了两块木板拿在手里敲了敲,木板“空空空”地响,他当真就稀里糊涂地认定是衣柜的料不好,硬不相信那有什么不吉利的兆头。”

  我不由得笑了笑,老板娘也跟着笑了笑。

  她笑后又接着说:“你们男人啊,是不是一看见好看的女人,就像老猫子嗅到腥一样,就是不要了老命,也恨不得一口把她含在嘴里,才过得?”

  老板娘的问话让我有些尴尬,好在她话锋一转又说:“这也怪不得周二,谁叫许春花长得那么水灵好看呢。我看换作是哪个男人,都不愿意把许春花退回去。男人啊!都是这副德性——哪一个不想娶到一个像许春花这样嫩得一拧就会冒出水来的黄花大闺女?我要是个男人,可能我也舍不得把她退回去哩,呵呵”

  老板娘羡慕地说:“许春花进门后,周二就差一点没把她当菩萨一样供起来了——他把她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又怕化了,反正周二在家的时候,什么重活、脏活他都不让许春花沾上手,那会儿可眼馋死咱们镇上的那帮娘们儿了。”

  我说:“周二这么心疼许春花,这么冷的天,怎么也不把许春花叫回家去呢?”

  老板娘叹了口气说:“叫啥啊叫!许春花刚过门的时候,我们就说过——有‘拙’处的,可周二不信这个邪啊,这不——还真是被应验了。”

  我不明就理地问:“什么被——应验了?”

  老板娘见我满脸疑惑的样子,便有点惋惜地说:“你不知道,原来我们柳江镇还没屁股那么大,前几年上面说要扩建,要发展什么旅游业,就把镇子建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当时要扩建,就把原来挨着老镇周围的耕地和住房全占用了。被占用土地的农民,凡两亩以上的可以补贴点钱在镇子上分一套六十平米的住房。”

  我“哦”了一声。

  老板娘说:“古镇建好后,周二他们才搬到镇上住下的。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觉得很新鲜,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日子久了,自己的土地全修成了街市,上面再也产不出任何粮食来了,他们一个个才傻了眼。后来有人传,说有的有点背景的人占了土地不光分了一套房子,还有份养老保险金哩。”

  我说:“有这种事?”

  老板娘说:“反正当时吵得沸沸扬扬,周二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沉不住气了。他说,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自己补钱分得的那套巴掌大的住房与别人那些养老保险金相比,简直就算个屁。许春花在医院生娃娃也花费了一笔钱,娃娃刚满月没几天,周二趁许春花回娘家的当口,就鼓动起那些被占用土地赔付少的人一起去找开发商,结果开发商说这事不由他们管,说是由镇政府说了算。

  我说:“那后来呢?”

  老板娘说:“后来——后来周二他们又去找镇政府说理。他们那天去了不少的人,场面铺开得挺大,把政府大院都围得水泄不通。后来派出所就出动人马了,听说派出所那天用大卡车载去了一车的人。”

  老板娘一边说,一边朝门外瞅,见没有人经过,她才放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听说那天载去的一车人,有的人穿着制服,有的穿的便衣,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家伙,听说有的手里拿着警棍。有的人腰上还别着枪哩。很多人见势火不对,就赶紧走了,只有周二这个人一根筋,他一个人还在那儿理直气壮地较着劲,结果派出所的人就把他抓起来了。”

  我说:“这就——抓起来了?”

  老板娘说:“可不咋的,说他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还说他防碍政府部门正常工作。对了,好像说他阻碍了社会主义的和谐——是和谐发展什么的,反正给周二罗列了一扒拉的罪名,就把周二扣押起来了。”

  我说:“关进去多久了?还没把人放出来?”

  老板娘说:“人是放出来了,不过——放出来还有啥用哟……”

  我说:“为什么?”

  老板娘摊了摊手说:“这人都已经死了,你说还能有啥用?”

  我有些不敢相信地说:“谁死了?周二——死了?”

  老板娘挽惜地说:“可不咋的!唉!这都是命啊。周二关进去的当天下午,派出所的人就说周二不注意,踩到地上的一块香蕉皮,结果自个儿摔了一大跟斗,恰巧脑袋撞到桌尖上——还没来得急送医院,这不——人就死了。”

  我惊愕地说:“周二就这样——摔死了?”

  老板娘皱了皱眉头说:“可不咋的?周二平时是个很活泛的人,人也长得粗粗壮壮,认识他的人都不相信周二会死在一块香蕉皮上。可周二偏偏就那样磕死了,就像当初许春花刚嫁过来的时候,那衣柜‘哗啦’一声,说散架就散架了一个样子。”

  老板娘叹了口气又接着说:“周二死后,许春花的神经就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她每天把娃娃抱到黄葛树下,说是要等周二回来。明白人都知道,周二回不来了,可许春花偏偏不相信,她见天就抱着娃娃在树下等着。”

  我试探着问:“许春花的娃娃呢?我看到她怀里的娃娃,怎么是个——洋娃娃!”

  老板娘听了我的话后,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她说:“真是作孽哟,许春花也真是个命苦的女人。就在前阵子,她把娃娃放在摇篮里打了个盹,娃娃就被人偷偷调包抱走了,那遭天煞的贼在篮子里面给她放了一个洋娃娃。许春花发现娃娃不见后,哭得死去活来,当时好多人都跟着一起抹眼泪。后来许春花就变得更加神神叨叨的了,不管刮风下雨,她都抱着那个洋娃娃在树下逗着、哄着。”

  画稿上的许春花穿着一件洗得泛白的方格外套,一张好看的鹅蛋脸,弯弯的眉毛下有一个笔挺的鼻梁和两片唇线分明的丰满嘴唇。她侧着头,辫子垂到了胸前。她浅浅地笑着,左嘴角上的小酒窝就在画稿上显现了出来。只是在绘画的时候,许春花一直都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遮盖住了她的眼睑。

  我对李小树说,许春花有一对好看的眼睛,她的眼睛水汪汪的,眨巴着会说话。

  李小树看着许春花的画像,嘴巴“巴啧、巴啧”响个不停,看上去像在是品咂一道美味可口的佳肴。

  李小树在“啧巴”嘴的时候,我一下子又想起许春花。许春花在洋娃娃不吃东西的时候,也会把嘴弄得“巴啧、巴啧”响,只不过她在“巴啧”时,通常都会皱着眉头。

  我听到悦来客栈的老板娘说起许春花之后,每到吃饭的时候,我都会在黄葛树下的那块石墩上给她放些糕点。可许春花从来不会主动去拿,只有我把糕点直接放在她的手里,她才会接住。不过许春花从来不会自己先吃,她拿到糕点后,就急切地去喂自己怀里的洋娃娃。见洋娃娃不张嘴,她便一边羞涩地解开自己衣扣,一边喃喃自语地说:“都怪妈妈不好,妈妈忘了你这小家伙的牙还没长好,还不能吃这样的东西哩!”她羞答答地解开衣扣,把乳头塞进洋娃娃的嘴里,见娃娃仍不肯吮,许春花便皱起眉头把嘴弄得“巴啧、巴啧”地响,她一边弄,一边还自言自语地说:“你这小家伙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哩?”许春花说着就用自己的脸和手背去挨洋娃娃的额头,挨过之后她就如释重负般舒口气说:“还好——没有发烧!你这小家伙到底咋回事呢?是不是要等到你爸爸回来,你才肯吃呢?”许春花说着,脸上就泛起两朵红晕。她把脸紧挨着洋娃娃的脸蛋,然后“咽咽呜呜”地哼着什么歌,哼着哼着,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思忖着说:“你这小家伙也该吃点东西了,都这么久了,要是你爸爸知道你这么调皮捣蛋不肯吃东西,他肯定会打你的小屁股的。你瞧,人家收破烂的陈拐子都常吵着饿,要妈妈去他的屋里喂奶给他吃哩。许春花掰着自己的指头慢慢盘点着,比如镇口的张铁匠、茶馆里的老王头……”

  我告诉李小树,我离开柳江古镇的时候,许春花已经在那棵黄葛树下消失了好些天。听镇上卖豆腐的女人说,那天赶集散场以后,她收摊正打算回家,远远地就看到有一个粗壮的男人在同许春花拉扯,后来许春花就不见了;又有人说,许春花看见自己的洋娃娃掉进刚开冰的河里,她便奋不顾身跳了下去,后来就再也没有上来。

  有关许春花消失的版本还有很多,李小树听完我的话后,就开始破口大骂镇口的那个张铁匠,还有茶馆的老王头。他还骂了很多人,包括卖豆腐女人口里说的那个不知姓名的粗壮男人。

  也就是那天半夜,我正睡得沉的时候,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我迷迷瞪瞪睁开眼睛,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02:15分。我接起电话含糊不清地“喂”了一声,李小树的声音劈头盖脸地从话筒里传来,他说:“哥们儿,我们要不要怀念许春花!?”

  我还没回过神来,李小树就挂断了电话。我没有多想,放下手机又继续睡觉。没过一会儿,电话又响了,我摸索着抓起电话,李小树在电话里兴奋地说:“哥们儿,我打算去寻找许春花!”

  我刚要张嘴,李小树的电话又挂断了。我对着“笃、笃、笃”的话筒不好气地嘀咕了一句:“深更半夜的,发什么神经?”

  放下电话后,我不禁想,从柳江古镇回来的路上,我就琢磨过:我们要不要怀念许春花呢?不过这个问题随着后来不断的交际应酬,最后便被隔浅了。

  当李小树重新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挑起半边嘴角不经意地轻笑了一声。我想李小树也会和我一样,过不了两天就会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就像李小树说要去寻找许春花一样,我也只认为他只是一时冲动随口说说而已。后来我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天不见亮的时候,手机又发神经地响了起来。我瞄了一眼,看到又是李小树拨过来的电话,这次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接起电话我就对着话筒吼:“李小树,你到底有完没完?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吼完之后,我就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没想到我挂断电话后,电话又固执地响了起来,我有气无力地接起电话,李小树在电话里略微夸张地“嘿嘿”笑了两声说:“哥们儿,别睡了,我有急事。快起来开下门,我现在在你家门外。”

  我努力地睁了睁眼睛说:“你这么早在我家门外做什么?”

  李小树迟疑了片刻说:“想和你——道个——别!”

  我的睡意一下子全没有了,我顺手抓了件搁在床头柜上的衣服披在身上,便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李小树的身影看上去很模糊,不过能看到他低着头,一个大大的行李包压在他后背上。他站在我公寓的门口猛地吸着烟,火星子像团红碳照亮他的鼻端。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说:“李小树,你这到底是要闹哪一出?”

  李小树等我开门的空当,他把手里的烟蒂弹了出去,烟蒂带着火星子飞到不远处的水沟里,瞬间就息灭了。

  李小树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我说:“李小树,你这是闹哪样?能不能严肃一点?”

  李小树凝视着远方,后来他收回视线平静地对我说:“我很严肃。哥们儿,昨晚我考虑了整整一夜,我决定——去寻找许春花。”

  我做梦也想不到李小树会千里迢迢去寻找许春花,可是他真的走了,走的时候,除了给大黑猫带来一些他家里剩余下的猫食外,他还向我讨要许春花的那幅肖像。看到他热切企盼的眼神,我便把画稿送给了他。李小树小心翼翼地把画稿收藏在他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画筒里,就火急火燎地走了,像阵风似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大黑猫在李小树走后的那两天里性情变得异常暴燥,它要不是充满敌意地盯着我看,就是“呜呜”地叫着在墙脚吹胡子瞪眼地踱来踱去。它用爪子抓扯门窗,还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弄坏了好几幅还没来得急装裱的画。我狠狠教训了它一顿,它才开始变得安静规矩起来了。

  李小树走后几天,我和一帮朋友聚会过几次,每次他们都向我打听李小树的情况,好像这已经成了每次聚会的一个重要内容。当然了,他们既然喜欢,我便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们说,就在某日,一大早——天还没亮的时候,李小树就背着他的行囊,去寻找许春花,走了就再没有音讯。他们张大眼睛又问我:许春花是谁?我对他们说,许春花只不过是我画稿上的一个女人。他们先是一愣,后就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喘不过气来。我也跟着他们一起笑,笑过之后,我和往常一样,每天早晨驱车穿过东大街到画廊,在那里待上大半天后,再绕着道去宠物用品店买些标有lite或light的猫食去参加聚会,然后再回家。

  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周左右,李小树才打来一个电话,我接通电话的时候,话筒里满是“沙沙沙”的噪音,他的声音就夹杂在其中时断时续地传来。我隐隐约约听到他在电话里说自己已经到达柳江古镇了。我刚“哦”了一声,就看到一辆大红色的蓝博基尼跑车正缓缓地驶进李小树旁边的那幢小洋楼。我站在阳台上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李小树的电话,一边眯着眼睛打量着从小轿车里下来的那女人。

  女人很漂亮,约莫二十岁出头,高挑的个头,瓷白的皮肤。一条曵地的白色纱裙像一朵盛开的白色蔷薇朝下铺陈开放着。

  我忍不住伸长脖子咽了口唾沫,李小树在电话那头敏感地问到:“哥们儿,你在做什么?”

  我饶有兴致地说:“看美女!”

  李小树在电话那头干笑了两声,后来电话就断了。

  那是我和李小树最后一次通电话,因为要筹备个人画展,我一直没有主动联系李小树,李小树听说我要忙于开画展,也没有再打电话过来。我每天忙忙碌碌,不过每天回到寓所后,只要听到女人的琴声,我都会放下手里的事情,然后不自觉地伫立在窗前,朝女人居住的小洋楼里打量。

  我没想到女人会对画感兴趣,就在我个人画展举办的最后一天,女人来了。她悄无声息地走进大亭,然后神情专注地在我画的一幅幅画前驻足观看,当她看到一幅题为《烟雨江南》的画时,我看到她眼睛里流露着赞叹和惊羡的神色。

  见女人一直站在那幅画跟前不肯离开,我伺机走上前说:“你喜欢这幅画?”

  女人没有回答,她扭过头来朝我腼腆地笑了笑。

  我说:“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得意地递给女人一张名片,女人看着名片睁大眼睛说:“原来这画展是你办的,你太了不起了!”

  我呵呵地笑了两声。

  女人说:“你的画画得真好,非常荣幸——能认识你!”

  女人说完就主动伸出手来,我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我赶紧握住女人的手,女人的手很白很嫩,我紧紧地把它攥在手心里,女人并没有反对,好像这白晰修长的手原本就该属于我一样。

  我的眼睛火辣辣地盯着女人,女人的确很漂亮,黑黑的眸子,高高的鼻梁,白晰而细腻的皮肤把她柔润性感的嘴唇映衬得格外突出。女人既有北方女人的高贵气质,又有南方女人特有的妩媚阿娜。

  女人见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脸不由得红了,她下意识地抽回自己的手。我的眼睛仍没有离开女人,我明知故问地说:

  “你住在七里坪?”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们是邻居。”

  女人微张着嘴半信半疑地盯着我,我正要进一步向女人打听名字的时候,女人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

  我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这该死的电话!”

  女人掏出手机迅速瞥了一眼,又快速挂断电话把它放回到包里。我不由得一阵暗喜,女人似乎看透我心思,她难为情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了。”

  女人走后,我再无心思待在画廊,便向画廊里工作人员交待了几句,就提前回了家。我想女人傍晚的时候一定会回到对面的小洋楼里的,像往常一样,在院里侍弄一下花草,然后回到亮着橙黄色灯光的屋子里弹钢琴。

  我每天傍晚的时候端着酒杯木然的站在窗前,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小洋楼。可是女人并没有如我想像的那样,一连几天,她都没有回过七里坪的小洋楼。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枯燥泛味,我开始频繁地出入酒吧和KTV等娱乐场所。

  有一天,有一个台湾画商托人约我在一家新开的KTV包房见面,我去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了女人。女人脸上化了很浓的妆,她嘟着嘴对画商撒着娇,两片火红的嘴唇像一朵开在她脸上的罂粟花。

  我没有进去与台湾画商见面,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离开了那家KTV厅的。在走出大厅之后,我就打电话约了一帮圈内的朋友一起去酒吧喝酒。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天南地北地聊天,可女人的影子总会时不时的浮现在我眼前。

  女人穿着一条改良后的火红色旗袍,旗帜很短,齐膝盖上几寸的地方,旗袍的口子开得特别高,她侧坐在那个六十来岁已经秃了顶的台湾画商腿上,白花花的大腿就暴露了出来。画商色眯眯地盯女人的大腿,手很不老实地在上面揉来捏去。

  女人娇滴滴说:“快放我下来,万一被人撞见……”

  女人把那个“人”字说得很轻。

  男人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放心吧,宝贝儿,我请的客人还要一会儿才会到,现在还早着呢。”

  女人说:“你请的是哪位客人呢?我认不认识?”

  男人说:“听说那人好像还是李小树的朋友,是一个美术界掘起的新秀,我在杂志上看到过他的作品,不过没见过本人。”

  女人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

  男人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怎么了?难道你还惦记着那个李小树?据我所知,他身边从不乏缺女人。”

  女人嗔怪地说:“讨厌!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惦记谁?李小树是什么东西?他只不过是个一文不名的小混混,他怎么可以和你相比呢,我的醋坛子——大商人!”

  男人说:“这就好,宝贝儿,你看我的很一眼,我就知道,你会跟着我的……”

  女人嘟着嘴说:“讨厌,干嘛说又这个……”

  男人放肆地笑了笑说:“好好,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我就喜欢你这样懂事的女人,从不和我家里的那个黄脸婆争风吃醋。宝贝儿,我不会亏待你的。”

  男人说着就在女人脸上亲了一口,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嗲声嗲气地说:“你还说!人家这不是在乎你吗?哦,我忘了告诉你了,我那天在珠宝店看到一串项链,可漂亮了!”

  男人说:“喜欢就买下来好了。对了,宝贝,那别墅你住着还习惯……”

  听到这里,我便转身离开了。

  那天我和朋友一起喝了很多的酒,在我喝得正起兴的时候,电话响了,我糊乱地接起电话问了声:“谁——?”

  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男人说:“哥们儿,是我!”

  我含糊不清地问到:“你——你——是谁呢?”

  男人沉着声音说:“哥们儿,我是李小树!”

  我“哦”了一声。

  李小树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在柳江古镇的下游找到许春花了。我迷糊中忘记了许春花是谁。李小树提醒我说:“就你在柳江古镇采风时在镇口那棵黄桷树下逗着洋娃娃的许春花。”

  我一下子记起画稿上的那个女人,只是从李小树的描述中,画里的许春花变得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她的两条粗大的辫子已经披散开来,刚好挡住她那对空洞的眼睛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20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随玉 于 2018-10-20 09:42 编辑

先占个位子。                           
发表于 2018-10-20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贩这篇好啊,还有过去作品的影子,但明显有一些不同了,更耐读了。许春花只是个引子,真正被祸害的不是许春花,真正需要找回来的也不是许春花。有人惦记她,想着去找她,就还有希望。
建议小贩也发个代表作过去,比如这篇也可以。
发表于 2018-10-20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标题就知道是个写短篇的内行。                     
发表于 2018-10-20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俺来支持一下。顺带讨杯茶。               
发表于 2018-10-20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喜欢小贩正经的时候。正经的小贩真正深入生活,去探究人生的真谛和生活的苦与乐,不再是浮于表面的嘻嘻哈哈。由此我更坚定了一个想法,但凡表面嘻哈的人都有一颗敏感脆弱的心。
看小贩的文,总能沉入小贩制造的意境,简洁凝炼的语言,精准的刻画,有力地阐述,说明小贩在写这类文的时候底气很足,少了刻画的痕迹,接近返璞归真的自然,没有一定的阅历和经验是无法达到的,在论坛里,有这样水平的人并不多见。
小贩的文我看过几篇,最欣赏的就是李小树系列,关于这样的人设/主题/意境/事件相得益彰,相比《村长》的刻意拿捏更胜一筹。
《我们要不要怀念许春花》,初一看到题目,就被深深吸引,这正是会写小说的人起的题,仅仅几个字,就带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
“我”和李小树,许春花和白衣女子,是两个鲜明的对比,“我”追求浪漫和完美,却被现实无情击破,李小树看似浪荡却质朴纯真,能够接受生活的残缺并追求真正的真善美,而许春花和白衣女子更不用说了,一个是天然美玉,出淤泥而不染,白衣女子表面风光,实质十分糜烂。内在美的深刻和外在美的浅薄,到底给人的心灵震憾不同,所以,我们要不要怀念许春花,去追求真正打动人心的美?
小贩的文整体构思十分严谨,描写细腻,处处透着人生哲思和一种寂寞的意味,是在颓废生活面前的一种格格不入。大概写文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想清高,却在淤泥里拔不出腿来。
唯一觉得有点问题的是许春花的话,那段“人家收破烂的陈拐子都说饿,要妈妈去他的屋里给他喂奶……”小贩想表现一些丑陋的人的卑鄙行径,这个想法是非常好的,但由一个疯女人嘴里说出来倒有些刻意了,倒不如借老板娘之口说出来比较自然,当然,只是个人看法。总之对小贩这篇文大赞!
发表于 2018-10-20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标题把我吸引进来了。很有味道的一个句子。
发表于 2018-10-20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贩老师的为文态度值得赞赏!更何况,小说也是极好的。赞一个!
发表于 2018-10-21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欣赏学习。周末愉快!
发表于 2018-10-21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人说:“这就好,宝贝儿,你看我的很一眼,我就知道,你会跟着我的……”

  女人嘟着嘴说:“讨厌,干嘛说又这个……”
再读,再品,在学习!
小贩,这个应该是发过的吧,没有原创声明。怎么错的地方照搬过来了啊
发表于 2018-10-21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是短篇高手,值得一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用占,我一直给你留有位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0-20 09:27
小贩这篇好啊,还有过去作品的影子,但明显有一些不同了,更耐读了。许春花只是个引子,真正被祸害的不是许 ...

干嘛要发过去?野芒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潭边老桑 发表于 2018-10-20 10:20
一看标题就知道是个写短篇的内行。

我就是个标题党,问好桑妹妹!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10-20 10:45
俺来支持一下。顺带讨杯茶。

没有茶,拥抱到是有一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8 18:11 , Processed in 0.08734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