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45|回复: 37

[原创]  环保风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7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梦儿 于 2018-10-28 11:04 编辑

  文/欧阳梦儿


    (一)

    几十成百条汽轮内胎,一串一串被货运司机从车上拎下来。它们象一条条发霉变黑的干鱼,颓废而无奈地躺在我脚下,丝毫没有“新嫁娘”该有的光鲜与靓丽。我惊讶于我的目光如此嫌恶,在过去的几十个小时里,我曾经那么热切地呼唤着它们的名字,从一个商家寻觅到另一个商家。在我的记忆中,它们有着美丽而坚挺的外衣,与它们“高贵”的“档次”相得益彰。话不用多说,给人那么瞄上一眼,顾客就明白了你的报价物有所值,主、顾尽欢。然而眼前的东西,自己看来尚是垃圾一般,如何说服顾客让他们相信卖给他们的是“花儿朵朵”般的存在呢?

    咬牙切齿拨了营销商电话,意念中已经把对方撕成千万条。“先打款后发货——这就是下场!不准备有下次了,是吧?!”
    “可以!”
    对方的回答平静、干脆。
    “几个意思?!”我厉声问。愤怒与羞辱让我的声音听起来坚利刺耳。
    “没什么意思,不满意你就退回来。”
    我张口结舌,一时不知怎么接话为好。显然,我没想到对方如此硬气。以往不是这样的,以前他们脸上会堆满折子,折子里全是讨好的笑,笑里渗着请求理解愿意达成共识的愿望。“当然退货!”我心里有个声音一遍遍尖叫,然而我不能。找了好几天,几乎问遍了A市所有的营销商,才只有这一家有回应,退回去,我库存的汽轮外胎用什么来配?前几分钟,不死心的我刚给曾经的两个推车大厂家打过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那么令人丧气。“搞环保,不生产了!”不生产了,偷偷加工出来的,待价而估,随风见长。

    “你好歹也给弄个包装。这一串串的,象什么嘛。”我的语气,不由自主地软下来。
    “这个价格没有包装。”
    “我给你的是高档内胎的价格好不好?”无名火又蠢蠢欲燃,发出压抑的嘶鸣。
    “高档内胎是N元。”营销商报了一个价格,惊得我的魂儿在空中悠荡了半天。
    “那……那高档内胎有包装吗?”我犹疑不定地问。
    “没有!包装那么贵!”
    “一点破纸板,值几个钱啊?”话刚冲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我记起了一个事实。事实是废纸板回收价高到了1.1元。而废铁,还是那种比较有回收价值的好钢,最高才一毛。曾几何时,铁不如纸贵,怕也是历史第一遭。非金属多到滥溅,而是因为环保政策的推进,关闭的钢铁生产厂家太多,废铁无人回收所致。另一方面,个别污染严重的重钢产品,比如钢丝绳,差不多一天一个价,谣传将有价无市。

    与无机产物相呼应的是粮、油、肉等有机食物的飙升。我仿佛看到我辛辛苦苦积存的全部家当,在银行一天天变为废纸。

    (二)

    随着人类社会文明前进的步阀,人们从精神到肉体都无比地渴望有一个象桃渊明《桃花源记》中的那么一个地方,于是人们开始提出环保。卢梭的《瓦尔登湖》让我们忧思,提倡从我做起,企图从衣、食、住、行尽量简化的回归,最大限度的达到保护自然,平衡生态的目地。口号归口号,真到全球一心,人人有识那一天,路漫漫其修远兮。

    十几二十年前,中国关于环保的影视题材就有涉猎,时至今日似乎才真正开始令行禁止,其艰辛可想而知。不是国人无知,而是欲望的贪婪让某些人不管不顾鼠目寸光。大到企业老总,小到生产作坊,一听到环保要进设备要让他们花“冤枉”钱,宁肯以“死”来抗争,也不愿为自己为子孙后代做个长远打算。他们并非不想“生存”下去,而是持观望态度,报着侥幸的心理,等待着这一阵风赶紧过去。

    大家这样做,不是没有道理。试想,焉知这次“整顿”又不是雷声大雨点小?试想当年为了保护森林,国家是不是不许人们再生产、使用一次性筷子?然而呢?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这个禁令就像一阵风,吹过无痕。有人说,一次性筷子禁令弊大于利,毕竟用于生产筷子的乔木生长迅猛。那么限塑令呢?起初不也轰轰烈烈?而且就是傻子也明白,这些白色污染是多么不可逆转。限塑令关乎着每一个人的生存环境,危害的是每一个人包括子子孙孙的生命健康,人们不可能不接受。就是这样一个全民都已经做好准备接受的禁令,却是鸡公屙屎头节硬,又一次无疾而终。这样虚晃一枪的结果是,塑料口袋的价格成倍翻涨,增加的是小商小贩的负担,肥的是制造商和各大商场老板的口袋。——以前跟大家一样塑料袋免费的商场,不但收费了,还把一毛钱的塑料袋当成三毛钱来卖给顾客。商场有限,而生活离不开商场,你奈我何?而小商小贩呢?多如牛毛,西家不亮东家亮,谁要收袋子钱,对不起,俺百姓心理接受不了。小商小贩就心想,禁呀,怎么不禁呢?真真正正儿严禁,鱼鳅黄鳝一样长,买家心理就平衡了。然而……

    (三)

    回到乡下老家。据说那个地方曾经也有一片土地属于我,绿油油的庄稼横成直线竖成行,土是土,草归草。为让猪儿吃得饱,从这一匹坡翻到那一座坳,满山遍野把草找。据说小时的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开柜子,因为只要开柜子的声音一响,那一群群鸡、一队队鸭必会一路欢歌飞奔而回,因为长得太肥,那“咚咚咚”的踏地声,仿佛一阵激越的鼓点,厚重而喜悦。闲得无聊,还可以看小猪儿争奶,那一窝窝小猪,简直就是一个胜者为王的世界。人们买鸡买鸭,买肉买菜,基本用不着算计,因为价格稳定,想什么时候买就什么时候买。

    我眼见的家乡啊,你虽然也是“纤絔交通”,却并非“鸡犬相闻”。庄稼地里,杂草丛生,很难想像它曾经的肥美。细弯的小路笼罩在厚厚密密的茅草中,难以找出一个足迹。一座座砖楼顶着时代的烙印在清风冷雨中日渐萎靡、零落。它们的主人,或者买了房变成了城里人,或者外出务农,难得回家。偶尔在田间地头,看见一两个人影,要么老头要么老太,呆滞的眼神里写得满满的,全是孤寂与落寞。

    婶婆十二万分的歉意,说如今不比以前,没什么好招待我。我很惊讶。婶婆说国家现在搞环保,农村也不让养鸡养鸭了,每家只准养几只。养了几次,成活率都不高,剩只独苗,害人牵心挂肠,还不如不养。只可惜了那些虫虫草草,少了鸡鸭祸害,越繁殖越多……我说不打紧,去掐一把苕尖炒来,一样可口。婶婆说,刚打了除草剂,哪里还吃得?我说除草剂不贵吗?干吗不用手扯?婶婆说,如果用手扯,那点粮食不值我那点活儿钱。你几时见过农民靠种地发家的?

    我说:草扯来养猪呀,猪吃得多。天高黄帝远,他说他的,你养你的。婶婆摇头说,现在村干部工资提高了,干劲儿足得很,一家一家要登记要清点的,个个月都要来。我笑,母猪下崽没个定数,难道也要限?莫非猪崽都下地了,还让人弄死不成?婶婆说,可不是?多的要弄死!想一想,养个母猪吃白食,一年最多下两拨崽,多的要弄死,养到中途得了病症,岂不白忙活?那样高昂的成本和风险,谁还愿意去承担?农民又不是傻子。只是,连农民都不养牲禽,到市场上跟大家抢口福,肉价不涨才怪哉。

    有一点我一直没想明白,农村养畜牲怎么就污染环境了?鸡粪猪粪不管什么粪不是很好的有机肥料么?对了,以前看一篇报道,说草原上的牛放出的屁,相当于多少多少毒气。难道是因为畜牲们放屁的缘故?可是自古以来没听说过鸡放屁鸭放屁毒死人危害空气的呀!倒是人吃多了色素、增长剂、福尔马林、三聚氰胺,放响屁、哑屁、罗圈屁、连环屁,臭不可闻——惹出不少笑话,为什么又网开一面,还出台了二胎政策呢?那汽车放屁一股一股的,还跟化学污染有关,为毛不干脆停产,全部走路或坐公交车算了?关键是中国人的嘴巴那么馋,自己国家的鸡、鸭、猪等的数量变少,供不应求,难不成也想依赖进口?问题是外国的鸡也要放屁,鸭也要放屁,猪也要放屁,连兔子都在悄悄放屁,空气始终在流通,怎么办?

    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了宋朝的皇帝和王安石变法,初衷不可谓不好,可惜。现在,也不知苏东坡去了哪里?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28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8-10-28 09:30 编辑

想起大跃进年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领导方法还是老猫房上睡,一辈接一辈。上级要这样,我就办到极致,比你要的这样还这样;过两天上级要那样了,我就做得更加疯狂。不唯真理唯上级,官僚集团的DNA千百年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10-28 09:29
想起大跃进年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领导方法还是老猫房上睡,一辈接一辈。上级要这样,我就办到极致, ...

感谢豪哥坐我家沙发。在阅读量已经116的时候,终于等到一个敢于发言愿意发言的勇士。豪哥说得对极。所以我们想念苏轼这种根据实际出发,不因循守旧,也不激进冒进的官员。否则将跟宋朝末期一样,政客们你方唱罢我登台,政令多如牛毛,朝令夕改,如同虚设如同儿戏,百姓无所适从。
发表于 2018-10-28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个顶帖,不但顶帖,还加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8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8-10-28 09:56
第二个顶帖,不但顶帖,还加分。

哈哈,感谢雀兄,别来无恙否?
发表于 2018-10-28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唐的政策哪里都有,数不胜数。
发表于 2018-10-28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梦儿 发表于 2018-10-28 09:36
感谢豪哥坐我家沙发。在阅读量已经116的时候,终于等到一个敢于发言愿意发言的勇士。豪哥说得对极。所以 ...

不光先回帖,我也要写一篇关于环保。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8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10-28 13:57
不光先回帖,我也要写一篇关于环保。

很是期待。在豪哥笔下,定是不一样的春秋。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8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灿 发表于 2018-10-28 11:22
荒唐的政策哪里都有,数不胜数。

嗯。推进与实施,修改与巩固,这是一个问题。
发表于 2018-10-28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寄存着,看有时间了电脑上读,这手机一瞅好长篇,眼睛受不了。据说不达标企业全部关停,不知是祸是福。
好久没看见欧阳了,干啥去了呢?不知道,人想你吗。嘿嘿嘿
发表于 2018-10-28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所述,非杞人忧天,却是活生生的现实,令人叹息……
比如说限塑令,令行禁不止,除了让超市理直气壮收取一至三毛/只的费用之外,其他场合都是你要就有,见者有份,比如菜市场、水果店。谁都知道那真的是不可逆转的白色污染,破坏环境影响生存,贻害无穷,但数年已过,一切照旧。奈何得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10-28 15:25
先寄存着,看有时间了电脑上读,这手机一瞅好长篇,眼睛受不了。据说不达标企业全部关停,不知是祸是福。
...

有人想着就好,嘿嘿……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8-10-28 21:22
文中所述,非杞人忧天,却是活生生的现实,令人叹息……
比如说限塑令,令行禁不止,除了让超市理直气壮收 ...

是的啊,大众都眼见的问题,咱执法者却熟视无睹。
发表于 2018-10-29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它们象一条条发霉变黑的干鱼,颓废而无奈地躺在我脚下,丝毫没有“新嫁娘”该有的光鲜与靓丽。

圆的比喻干鱼是不当的,比喻个圆的鱼,河豚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梦儿 于 2018-10-29 13:00 编辑
淡淡不如风 发表于 2018-10-29 11:58
它们象一条条发霉变黑的干鱼,颓废而无奈地躺在我脚下,丝毫没有“新嫁娘”该有的光鲜与靓丽。

圆的比喻 ...

没打气前是瘪的,长条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14:04 , Processed in 0.07863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