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彼岸丛林

[原创] 长篇剪辑:温州温娘(请各位方家指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0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0 16:13
先生说的磨叽,恐怕就是了。这大慨还有两种可能,一是真磨叽而乏了精彩,二是还没把磨叽变成精彩。我写这 ...

关于先生所说背景,这个,阅读中即有感觉。文学创作,跟时代背景紧紧黏着,背景本身即文学的重要组织部分。窃以为,时代背景,不宜涉及当代公众人物,尤其不宜指名道姓,摊上官司不值,您说是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30 16:45
关于先生所说背景,这个,阅读中即有感觉。文学创作,跟时代背景紧紧黏着,背景本身即文学的重 ...

当然,我这也并非具体所指,就指温总理,但那是事实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30 16:33
嗯,先生勤勉耕耘,精益求精,可敬。文无定法,表现喧染手法洋洋大观。先生似乎说过 ...

我至今还崇拜鲁迅,大慨今生改变不了,我就是那种当杨广死了,所有人皆变节,唯许善心(许敬宗之父)不肯变节的死犟头,最近还搜得一本写鲁迅的好书《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既崇鲁迅自然也就最敬其简洁精炼。鲁迅也因很忙,知识过于丰富,就只能精简,要不每一篇像今人如此写,就得过早累死他。我后来以读西方为主(最近开始回归中国传统)就刻意要把一种近似废话的文字变成精彩,其实这在中国也有不少在实验,也有成绩的,其实古代也有,比如拗口令。我就有一本《中国语文》收集了有史以来最奇特的文本。总这,有时知其不可也为之,重要在体验,看看能否有歪打正着的奇迹出现。
发表于 2018-10-30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0 16:50
当然,我这也并非具体所指,就指温总理,但那是事实

先生,事实也须婉约点儿,不指名道姓不行么?还有铁凝,妇人有那么好玩笑的么?崔永元铁骨柔情,举国不分左右,一边倒支撑。他出剑,皆因《手机》侮辱的延续,他自己从不掩饰——汉子也。

我说先生磨叽,先生或不服气,先生的《温州温娘》,不就一个老男人跟俩老娘们商海里折腾那点儿事么?两三千字符足矣,真没必要洋洋洒洒。先生的剪辑,八千余字符,坛中朋友不一定有五人读完
发表于 2018-10-30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0 17:00
我至今还崇拜鲁迅,大慨今生改变不了,我就是那种当杨广死了,所有人皆变节,唯许善心(许敬宗之父)不肯 ...

很多时候,小说留白,于无声处胜有声,把思考留给读者,比吐干吐净更相宜。当然,磨叽,亦一门艺术,即艺术,就须认真,可有可无,一刀割下,舍爱需要勇气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30 17:06
先生,事实也须婉约点儿,不指名道姓不行么?还有铁凝,妇人有那么好玩笑的么?崔永元铁骨柔情,举国不分 ...

出门刚买了一包香烟,猛想起我玩笑到了铁凝,这还是这一次修订故意整出的,原本写那女子就是长发漂漂的,这事可能让铁凝生气,但也未必, 也许她根本看不到,也许看了还乐呵,或者生气也不会采起行动,相信她福大心大,我这也是对她有好感并非恶意。以后要是到编辑手里,他认为不妥,就叫他全权处理了,到时我也肯定回乡坏了。磨叽是承认了的,老年人看磨叽,年轻人看怕是更磨叽,那就只有不断升华,做到句句珠玑吧,当然,这很难。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30 17:13
很多时候,小说留白,于无声处胜有声,把思考留给读者,比吐干吐净更相宜。当然,磨叽,亦一门艺术,即艺 ...

割哟,五十万字变成三十几万字了,哪天精力好,文字就会充沛,哪天没精打采,文字就会删削,根据身体状况进行的
发表于 2018-10-30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0 17:16
出门刚买了一包香烟,猛想起我玩笑到了铁凝,这还是这一次修订故意整出的,原本写那女子就是长发漂漂的, ...

文笔风格各异,适合就好,我管见俗见,不足为信,或跟自己求短相关,我成稿作文多只相当初稿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
发表于 2018-10-30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0 17:16
出门刚买了一包香烟,猛想起我玩笑到了铁凝,这还是这一次修订故意整出的,原本写那女子就是长发漂漂的, ...

:崔大侠说,他根本没拿名导名旦当回事,根本不拿正眼瞧,他的矛头对准的是刘振云——处女作〈一地鸡毛〉写得真好,〈我不是潘金莲〉就乱七八糟了,太过游戏,游戏人生把自个也游戏进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30 17:43
:崔大侠说,他根本没拿名导名旦当回事,根本不拿正眼瞧,他的矛头对准的是刘振云——处女作〈一地鸡 ...

《我不是潘金莲》看过电影,还不错,也有他的独特风格在。《一地鸡毛〉肯定是好了,那是他的成名作,总之刘是个天才,最能够把些琐事细节拉成杰作,就这一点,我今生怕还没法比上他。我是在心情上调整侃哲理上意犹如不尽。

点评

刘振云,笔力不在莫言之下,处女作也即成名作《一地鸡毛》,朴实恬淡;《我不是潘金莲》,商业铜臭太浓失却本真  发表于 2018-11-1 08:06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30 17:30
文笔风格各异,适合就好,我管见俗见,不足为信,或跟自己求短相关,我成稿作文多只相当初稿 ...

你那样做当然好,也是最好的,我一般 是越写越长的,因为内容在不断扩充,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也如此
发表于 2018-10-31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蝉衣cy 于 2018-10-31 18:41 编辑

先生是小说写作的方家,斗胆回帖。
       先生说:“杨老师有空请给我指点刚发的小说〈温州温娘〉”。这话有点搞笑。一是我非老师。只是论坛一分子,一个普通读者而已。二是我没有指点能力。看到宋先生(言默然)说“简洁”,很有同感。就根据他的指点,说几句外行看热闹的话吧。理解有误是难免的,尚希见宥。
       言默然先生是位写作认真的人,他不仅先于我生(先生),也是在下的论坛好友。当然也有很多争鸣,好在彼此都有存异的能力,不会擦枪走火。
       他说的是“简洁”,不是简单。这话很精准。简洁是对繁杂的化简,而简单没有繁复的前提,也就不含化约的过程。
       留在小说宝库的伟大作品,其伟大之处是有共相的。水平所限,我没有插话的权利,也说不好。所塑造的人物之经典,是很多读者熟悉的一个方面。我这样的读者只能谈感受,就从这个层面说几句肤浅的认知吧。
       例:曹操杀吕伯奢一家后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按现在的话说,近似于“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这句话是《三国演义》里,不是《三国志通俗演义》里的。也就是说,这句话是毛仑、毛宗岗父子做出来的。正是这类语言成就了一代枭雄的楷模形象。类似的语言很多,比如鲁迅的《孔乙己》说“窃书不能算偷”。中材论坛也有,比如妖的《后院的老墙》里婆婆(奶奶)说孙子“自家的家门不守,去守人家的牢门”。
       鲁迅的“孔乙己”说的这句话里,偷窃是违反道德律的,可是读书人居高临下的姿态,死要面子的表情,彰显了。“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语言很霸气,也是不符合道德律的,但是符合奸雄的思维特点。妖文里把邻居家的门说成“牢门”,按道德律评价比较恶毒,婆婆爱孙子的偏爱却因此凸显了。
       道德规范是社会人普遍遵守的,突破规范的部分只是铺垫,是衬托或者说是阴影,明亮的部分才突显感情倾向。孔乙己放不下知识分子的架子、曹操杀吕伯奢一家的情亏理欠又遇到内心独霸的王者理想、婆婆的护犊子,都是以情感为基础的,也都是越出道德律的。
       三个例子,看上去是思想性的,是理性的,内里的动力却是情本体的;始作俑者看似思维凝就,却是想象力始发而成就的。试想,毛宗刚听到了曹操说了那句话吗?鲁迅也不会遇到有人说出孔乙己的这句话,没有人会这样说;以叙事散文写奶奶的,没有人如此降低奶奶的形象。所以那个回帖里提及了“艺术创想”,也做了解读:创,不是对已有的生活现象进行再现,而是一种创造,是作者的想象力赋予了作品表现力的个性化的新的艺术气韵。
       不在杂文《神侃论坛之乱象》的后面回复先生了。此作也看了。说几句文不对题的话吧。
       文学语言的质感,应该是基础。没有这种基础的生发,却成为现在很多人的写作方法。这应该是作品被读者疏离的原因之一。语言的隐喻层太厚,总想以此显示作家的特殊质素,而读者摸不着头脑会买账吗?
       李白“床前明月光”,井周围一片月光,就容易直接给予读者感觉,“疑是地上霜”,“地上霜”依然是白描的呈现,能够直接触及读者的感官,给予清晰的感觉,承接前句的词“疑”,触及了心理层面,也是感情在活动的附加,加上判断词“是”之后,使得再现的“地上霜”变成了文学方式的表现。孤冷独寂的况味油然得到了生发。其自然而然的特点就来自“疑是”之前后的描绘,这里就像绘画的设想以景物来表现一样。
       李白之句,体现了文学以描绘为基础的特征,“疑是”二字的介入体现了文学的情本体特点,后面还有两句,加在一起体现了情感是文学艺术性的基本动力。
       不懂小说创作,也不懂小说评论,更不懂诗学和文学之艺术,属于瞎说。至少是无的放矢的乱批评或评论。可以忽略的。因为梦游太虚版块不缺小说创作和评论的方家、专家,可以说是流派纷呈,犹如繁星。
       以经史子集对应四季之说,秋宜读史。真史则是多在以往的时人笔记之中,那里的历史像小说一样有血有肉。可是秋已至末,转入冬季后,适合读经,可以温习那些呈现规律、道与理的典籍了。希望这唠叨的跟帖不会耽误先生。
温和外物、快乐健康!

点评

评的极是!  发表于 2018-11-1 16:4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1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蝉衣cy 发表于 2018-10-31 18:39
先生是小说写作的方家,斗胆回帖。
       先生说:“杨老师有空请给我指点刚发的小说〈温州温娘〉”。这 ...

言默然的话,我是不反对的,我也有他说的倾向于简洁的习作的。这要根据当时的心态,我此长篇,却是要极尽繁琐之不可能的能。——文学语言的质感,应该是基础。没有这种基础的生发,却成为现在很多人的写作方法。这应该是作品被读者疏离的原因之一。语言的隐喻层太厚,总想以此显示作家的特殊质素,而读者摸不着头脑会买账吗?——以上这话,是针对我这篇小说的吧?你是说我的语言缺乏文学质感,因而不能吸引人,要是这样,那还真是大麻烦,不下于身患绝症了,我得慢慢思量。

点评

先生可爱可亲。以为,小说还是应有情节支撑,有干货抓住读者。缠绵可以有,不可过了头——若在个节点缠绵太久,难免忽略情节推进——尽管您情丝丰富,但须照顾读者感受,一个节点缠绵没完,读者难免疲倦  发表于 2018-11-1 07:35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1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默然 于 2018-11-1 08:16 编辑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1 21:05
言默然的话,我是不反对的,我也有他说的倾向于简洁的习作的。这要根据当时的心态,我此长篇,却是要极尽 ...

小说是什么?也就人物主导的故事吧。人物是立体的,三维的,是故事中的人,有情有思,更有行为有运动,支配事物运作演绎故事。因此,小说多有故事框架做主干,人物依附故事出场、亮相、表演、展现、伸延。读小说,也就读故事,读立体的三维的故事,人物情思仅是一个面——当然,情思里也有故事伸延,且丰满故事主干。但,但是的但,丰满主干不可遮蔽主干,遮蔽主干或影响主干进展,就赘肉了
发表于 2018-11-1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1 21:05
言默然的话,我是不反对的,我也有他说的倾向于简洁的习作的。这要根据当时的心态,我此长篇,却是要极尽 ...

古典四大名著,恢弘巨篇,也都由丰厚的一个个故事连缀、支撑、丰满。人们记得、崇拜智慧化身诸葛亮,不因其情思丰沛、絮絮叨叨,而因《隆中对/草船借箭/七擒孟获/出师表/空城计》等一个个故事——简洁明朗的故事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8 05:53 , Processed in 0.072527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