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6|回复: 37

[原创] 长篇剪辑:温州温娘(请各位方家指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9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彼岸丛林 于 2018-10-29 07:30 编辑

……说到死,他就得到了一个关于死的信息:大哥,我可能活不下去了,你帮我一把,今生,我就属于你了。

  你谁啊?他回道。

  我是温州温娘。实在没办法才想起你,你是好人,也有能力救我。

  温州温娘,好像很熟悉,到底是谁呢?他在想。

  温州温娘的信息又来了:接电话,方便吗?他回道:明天。他扔掉手机,怀抱天花雨,想不起来也不愿想,天下还有什么人会比天花雨对他更重要。

  第二天九点多,醒来就去找个兰州拉面馆,订了两碗刀削面,也打了一个电话,猛听得一声彩蝶翠鸟玫瑰喷泉般的鼻音娇女的惊喜:大哥,你还好吗?

  暂时好得要命。

  你给我打来一千万,至少五百万,我就可获救。

  可我不认识你,也没那么多钱呀。

  我是你的学生。在温州江心屿,我们相处过。

  他终于一头撞进另一个世界般地想起来了。五年前,他被一个自称是一家大企业老板娘的温州温娘加为好友。那好友和当代许多中年贵妇一样,搞不清到底是老板老婆还是老板他娘,不管她怎样临行密密缝,老板反正是游子久不归。好在这游子也报她五百万,指令她玩着开心就好。赌博她瞧不起,玩男人又嫌作贱,就拿这五百万请他帮着买股票。他看这是平生难得的大单,便全心全力用四个交易日,给她赚了三个涨停多一点,共计一百六十万红利。她说要在江心屿开一星期五星级宾馆,让他在总统套间享受人伦之乐。她说她不知自己算不算漂亮,但见过她的人都赞她是个美女,也因此请他做一次从里到外的鉴定……他很庆幸,终于依赖股票赚了人伦之乐。说不定这个温州温娘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妻,至少可以通过她消释对女人的恐惧(他这种恐惧,从青春伊始逐年加重。青春期异乎寻常地冲动让他害怕要犯强奸罪;成年后生怕无法赚钱养活妻小;中年后担心失去性功能不敢接近女人。仅此,他也自觉是另一个卡夫卡)。他原本可以守株待兔,因为温州温娘早想去一次海南,是他的QQ表明他是宁波敢死队队员,才约会温州的。

  在温州江心屿,她带来七八个自己烧制的菜,有甲鱼,有黄蟮,无一不是滋阴补阳的。温州温娘如是说,又拿出两瓶甲级茅台。他是居功自傲又感恩,平生第一次放心喝茅台。他一边喝茅台一边谈股论金,不惜把自己当财神……那时候,他对股票的狂热,远远超过文学;那时候,他认为真文人都是由可怜的傻子做成的。鲁迅是中国最大的文豪,也就是中国最大的傻子,其余的都是二傻子、三傻子、四傻子,还有许多无法让人知道的歪嘴骡子不上套的傻子……他以为温州温娘会对他的谈吐着迷,并从此全心跟他学炒股,同时促进他的钻研……但她不过是看他能为她挣钱,以后还好为她挣钱而已。这些江浙人,大多精于生意,但能玩股票的也和真文人一样,尽是些为数不多的畸人奇人。这些畸人奇人很难遇到,遇到了也难免以为他们脑子有问题……由于他第一眼就鉴定了温州温娘是真美女,那一双眼睛就像熟透的葡萄甜蜜而闪亮,那一双厚实的嘴唇未施口红就很红润,那一付脸蛋既很饱满又有酒窝让人不得不想到她的臀部更加值得爱抚,那两条大腿和绝大数女人不一样的既丰满也十分的有条有样,真所谓长得特别精明,该肥的肥,该瘦的瘦……尤其是她那头发,那头发长得就跟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一个样。本来,他很喜欢铁凝的脸铁凝的人铁凝的文,甚至都想哪天正式炒股成功了,就去追求铁凝,虽然这要委屈铁凝再等两年,反正她已经等了好多年了,相信自己比铁凝还小两岁,而且还是处男,就算文才比铁凝差了去了,也还可以马马虎虎。但他就是不喜欢那铁凝的发型,要是铁凝不肯改掉那发型,他甚至真不想再爱铁凝了。多亏啊,要不是那发型,铁凝至今也是个美女作家吧……可是,那铁凝式的发型长在温州温娘的头上,他却怎么看着怎么挑剔,还就是喜欢,真怪!温州温娘也对他的喜欢很有感应地欢喜悦目光彩照人,越光彩照人也就越开胃佐餐,真使他自觉一个美男处子加财神的人遇上此等有缘之妇也可以破天荒了。他不知不觉喝下一瓶茅台,却似乎没吃什么菜,现在想起来还难免惋惜。庆幸的是,醉了,便由温州温娘扶他上床。那高贵的香水,至今还能由大脑传达鼻孔再由鼻孔输入神经再由神经传遍全身。他那时不知浙江人对醉酒十分讨厌,女人更是如此。那么喝孬酒的应是被他瞧不起的文人中的诗人,他名为股人实质还是诗人,而且是活在李白时期的诗人,如今的诗人大多迫于生计窘于人事,也就不敢超狂。一个炒股之人更不该尽兴喝酒,尤其在一个开天辟地的女友面前,好在他尽兴之时,都在空仓之际。

  他躺在床上,被温州温娘喂了两瓣鲜嫩的金橘,他就定神看着她的头。她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好像是问要不要她亲他,或他要不要给她喂橘子。他没反应,她就用手指指自己的脸,好像是问想亲我吗,我脸有什么不干净东西吗。他依然没反应,她就指指自己的头发,说我这头发是懒人发,好洗,以后专为你长一头披肩长发,你肯定喜欢。他依然没反应,接着,两只眼睛就像中了迷药似的再也睁不开了,也不知她是否为此叹过气。

  既像中了迷药,清醒之后,也就别想见到下药的人了。他发了一个信息,没回;过十分钟又发了一个信息,依然没回;过十分钟打了一个电话,关机;再过十分钟,还是关机。去服务台,得知他确是被订了一星期房间,回头又见包里多出两万人民币,而且绝非假钞冥币。他认定了整体大义,就不计较局部乖离,就得意实在地一边吃晚饭一边练习了一番越剧,把自己实实在在恩恩爱爱缠缠绵绵悲悲切切地置身于越剧的韵调意境之中,使那五星级餐厅的里几个也很光彩照人的男女都惊疑,他可能是真正梁山伯祝英台的后人。吃好喝好唱好,再打电话,终于有了回音:我有事先回去了。……明天来吗?……看情况吧。……什么看情况,非来不可。……那好吧。

  第二天她没来,第三天她也没来。说是走不开,老公在家,还有客人要招待。……不是说你老公经常不在家吗?……可现在他却赖在家中不肯走了,还说有生意必须有我才能做成。你说我还是做点生意才好吧?我们下次再约吧。……还有下次么?……人生何处不相逢嘛,我的生命中不可少了你这样的财神。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他想开骂,但人家为他开了一星期总统套间,而他也一直就想去一个什么风景优美遗世独立的好地方独自开几天房间……总统套间的地面上,有许多美人的名片,那些美人都比温州温娘年轻,但他却想为温州温娘尽忠,便置那些送上家门躺在地上的美人于不顾,甚至真切地感到厌恶……他本可用这一星期,去听听宁波敢死队在温州开设的课程,也不妨在这个岛上尽情赏花乐水,勘察一下李白、谢灵运的遗踪。毕竟驴友众多相比一对情侣或孤身一人各有所妙,毕竟他有伴没伴有空没空都从未安心玩过。他对任何名山大川都像对爱情一样只存于幻想,青春时他精力旺盛却比中年更累,中年后他不做苦力却每临开盘才起床,剩下的时间只能惜身静气地留给电脑和书本了……他在这一星期,除了出门搞点清淡小吃,就一直呆在案前,偶尔出门下楼或上楼,都存一丝心意于蓦然回首,温州温娘就在楼梯转角处,甚至一手蒙上他的双眼,激发她一阵彩蝶翠鸟玫瑰喷泉般的欢笑……他还构思了一整套良好的炒股方案,就等她配合成功。虽然看她是坚决不肯学习,他也愿事她为主,每月规定多少工资,再按百分比提成,利润在百分之二十以下不提。这样只需一两年,他肯定突飞猛进。在此之前,他虽十分用功,心里总是不安。

  可是,直到一个创世纪的最后一分钟,温州媪娘也没来。他寂寂寞寞冷冷笑笑地退了房发了誓,今生哪怕犯了死罪只有来温州才能免死也不来温州了,今生哪怕只有在温州才能得到爱情也不来温州了,今生哪怕已经到手的爱人被人拐到温州他也不来温州了,温州就是他的瘟疫之地。他删了她的电话,但还将她的QQ 保留了几个月。可是,温州温娘太精明太现实,赚了这一票就不肯再赚,她这一百六十万是真正赚到家了。而他却在为她操盘的过程中亏了十几万。对此,他连提也没提,如果提了,她或许会给予补偿……世上最可怜的心态是,人穷志也短,才把穷苦挂在嘴上;比人穷志也短是更可怜的是,分明比一般穷人更穷,还要打肿脸装胖子,还要借钱接济穷人,还大言不惭地叫人家不要偿还,不要感恩,那都小事一桩、小菜一碟……过几天,再想方设法地自杀,还要让人明白他不是死得太窝囊而是死得太英雄……

  现在,温州温娘告诉他,她从那天回去之后,就和老公搞起了房地产。她拿出全部私房,并主动利用自己在当地的好口碑,集资了三千多万,说好年利16%,到期付利,过期加息。可是,年终房产暴跌且磕头卖不出去,利息却已拖得不能再拖。她好说歹说将利息缓期一年,建筑老板却带着他的农民起义军对她围追堵截,因为那工资的确欠了两千多万,不说还有许多材料费以及地税国税。更要命的是当地老百姓,竟向她索讨她原本没有承诺的土地补偿费,还要在原定协议填平老河道的基础上,重新开挖河道,以保证隔壁老村坊的风水畅通,否则,就要毁了这个花园小区。就在这要毁灭小区的过程中,她派几个要人进行阻止,没想竟要出了一条人命。人命虽是误伤,自己的人伤不计,赔偿也在百万,且刻不容缓,要不还要坐牢。而这挖一条河道除了破坏原本不太宽敞的小区环境以及没钱之外,还使购房者认为,好了隔壁老村坊的风水就坏了花园小区的风水。于是,原本缴了订金的也要退款,她的老公又在此紧要关头跑到了国外,且无法联系。她一旦丢了老公,也就魂不沾身,走到街上还要挨打。有一次头发都被揪掉了一大把,弄得血流满面,还和老公一起背上了男盗女娼的恶名。她的父母也被人骂了又打了,母亲犯了脑血栓,躺在床上无人照管;父亲被人揣坏了腰椎,自身难保;女儿在温州大学差点遭绑架,还要拿钱请保镖。她独自一人住在温州江心屿那个当年为他开过的总统套间,才想起世上还有一个他。现在无人知她行踪,她也不敢出门。

  温州温娘温情地对他说:如果你能来,我就是你的人了!你是个成功人士,一定有过不少小姑娘吧?我虽不是小姑娘,但比小姑娘懂事,以后你想玩小姑娘,我愿为你穿针引线……面对她这种《人间喜剧》诸多篇章式的结局,他是既同情又厌恶,便很干脆地说:你只管说紧要的。……本来欠债都是可以缓和的,甚至一说要钱,就会有人主动送来,但现在的温州好像平地生出了一场瘟疫,到哪都是要钱不认人的疯子。虽知背后有人煽风点火,我也无法计较。我整天整夜,都在打电话请求援助。我知道你曾经非常地想帮我,你在视频中第一次见我,就夸我是仙女下凡,今生只有得到我才算成功人士。……我那说的只是那时的真情。……我懂,我相信你的恭维之中本就有着可真可变的成份,都怪我!原本想得到我的人也就很多,我虽慈悲,也不能滥情吧?你可以接受有夫之妇,但也不喜欢滥情的女人吧?我不是坏人,也一点不傻,我还能东山再起,我长这么大也就遇上这一次真正的难关,只要你帮我渡过这一关,免强应付一下利息和工资。半年之内多少能卖掉一批房子。然后,你就在我身边,是专门炒股,还是帮我搞房地产……

  他想起刘伯承说过的一句话,这是蚊子叮菩萨,叮错人了……他对温州情况比较了解,但个别问题个别人是要区别对待,男盗女娼品性恶劣终至垮台者有,老好善良而遭浩劫者更非少数,至于她是品性恶劣还是老好善良,可不是他能说了算的……总之,那是温总理的家务事,他只说出两个字:没钱!

  知道你会这样说的,是我对不起你!现在只要你肯帮忙,你要怎样我都答应,你要我做老婆,我就给你做一生一世最乖的老婆,你要玩我再甩我我也会还你钱记你恩的。我也可能不等这批房子卖光,就再也不做这要死人的生意了。我也可以给你一套两套最好的房子,也可以跟你远走高飞,只要你不嫌弃。你炒股,我给你烧茶倒水;你累了,我给你按摩敲背。我那老公既已跑路,肯定问题不小,应该是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只是一个受害者,相信你那么天才,一定会懂我的。你要是已有老婆,我就给你做个蓝颜知已,哪怕一年只能和你亲热一次,我也心满意足,决不跟你吵架,不惹你生气,不带你讨任何麻烦!我知道你是真读书人,不怕苦,就怕麻烦,你需要保护,我会尽心尽力爱护你的。

  没钱!真的没钱。

  那你真地见死不救?

  你只要不去死,没人能要你死!

  第二夜,温州媪娘又来了两次信息,他都置之以叹息。

  温州温娘便请了一个有名望的美女做说客。该美女被称之为中国文学家中最好的经济学家,经济学家中最好的文学家,网名“剩女情怀”。剩女曾在网上发过邀请贴,讨论剩女之为剩女,是否真的有病?他回贴:剩女之为剩女,多因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剩女惊疑缘份已至,自称是公认的美女,并立即向他坦白,她曾经爱上一个有妇之夫,还有了一个男孩。后来,她赌气出国留学,取得了金融硕士学位,并在华尔街取得了第一桶金……一般而言,在华尔街取得第一桶金,要远比在国内任何大都市取得更多的金有份量,因为华尔街的金子可都是通过炒股炒期货之类的高智商游戏博奕来的。他虽剩男,却没有金融硕士学位,更没有华尔街第一桶金,仅那“公认美女”几个字就能把他堵在下里巴人的行列。他虽长相不丑,但做为一个标准的农民,不经过十年八年由内而外的淘冶,是不能脱除泥土气质的。他对她硕果仅存的好记忆,是因她叹息:曾经沧海难为水。他立马回道:除却巫山还有云。她又说;你的那个卡夫卡,我有两个不知道。他说:你说,我尽我知道的也都让你知道。她说:我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他说:那我就这也不说,那也不说。她乐不可支,赞他:真乃江南大才子也,呵呵呵!

  当剩女说她被托再三才当说客。他回话:我若那么有钱,早就跟你王八吃称砣了。……那你要是一辈子没钱就一辈子不要爱情了?……女人可以没钱,男人要分别对待。我没钱爱上一个人会自觉罪过,别人可能就乐于空手套白狼,被套的女人自会为他赚钱。……看来需要白狼套你,否则你就得成为遗世独立的尼采和卡夫卡了。……你说得太对了,我就怀疑自己是卡夫卡转世。那卡夫卡也真是的,前生就说自己误入尘世,今生又稀里糊涂地成了我。我就怕既是卡夫卡投胎,就还要让人糊一头狗屎才能去世,更不知哪世才能投个英雄胎。嗨,可怜我多想英雄救美,分明一颗心慈悲得要命,还得装着铁面无情……

  以上几句对话,让剩女有点哽噎,他也越加心酸。当初,他和剩女闹掰,还没到以钱论婚的程度,关健在他喜欢耍贫嘴,按剩女的说法是,整天调戏别人填充自己的寂寞。结果一言不逊就惹得剩女成了神女,活不见人死不见魂,他便神差鬼使地请温州温娘做红娘,谁知越有红娘,剩女越加神女。他也感到是强男就不该托红娘,不如以傻博傻,妄想剩女是个精明人便怀疑他更精明,可那剩女既是精明就看出他是个二货,一个大男人的自尊又一次就那么丢了。

  凌晨三点,他收到温州媪娘的信息:如果我离开人世,你真的不心疼?

  他是动了手指,却无力按健,意识更如游丝般飘出九天云外。这世人本就太多,上帝不可能非要他去承担那么多的人和事,毛泽东思想的光辉都不能普照天下

  第四天早上,剩女又发来信息,问有否搭救温州媪娘。他回复:我拿什么救她,万一她就是个无底洞?……她找我做说客其实也是想请我援助,或者让我说动你出手,她就可以说动你做我的老公。但我和她没见过面,想帮还嫌理由不足。你们男女之间,可能有过深入,能帮就帮吧。……我喝过她的茅台酒,没喝过她的奶,更别提深入。我为她赚了一百六十万,自己亏了十七万,她以为我是财神,而我因为太想当财神反成乞丐了。……宁波敢死队只剩散兵游勇、温州炒房团就算全军覆没了,国家会想办法的。你既不欠她,也无能为力,就不要太抱愧了。但如果你睡过她,见死不救,可就有点缺德了啊,呵呵!……嗯,你咋没想到她也以为我睡过你呀?……那你有本事现在就来睡我,睡不着可别怪我把你踢回三千里啊,呵呵!……怎么你们女人都是一个腔调?剩女大笑,说:怕你当真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我不成,也怪可怜的。……我本就可怜的一个人,也最需要美女搭救,知道不可能,也就不那么想,免得你也把我当成天才和财神。就说你将怎样对待温州温娘吧。……我也是出于体验生活的习惯,才耐心接待她。我估计她撑不过今晚了,她一会很兴奋,一会遏斯底里。我昨夜梦见一颗星从天而坠,把一片湖水煮得沸腾腾的烟雾呛人,这么说你可能就要失去一个真命天子级的知音了,虽然你可能也是一个真命天子,处女宝男。但她要是向你献身,你恐怕只有把她打死了,才能脱掉裤子,还要经过一番研究,才知从哪下手,可惜了,呵呵!她还托我转告你,以后不要太贪,永远记着见好就收。不要妄图成为巴菲特,一般人没有巴菲特的好命。最想当英雄的人最有可能成为狗熊。……我不是已经成为那狗熊了嘛。他又说:她既是请你转告,不会找我了。……我也累了,打算再赚几票,找个真有男根的人,生一个名正言顺的孩子。今生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他想问,他是那真有男根还是假有男根的人,但剩女既是一直回避他就是不相信他是真有男根的人,他要证明自己真有男根就得连夜直下广州……这事要是发生在合肥之约以前,他会的。可这女人,为什么不来就全都不来,一来就接二连三呢?他摇摇头,不再回复,就自语着,这世界,是猪八戒可以得到爱情,是孙悟空就别想拨根毫毛当老婆。孙悟空是真有男根(也未必),但肯定当不了好老公,他只顾事业,不关心女人,可能还以为女人既给他献媚也就会给别人献媚,甚至越会媚人的女人越是妖精。至于把妖精赶尽杀绝,孙悟空也未必没那么有劲……他现在所爱的天花雨就有点妖,想不到这剩女也有点妖,那温州温娘也有点妖。他是不爱则已,一爱就怕,越爱就越怕,越怕越是犯错,越是犯错越是捡讨,越是检讨越是改正不了。倘若能得悟空一根毫毛专门治妖就好啦……他又在心里感叹剩女,比天花雨强多了,年轻多了,才华多了,事业心也强多了。相信世上有爱情,就他这人不机灵,相信世上美女无穷尽,就他这人太无用……那么,在股市上,他能保证见好就收,不会赚了百万还想千万,赚了一亿还想百亿。然后,倾家荡产,锒铛入狱,声名俱臭,唱支山歌从头再来?人家一生只过一世的日子,他一生要把几世的日子一起过了,他过得下来么?

  他出门买午饭时,又收到剩女的信息:温州温娘已经解脱了。她天亮前给我发了一个信息,祝我找到如意好男,就在脖子上系了块石头,沉入江心湖了。上午十点,一个小男孩看见她水中的黑发,被一条鱼放着水花掀动起来,长长侥侥的就像东海女妖要在这里出水升天似地让人惊悸(小男孩如是说)。警察是从她放在房间里的手机上最后一个信息找到我的,估计也要找到你了。她的房地产公司还在运作,员工们都以为她很赖皮,现在都说可惜了,误会大了!一个多么好强又精明能干的女人!她昨夜还说,她要是赖皮一点,撑过这一关也未必没资格做人,可她就是不堪折磨那每一分钟,真佩服那些皮厚心黑也终于成功的男女们。她要是死了,会有人怀念她的,至少她那头长发是为你而生的!她从不轻易得罪任何人,就是有点对不起你。

  他拎着饭菜走出店门,又感到就要被追杀缉拿的恐惧,身子不住地发抖,想找个适合悲伤的地方尽情悲伤一下。但他还没找到也不知世上哪有适合悲伤的地方,泪水就夺眶而出,很快发出悲声,就像自己的母亲又死了一次。母亲死时,他没有尽情哭好,现在是不想哭好,也禁之不住了。更伤心的是,他不能救人,心旮之中还藏着一股恨,谁叫她当初那么耍他?要不他用爱心也能带她走出危机。他完全可以用爱心骗骗温州温娘,就说,我暂时没钱,但可以想办法,你只要撑上一星期,我就来看你。要不你自已走出温州来到皖中一合就肥。当然,来合肥他也未必有钱,但可以献爱,献上一次又一次,献上一次又一次,温州温娘也就得爱忘忧乐不思蜀,就是身无分文乞讨度日,晚上钻草窠,也比欠一屁股债让人追讨不歇的强……这样,他是既占便宜又救人,就算说知天花雨,天花雨也会原谅,甚至夸他美德,要是用此方法可以救人,不妨多多亦善……可他怎就这么笨,免子跑了,主意还没来……

  他把泪水擦了又擦,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一个牛高马大的男人那么流泪,不免受到路人的注意。他只得背对大街,蹲下身子,双手捂脸,爽性哭个够。

  哭得差不多了,他又骂自己:你不是人,你要遭报应!你一个人世间最慈悲的人,怎能做出如此最无情的事?但他实在是敲了骨头卖了肉,也救不了她,他在股市上的资金早被人家非法牵连而冻结,如果他凭真爱让天花雨出力也找不到解冻之法,他不坐牢,就是天之大幸了。天啦,真不知这是什么狗屎命,炒股亏钱便罢,赚大了还难免要坐牢,幸亏他赚的不算大,但归根结底只能是亏大的命,亏不掉钱就会亏掉身体,亏掉生命,钱还是好了人家,她真不该将如此性命关天之事寄托于他。可是,可是,这说不清道不明的人世,还总说他整天就喜欢为女人敲骨卖髓,他想想还要哭,想想还要哭。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0-29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文人都是由可怜的傻子做成的我有两个不知道。
他说:你说,我尽我知道的也都让你知道。她说:我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他说:那我就这也不说,那也不说。
最想当英雄的人最有可能成为狗熊。
她昨夜还说,她要是赖皮一点,撑过这一关也未必没资格做人,可她就是不堪折磨那每一分钟,真佩服那些皮厚心黑也终于成功的男女们。
他想想还要哭,想想还要哭。
这样的句子还有不少,都是特别有感觉得句子。耐不住的喜欢,也跟着去题外思索了很多。这一篇可能有些人读不太完整,但是我也是炒过股的,所以就能读下来了。里面的东西呢,真的是不可说,不可说,说了便是错。
小说的语言,要么朴素,要么灵动,要么简单,要么深邃,要么滑稽,要么严肃。老师的语言似乎均不在此列,可能是模仿过度的原因吧,所谓接地气,其实接过了也不太行。也可能好作品,都是超越局限的,有些人理解不了。
不管怎么说,相比于前面的作品,老师这一篇改动还是蛮大的,能看出老师对文字的执着和认真。作品独特的味道,不羁的叙述,都是我所不及的。
敬茶,一切安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0-29 09:33
真文人都是由可怜的傻子做成的我有两个不知道。
他说:你说,我尽我知道的也都让你知道。她说:我这也不知 ...

难得你也炒过股,难怪一上来,就有共通之感。我的小说语言是以滑稽为主的,但长篇到了下半部,似乎太沉重了,笑不起来。这篇倒是没模仿的,想以生活的口语化为重,但语言可能还过于本色,没有出脱升华。归根结底,任何语言都得引人才对。我对卡夫卡有相当的深究,但今年也觉,如果太卡夫卡,恐怕就没有读者了,根不存在中国人说的,卡夫卡是 仿不了的,因为有人的命令运和性质,就年卡夫卡相近。只是八龄后以后的人,是要轻松为主的,一定要可读,不是考验人的智商。多谢指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0-29 09:33
真文人都是由可怜的傻子做成的我有两个不知道。
他说:你说,我尽我知道的也都让你知道。她说:我这也不知 ...

先生是不是觉得,我的句子大多还需要提炼升华,要不太土太白了?我是这么担心着的,也努力提炼着的,并将之作为我这本长篇最核心的问题。以为语言精炼至极,对我而言,也就是思想完善了,因为我研究了多年的股票,对国家对政治对人生修炼哲学恐怕不比一般文人差。如果我显得不精明,那是我天生有缺限了。

点评

很多时候,别人说你什么并不重要,哪怕他是真正的专家。毁誉都是如此。一个人真正的进步在于自己的理解,和自己不断的对自己的突破。  发表于 2018-10-29 17:01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0-29 09:33
真文人都是由可怜的傻子做成的我有两个不知道。
他说:你说,我尽我知道的也都让你知道。她说:我这也不知 ...

这篇小说是从三篇文字中剪出来的,所有可能有点不顺畅。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29 16:49
先生是不是觉得,我的句子大多还需要提炼升华,要不太土太白了?我是这么担心着的,也努力提炼着的,并将 ...

那我是只有死下功夫了,但你若有什么没说的,还请说吧
发表于 2018-10-29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娴熟,拜读,问好,秋爽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9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29 18:17
文笔娴熟,拜读,问好,秋爽

老兄好久不见,祝文运大发!请多指正!
发表于 2018-10-30 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默然 于 2018-10-30 07:13 编辑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29 18:27
老兄好久不见,祝文运大发!请多指正!

语言,小说的灵,有小说是语言的艺术一说。喜欢先生的小说语言,遇见总要拜读或一目十行浏览——虽然很多时候都没读完或分几次读完。一来荧屏太伤眼,不宜长盯;二来读先生的文笔,总感觉太磨叽。

《温州温娘》,一个在文字和股市圈里翻滚的男人,跟一个在楼市和男人圈里翻滚的女人的故事——本来都是第三者,又裹进一个剩女。情感纠葛?利益纠葛?相互利用互相顷榨也!有意思,好看耐品嚼。但,但是的但,八千余字符,我敢说少有朋友读完。压缩一半字符,三五千字符如何?比如,“温州温娘”四个字,前边有过交待,后边未必非四字全称,就“温娘”两字不好么?

有人视简洁凝练为风格,为功力。鲁迅晚年的杂文,大都千字左右一篇,短的仅几百字,却内涵丰富,思想深刻,耐人回味。莎士比亚说,简洁的语言是智慧的灵魂,冗长的语言则是肤浅的藻饰。简洁凝练,就是用较少的文字说明较多的内容,用较短的篇幅讲清较复杂的事理,不蔓不枝,篇无闲句,句无闲字,干净利索。
作品的价值主要取决于思想,不在于字数。伟大的著作并非都是长篇。《论语》只有15000多字,《孟子》只有35000来字,而老子的《道德经》)不过5000言。显然,它们成为传世经典,是因其思想而非因其篇幅。传世名文多短篇。当然,长篇传世的也有,毕竟占少数。在传世的长篇中,人们能记住的也只是若干段落和一些精彩的句子。所以,既要能做长篇,更要能做短章——尤其在屏读时代。

欣赏喜欢先生的文字,谨直言管见,跟先生探讨。远握


发表于 2018-10-30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别致,很有韵味。情节深刻地反映现实。值得好好学习。
发表于 2018-10-3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望老师能够全部发完,这样让小白也能理解大意。一直关注老师的作品的,只是不太完整,似乎也只是节选。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0-30 07:11
语言,小说的灵,有小说是语言的艺术一说。喜欢先生的小说语言,遇见总要拜读或一目十行浏览— ...

先生说的磨叽,恐怕就是了。这大慨还有两种可能,一是真磨叽而乏了精彩,二是还没把磨叽变成精彩。我写这长篇之初,采用的是《追忆逝水年华》的笔调,也可以说就想把噜嗦变成天下奇文,干那种常人干不了也愿干的事。后来越来越脱,原有五十万字,现已砍成三十五六万字,以后还会不断的砍,也不断的加,当然加的成份只为句了不够完整,没说到点子上。《温州温娘》是从三篇文章中剪出来的,本意是为了再现温州的金融危机,当时有很多老板出走国外,有许多老板自杀,事后温总理亲自去处理了,那时我正在浙江,有亲身体会。先生说的句句在理,我只有认真面对并努力,多谢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传刚 发表于 2018-10-30 09:24
语言别致,很有韵味。情节深刻地反映现实。值得好好学习。

你太客,可看到什么不足之处了,请直言!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小白 发表于 2018-10-30 13:12
还望老师能够全部发完,这样让小白也能理解大意。一直关注老师的作品的,只是不太完整,似乎也只是节选。

因有人认为不适在此发长篇,我就没发了。难就在于要是小说很完善,就不能发在此,要是不完善,又少人看。这一篇还算完整,因为温州温娘从出现到死都呈现了,主要是呈现温州的经济危机,当时是中国头等大事,温总理亲自去解决了。多谢林小白,你一直对我很关照,还请多关照。
发表于 2018-10-30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10-30 16:13
先生说的磨叽,恐怕就是了。这大慨还有两种可能,一是真磨叽而乏了精彩,二是还没把磨叽变成精彩。我写这 ...

嗯,先生勤勉耕耘,精益求精,可敬。文无定法,表现喧染手法洋洋大观。先生似乎说过崇尚鲁迅,鲁迅也就白描,情节随人物故事推进,少有拖泥带水,不枝不蔓,当止即止。谁曾说过,文字写作,贵在删削,剔出赘肉,简捷明快。句式结构,叙述描摹,修饰性词汇真的需要那么多么?偶有重复排列句式,或许能增加特定喧染效果,若一味重复排列,就,就似乎过了,过犹不及也。在修饰上花费太多,实乃舍本求末。管见俗见,且跟先生探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4:29 , Processed in 0.08429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