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2|回复: 17

[原创] 毕竟是我妈 (情感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介草民 于 2018-11-2 07:10 编辑

  一阵凉风吹来,兰英浑身一颤,不知怎的,泪水又一次止不住汩汩而出,眼前一片模糊。兰英挥手轻轻地抹了抹泪水,微微皱着眉,眯着眼睛向远处望去,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村外小路上慢慢移动的背影只剩下了隐隐约约的一点。


  抬头看了看,多年来一直藏在内心里的乌云,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地飘上了天空;曾经在心里燃烧的火焰,不知何时,好像就是刚才,在一阵凉风里已经无声地熄灭了。


  几十年来,不论是白天,还是在难捱的漫漫黑夜里,只要没事休息时,幼年时十分憎恶的影子就会很自然地浮现在眼前,挥之不去,拂了再来。


  哼,这样的女人还配当妈吗?要是她倒了霉或者年老无依无靠来求我,我该怎么办?嗯……对,就叫她当着全村人的面,站在我面前,唱唱《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看她怎么唱出来?看她还怎么好意思唱这首歌?唱完了,然后坚决赶她滚开。


  可是,我真没用!刚才,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听说她成了乞丐孤孤单单地回来了,都涌过来看热闹。刚才逼着她当着全村人的面唱唱《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时,她哼哼唧唧吞吞吐吐,我为啥不趁机羞辱她一番?唉,我真没用,刚才怎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早饭后,兰英拿出锄头准备去田里锄草,正要锁门,忽然看到一位老乞丐蜷缩着无声地倚在大门外。几个半大的孩子不知何时已经围在旁边,不时指着老乞丐,几颗小脑袋挤在一起窃窃私语;看见兰英出了门,相互之间神神秘秘地使了个眼色,一句话也没有了,一齐怔怔地看着兰英,时而目光飘向老乞丐。


  老乞丐佝偻着腰,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式样和颜色;枯树枝似的手里拿着一只破碗,拎着一个瘪瘪的破布包袱,花白的头发好像深秋的枯草乱糟糟地缠在头上。黧黑的脸上,满是岁月的风霜。看见兰英,弱弱的眼光轻轻一闪,就胆怯地落下去。


  兰英心里一酸,赶紧说:“这位大妈,早饭刚好吃完了,我给您十元钱,自己买点吃的吧!”说罢低下头,右手已经从衣袋里摸出十元钱递过去,谁知老乞丐却继续低着头,好像在叹息着,并没有伸手过来。


  兰英愣了愣,微微一笑,又掏出十元,接着说:“大妈,二十元,拿去买点吃的吧。”说着上前一步,就往老乞丐的手里塞。


  老乞丐微微退后一步,两只手依然缩着;过了片刻,慢慢地抬起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怔怔地盯着兰英,嘴唇不住地颤抖着。老人衣服单薄,肯定很冷,干脆再送给她几件衣服吧。想到这里,兰英正要转身进门,却听到弱弱的一声:“兰英!”


  兰英一怔,回头一看,不知何时,门前已经围了不少村人,一起默默地看着她,眼神怪怪的。兰英疑惑的目光轻轻一搜,老乞丐的嘴唇又动了动:“兰英,我可怜的女儿,不认识我了?我是你妈。”接着,干枯的眼里似乎湿润了,脸上密密麻麻的沟沟坎坎无声地溢满了愧疚。


  兰英一怔,顿时成了一尊雕塑,眼前的一切好像骤然凝固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兰英摸了摸额头,慢慢地清醒过来。站在周围的村人纷纷涌过来,眼里跳动着无限的鄙夷和不屑。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现在还有脸来找女儿啊?”


  “当初,你一个人跟人跑了就算了,你竟然把丈夫死亡赔偿费三万多元全部带走了,一分钱都没留给女儿,你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孤零零地还怎么活啊?”


  “你不是贪图享受,要做老板太太吗?那个小老板怎么不要你了?”


  ……


  恍恍惚惚里,兰英慢慢地记起来了。小时候,母亲在家里的时间很少。每天放学回到家,家里总是空空的,锅灶上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热气。大概总是在天黑之后,母亲才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回到家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嘴里不住地叨咕着,咒骂着,指手画脚地叫兰英淘米做饭。兰英偶尔慢了一点,她就会立刻窜过来,大骂着:“小不死的懒虫,就知道吃饭!”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有天傍晚,父亲正在教兰英写作业,母亲不知从哪里闯进来,走进厨房旋即跑出来,对着父亲就是几脚,跟着吼道:“在家里晚饭都不做,这是废物一个,跟了你真是受活罪!”


  兰英只觉得一阵阵晕眩,老乞丐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身边,伸出枯枝似的右手,似乎想拉一拉兰英的手,兰英触电似的手一缩,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和憎恨。


  忽然,兰英的眼前闪出了一直难以忘记的一幕。


  那一天,天上阴沉沉的,飘着雪花,寒风一个劲地吹着。兰英放学刚回家,就看见几个人抬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到了门外。兰英怔怔地不知道干啥,一位邻居叔叔说:“兰英,你妈在家吗?矿上出事故,你爸救出来就没了。”


  不知何时,妈妈已经回到家里,一声也没哭,眼泪好像也没有,只是看了看睡在地下一动不动的爸爸,就对一个人说:“好好的大活人没了,一定要赔偿!”


  大概是过了年以后不久,一位邻居叔叔喘着粗气跑到学校,找到兰英,慌慌忙忙地说:“快跟叔叔回家,劝劝你妈,叫她不要走!”


  兰英一下子懵了,泪水泉水似的涌出来。妈妈要走,她到哪里去?叔叔牵着兰英的小手,一起跑着回家。跑了一会,叔叔蹲下来,背着小兰英,气喘吁吁地往家跑。


  刚到村口,叔叔迅速往下一蹲,喘着粗气催促着:“兰英,快,你妈跟着那个收山货的人一道来了,你一定要拉住妈妈!妈妈走了,你就没了妈妈!”


  已经没了爸爸,要是没了妈妈,家里就剩下一个人了。兰英一急,顿时大哭起来,急忙奔过去,双手紧紧抱着妈妈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妈妈,你不能走。你走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晚上我好害怕。”


  妈妈浑身一颤,脸上好像十分惊慌,随即冷冷地说:“快放手,别听人家瞎说。”说着就要掰开兰英的小手。


  兰英依然紧紧地抱着妈妈的腿不松手,大哭着:“妈妈,你不要走。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天天帮你做饭,不惹你生气。”


  妈妈看了看那个男人已经走远了,见兰英还不松手,狠了狠心一把抓住兰英的头发用力一甩,紧接着一脚踢去,兰英顿时宛如一把稻草一样倒下去,妈妈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兰英挣扎着爬起来,撕心裂肺地大哭着,村人围过来,一位邻居大娘抱着兰英回到家里。


  “兰英啊,妈错了。当年一时糊涂,现在后悔也晚了。看在妈生了你的份上,原谅妈吧。”


  兰英浑身一怔,眼前一片模糊,抽噎了好久,眼里依然满是厌恶,冷冷地讽刺着:“三十多年了,你走得那样坚决,做得那样绝情,山回路转,怎么还回到这里来了呢?”


  老乞丐满脸的皱纹里瞬间溢满了尴尬,胆怯的目光躲躲闪闪地一飘,就无力地闪到一边,低着头,嘴唇动了好久,叹了口气,轻轻地说:“唉!后悔也没用了。我也不要这张老脸了。”深深地长叹一声,继续说,“我跟他后,没生孩子。前年他生病死后,他的孩子们嫌弃我,不断地打我,把我赶出来,不让我回去。我想去死,可是舍不得你,你是我唯一的孩子。”


  围在一边的人,顿时哄笑起来。


  “这时才想起兰英是唯一的孩子。当年你跑走时,怎么不想想唯一的孩子?”


  “当年一个十岁不到的女孩,一个人生活到如今,日子是怎么过的,你知道吗?”


  兰英眼前忽然闪出一幕。大概是妈妈走了两三年后的夏天,兰英悄悄地跑到山里去挖些草药,想挣几个零花钱。一天中午时分,兰英一个人浑身是汗,在半人深的草丛里寻找草药。忽然一声嗥叫,兰英顿时魂飞魄散,胆战心惊地呆站了好久,猛然间看见一只大灰狼正向这里走来。巨大的害怕催促着兰英拔腿就跑,谁知没跑几步,一下子摔下石壁,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过来的时候,兰英慢慢地看见一张满是关切的笑脸,仔细一看,是邻居大娘,大娘看见兰英醒来,欣慰地说:“两天两夜了,孩子,你终于醒过来了。”


  “兰英啊,千错万错,都是妈的错。原谅原谅妈妈吧!妈实在走投无路了,找了很多天,一路上问了很多人,才找来的。幸亏,你还嫁在本村……”


  兰英浑身一哆嗦,心里好像塞着一团乱草,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似乎有很多怨恨要倾诉,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兰英,不要心软,不要被老妖婆几句虚伪的话迷惑了。你家日子现在过得很好,但也不要怜悯蛇一样的恶人。”


  “兰英,不要忘记了自己小时候吃得苦,受的罪。”


  “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


  看着老乞丐乱糟糟的白发在冷风里颤抖着,密密的皱纹里慢慢地溢出难言的愧疚,不知怎的,兰英心里瞬间一软。听着邻居们七嘴八舌的话语,看着围在周围的村人们脸上的鄙夷,兰英心里忽然闪出那句在心里藏了很久念叨了无数遍的话,对着围观的村人说:


  “过去的事情,毕竟都过去了,说多了也没意思,没必要。”


  接着,长叹一声,右手擦了擦眼睛,对着老乞丐说,“要我原谅你,收留你,都不难。我就一个条件。”


  说罢,兰英再次看了一眼周围的村人,见大家都露出疑惑的神色,老乞丐皱纹间也满是渴望的疑惑,兰英咳了一声,动情地说:“条件很简单,只要你心里愿意,立刻就可以做到。我知道你,你会唱歌,唱得也很好听。你把《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唱一遍,就行了。我就原谅你,给你养老。”


  围观的人群里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几十道目光洋溢着幸灾乐祸的色彩齐刷刷地盯着老乞丐。


  老乞丐浑身不住地颤抖,慢慢地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了看兰英,又转过脸哀求似的看了看围观的人群,好像在缓缓地调整着心情,嘴唇动了几动,过了好久,一点声音也没有。黧黑的脸上,慢慢地涨得紫红。


  过了好久,老乞丐弯着腰,垂着头,默默地退出人群,一步一步地走远了。


  兰英再次朝着小路看了看,小路的尽头已经一无所有,深秋的冷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吹着,几片孤独的黄叶在冷风里寂寞地飘飞着。飘着飘着,就不见了。


  兰英心里忽然一紧,女儿已经在上大学,我自己早已是孩子的妈。我怎么能那样狠心逼她?当年她的确做错了。可是,毕竟是她给了我生命,是我亲妈啊!


  “妈——”兰英一声惊呼,不顾一切冲过人群,沿着小路奔去……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1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做足了功课,最后才抖包袱——看得人热泪盈眶
发表于 2018-11-1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文字,很有特点,精练,叙述有讲究!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姚玉凤 发表于 2018-11-1 19:29
写得真好,做足了功课,最后才抖包袱——看得人热泪盈眶

谢谢老师的雅评和赞赏,欢迎老师常来指导!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11-1 19:40
不错的文字,很有特点,精练,叙述有讲究!问好!

谢谢老师的雅评和赞赏,欢迎老师常来指导!
发表于 2018-11-1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情感小说,场景描写与心理描写相得益彰,节奏把控到位,只是上下段承接的时候跟地有点紧,可以加一句过度话,也可以以空行来表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1-1 20:36
不错的情感小说,场景描写与心理描写相得益彰,节奏把控到位,只是上下段承接的时候跟地有点紧,可以加一句 ...

谢谢版主老师的雅评和赞赏,欢迎老师常来指导!
发表于 2018-11-2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欣赏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天使 发表于 2018-11-2 08:38
写的真好,欣赏学习了。

谢谢天使老师的雅评和赞赏,欢迎常来指导!敬茶!
发表于 2018-11-2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毕竟是我妈,这个题目就意味着一定有一个伤感且决绝的故事。读来果然,抛开小说作品,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也是有的。作品一路读来,感情和故事的脉络时隐时现,但是作者把那种氛围,那种情绪总能控制到引而不发,可见笔力之深厚。结局是温暖的,也是一种善意的回应。
欣赏拜读,加分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1-2 10:45
毕竟是我妈,这个题目就意味着一定有一个伤感且决绝的故事。读来果然,抛开小说作品,这样的例子在现实中也 ...

谢谢老师的雅评和老师的赞赏,特别是老师对拙文精心细致的解读,使拙文增色很多。欢迎老师常来指导!
发表于 2018-11-3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感真挚,埋笔够深,结尾陡转,欣赏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容彬 发表于 2018-11-3 11:40
情感真挚,埋笔够深,结尾陡转,欣赏学习!

谢谢老师的雅评和赞赏,欢迎常来指导!敬茶!
发表于 2018-11-4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本身就是情感动物,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会密切关系到人的心灵。作品在捕捉心理活动方面,值得称道。
发表于 2018-11-4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很感人的小说。狠心的母亲抛弃幼女走了,独留她一人在这世上受尽折磨。当年老力衰再回头投靠女儿,却被众多人指责。作为女儿此时的心情应该是很矛盾的,作者很好的处理了这种矛盾。运用痛苦的回忆和乡亲们的言行来谴责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却最终被自己内心的善良战胜了自己。很巧妙的处理方式,很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8 17:43 , Processed in 0.08509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