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5|回复: 16

[原创] 隐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8-11-2 15:09 编辑
  隐痛

  文  林小白

  一

  韩松结婚的前一天黄昏,林雪自杀了。

  那时候韩松正在交代我婚礼要办事宜,作为他的秘书,这都是我的分内事情。需要为他购置婚礼必备物品:钻戒、新郎礼服,对接婚礼当天的司仪等等。韩松交代的间隙,林雪打来电话,我用请示的目光望向韩松。

  “是林雪打来的!”我说。

  韩松的表情有些厌恶,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他说:“你摆平她!”

  我拿着电话走到外面,耳朵贴着手机,林雪的哭泣声就挤了进来。

  “你告诉韩松,我在公寓等他,他不来,我就死给他看!”林雪的声音哽咽着,有些歇斯底里。

  “你别激动,我会转告韩松,让他尽快……”我话还没说完,那边电话已经挂断了。我折回房间,韩松正在试我带过去的黑色西装,西装穿在他的身上,熨帖而合适,越发衬托出他的高大帅气。我知道为了保持良好身材,他每天要将两个多钟头消耗在健身房,还有自己的私人教练。

  “你还是回公寓一趟吧,我担心林雪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希望他能够回去一趟,不敢如实说出林雪要以死相逼的真相。

  “什么?这档口你让我回去?半小时后慧娟和我未来的岳母就要到了,我还要带她去试新娘礼服,我走了,这里怎么办?你带着我的钥匙,去公寓看看她到底想干嘛,要钱就给她,她提什么条件都答应她,只要别破坏我的婚礼就成!”韩松说着,顺手将一串钥匙抛给我。

  “可是……”我欲言又止。韩松已经快速打断我话:“别可是了,就这么办!这疯女人,难道会以为我会娶她?玩玩儿罢了!”

  临走时,韩松又嘱咐我:“记得摆平以后别忘记从公寓把我的鼻炎药带来,我可不想明天在婚礼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影响不好!”

  二

  开着那辆帕萨拉蒂赶往韩松公寓的路上,我的心在滴血。我想,如果不是我,林雪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局面,如果我不把林雪介绍给韩松,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我和林雪同住一个小区,相识于电梯,有一次,她主动和我搭讪。当然,那绝非因为她看上了我这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而是我怀里抱着的波斯猫,就是现在依然养在我公寓里的那只温顺的猫。

  “它好像发烧了!”这是她搭讪的第一句话。

  “你能看出来?”我问。

  “是的,我在宠物医院上班。”她回,顺道递给我一张名片。

  第二天,我带着波斯猫去了她上班的宠物医院,她好像记得我,见到我的时候便露出了微笑,那微笑的画面如今依然历历在目,那么暖,像夏日和煦的风,它们吹过我脸颊——我想,也许就是在那一刻,我爱上了林雪。

  后来,我借着医治猫的借口,又见了她多次,还约了她喝咖啡。很自然地,聊到了我的工作。得知我在“龙腾”这样背景雄厚的公司上班时,她很惊讶。听到我提及董事长韩松的名字时,她的眼睛里都是羡慕。

  “没想到你还是韩总的秘书,太厉害了!”她说道。

  “既然那么崇拜他,不如下次介绍你们认识好了!”我随口说道。

  “真的可以吗?”她的眼睛里都是希冀的神色。

  “当然可以了,我是他的秘书嘛!”我有些沾沾自喜。如今想起来,有沾沾自喜的功夫,还不如花时间去追求她,将她带去酒店开房,说不定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过后的几天,为了履行承诺,我带她去见了韩松。林雪是个长得很美的女孩,皮肤瓷白如同汉白玉,声音婉转动听,是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女孩。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吃饭,林雪的表情如同在幻梦中。

  “这女孩真他娘的不错!”我记得,那天吃完饭韩松凑近我的耳朵说过。

  两个月之后,我开始后悔。在我去韩松公寓汇报工作的时候,林雪已经在哪里了,看着她在韩松公寓的厨房忙碌着为我们泡咖啡,我的心莫名刺痛了一下,可是还得强装镇定,假装开玩笑问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上个月!”林雪脸颊绯红地说道。

  三

  又过了两个月,我的心再次被刺痛——林雪怀孕了。韩松找我商量如何处理这件事。

  “帮我想想办法,她说非生下来不可,怎么劝都不听!”韩松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慵懒地躺在鹿皮沙发上。我和韩松,一半是上下级关系,一半是朋友关系,更多的,是朋友关系,我们高中那会儿念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后来,我就成了他的秘书了。对于韩松,我再了解不过了。像他这样的花花公子,是绝对不可能为林雪负责的。

  “生就生吧,不行就娶了她得了,人家长得也不错!”我没好气地建议道。

  “那怎么可能?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再说现在我也不想要小孩,让我跟一个女人睡一辈子?那不如杀了我好了!”

  “可是你不用结婚这个理由,怎么可能说服她去堕胎?”我的声音有些冰冷,虽然明知道韩松会这样,还是忍不住要为他提供欺骗的手段。

  “不管你怎么操作,哄也好,骗也好,总之要让她把孩子拿掉!”韩松做了最后通牒。

  当天晚上我就去了韩松公寓——那是他和林雪的“爱巢”,林雪似乎也知道我去的目的,一开口就拒绝了我。

  “我是不可能去堕胎的!”她说。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游说,我给她陈述生孩子的利弊,告诉她即使生了孩子韩松也未必和她在一起,现在也不是要孩子的最佳时期,韩松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贸然生下来只会让韩松反感,导致感情破裂。其实,我也不想她和韩松在一起,韩松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她托付。最后,看到她犹豫了,我使出最后的杀手锏:如果将孩子拿掉,韩松承诺会娶她,以后时机成熟再要孩子

  流了太多的泪之后,林雪终于决定去堕胎。我陪着她去妇产医院,又过了几个小时,我开车送她回公寓。她表情木讷地看着窗外,身上穿着那件韩松为她买的白色长裙,脸上已经没了当初见她时那种活泼而美丽的表情。

  “我一定会让韩松遵守承诺的!”我信誓旦旦承诺道。

  其实,韩松根本不会履行这个编织的所谓的“承诺”,因为没过半年,他就决定和“盛世”集团老总的女儿慧娟结婚了。我问他如何处理与林雪的关系。

  “我会跟她解释的,你知道我无能为力,现在公司的状况……”他欲言又止。我何尝不知道现在“龙腾”集团内部财务危机,如果没有大量资金的注入,公司可能面临破产的局面。这些年韩松花天酒地,公司已经快被他玩儿废了。

  “你真的会和她解释清楚?你解释得清楚吗?”我再次质疑。

  “我有这样的打算!”他不耐烦地说。

  其实,他根本没有向林雪解释,直到最近,林雪还蒙在鼓里,以为最终自己能够成为韩松的妻子。她不知道的是,韩松即将成为新郎,而新娘却绝对不是她。

  四

  将钥匙往锁孔里插入,拧开公寓的门,房间里空荡荡的。我又看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林雪。

  打开灯,她就那样背对着我,身影越发单薄瘦弱。

  “我就知道是你,韩松是不会来了,对吧?”她回过身来,脸色苍白,手里握着玻璃杯,缓缓喝下一杯水,表情苦涩酸楚。

  我不置可否,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说出口:明天,韩松就要结婚了,他不会娶你了。

  林雪目光呆滞,呆呆望着窗台上那盆昙花,声音里透着苦涩,轻轻叹口气,她说:“本来以为他会来见我最后一面的,没想到他这样厌恶我,原来,我就是个笑话!”

  那盆昙花是我送给林雪的唯一礼物,我记得她曾说过,昙花是她最喜欢的品种,要很有耐心才能看到它们绽放,一旦绽放,会开出绝美的花朵。如今,已经快到昙花的花期了。和韩松在一起后,她就将这盆花搬到了公寓。

  “你一直都在骗我,对吧?韩松根本不可能娶我,他只是玩儿我而已,对吧?”林雪眼睛血红,也许是失眠太久了吧。

  我站在那里,像一块木头,谎言被戳穿之后,我的心在颤抖,我听到它们在我的骨髓里流淌,奔涌着,如同暗黑的血液不断奔涌着……

  “可是,我一点不怪你,我也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张峰,我一开始就知道,可惜,我爱上了韩松!”她无奈地笑着,继续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我活该!还奢望着他能娶我,更是活该!”

  那时候,我心疼痛得无以复加。

  林雪说着说着,声音已经渐渐变低了,身子缓缓倒了下去,那样纤弱,那样苍白,如同一张薄薄的纸。

  这时候,她的声音已经低不可闻,隐约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话语:告诉韩松,我……会……等……他……的……。

  回想起进公寓那一刻林雪手中的杯子,我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林雪服毒自杀了。而遗书早已经写好,就放在公寓的书桌上。也许,她准备好了两套方案:韩松来是一套,而我来则是另外一套。如果是韩松,她不会喝下那杯毒药。

  苍白的纸张上,只有清晰的几行字:

  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我的心思。

  我先去天堂等着,我相信,不久你也会过来的,

  请把我穿白裙子的样子烙在你的心里

            林雪  绝笔

  五

  在公寓里,我想起林雪从前的样子,那时候,她穿着白色的裙子在宠物医院上班,我们一起去街角的咖啡店,说着可有可无的话题。她的皮肤那样白,那样细嫩,她的笑容那样温暖,如同夏日和煦的阳光抚摸过我的身体……

  如果没有将她介绍给韩松,一切会不会又是另外一种结局?

  我想起临来公寓时韩松的叮嘱:别忘记拿药。那是韩松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药,我记得他说,就放在公寓的抽屉里,蓝色瓶子装的。不吃药,明天婚礼上如果鼻炎犯了,一把鼻涕一把泪,会很尴尬的。

  我拿起药瓶,给韩松打电话:已经搞定了!林雪不会去婚礼大吵大闹的。她只是需要一笔安抚的费用。

  韩松在那边松了一口气似的,隔着手机就能想象得到他的表情,是那样凉薄,也许,他正为解决了一件烦心事而暗自庆幸吧。

  “那就好!你把钱转给她,赶紧回酒店,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呢!”我听到他在电话里说。

  我拿着那瓶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药,瞥见林雪瘫软在公寓的身体,她睡着了,永远睡着了。她的身边,还残留着她喝过的毒药,那样快速而致命的毒药。

  我轻轻将那些白色的药粒放在桌子上研磨,最后变成细小的粉末,轻轻拧开为韩松准备的胶囊,揉了进去……

  我知道明天就是韩松的婚礼了,他会携手那个化着精致妆容的新娘走进婚姻的殿堂,互相交换戒指,承诺永不相弃,会好好爱新娘一辈子。我也知道,他会提前服下两粒胶囊,避免鼻炎发作。他会在婚礼上轰然倒下,倒在那两粒胶囊的催化下。

  看着地上躺着的林雪,想起这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直缠绕的那种隐痛,渐渐没有了……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2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上最苦是钟情,是爱而不得之苦。本篇小说所表达的即是这种感情。一个视感情为儿戏的人在玩弄了一个纯真善良的女孩后,转而去娶别的女人,女孩太傻,以死抗争,却并不能唤回离去的心。她的死却让第三者撕心裂肺,遂起杀意,一切都是天衣无缝。张峰很好地利用了林雪的遗书。结果可以预见。整篇小说行文冷静,透着一股彻骨的寒意。让人不禁怀疑人生,这世上可还有真感情?张峰的所作所为让人相信,有。很好的一篇,赞一个!
发表于 2018-11-2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时候,有的人并不是傻,也不是不会伤害你,而是比你自己更爱你,不忍心伤害,所以才会在遇到极大的伤害时走极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11-2 13:59
世上最苦是钟情,是爱而不得之苦。本篇小说所表达的即是这种感情。一个视感情为儿戏的人在玩弄了一个纯真善 ...

感谢风铃提读,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喜欢的人,视若珍宝,不喜欢的人弃如敝屣!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介草民 发表于 2018-11-2 14:49
有些时候,有的人并不是傻,也不是不会伤害你,而是比你自己更爱你,不忍心伤害,所以才会在遇到极大的伤害 ...

所言极是,爱之深,恨之切,也许就是这个道理,问候草民
发表于 2018-11-2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又有力作呈现,认真拜读,竟然是不胜唏嘘!爱情从来是跟随着伤害和决绝,只是这样的戏码永远不会缺席。为一份爱的执着不惜以命相抵的林雪走了,韩松的命运虽然作品留了悬念但似乎也没有给他活下去的可能,一切都是宿命,是为背弃的偿还!
学习拜读,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1-2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隐痛是在读者心里潜隐着的。没人人会理解作为老板下属兼朋友的“我”的那份无奈与伤感。当然我们读了后,能够理解。然而这种理解又是多么无力。于事无补。作品集中呈现一个女子的不幸遭际。这其实在一开始就可以预见。而结尾的一笔,则让文本充满了悲怆的味道。我们可以想象即将发生的那个瞬间,那个负心汉轰然倒下的瞬间。这样的用笔显然是小说的亮点。
发表于 2018-11-2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小白。
很有力度的小说,笔法老道,故事感人。祝贺
发表于 2018-11-2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隐痛,来自为爱所伤。女人的痴情永远不能与男人的事业划等号,男人的成功往往以女人的爱情来做赌注。同样,执著的男人也会为爱而执著,甚至不惜借刀杀人。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而结局又是这么的令人唏嘘。悲情的故事永远说不完,但能演绎到这个程度很是不错,主题及架构都掌控的到位!
发表于 2018-11-2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送上豆,再细细品味。
发表于 2018-11-3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一篇上乘的的小说。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爱情错位故事,结果是两死一伤, 血腥, 残酷。情节并不复杂悬念却引人入胜,婚礼激化了矛盾冲突,呈现出风平浪静下的暗流涌动, 沉默中的爆发。构思巧妙,启人深思。三个人物各具特性形象鲜活,均为情所困所害。很有批判意义的警示小说。欣赏学习。
综观小白的小说创作,作者从开始来论坛的稚嫩到现在的成熟,作品由量变到质变,小说创作水平达到了一定高度,可喜可贺。前景无限美好,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1-2 15:21
小白又有力作呈现,认真拜读,竟然是不胜唏嘘!爱情从来是跟随着伤害和决绝,只是这样的戏码永远不会缺席。 ...

爱情一直是不衰的话题,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了!问候野芒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11-2 15:58
隐痛是在读者心里潜隐着的。没人人会理解作为老板下属兼朋友的“我”的那份无奈与伤感。当然我们读了后,能 ...

悲剧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感慨唏嘘。问候夏冰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11-2 15:59
问候小白。
很有力度的小说,笔法老道,故事感人。祝贺

问候武如兄,感觉好久不见了,多批评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1-2 17:18
隐痛,来自为爱所伤。女人的痴情永远不能与男人的事业划等号,男人的成功往往以女人的爱情来做赌注。同样, ...

感谢一楠老哥提读,多批评指正为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5:34 , Processed in 0.098853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