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33|回复: 21

[原创] 游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8-11-4 22:16 编辑

                                              游离

  一

  邵丽的腰身一挺,成了一棵直立的小白杨。她今天穿了一套淡紫色的西装,内里是紫色碎花的真丝衬衫。脖颈中间坠了一小块翡翠,绿色的,藏在下巴的阴影下,隐约隐约。在高军看来,邵丽的任何装束都是优雅的象征。邵丽的举止得体,一颦一笑都会让他情不自禁。此刻,邵丽就站在高军的前面,杨柳拂风般撩动起他的心思。高军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了。男女之间有些事说不清楚,刚和邵丽认识的时候,高军眼里心里有的只是憧憬与崇拜,但是现在他觉得邵丽就是一杯甘冽的酒,在时刻诱惑他喝下去。“我们是不是沿着河岸走走?”高军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出去。他触到了邵丽白杨一样挺拔的腰身。

  “那个……”邵丽有些犹豫,风停留在脸上似乎打了个趔趄。高军看到她的上眼皮动了动。“……行吧。”邵丽咬了一下嘴唇,显出娇弱的样子。高军喜欢邵丽的嘴唇,绵软、红润、温和,即使不涂抹色泽艳丽的口红也能让他感受到两片肉质物体的吸引力。那吸引力让他不由自已地坠落。应该说,高军现在越来越爱邵丽了。这个尤物游弋在他的梦里,欢唱在他的肢体里,每时每刻都在激荡起他身体内的狂野。

  沿着河岸向西是宜家宾馆,也是高军邵丽常去的一家宾馆,在那里高军已无数次抚摸过邵丽的肉体探微邵丽的神秘了。也只有在那里,高军才觉得自己尚活着,像所有懂得感情的动物一样付出炙热的爱的感觉,同时也付出一个男人的精血。爱情,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用身体爱着,并且用魂灵爱着。

  “我们不能总是这个这样吧!”高军听到了邵丽的怨声从自己的肩头下升起。这个美丽的女人不仅仪态怡人,说话的语调也极富诱惑力,弹出的声音像荡在琴弦上的音符,让他静下来、浸进去。

  “为什么呢?”高军降低了嗓音问道。虽然他觉得邵丽说的话不无道理,但做为男人他总得保持一点冒进的力量。

  “我觉得不太好。今天园园问我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觉得对不起她的。”园园是邵丽的女儿,今年十二岁了,个头已经齐到邵丽的肩膀。这个丫头高军见过,也一起吃过饭。当然那次饭局上不止高军一个男人,还有其他两位生意上的朋友。高军是做玉石生意的,认识邵丽是在一次珠宝商品促销会上。邵丽是那两位朋友之一介绍给他的商务节目主持人。也正是因为那次活动,高军和邵丽走到了一起。有时候,高军会在心里十分感激自己的命运,没有那次聚会他就不会认识邵丽,也不会和邵丽走到今天。虽然,这个今天对他俩来说有点别扭。邵丽是有家室的人,高军也有。不同的只是邵丽的老公在外地工作,高军明媒正娶的妻子则生活在本地,而且是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和邵丽在一起的时候,高军的眼里心里只有邵丽,女人的美丽一举一动都让心生怜爱。可是,不和邵丽在一起的时候,高军却是一个众人眼里的好丈夫。他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洗衣服做饭,雨雪天还会到学校门口等老婆回家。生意上他做得兢兢业业。同事朋友有时会取笑他说他是家里的劳动模范、孩子称职的父亲、懂得体贴老婆的好男人。但邵丽却成了老天爷赏给他的一枚罂粟,香却诱惑着他步步坠落。他迈不过这个坎,他甘愿浸在邵丽营造的蛊毒里酣眠不醒。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高军对自己说,“我和李小萌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是亲人还是爱人都分不清了。”比如,和邵丽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想到睡在身边的人是李小萌,和李小萌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又总在呼唤邵丽的名字。“人也妈的就是奇怪,啥啥都想要,啥啥都舍不得!”亢奋的时候高军会暗地里骂自己。但是,欲罢不能,无法逃脱,他中了魔一般游离在情人和妻子之间。他爱邵丽,也爱着李小萌,会为了邵丽刀头上舔血,也会为了李小萌肝脑涂地。“即然这样,就先这么混着吧,反正丽丽也不会要求什么。”高军如此宽慰着自己。“丽丽”是他对邵丽的昵称。

  “要不,”高军沉吟了一下,“你要是不喜欢,今天就算了。”高军看到邵丽的眼泪从脸颊上滑下来,晶莹剔透如散落的珍珠,映衬得一张脸越发白嫩了。邵丽的长睫毛变得湿漉漉的,好像随时都会有第二波第三波珍珠滚落下来。“我们在一起不容易,不要总想些不愉快的事情好不好?”他情意满满地拢了一下邵丽的肩头,由下至上感受邵丽俏肩的柔滑。

  “怎么能不想呢?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矛盾的混和体,既摆脱不了你,又想尽快离开你。”

  高军握紧了邵丽冰凉的手指。所谓十指尖尖,肤如凝脂,高军觉得只有邵丽才拥有。邵丽的手指头的确很长,纤细,像古诗文里的美人。高军看着它们,也爱着它们。在高军眼里邵丽的美是无可挑剔的,眉有眉的妙,目有目的俏。邵丽的喘息无法言说,总让他销魂蚀骨,让他不知天之碧蓝、海之宽阔。

  “丽丽,”高军觉得血液加速了流动,“不然这是最后一次好不好?以后,以后……我会管好自己,再也不来找你了……”高军的心怦怦直跳,欲言又止,止而又言。其实,高军心里明白他的话,说了也等于没说,他不可能放下邵丽,也不舍得放下。这个女人是他的命。

  “高军,”邵丽的泪珠子又落了下来。“我知道你心里很矛盾,可我们这种状态真的对吗?”“先不管对不对吧,丽丽,我爱你。我心里有你就足够了。管他世俗是什么,我们心甘情愿在一起不就行了?我后悔的只是没有早一点认识你,那样,我们就不用这么难为了。丽丽,丽丽……你就是我的心我的肝,我舍不得。”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园园……让我无所适从。”邵丽又向后挪了挪,努力用后背感受高军的温度。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是活生生充满着爱意的人。邵丽最初的工作是在电视台做主持人,她主持过文艺生活,主持过午夜情话,平时接触的都是一些动不动就倾倒苦水的中年妇女。电视台改制以后,邵丽便跟着丈夫做起了珠宝生意,开了一家店面。丈夫负责进货,她负责销售。由于本身就是场面上混出来的人,邵丽对自己经商和掌控人脉的能力很有把握。她曾经认为物质富足了和丈夫的感情生活也就富足了,殊不知丈夫提前她出了轨,和一个经常跑云南上货的四川女人搞上了。邵丽是个不善于言辞的人,尤其不善于泼妇式的谩骂与打闹。但她也有处理自己情感的特殊方式——冷淡。生意照样在做,她与丈夫之间的配合也算好,偶尔相聚还会各自做好妻子丈夫的角色。他们一起带女儿园园出游,一起像生活中所有的夫妻那样相互照顾着将超市的大包小包拎回家,一起邀请朋友来家里乐哈。可是,感情的事邵丽心里很淡。她没多大兴趣与丈夫行房;丈夫也好像从来没有勉强过她。他们将生活中的齐眉举案相濡以沫都做到了,唯独没有做到的是心心相印。躺在床上的时候,邵丽会在丈夫身边瞪大了眼睛想念高军,在女儿园园晃动的身影下定不下神来。“爱情,是一个魔!”邵丽在心里给自己加上了一把锁,将丈夫锁在门外,将高军锁进门内。“反正,怎么过都是一辈子,能走到哪一天就算哪一天吧。”

  “又瞎想什么呢?丽丽。”高军的称谓更亲昵了一点,“我们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高军嘴里说的“迟了”,是他答应5点10分的时候去学校接儿子。儿子高壮壮放学早,妻子李小萌下了课还得给学生安排预习和复习,不能准时准点地将儿子带回家。所以,高军的家庭任务还是满重的,更何况今天是儿子十周岁的生日,中午出门的时候高军答应带好利来蛋糕回家。

  邵丽掏出手机看了看表,3点11分。她和高军约会怎么也得耗上一两个小时,有时候还可能更长一些。邵丽不愿意把他们俩的这种相约叫做偷情,她想高军也不会这么认为。但是,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她还是不能制止心里的慌张。“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她心里说,“但是我愿意,没办法啊。”

  “那……”邵丽不再犹豫了,“那我们就赶时间吧,今天他好像也要回来。我看到他昨天在微信里的留言了。”高军心里一怔,他对今天的安全性有了怀疑。“那,要不然我们……改天吧……”

  “不了吧。”邵丽终于下定了决心,“这次他要在家呆好长一段日子呢,我想在他回来之前和你在一起,哪怕一个时辰也好。”邵丽的泪又莫名其妙地落了下去,“合适的时候,我要向他提出离婚!”高军心里又是一怔。“离婚”这个词他在心里也说过无数次了,但每一次都不能践行。高军知道邵丽的话不过是藏在心里不能实施的诺言罢了。

  高军一只手搂了邵丽腰快速前行,另一只手在帮她擦去眼泪。“宝贝,”他说,“不要再哭了,脸都哭花了。”高军的唇稳稳地落在邵丽的脸颊上,像一个火红的烙印。“我答应你不再让你烦恼,以后我只躲在一旁好好爱你好好疼你。”高军觉得自己的眼眶潮润起来,由不得暗暗地骂了一句,“妈的,我为什么要有一个家庭。”

  下午的阴霾笼罩了灰气的天空,笼罩住两个沿着河岸向西挪动的身影。高军和邵丽谁都没有注意到河对岸树荫下站着两个人,正举着手机对准他们。

  二

  缠绵是必不可少的,既然在一起了,能捞起片刻的时光也是值得的,所以邵丽的表现令人吃惊。高军非常满意,含英咀华,浓情蜜意。瀑布一样顺势而下的窗纱遮挡住了邵丽的胴体,她在笑,痴痴地像朵将放未放的水仙花。高军将身体贴近她,同时贴近的还有自己的内心。他气喘吁吁,某一刻也会不知所措。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他也是属于这个女人的。相互渗入,不如说是在互相给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每每当他想起这句话,都会在意犹未尽的时候暗自窃喜。“果真如此,果真如此!”高军嗅着邵丽的气息,闻着自己的气息,同样也嗅着满屋子弥漫着麦草味的气息。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浸入酒里,欲罢不能。门是什么时候被打开的,高军不知道,邵丽也不知道。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他们正互相撕扯,气息奄奄。

  窗帘一下子被拉开,同时拉进的还有阳光。首先冲进门的是高军做小学老师的妻子,李小萌一脸暴怒,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教师模样,进门后第一个动作就是抓起地上的鞋扔到了高军的背上。那是邵丽的高跟鞋,尖锐,有形,高军曾嘲笑过那双鞋说,“丽丽,你穿的这鞋跟子像锥子。”当时,邵丽返还给他一个甜美的微笑。如今,锥子式的高跟鞋毫无悬念地落在他的背上,招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高军正春兴阑珊,忽地遭遇到这么一招也的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高军问了句:“丽丽,你怎么了?”但随后就是邵丽可怕的尖叫声从屋子中间炸起,自上而下,自左而右,自高军的身体前方至高军的身体后方。随之而来的是李小萌的谩骂和一群人的拳打脚踢。高军终于知道险情来了,是真正的险情,这种险情他早已在脑子里演绎过无数次,也想到过及时保护邵丽的方法。但是,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李小萌一棒子就把他掀翻在地。于是,两具赤裸的身体袒露无疑地暴露在阳光下。手机的拍摄声随之而起,其间还间杂着男人的嘲笑和李小萌的哭泣。

  邵丽的丈夫袁非反应比较快,在高军倒下的瞬间便用窗帘裹着了邵丽的身体。邵丽哆哆嗦嗦地躲在窗帘背后,口里喃喃有声,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孱弱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正在患病的猫。但此时的李小萌已经彻底疯了,完全丧失了一位教师应有的斯文和庄重。她用脚猛踩高军的身体,拼了命的向窗帘背后抓去,口里还大声地骂着,“不要脸,不要脸的东西——”屋里的其他人呢,则各有各的忙碌,有的在打电话,有的在抓紧时间拍视频,有的正腆着脸看热闹。在高军混乱的记忆里,那天在场的至少得有七、八个人。他嘴里呼喊着,冲着邵丽的丈夫袁非大声说,“你赶紧让她穿好衣服,别伤着她,别伤着她,求你了——”他也明显地看到袁非脸上的肌肉僵硬地动了一动,有被动的意思,也有主动的意思。但更多的则是怨恨与不满。当高军站起身来的时候,他用浴巾裹住了自己的身体。他说,“拍吧,你们尽管拍吧!有什么结果我接着,你们先放她走——”

  “我们,凭什么放她走——”李小萌声嘶力竭地站在了高军面前。“你不要脸,你还护着她。她是个什么东西,婊子——卖的——”

  站在一边的邵丽的丈夫袁非一开始默默无声,后来忍不住才说了一句话,“小李,你不要这样,她的事我会处理。你先让这些人出去吧——”袁非指了指围在屋里的一群人,“你让他们都先出去吧。我们有事要商量商量。”

  然后,就是邵丽裹着窗帘走进浴室,再出来时已是娇艳欲滴淡定自若的样子。她重新化了妆,绾好了头发,将淡紫色的小西装打理得有条不紊。“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不想再说什么。小萌,是我对不起你。”她随后又转向自己的丈夫,“袁非,我也不想让你为难,我同意离婚。”

  邵丽的一招让李小萌彻底蒙了头,进门前的千种计划瞬间化为乌有,她没想到丈夫泡的女人竟然是这样一样女人,厚颜无耻不说还能做到一本正经。“你,你们——”李小萌的手在哆嗦,“你们做了不要脸的事,还在这里装正经,你们知道什么是天理吗?就不怕天打雷劈啊!”“小萌,”高军欲图将李小萌揽在怀里,但被李小萌反手一个耳光打在了脸上,“你别碰我,恶心。”倒是袁非比较淡定,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看了一眼邵丽后就势坐在宾馆的沙发上。“婚当然是要离的,这事我们回去再说。”袁非沿着衣兜向下摸,似乎在寻找什么。“今天的事也是碰巧了。”他指了指李小萌,“这位女士打电话说有新鲜事让我看,然后我就过来了。这事我本来不信,但是……”邵丽看到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是,现在……信了。我不知道他好在哪儿,我又差在哪里了……”袁非努力弯曲了身子向沙发背后靠去,“我不知道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

  袁非的这一举动打翻了高军萌生的计划,包括他之前对“捉奸”一事出现时的种种预测。同样是做珠宝生意的,虽然高军不止一次听邵丽说起袁非,但他对袁非的直觉却是从今天开始的。“袁非,对不起。今天的事错在我,过两天我找你谈谈,只是你别为难她。”他又转向了邵丽,“有些事我们再慢慢商量,今天你先跟他回去好不好?”高军拉开了门,裹挟着李小萌向外走,“小萌,今天的事怪我,我们回家,回家再说。”“凭什么回家再说——”李小萌在高军的拉扯下不停地扭动着躯体,“你们做了不要脸的事情,就这么完了吗?你完了我还没完呢?王八蛋——你们个个都是王八蛋——”李小萌的眼光里含着恨,唾沫星子唾到了高军的脸上。

  西下的阳光黯淡地照着,穿过拥着李小萌走入楼道的高军和突然大放悲声的的袁非。李小萌的谩骂自始至终响起在楼道里。没有人听到风声,每一个在场的人身体里都在翻起轩然大波。

  三

  第二天,高军家里站满了人,自己的爸爸妈妈,李小萌的爸爸妈妈,七大姑八大姨表哥表姐之类所有的亲戚。“朋友圈里都传遍了,你们可真是……”高军的妈妈瞪着眼努力把“丢人”两个字咽下去,“大家都要吵着来找你们,我拦也拦不住。”

  “妈,对不起。”高军的眼里布满血丝,看来他也是一夜未眠。昨天儿子高壮壮被李小萌安排到了朋友家,夜里家里就剩他和李小萌。谈判自然是进行了一轮又一轮,从家庭财产到儿子壮壮的的归属,从他俩还算不错的婚姻到如今的不堪。李小萌不依不饶,对高军数次发起武力攻击和语言谩骂。现在高军如果能撩起衣服炫耀,人们看到的是遍体红紫相间的淤痕。谈判的结果,高军净身出户,除带走自己的生活用品外,屋里的所有一切皆再与他无关。离婚协议也写好了,A4纸一张,高军签了字,李小萌也落了款。至于,今天早晨父母和亲戚们的光临却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我们也是在朋友圈里看到的。”有位亲戚说,“现在你们的事情传得满大街都是,我们也是担心壮壮,万一那孩子想不开……”亲戚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不管怎么说,这事你们得早做准备,多为孩子想想。我就不明白了,两家大人的事情……叫上一帮外人干嘛?”

  李小萌没有吭声,高军的脸也阴沉沉的。屋外虽是小阳春的天气,但屋里的空气却冷到了极点。

  “我们的事不用你们管——”李小萌再次发了声,“我儿子的事也不用你们管,大不了大家一起死,什么了不起的!”

  “你脑子能不能清醒一点——”李小萌的爸爸终于开了口。“你这么闹,闹也就闹了,可让壮壮怎么办?你还招了一帮闲人去,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不为孩子想想啊,你怎么就这么没脑子。”

  “我就是没脑子的,我就要让他们烂大街,叫这个姓高的——”她一指高军,“从此以后抬不头来,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不要脸,他嫖——”李小萌两眼通红,目光呆滞,声音嘶哑,早已是身疲力竭了。

  “唉,要我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就再别抱怨了,赶紧把壮壮找回来,大家轮流来看着。”人群里有人插话说。

  “壮壮!壮壮不能回家,他怎么能知道这件事情,你们谁都不许告诉他!”李小萌用眼白扫了一圈在场的人群,“我不会告诉你们他现在在哪儿的,哼——”

  李小萌的一声“哼”难倒了屋里的人,让高军更是一筹莫展。现在,他真的后悔了。无论如何壮壮是他爱着的孩子,也不管他自己犯下怎样的错误,孩子都是无辜的。他于是摇着李小萌的胳膊说,“小萌,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现在要我马上死都行,但是壮壮得早点找到,你知道吗?现在社会上乱得很,不知道他会碰上什么人听到些什么话呢!”

  “哼,他不会遇到什么人也不会听到什么话的,有你这样的好爹开了头,我儿子还能坏到哪里去?”李小萌的嘴撇了撇,满脸不屑地甩开了高军靠过来的手。她显然已经有些精神失常了。

  高军抚了一下自己的脸,努力压住心底翻起来的哀伤,转过身对众人说道,“爸、妈,不然你们都先回去吧,壮壮我去找。我这会儿就出门,你们放心!”说“你们放心”的时候高军的眼前忽地闪出邵丽清晰的脸宠,“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家里也一定乱成了一团糟了吧。”

  邵丽的日子自然也不会好受,她不仅有丈夫,还有女儿园园。不论如何她会为了女儿苟活下去。昨天下午,邵丽在袁非的哭声中离开宾馆。离开时,她给袁非的那位四川小女友打了个电话,“过来照顾他吧,别让他出了事。”她同样听到了电话那边近乎惊疑的回答声,“那个,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奇怪吗?”邵丽说,“不用奇怪,你的电话包括你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今天,你过来照顾他吧。”然后,邵丽就走出了宜家酒店的大门。她看到了所有的目光,也听到了所有的讽刺。

  “高军,第一次的时候我就想到今天了,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了,侥幸的是结果还不算坏。”她感到自己的心在笑,虽然表面上面无表情,但每个人都看到了她微张的嘴,上面涂着大红色的唇彩,勾勒的像个妖人。邵丽不知道她的这个形象在离开宾馆不到三分钟之后就被上传到了网络,上面标注着各种骇人听闻的标题、文字,各类淫秽性质的嘲讽和点评。

  邵丽在无意之中走近了一场风暴。

  四

  园园走进家门的时候,邵丽正在做饭,油焖大虾,鱼香肉丝,外加一个西红柿鸡蛋汤。园园叫了一声“妈妈”,随后便钻进了卫生间。园园有个习惯,回来之后先上厕所,然后四平八稳如地浏览手机网页。往常邵丽也只是催促两声,但今天她心里有事。她在等。果然,她听到了一声尖叫,随之就是园园晃着手机从卫生间里冲了出来。

  “妈妈——”园园的语气让邵丽呼吸困难。“你竟然上了热搜,我的朋友圈都爆满了。怎么到处都是你的照片,你今天做了什么?”

  “妈妈没做什么!园园,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事情既然来了,邵丽反而恢复了冷静,她决定有事说事,和园园好好谈一谈。

  “还吃什么饭?这种事你也能做得出?那个男人是谁?你还是不是我妈?”园园滑动着手机屏幕,上面赫然显示出邵丽走出酒店大门的大幅图片,图下配有红色加蓝色的文字。“你看看上面在说什么?你看看上面在说什么?啥是‘婊子’,妈妈,你说!”

  邵丽看到园园小小的身子在颤抖,同时她也吃了一惊。进门之后她再没有看过手机,事情的演变程度同样让她无法想象。“园园,妈妈不是他们说的那种样子。”邵丽瞟了一见手机,“妈妈爱他,爱那个男人,他叫高军。”她努力将端起的碗放在园园嘴边,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控颤抖的双手。她的脸色煞白,喃喃自语,“我们认识都快两年了。”

  “两年,认识两年就了不起了吗?那我爸爸算什么,你和我爸爸之间有没有爱,没有爱你们生我干吗?”园园声泪俱下,几乎是在歇斯底里了。“我才十二岁,十二岁啊,你就让我跟着你们经历这种事,明天我还怎么上学,怎么去见我的老师、同学,你告诉我,告诉我啊——”

  “是妈妈错了。园园,我们先坐下吃饭好不好?我会帮你安排好一切。明天,噢,不,今天我就去帮你办转学手续去。我带着你回姥姥家,移居到别的城市。”邵丽哆嗦着嘴唇,将伪装了一下午的镇定彻底收起。在这个世界上,邵丽可以玩得起任何事任何人,却唯独玩不起自己的女儿。她爱她,担心她。“去年,我们不是把出国手续都办好了吗?不然我带你出国。我不会让你受伤害的,好不好?好不好——”邵丽近乎是在哀求了,“这件事,是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园园——”

  “一句对不起就算完了,你为了自己就要毁了我吗?你帮我转学?你让我转到哪里去啊,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坏女人,你的照片挂着满世界都是——”园园泪如雨下。她呼叫着将手机摔了出去。墙壁弹回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世界瞬间发生逆转,将邵丽原先设定的计划彻底击碎了。

  窗外不知道什么下起了雨,三月的春雨滴答滴答的,掺合着屋内园园的哭声,成就了一幅凄凉的场景。邵丽不再说话,如今她也已是无话可说了。高军给予她的情爱在女儿面前变得虚无缥缈,以前可以为了情爱活着的理念在女儿的啜泣前幻化得微不足道。“什么是爱?”她开始追问自己。“女儿才是我的真爱啊,才是我要的一切啊。”她在窗外的雨声里吞咽着自己的泪水。心底变得灰暗无比。

  “园园,”也不知过了多久,邵丽终于说出一句话,“你先去睡一会好吧,明天,妈妈保证还你清静。谁都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好不好——”但是,她并没有听到园园的回答。

  五

  周末的天空是晴朗的。这个周五,小城人在知道了高军和邵丽的韵事之后,也见识到了一场悲剧。邵丽丝毫没有犹豫地从小城最繁华的建筑物上跳了下去,那是一座27层高的写字楼,尚未竣工,敞开的石灰门像一个巨大的兽口。

  今天一大早,邵丽就装扮一新从家里走了出去。白色合体的小西装,白色飘逸的丝质围巾,白色同样有着锥子跟的高跟鞋。她优雅地走过城市的大街小巷,走过了人声鼎沸的菜市场、步行街,也走过了她小时候上学时路过的青水胡同、风和胡同、小萝卜头胡同……几乎每一个人都注意到了她曼妙的走姿,注意到她身形曼妙之下透露出来种种的信息。人们开始对她指指戳戳,也有人手堵在嘴上发生“嘘嘘”的口哨声。邵丽面无表情地走着,对一切皆视而不见。悲剧,是在当天下午5点50分结束的。当时放学的孩子们拥满了街道,粉身碎骨的邵丽从高高的楼上掉了下来,支离破碎地趴在灰色的水泥地上。血浸满了一地。

  高军得到消息之后便从家里奔了出来。这几天,他忙极了,忙着安抚李小萌,忙着寻找儿子壮壮,忙着办理离婚的事。这几天,他几乎忘记了邵丽,几乎忘记了他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情。他夜不能寐,日不能食,口干舌燥,神情恍惚。他也想到过给邵丽打个电话问候一句,却迟迟举不起手机来。他不知道接电话的那个人会不会是邵丽,或者是她家里的哪一个人。他最怕的是听到遇到园园的声音了。星期五的下午,没人告诉他邵丽在街道上乱逛,他也没接到邵丽任何抱怨的声音,直到晚六点的时候他收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信息:邵丽死了,你这个野男人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呢?他这才从慌乱中醒过神来。邵丽的照片拥满了整个手机网络、热点新闻。“某女坠楼身亡!”“爱有过,情有罪,看她胆量如何?”“自古红颜多薄命,为谁马革裹尸还?”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题目撞击着高军的眼球,让他恍惚的神经愈加恍惚了。

  高军亦步亦趋地走向邵丽落身的地方。这个美丽的女人,这个曾那么吸引他让人迷醉的女人,她的气息,她的味道,她说话时腰肢挺拔的样子,如稀泥一样铺洒在地上,再没了过去的优雅,更失了相濡以沫时的浪漫。一切皆像随风逝去了,包括她诱人的气息,妩媚的神色。高军知道邵丽一定是保持着最潇洒的姿态去的,只是老天无情将她的姿态扭曲了模样。高军听到了人们的喧哗声,也听到了人们口舌之间的讥讽,他还仿佛听到了李小萌自远而近的脚步声。于是,他在人群中彻底跌倒了,直楞楞地扑倒在水泥地上……

  三天后,高军因脑溢血突发死亡。半月后,李小萌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再半年,袁非携带女儿园园移居加拿大。十二年后,有一位名唤高壮壮的网络写手出版了一部名为《迷离》的短篇小说,火遍了所有的公众号和读书吧。高壮壮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古怪的网络名字——“爱情不诱惑”。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4 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了,哈哈。没有想到,
发表于 2018-11-4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的结局,只是置身事内的人无法拒绝或者走出,因为无法拒绝诱惑!人最伟大的品质是克制,但太多人丢了这份品质,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他人。作品讲述的事情并不鲜见,但不得不说,木门演绎的更加吸引阅读,更加凸显悲剧,更加让人思绪万千。
拜读欣赏,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1-4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内容并不鲜见,叙述里的细腻入微,让人沉浸,感受到了骨子里的那份冷。
发表于 2018-11-4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有读长子小说了。今早有机会坐沙发欣赏《游离》,一下子就被抓住了魂魄,一口气读完。反复咀嚼, 觉得这是一篇品位很高的小说。祝贺长子小说创作的飞跃。《游离》系中年人的婚恋情变情感小说,真实再现当今时下出轨家庭的悲剧状况。作者将情变家庭生活混乱这一社会现象通过艺术手段典型化,揭示其危害性及警示意义。不忠出轨导致情感破裂家庭分崩离析并惨死个案偶有发生,破坏了社会和谐。一篇很有现实意义的作品。本篇小说的人物塑造很有特色,速写式的肖像描写,细腻的心理刻画,群体人物与个体人物的对衬描写彰显了人物个性,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手法老道值得学习。好小说,赞。
发表于 2018-11-4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追求自由,尤其精神自由,出轨说到底是追求自由的一个状态。若为自由故,结果很严重。木门的小说有着小说的味道,那是语言的功劳;留下许多线头可以捋,那是构思的安排;从多角度说说出轨那回事,那是木门的创作初心。
发表于 2018-11-4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临沂风铃 于 2018-11-4 12:19 编辑

一篇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小说,叙述冷静客观,抑扬有致,在现实社会中,像高军这样的男人很多,事业,家庭,情人三不误。像邵丽这样的女人也很多,为在苦闷的婚姻生活里寻求那一抹安慰而不顾一切后果。看完此篇,不由长叹一声,对文中的主人公们。对他们的行为无法谴责,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和错。木门老师很好地抓住了这一点,并且也表达得很清楚。整篇小说张驰有度,人物设置生动形象。没有深厚的语言文字功夫是无法做到的,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1-4 09:36
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的结局,只是置身事内的人无法拒绝或者走出,因为无法拒绝诱惑!人最伟大的品 ...

问候老师,谢读,之前匆忙了,错误百出。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11-4 11:08
这篇小说的内容并不鲜见,叙述里的细腻入微,让人沉浸,感受到了骨子里的那份冷。

是凉的感觉啊。谢版版。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11-4 11:09
很久没有读长子小说了。今早有机会坐沙发欣赏《游离》,一下子就被抓住了魂魄,一口气读完。反复咀嚼, 觉 ...

老师读得仔细,只是这篇发文仓促了,谢老师谅解。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8-11-4 11:43
人追求自由,尤其精神自由,出轨说到底是追求自由的一个状态。若为自由故,结果很严重。木门的小说有着小说 ...

老师的排比句用得极好。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11-4 12:16
一篇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小说,叙述冷静客观,抑扬有致,在现实社会中,像高军这样的男人很多,事业,家庭, ...

玲评得精彩,问候,并谢辛苦。
发表于 2018-11-5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木门奉来的《游离》,先提起!
发表于 2018-11-6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楠 于 2018-11-6 12:25 编辑

贫穷起盗心,富贵生淫心。围城外的故事很多,但像这类悲剧着实让人痛心。作为女主人公邵丽,在整篇的布局和架构中,塑造的是一个贴近现实的最“完美”的可悲女人,因为她的“完美”和可悲来源于现实对待一个正常女人和非正常女人所赋予的一切。男人在外出轨,导致她在内出轨。情感的贫瘠导致她寻求爱情的栖身之地,她想过离婚,这是她理想爱情的追求,然而所谓的“理想”却是建立在另一个男人出轨的基础上,而这个男人本该就有着一个知书达理的妻子和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无法做到“见好就收”的双方,在难耐的欲火中,不仅焚烧了自己,也焚烧了两个家庭,教训可谓惨痛。当然,作为邵丽这个当局者,还是很有底气能够在风雨飘摇的万般诋毁的现实中,找到一份自立自强的理由,但是却架不住女儿一同受辱,亲情击垮了她的全部,也挖走了她唯一可以依赖的自信,所以她只有选择毁灭。
作为男主人公的高军,可谓是一个出轨男人中最可悲可怜的一个。男人往往在拥有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就容易忘记其她的女人,其中包括妻子。反之,当拥有妻子的时候,男人同样也会忘记另外的那个女人。可惜高军做不到,然而却又在邵丽打算离婚的这个前提上,又不能给予邵丽更多的承诺,反而还大谈爱情二字,出轨的男女往往因为肉体而产生爱,基本与现实无关,这也造就了高军的虚伪和对出轨的一种虚妄和留恋,他给予不了对方什么。所以当妻子捉奸在床而且产生一系列的多骨诺米牌效应的时候,他无法适应也无法选择一切,只有顺势而变……只是这个男人突然得了脑溢血,好像一了百了。如果不死,这个结果的回味好像更大些。

之所以说了这么多,关键是木门对人物的架构有了多层次的表述,所以就给自己理顺一下。纵观整体,感觉第一段叙述和对话都太稳,也就是说太程序化,可以精简,甚至可以拆分到后边的故事之中,这样可以给予故事一个整体空间穿梭的起伏和回味,让结局由悲情到同情。当然,小说目前状况也已经是一片厚重之作了,我的要求似乎也是吹毛求疵!问好木门,祝创作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1-6 11:59
贫穷起盗心,富贵生淫心。围城外的故事很多,但像这类悲剧着实让人痛心。作为女主人公邵丽,在整篇的布局和 ...

个人也感觉头重脚轻,老师真是大侠,一眼中的。谢谢长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5:10 , Processed in 0.11541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