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09|回复: 53

[原创] 这个夏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湘江往北 于 2018-11-5 11:24 编辑

  这个夏天

  文/湘江往北

  车内的温度还无法降下来,打开窗,一股热浪扑到胸前,很多时候我都不喜欢外出,喜欢龟缩在房间里,天冷的时候有暖气,天热的时候有空调,用电视剧、电子书和电子游戏打发时间。炙烤得发亮的马路,耷拉的树叶,站牌下零散的几个人,不时把手抬起遮挡头顶的阳光,也会踮起脚望向后方,收音机里好听的女声播报时间,上午八点。


  去公司的路上,经过一个公园,一所学校,一座高架桥,只有一个红绿灯,设在小区的门口,直线行驶的红灯要亮三分钟或者更久,我常常在短短的三分钟的时间,一头扎了进去,被迷茫,困惑、木然所包围,或许人在等待的时候最空虚,最软弱,最无可奈何,之前所发生过的大小事,所见过的许多人,只要有记忆的,都会在这等待的时候里掠过,就像电影的片断,一张接一张,直到绿灯亮起,回到现实当中。过了红绿灯口,左手边是一个公园,公园里的湖叫月湖。每到傍晚,湖边就会有很多人,多数是散步健身的,也有年轻人约会,有几栋临湖别墅里透出明亮的灯光,映在湖面一闪一闪,如果有风,整个湖面就亮了起来。


  那些年轻人里面,有很多是附近大学的学生,成双成队,或三五成群。我喜欢看他们的背影,那些青春与希望,梦想与爱情,在黑夜里散发出迷人的味道。学生时代逐渐淡出我的记忆,整天忙碌在各项数据报表及经营指标当中,那个青涩的我已经不在了,在不断老去的日子里,我把自己的梦想丢在了来时的路上。那个时常独坐在湘江边上的自己,踩着石阶一步一步丈量小镇到城市距离,把对小镇的情感封存起来。

  我有很长一段日子没有回去了,自从母亲回到小镇,和父亲一起生活,我几乎忘记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即使回去,也只是陪父母吃餐饭,甚至都没有说过多的话,更别说把多年以前走过的路再走一次。小镇已经没有往日的生机,却又以一种安静的方式悄悄存在,这种方式是我置身其中无法感受得到的,只有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会在心上泛起涟漪,就像这夜晚的月湖。

  经过学校小卖部时,总发现挤满了学生,那些双肩包成为了一道风景,各种颜色,各种款式,远远望过去,沉甸甸,仿佛那里面装满对这世界所有的了解与认知,而小卖部的老板都有张同样的脸,都笑得像花一样。我记得在小镇上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卖部,我每天放学都要往里面跑,即使不买东西,哪怕看看都能满足我那小小的虚荣的内心。春姑是小卖部的老板,也是笑得像花一样,偶尔人多的时候,也会呵斥我们这群只看不买的小孩子,我不怕她,我知道她从来只是假装很凶的样子。

  春姑的小卖部是这个小镇上唯一的小卖部,生意很火,零食、饮品、生活用品,什么都有买。每次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纸,总是忍不住,拼命吞咽口水。那个年代,收集漂亮的糖果纸是每个孩子都有的喜好,我也不例外。我有一个小盒子里面装满了糖果纸,有的是塑料的,有的是锡皮纸的,我把她们一张张抚平,小心翼翼的摆好。这些糖果纸大部分是在春姑的小卖部里捡来的,没有糖果的糖纸总是被大人们扔在柜台上,台阶上,还有一些被春姑扫进了簸箕。当小盒子里面糖纸渐渐多起来的时候,小卖部柜台上面多了一个小纸盒,而我总是轻而易举就能在里面翻到自己喜欢的糖纸。

  糖纸的记忆塞满了我的整个童年,甜甜的,粘粘的,如同小镇的温暖,包裹着在城市上空的我,后来的很多年,每次吃糖果的时候,我都会习惯性的剥下糖纸,轻轻的抚平,然后放在嘴边,总能嗅出记忆中的那丝味道。现在的我,已经很少吃糖了,也许是担心吃太多容易长胖,又或者是不愿回想儿时不断吞咽口水的场景,对于我来说,不再会有那种渴望得到、倍感珍惜的感觉了,我已经被城市的物资生活同化,拿着不高不低的薪水,用一种只有自己明白的小资情结伪装自己,而小卖部连同春姑,在记忆中开始模糊。

  我在城里读书的那一年,小卖部就关门了,听小镇上的老人说,春姑练了一种什么气功走火入魔,整天神神秘秘的念叨着神会降临人世,来惩罚不听神指引的恶人,对于幼小的子女不管不问,丈夫感受不到家庭温暖而抛家弃子,最终家也不像家,而春姑因为连续几天不进食,昏迷几次后送进了医院,从此小镇上的人对她都避而远之。

  春姑的小卖部自从春姑住院后就换了老板,但也冷清了许多,为此,我特意回了趟小镇,远远地,我看到小卖部静静地,像被遗弃的孩子,孤独地站在那里,我终于相信春姑不在了,没有春姑的小卖部没有了那种热闹,蒙灰的玻璃柜台不时的向路人诉说曾经的美好,那些五颜六色的糖果再也看不见了,那些我喜欢的味道也被风吹散了。

  前面就是高架桥,过了这座桥就到公司了。我一天中会有N次要路过这座桥,对于我来说,这座桥已经引不起我太多的关注了。车内的空调效果很好,时间久了温度就降了下来,此时已经是八点十分左右,桥上的车很多,往往五分钟的路程要花上几个五分钟,桥下面是湘江,这个季节已经涨水了,汹涌的洪水,像找不到缺口的猛兽,随时都要将湘江吞噬。印象中,小时候没有这么大的洪水,现在,每到这个季节,总要担心河水会溃决,担心湘江边上的小镇会不会遭到洪水的侵害。

  车在桥上挪动,像蜗牛一样。透过玻璃向外望去,湘江一片浑浊,河面漂浮着很多垃圾,河水看似安静,实则汹涌。小时候,湘江是小镇的母亲河,那里世世代代的渔民靠捕鱼为生,一只小小的渔船,从夜晚放钓到清晨收钓,一放一收就是一天,就是一个家庭一天甚至好几天的收入。还有些老人带着钓竿和水桶,戴着一顶草帽,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父亲没去工厂上班的时候,就喜欢带我到河边钓鱼。我坐不住,总是在河边跑来跑去,捡起河滩上的石头,一颗一颗往水里扔,水里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有时候我也会远远的向河对面看去,心也早已经飘到了河的上游,那时候就想拼了命的读书,考进城里,也把户口转进城里,这是大人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

  九岁还是十岁那年,天下着大雨,我躲在雨衣里,在么叔的自行车后座穿过湘江一桥,从河东到河西,我只能低着头看自行车驶过路面溅起的水花,两只脚因为害怕被卷进钢丝里而极不自然的伸直,雨水滴到了鞋子里,我却没有出声。或许那时候的我就懂得看别人的脸色,就懂得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沉默就是保护自己,以至后来在城里读书的日子,明显感觉到自己与这座城市的格格不入,周遭是漂亮的洋装,时尚的手饰,有些意味的冷笑与漠然,总是在眼前晃动。我总有一种在春姑的小卖部对着那些糖果不停吞咽着口水的欲望,但是,顺期而来的成长让我懂得羞涩和难堪,那种极度不安的情绪时刻困挠着我,孤单无助。那时我就在想,春姑在城里的医院住得习惯吗,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害怕,慌恐,挣扎?

  春姑在精神疗养院住了几年,出来后,就搬离了小镇,在距离城市不远的郊区住了下来,我曾经和母亲去过一回,虽然那时候不太了解母亲为什么要去看望这个老人,但我还是尊重了她的决定。

  那是一个和小镇很相似的地方,树木自然生长,没有人工修剪,屋前屋后都是菜地,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有小鸡小鸭在跑,春姑看上去比之前要精神很多,看到我和母亲,春姑嘴角抖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但最终只是搬出了椅子让我们坐,我能感觉得到她发自内心的喜悦,或许这么多年我和母亲是小镇上唯一来看望她的人吧。我没有坐,把时间留给了母亲和她,我沿着屋后的小路,嗅到牛粪的味道,看到地里的辣椒、黄瓜、豆角,我蹲下身来,轻轻的抹着那些带着自然气息的果实,一种久违的感觉浮上心间。这块土地赋予我们生存的空间,而我们必须保有一颗敬畏的心。

  我和母亲走的时候,春姑眼角泛着泪花,一个劲的往我们的袋子里塞蔬菜,不停地说这是我自己种的,无污染的,可以放心的吃。母亲没有拒绝,拎着沉甸甸的袋子往前走,而我一声不响的跟着她,身后就是不停挥手的春姑,与我印象中不太一样的春姑。

  事物总是随着时间的消融被搁置,被遗忘,连提起都是一种奢望,更别说去怀念,每天面对城市的钢筋水泥,早已经忘了天曾经有多么高,有多么蓝,土地有多么芳香,多么温暖,在城市居住的这些年,被生存的压力、生活的琐碎包裹,而自己慢慢变得漠然与安静,每天机械地重复着一天的生活,对周遭的事物都漠不关心,一个又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画面,晃过,再晃过,再无痕迹,很多时候,人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空间就能呼吸,与城市的繁华与喧嚣无关。

  端午节的时候,母亲托人送来粽子,说是春姑自己包的,握着还有余温的粽子,面对城市持续不断的高温,我每天重复着相同的事,走过相同的路,公园、学校小卖部、高架桥成为开始又成为了过去,时间里,所有的事物都具有唯一性,不可复制和替代,而我和那颗疲惫不安的心,在城市与小镇交替出现的画面里,在这个夏天落荒而逃。




  




评分

9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5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发表于 2018-11-5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常常就是这样,被自己生活的环境所同化。但是,一个内心有追求的人,或者说一个自觉的写作者,他(她)定然,在某些时刻检视自己的内心,觉悟自己的精神所求。本文,从对路遇景象的片段式描写,到一个叫春姑小老板的行为叙述,以及童年的回忆等,从现实到内心,表达出了困顿现实中,内心的觉悟。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11-5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怎么样执著于信仰,然后又滑出了社会生活的轨道,文章里表现得轻描淡写,而又令人心惊。首先是作为一个观察者的写作者,作者在文章里表现出来的,确实是多于自己用文字所说出来的。欣赏。
发表于 2018-11-5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将童年的一幕幕场景写得细腻,亲切感人,那个春姑的形象就深深地留在读者的心里了,这便是湘江老师文笔之力的所在。欣赏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8-11-5 16:37
人常常就是这样,被自己生活的环境所同化。但是,一个内心有追求的人,或者说一个自觉的写作者,他(她)定 ...

房版的洞察力很强,人最可怕的不是经历的起伏,而是沉沦于温水,像一只青蛙,感谢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村夫 发表于 2018-11-5 21:14
将童年的一幕幕场景写得细腻,亲切感人,那个春姑的形象就深深地留在读者的心里了,这便是湘江老师文笔之力 ...

你的勤奋也深深留在了大家的心里,多写,加油:)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8-11-5 17:42
一个人怎么样执著于信仰,然后又滑出了社会生活的轨道,文章里表现得轻描淡写,而又令人心惊。首先是作为一 ...

谢川版评阅,生活的无奈大抵如此,我们恪守的还是忠于内心的那份情感!问候:)
发表于 2018-11-6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名家风范,拜读学习了!期待更多精彩。
发表于 2018-11-6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散文咋不加精计酬呢??
发表于 2018-11-6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衫子 于 2018-11-6 11:04 编辑

这个夏天,似曾相识。第一印象是,那个曾经的湘江往北回来了。
一个曾经,无法概括那些过往,也无法全然将九年的时间空白瞬间抹平。查看了一下,写下《四层楼》的时间是在2009年,到现在有九年了。看到这个九年,也想起那篇记忆深刻的《九年之前》。
说曾经的湘江往北回来了,是觉得这篇字让我找到了《九年之前》的感觉。虽然文末用了落荒而逃。
逃离哪里呢,小镇,那个有春姑有小卖部有糖纸的地方。逃离有了形式上的成功,却无法回避基于内里的找寻。人人内心深处都有属于自己的原乡。每一次回望和找寻,都离那个真正的自己切近了一步。
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11-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夏天,定然不是近三两年的夏天了。
这几年,长沙全方位水生态治理成果显著,河长制的推进,更是让水生态环境有了得力保障,去年长沙已经通过验收成为首批全国水生态文明城市了。
不过,思想与情感和这个时间节点并无关系。即便每天面对的是城市的钢筋水泥,即便被生存的压力、生活的琐碎所包裹,“漠然与安静”之下,却从不曾遗失内心的温软,她如同每天重复走过的路,一直跟随左右,安静于内心一隅。却又会因某一个时刻的停驻、某一个场景的感知里,不经意流露。
这一篇,特别喜欢你情景的承接、转换。问好:)
发表于 2018-11-6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的老板娘春姑,曾经予人那么美好的一个老板娘,最终居然成那样子,令人唏嘘。
这就好象我们一个开理发店的邻居,有着一手还不错的手艺,生意也不差,可自从与投资(实际上类似传销)沾上边后,变得神神叨叨,然后嘛,人就着魔了……
发表于 2018-11-6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留记号,关注一下,随后补读。问好。
发表于 2018-11-6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就像万花筒,五味瓶,缺的就是发现和品咂。文章看似平静的诉说,就像影片置换的蒙太奇镜头,抒发着对生活生存的见地。叙述自然,穿插平缓,议论随和,一篇文字汨汨淌出夏日的情景,裹蘸着缕缕乡情。
      品鉴,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8 19:10 , Processed in 0.09567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