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93|回复: 35

[原创] 柿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7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秦皇岛简枫 于 2018-11-13 08:31 编辑

  一。
  这几年总是做同样的梦,老宅宽阔的窗台上,晾满了金黄的大柿子。父亲坐在一把老旧的木椅上,看报纸。父亲有时候会挪动一下身子,椅子吱扭吱扭地响,像一个人老了所有的筋骨都不对劲儿了。在梦里长长的一溜柿子,锗褐色的窗户框,每一块玻璃都蒙了灰尘。再高一些,屋檐垂下蜘蛛网,那么纤毫毕现又衰败凋零。初冬前夕的凉风,上午十点多的阳光,有着真实的可触摸的秋末冬初的情味儿。我能够闻到报纸的油墨味儿,柿子掰开流淌出来的蜜汁,大地上腐叶堆积,乡村里各种粪肥混搭的气味冲撞着鼻子尖儿。每一次我都拼尽全力想喊出一句话:爸,吃个柿子吧。

  可是不能,父母已经离开我,离开得山高水长,离开得彻底而决绝。

  醒来不过是继续过着如常的日子,只是我知道不一样了。我已经接受了梦境给我的暗示,想念起那个旧时光里的五口之家。一个人怀着不为人知的念头是孤单的,这孤单像一块坚硬的核,不断地滚动扩大再滚动再扩大,直到有一天找到宣泄口或者破裂掉。如果刚好在街头巷尾在乡村市集,遇见摆摊的小贩,他的菜豆果蔬他的样貌身材,吻合了我心底的那个人,我会毫不犹豫的上前搭讪,买下他的瓜他的豆。感谢这样的遇见,我心里固执的认定这是父亲以另一种方式看望我。

  燕山连绵沟壑纵横,闲暇时候我喜欢钻山沟子。山坳里撒落着一个连着一个的村子,有人家的地方才会在院子边角处看见柿子树。至今我还不曾遇见生长在荒山僻壤的野柿子。我想推开虚掩的木门,去讨一碗水喝。我甚至生有贪婪之心,愿意里面走出我慈爱的父母,少年的弟妹,他们唤我回家吃饭。总有这样的院落让我挪不动半步,让我停下来仰头看,在心里一遍遍的喊他们。柿子花开得繁密细小,即使我走遍千百个村落,即使我遇见酷似我家老宅的院子,也无济于事。

  二。
  老家拆迁的那年,乡邻们像被注射了兴奋剂,忽然而至的一夜暴富,足以让人手足无措。我弟弟有那么一段时间被单位人喊徐百万,我弟媳妇更是膨胀得邪乎,我感觉眼看着这世界就盛不下她了。没人会在意院落、水井、山墙、柿子树和别的什么。我在老院子哭过,却被人私底下议论说老徐家的大丫头分不到拆迁款气哭了。在乡邻们眼里我是个笨拙的大丫头,不善言辞到木讷,加之我的不解释不辩驳。

  故乡的那一片废墟,距离我的住所有一小时的车程。闲了就去看看,看看老宅新生的杂草,杂草丛中瓦砾交错。我能分辨出老院的轮廓,东南角上有一棵老柿子树,紧挨着是猪舍茅厕。赶上秋雨淋漓的时候,我去给猪添烀熟了的白薯秧叶,再去茅房。我妈说我是懒驴上套屎尿多,她在院子里嚷嚷,大丫你掉进去了吗,赶紧给大锅加把柴。我才不着急呢,我拿一本书在读。雨点子从柿子树上掉下来,在革质的叶片上滑一会儿,才轮到我的后脖颈子里。我一个激灵,提了裤子往堂屋跑,麻溜的往将熄的灶膛里塞一把豆秸子。

  立冬之前柿子都要下树,也没多少,百八十斤。父亲是不擅长做生意的,麦黄的时候他去市集上卖过杏子,一筐上好的银白杏换回一把散碎毛票。柿子也是要拿去市集的,剩下一下就沿着窗台密匝匝的摆起来。煞是好看,总是吸引我扒住窗台一回回地数数一回回的观望。老宅没了柿子树杏子树跟着没了,再也没有冰凉入骨的雨点子顺着后衣领侵袭我的伤感心意。

  去年冬天我回老家,在素的陪伴下去我家老院子走走。还能找回什么?早已物是人非事事休。在当年柿子树繁茂的地方,我和素停下来,连一段枯枝都没有。素说要不然扒一块儿青砖带回去吧,留个念想也算是。人散了,散成星星点点的捡不起握不住。

  三。
  早已过去了15年,两山夹口出有一片烂尾楼,钢筋被锈蚀水泥梁柱断裂,至今不能圆我相邻们回家的梦。这十五年,投亲靠友的寄人篱下,故乡成了回不去的概念上的桑梓地。离世的,念着老宅便雇了铲车在旧院子门前铲平一块,铺展开摆几把折叠椅,几把唢呐做出吹塌天的架势。

  经历了几次工作调动,离父母远了,每一年都沿着秦青公路往北,找个偏远山区的市集买上一箱柿子,再去再买。父亲说这是本地土柿子,叫磨盘柿。扁圆而壮硕,每一枚柿子都包裹了好些甜津津的小舌头,劲道柔韧。因为父亲喜欢,便年年都送过去,我愿意看着父亲抚摸一枚柿子,看他挨着个的摆在柜子上。我陪父亲说说十五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柿子树,摇晃着硕大的叶片。

  在记忆里保留一棵柿子树,就有了指望。对自己对亲人,生存和死亡,都与柿子树的繁盛凋敝有了联系。关于柿子树的一些事儿,不分昼夜的缠绕着,我做过的很多,也像是给往事打补丁,想起什么补什么。花色针脚都是随心所欲的。

  柿子太过甜蜜,如今已经不适宜我了。上周我和妹妹去乱刀峪看秋叶,快要往回返的时候妹妹说,姐你看柿子。斜阳透过树梢,将七八个柿子照得金光闪闪,我捡一片叶子在手里摩挲。油润厚实,和玉兰的叶子很相似。

  父母吵闹了一辈子,是我心里一块沉重的郁结。母亲喜欢吃糕点,父亲喜欢吃柿子,我买糕点买柿子,无非是想在父母之间感受到一点甜味。年过半百的此刻,窗外飞着黄叶,忽然伤感泪湿了眼眶。父母不在,生命里一半的好已经消逝。像一个孤儿,委屈易感,无所依附的情绪沉浮不定。有一句诗记不得是谁的了,“你走后,我爱上的人都是你。”

  四。
  在很多地方,我见过柿子树开花,每一回都会生欢喜心有妄念。

  后来我认识了浙江的方柿,陕西的鸡心柿,富平的尖形挂柿,扁桃形球形锥形不一而论。在晚秋阳光充裕的午后,我晾晒一些菜园子里的小瓜果,萝卜丝山楂干,有几颗白菜也需要放置几天,走走水汽。如果时光倒流,如果我的父母弟妹还能重回往日时光中,我愿意好好的爱他们。都是爱驰才觉爱迟。

  某夜,疲累至极,倒头睡了。一路向北,飞啊飞,落上蓬勃的一株老树,院子里人影嘈杂,父母弟妹都在。村上的几个相熟的叔伯大爷忙乎着杀猪宰羊,房檐下挂着红白下水,滴滴答答的淌着血水。山墙跟儿的劈柴垛一只刚褪了毛的公鸡扎撒着两爪,一群母鸡领着七八只半大的咕咕的叫。我认出一个女人,她叫张枝华,她买了我家的猪肉用搪瓷盆端着,她还顺了我家的冻白薯和大柿子。冻白薯放在猪肉边上,冻柿子揣进了裤兜,每走一步裤兜里的柿子就晃荡一下。我动弹不得,也张不开嘴巴,任凭人们抻拉扯拽地撕巴我家的那点宝贝物什。

  母亲在的时候,说我是个小气鬼儿。说我随我爸,没个撒放。母亲信命,常说的一句话是:该死该活脸朝上。其实我是不认命的,现今我将父母都撒了放了,无从找回。柿事如花绕,纠缠在心,不肯离开。时逢立冬,满街筒子都是白菜大葱大柿子,忽然孤单。罢了,认了。

(草于秦皇岛。立冬日,2800字。)

IMG_2104.JPG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7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柿事连着家事,又何尝不是世事。岁月堆积成懂得,回首已是百年。
发表于 2018-11-7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帖顶帖加分点赞!                                 

点评

还望多多批评。雀  发表于 2018-11-7 12:10
发表于 2018-11-7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品味到简枫细腻伤感的语境。睹物思人,物是人非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11-7 11:30
柿事连着家事,又何尝不是世事。岁月堆积成懂得,回首已是百年。

我写得少,也慢。就和生活中一样,最佩服那些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的,却做不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1-7 12:04
又品味到简枫细腻伤感的语境。睹物思人,物是人非了。

最近身体老是这那的不对劲,能鼓捣出来一篇已经不容易。自我表扬一下,不论质量如何,放到江天是必须的。
发表于 2018-11-7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简枫 发表于 2018-11-7 12:09
最近身体老是这那的不对劲,能鼓捣出来一篇已经不容易。自我表扬一下,不论质量如何,放到江天是必须的。

倒不如先顾身体。写文伤身,看书怡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1-7 12:23
倒不如先顾身体。写文伤身,看书怡情。

正是这样做的。总也不写字,也是哪哪都不得劲啊。
发表于 2018-11-7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立冬的午后,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声,读着简简秋思浓郁的文字,果然有悲春伤秋的滋味。
文字一如既往地细腻,还有浓得化不开的思念,不由感慨……
发表于 2018-11-7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悲秋,又想起爹娘,想老家的那棵柿子树。只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空有一腔情怀。情感细腻,感情饱满,又见风采。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11-7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物寄情的佳作,读罢令人念亲恩。
发表于 2018-11-8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柿子,我的爱之一…………
发表于 2018-11-8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柿事,也是家事,寄情之作,简简写得充满真情。赏读问候!
发表于 2018-11-8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一枚枚火红的柿子,不禁想起小时候物质匮乏的日子里,在村外的柿子园里偷柿子的经历。
发表于 2018-11-8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特别好。你就适合这样的叙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4:16 , Processed in 0.096108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