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6|回复: 32

[原创] 乱想之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8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月光在少年的笔下,总是圆满的。只是后来,它慢慢地就残缺了。而我们,已过中年。明白了所谓圆满,更多的是一种假象。
       此时的月光是凉的,星光也可能是冷的。而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沁了夜色的石头,得捂很久,才暖和起来。

       只是,谁还会有慢慢地捂一块石头的耐心呢。
       谁还会为了谁停下来,只是一笔一笔地描摹一弯月一盏星呢。
       谁又会为谁持久地写一些分行的句子,只是为了存放自己因为想念而勾起的自言自语呢。

       2
       你说,诗是另一个你,是你的影子。
       然后,我就看见你踩着生活的钢丝走过了最难的一段。
       这或许就是诗的意义:诗就是诗,很单纯,既不是工具可利用,也不是手段可用来谋取。
       诗当获得一种独立。当诗歌有了自己的独立,才具备了自己的真和美。

       3
       他问我,你失恋了?
       不知他为何做如此想,一头雾水。
       原来看见我最近分行的句子,觉得很消沉。
       失笑。又有点说不清心中滋味。那不过我某一刻的一点小情绪而已,那样的的情绪可能来自周围的无关的人群,也可能是看新闻或别的什么,有所触动而已。若正好那一刻写着什么,可能会受负面影响,也可能不会。
       我不敢说我写下的那些分行文字就是诗歌。它们很可能是某一刻或某一瞬间的情绪记录却是真的。那样的情绪,当时捕捉到了,便记下了,捕捉不到,便放过了。但就算记下的,很可能过后就忘掉了。
       能将诗歌理解为事实本身吗?我个人认为不能。
       诗歌总要讲究美的吧,将美降格为事实,美还美吗?

       4
       想起小女友宇寒的一句:知音便好,白头不晚。
       尽管有些人素昧平生却一见如故,即刻肝胆相照。但终究,还是错过了最好的年华。忍不住揣想,要是再早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会怎样?
       聊以自慰的是:漫漫时光打造了一个对的人。
       一如,一句好诗有了对应的下一句。
       纸上的浪漫,画中臆想,也只能暗自说一句:好。

       5
       从山水清贫走到山水祥和,多么不易!
       会感恩于眼前一切:街角的路人,嬉戏的孩子,亮着的窗,路边的灯……
       误了机的人走在折返的路上,只为了补上一声道别。

       6
       怎样才能把彼此从各怀心事中解脱出来?
       在对峙中,有太多猜忌,欠一个解释。
       斟字酌句,还是伤害了对方。最不成器是诗人,相互攻击,总胜于相互慰藉。
       ……到后来,成功将自己和对方都塑造成骂大街的悍妇刁男。

       7
       新月在天。星粒也在天。
       不知这算不算是好日子。却知道,它是一天当中最安静的时候,可以让人怀念一段好时光。
       那些好时光是挂在夜空的星星,你挂一粒我挂一粒,就繁星满天了。潮涨起来,河水漫溢,暮色四合。于是我们有了穿过夜的勇气。
       记着,一定要把你的新诗集送我一本。我将从最后一页看起,一页页往来时的路走。
       再往回,就清空四野,看清了一条河全部的脉络。

       8
       无法调解的时候,就去河边乱走。
       一整个冬天,指甲剪了又长。沉沦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的,恰巧在暮色渐渐浓重之时。天的蓝色无法描述,却勾动人心里最柔软也最冷硬的疼。
       墙上的钟表停掉了。时间变得不伦不类。失眠不在夜,在昼。昏睡不在夜,也在昼。
       有人风中说话,誓言和谎言一起飘散。
       星还在天上,月却落了一地。一直找不到钥匙,把上锁的柜子打开。


       9
       事实是,从没见过萤火虫。但是无数次想象过它们在玻璃瓶中一闪一闪的样子。
       秋水汩汩涌动。纸上行走的是一句又一句诗歌。打开瓶盖,星星就一粒一粒亮在黑夜。
       这是小小的一首诗,诗里有前世也有今生,还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义。

       10
       是否会把想说的话节省到明天。
       明天的明天之后,那些话就沤烂了。想不想说,都不必了。

       11
       今夜,适合乱想,适合一遍又一遍呼叫一个名字,并把这名字拆分成一个个单个的字,然后用这些字组成新的诗句。诗句里全是好的山水和好的景致,脚下是草原,落日在河岸,那个人在身边,一伸手就拽住了。
       可惜的是,你没改了名字,我却在一次次拆分中忘了初衷。
       爬上墙头向外看,没人在墙外,我也忘了在等谁。
       庆幸是,我们都还活着,好好地。

       13
       在水底久了,就想浮出水面换口气。
       一块不想看不想听也不想说的石头,只想裸在深夜,和这夜一起安静着,直到取出自己并放空自己。

       14
       深谙天空悲喜的是星星吗。夜色愈深,想象愈加荒芜人烟。星星之间,拥挤,又开阔。
       这满是细碎尘屑的日子,擦洗不净。有没有一条星光的隧道可以让我逃避。
       黑色的底片上,是更黑的暗影。隔着长夜,是一日胜似一日的无言。

       15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经历过失语。但我们并不能同病相怜。有时候所谓的了解,不过是,你看不见我眼底沉默,一如我不清楚你的言外之意。
       你我互为镜子却不自知。我注定要过马路去往对面的超市购买我的所需,而你,将在马路的这边转身去赴你的约会。
       在夜的抽屉里,把收好的词语取出来再放回去,天就白了。
       误解是一个谜,让它成为永世,不必拷问。

       16
       在梦里,我曾逼迫自己滔滔不绝,却又再一次语无伦次。
       怎样的话语可以把情感伪装成真挚,或者,就让它是纯粹的真挚的?
       想要写写你我,却不知以什么为界。把夜缩小成一粒星子,是不是就可以随意排列失眠夜的乱想。
       我记起你咽下泪水的模样,也记得你笑起来的样子。眼泪暴露了你我,微笑又很好地伪装了你我。摘一颗星,偷偷养在无人知的角落。若是再写星光,会用什么样的句式,是暖的调子,还是冷的刀刃。

       我一直知道,那些写下的诗句成不了救赎,却能在一次次的拆分和组合中让我们忘了疼痛。

       17
       她问我,在干什么?
       告诉她躺着。
       她觉得我是清闲而幸福的。却不知道我的感冒一直没好利落,再一次复发,感冒勾动了鼻炎,喉咙的痛成了咳嗽,继而喘不上气来。
       可是我并不想诉说这些。疼是我的疼,苦是我的苦,唠叨从来于事无补。而大把吃药的是我不是她。
       她说,看不见我写的东西了,不知道我的近况了。
       那么我写下的是我的当下吗?我说不清。
       那些掩饰过得粉饰出来的有多少是真的,那些夸大的或缩小的又有多少是事实,我同样说不清。
       书写的最初,是一种无意识。后来,就有了有意为之的味道。再后来,成为了一种习惯性动作。
       能将这样的文字理解为事实本身吗?我从来不认为能。

       18
       关于文字,作家翟冬梅说过一段话,记忆深刻:
       “诗歌负责撩拨和爱恋,但它不负责结婚和生子。

       小说负责亮刀杀人,而不负责治病救人。
       散文是老婆嘴,谁都能扯上一嘴,大多数扯得絮絮叨叨,只有极少数人扯得精准而传神。
       写好诗要懂得风情,可遇而不可求。
       写好小说要有胆量,拔出刀子来,不见血不还鞘。
       写好散文要懂得节制,说得太多容易闪舌头。”
       ——而我,是一个不解风情又欠缺胆量的人,最大的毛病是,唠唠叨叨。

       19
       星星一到夜里就野了。

       可不可以把夜看尽,和星星们疯。
       我记下小小的触动。想让它蜿蜒悠长,可惜能力不够。
       九曲回肠的是大河。孤烟笔直的是大漠。自由驰骋的是草原。曲不成调的是一个人的夜之乱想。
       一个人在深蓝之色中慢慢走,走着走着就看见月牙一弯,星光数粒。心里惦着一个人,就想着要藏点什么在诗句里。张开手,手心空空。手心空空,却还是想握住点什么,哪怕只是一缕风。

       20
       想要躲避尘世,结果却逃无可逃。无可逃,就直立向前。
       一个人的时候,把口袋里的星星掏出来,夜就璀璨了。

       21
       没有指路的人就自己摸索着走。寒潮来时就裹紧衣服。
       最好是,看了你一眼。最坏是,看了你一眼。

       23
       寂静的夜寂静的城,有新月和星光在上。
       乱想搭成长梯,可以告别和埋葬。那多出来的清寂,用来捂一块冷硬的石头吧。
       还是会有人耐心等着一朵花开吧。

        快速中,还是会有人慢下来,反身向着月亮和星星而去吧。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了是论坛里谁说来,要我把写诗(其实就是分行的句子)感受写下来,说一说。
后,和同好们聚的时候,偶尔会说起诗歌来。有时候会随口说一些不经过大脑的话。一个朋友因此一再说我,把它们记下来。
于是,某一天失眠,有了这些文字。
但我知道,它们不是写诗感受,也不能算是我的诗观。至于自己曾经说过些什么,早忘记了。但,若问我的诗观,我其实也不知道,也说不清。不喜欢动不动就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因为自己没那个能力。但是,对于能够理论的人,心里是佩服的。
绕了,打住。
想说的是,不知道这些文字贴在哪里合适,想了半天,还是江天吧。
为什么?因为漫话。
因为我这个,随意了。
发表于 2018-11-8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特别合我的胃口。不知道贴哪里就放江天。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简枫 发表于 2018-11-8 15:43
好。特别合我的胃口。不知道贴哪里就放江天。

嗯呐~
问候简枫,晚上好!
发表于 2018-11-8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你可以把它叫做散文诗,也可以叫随笔,更可以叫漫话,或感悟,都是江天的菜。其实叫什么无所谓,文字好才是真的好。
以诗一样的语言倾诉内心的感受,又富于哲思,用心了。

点评

18兄点评到位呀,严重附议!  发表于 2018-11-10 15:17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1-8 17:46
很好!你可以把它叫做散文诗,也可以叫随笔,更可以叫漫话,或感悟,都是江天的菜。其实叫什么无所谓,文字 ...

话说,我没把它归到散文诗。不然,就发诗歌版块了
杂杂拉拉地,随笔,或感悟,可以有。

感谢鼓励!
发表于 2018-11-8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放飞的夜晚,也是诗的夜晚!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1-8 17:55
可以放飞的夜晚,也是诗的夜晚!欣赏!

初心是,试图说说诗歌的,结果,乱了

感谢来读!
发表于 2018-11-8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在散文版更合适。
有点张嘉佳的味道。
不过呢,写这样的散文诗似的文章,
心智得澄明,胸襟得淡雅。
这和小说不同,小说可以造假。
但这个,真的是字由心生。
否则,就是刻意——而且非常明显。
发表于 2018-11-8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寂静的夜寂静的城,无论是诗,或是漫话,只要是以自内心的都是好的。喜欢这清澈如水的文字,拜读学习了。
发表于 2018-11-8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每到一定阶段,写作的人都会整理一番修剪一些,有的重叠,有的新生。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不如风 发表于 2018-11-8 18:27
发在散文版更合适。
有点张嘉佳的味道。
不过呢,写这样的散文诗似的文章,

是把它当做夸赞呢,还是批判?
刻意?有吗?也许是有的。
问候,祝福!感谢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11-8 19:07
寂静的夜寂静的城,无论是诗,或是漫话,只要是以自内心的都是好的。喜欢这清澈如水的文字,拜读学习了。:v ...

睡不着了就乱想,乱想多了,就随手记下来。而已
问候云馨,周五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1-8 23:11
我以为每到一定阶段,写作的人都会整理一番修剪一些,有的重叠,有的新生。

说得好
喜欢重叠,和新生,这两个词。
发表于 2018-11-10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就听说,鲜然版主的文字很美,如18兄所言:“以诗一样的语言倾诉内心的感受,又富于哲思”。
我这人缺少浪漫与诗意,所以断然写不出这样的文字,只觉得写得真好,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6 15:37 , Processed in 0.09347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