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9|回复: 35

[原创] 85【投稿】苏轼,请许我一阙小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8-12-9 20:01 编辑

                  苏轼,请许我一阙小令
                              
                                     肖娴

    说苏轼的人生,应以他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为题。说苏轼的生活,却应以他的《江城子》为起首。苏轼的一生称得上是少年得志、官场多舛。这是北宋之后,多少有些文学情怀的人都耳熟能详的事了。但假如当时没有震动朝野的“王安石变法”,或者苏轼不曾上书谈论新法的弊病,触及王安石的痛点。又假如王安石的性格中多一些通融,少一些自负,那么也就少了那一幕“御史谢景堂上进谗言,皇帝老儿耳根软”的那一折子了。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苏轼的一生,也许是另一个版本。犹如他写西湖的这一句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大抵林语堂老先生和我一样,是个真诚的“苏迷”。他在《苏东坡》传里这样写道:“苏东坡和王安石的冲突决定了他的一生,也决定了宋朝帝国的命运。”作为苏轼的女粉丝,且不去深究这句话的深意,还是让我逆着时间的河流,让苏轼词中的小舟,载我回到九百多年前的北宋吧。

     九百多年前的一个冬天,四川眉山一户人家里产下一子。据说一落生,这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哭声就特别洪亮,一如撞钟。在他之前他的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已先后夭折。他的到来,让他的父母尤其是他的父亲尤为高兴,这个孩子就是苏轼。按苏轼出生时的命理推算, 他的生辰属摩羯宫。按照传统的星相说法,“当此宫者一生磨难”。无独有偶,苏轼生辰所占的魔蝎宫,正好也和唐代大文学家韩愈的生辰同处一撤。元代有个籍籍无名的诗人尹迁高,在一首《挽尹晓山》诗中就有“清苦一生磨蝎命,凄凉千古耒阳坟”的句子。也许是命运使然,也许是一语成谶。然而这只是落在苏轼襁褓里,一个无形的传说罢了。如果不是命运的多舛,日后的苏轼又怎能写得出那样豪放、旷达的传世佳句呢。

    苏轼晚年和佛印和尚相交甚好,因此他对佛经多有研究。按照佛家的话说,苏轼的命里还是种了很深的善根。他毕竟出生在了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家庭当时也不算太殷实,但却为他以后的读书习字提供了最基础的物质保障。尤其是他的父亲苏洵,这样的家庭算得上是他不幸命运中,最原始的一个福祉了。苏洵,这个名号老泉的人,性情也像他的名号一样,他27岁以前整日游山玩水,他身上有着许多浪荡子文人的意味,苏轼三四岁上,他才发奋读书。因为他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苦读精神,使苏轼和他的弟弟,在刚刚进入最具可塑性的童蒙时期,就受到了父亲苏洵的熏陶。同时也换来了他们家族史上,父子三人同堂进考,被后世人传颂千古的文坛佳话。

    嘉祐元年的春天,刚刚在宗庙里行过 “弱冠之年”,加冠礼数的苏轼和弟弟苏澈,被父亲苏洵带着第一次离开西蜀之地,前去当时的京城河南开封应考。这是一次全国的理部会试,父子三人沿江东而下,爬山涉水这漫长的应试之路,父子三人就走了整整半年之久,好在父子三人都有共同的话题,沿江两岸的风景也秀丽奇绝,路途虽然漫长,但父子三人一路对诗作词,到也是一路的愉悦。尤其是苏轼内心已经有了一种刚刚进入成年男人之列,天降大任于斯,吾定会金榜题名的踌躇满志。

    果然苏轼在考场上一气呵成的《刑赏忠厚之至论》,一下子就吸引了当时的主考官欧阳修。在当时的北宋,欧阳修的影响力已在北宋文坛之首。那时欧阳修和同是当时诗坛老前辈的梅尧臣,正想借此国考之机,给当时的诗坛注入一次新鲜血液。苏轼洒脱、旷达的文风,犹如一道亮丽的光束,让欧阳修和梅尧臣眼前一亮。虽然后来这篇让欧、梅二人大为赞叹的清新之作,因为欧阳修心头的一丝疑惑得了第二名,但却由此,使欧阳修对苏轼的文词刮目相看。他向外界说,后生文风可谓,日后文章必成大家。因为这次考试,父子三人的美名也在开封城里传遍了。这次父子三人的同堂应试,不但成就了当时文坛的一段佳话。也为日后父子三人,横跨两个时代,进入唐宋八大家鉴定了基础。

    然而往往绚烂的开始,造就的会是一个多舛的命运。四年后,也就是苏轼处理完家事,真正走上工作岗位,步入仕途的那一年,王安石变法开始了。包括欧阳修在内的,苏轼的好多师友遭到谪 贬。这就好比刚刚还是春光大好,骤然间却是一场寒流,摧折了刚刚盛放的花朵。当时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苏轼,愤然上书谈论新法的弊病。在他对皇上上书的文字里,多少还是带了一些对欧阳修等一些前辈和师友,鸣不平的成分。又加之正值他血气方刚的耿直年纪,文字里免不了有文学青年的情绪。结果朝廷上下便是对苏轼一片讨伐之声。接下来的命运便是苏轼和欧阳修一样被贬到了杭州。这之后苏轼的政治之路便是屡遭谪贬。尽管他每到一方都是政绩斐然,一心为民,但他的政治生命也犹如咸鱼,在当时的环境中没有了翻身的机会。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首词,是苏轼被再次贬到黄州之后所做。黄州城外的赤壁,也是当时文人的好去处。苏轼到黄州后常和朋友到那里去游玩。他在对周瑜的缅怀和敬仰之情中,融进了对自己命运的感叹。好在他生性阳光放达,他对世事的看法,也犹如他词中所写道的:“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罢了,罢了!既然人生像梦一样,那就旷达、通透,地活着岂不更好!来来来,对着江上的这轮圆月,我们干了这杯酒。透过这首诗我仿佛也看见了,苏轼酒杯中的月亮,橙子一样黄黄的,有着金属的暖意。他的人生有有诗、有酒、有月,也使得他的生命从另一个方向打开了绚烂的入口。在诗、酒、月的禅意里也为自己的人生成就了另一种美好的收稍。

    北宋承得上是中国文化的巅峰时代,由于他的旷世的诗名,他的美名也使他有了很多的追随者,其中也不乏一如我等,迷恋苏轼的“女粉丝”传说苏轼六十岁的那一年,再次受人谗言被贬谪到广东惠州一代,当时惠州有一姓温的都监,家中有一爱女名超超,正值豆蔻年华。生得袅袅婷婷,姿色夺人,惠州城里有许多王孙公子前来求亲,温超超却势死不嫁。苏轼来到惠州后就住在离温都监家不远的一条小巷里。不久之后温超超便得知了苏轼的诗名行踪,于是一到夜晚 她都会偷偷来到苏轼的窗下,听他吟诗作赋。听到会心处,便会大喜过望不由自主地轻声吟咏而出。有一天她对贴身丫鬟说:“这个人才是我要嫁的如意郎君啊!”此后她便是每晚都会躲到苏轼窗前的那颗树下,在一窗温馨的灯影里、对心仪的诗人传递着执情痴念。

    有一天苏轼突然发现了这个隔窗听诗、对她倾慕的女子。那时苏轼已是六十高龄的花甲之人了,贬谪一事早已磨损了他放达的心性,何况他还有和他相濡以沫的小妾朝云。无奈之下苏轼便离开了这里。苏轼的悄然离去,使温超超刚刚萌发的如火的恋情,像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不久便因思念成疾而亡故。 三年后皇上大赦,当苏轼又官复原职,他突然想起了温超超。然而当他又一次来到惠州,等她的只有一抹幽魂、一座孤坟。因诗而来,却为写诗的那个人丢了香魂。也唯有诗歌可以再送一程这个冰清玉洁的女子,于是苏轼怅然写下流传千古的《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多么凄美的暗恋,虽然我不止一次在我的文字里引用过有关苏轼与这个,叫超超的女子的传说,但我的意识深处却一直都宁愿相信,这是苏轼的那一帮文朋诗友,在和苏轼对词斗酒中,为活跃气氛,对他杜撰的一段的善意美谈,但诗中“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一如杜鹃啼血的,句子,又让我去相信,在这首词的背后,一定有着一个爱慕苏轼的女子。她纵身一跃,就永远地沉睡在了他的词里。她也许不叫温超超,或者她叫李超超、刘超超,但,这又有什么要紧?

    相比于温超超,云英与苏轼的传说,使我觉得这叫云英的风尘女子要比温超超幸运得多。毕竟她们二人还有过几年的交往。宋代的枣林杂俎中写到:"琴操(琴操为云英艺名)年少于东坡,和诗人有过一段忘年情"。其实云英和苏轼相遇再早,被贬惠州在后。也就是说,温超超暗恋苏轼在云英之后。像许多人一样,我实在是太怜悯传说中那个叫温超超的痴情女子,所以把她放在前面来写,权且是借苏轼的词再来送送,这个孤绝的奇女子。

    苏轼和云英相识时,在杭州当着知府一职。和当地的佛印和尚交往甚密,一天两人在钱塘江上游玩,她们的小舟与另外一小船相撞,那船里坐的便是云英。那时的云英因为美貌和才情在杭州的,文人骚客中颇有佳名。因为她曾改了北宋诗人秦观《满庭芳》词,作为秦观的老师,苏轼对她的名字早有耳闻,并且大学士的心中也早已种下了一见云英的的夙愿,不想那日在钱塘江上偶遇,是苏轼萌发了为云英赎身的念头。作为杭州知府的苏轼,为一个风尘女子赎身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云英虽然是卖艺不卖身的风尘女子,却也是棵摇钱树。但碍于苏轼的知府的官职,“为云英赎身一事还是”,轻而易举地办妥了。然而她们之间却因为一句"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的诗,而使云英遁入空门。最后和温超超一样郁郁而死。

    不知道温超超,还有这个叫云英的女子,有没有在某一个孤寂的月夜里这样感叹过:“还是王佛和朝云以及王闰的命好!”是的,她们三人,也属于苏轼生命里英年早逝的女子,但她们却名正言顺地陪着苏轼,走过了自己短暂的一生。她们短暂的生命也真的达到了夏花般的灿烂。唯有温超超和云英的结局,凄美地让后世人在苏轼的词中,都能吟出杜鹃血、英雄泪来。

    在文章的结尾处,不期然地,我再次敲下月光、酒、词。这三个苏学士喜欢,我也钟情的名词。如果可能,我想还是让我穿过九百多年的时光,让苏轼为我题一阙小令,或者我按他授意的食谱,为他做一道“东坡鱼”、或者“东坡肘子”,让他就着美食,把酒喝到微醺的时候提笔为我写下一首词,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老师,这篇是参加征文的,发在这里对不对?请指正!

点评

欢迎娴娴美女支持,发这儿当然是最对的。  发表于 2018-12-5 19:43
发表于 2018-12-5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席欣赏!

欢迎新友友支持征文!我替版主们来欢迎,也不知行否?

艾玛,咋个字体还不一样啊?

点评

烟烟的俏皮让我们都笑了,有这么个可爱又活跃的文友在此,大家都开心哦😊  发表于 2018-12-5 19:44
发表于 2018-12-5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娴妹妹参加征文

点评

感谢云馨姐姐点评与赏读。  发表于 2018-12-5 19:45
发表于 2018-12-6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读文姐新作,问好。建议重新排一下版面吧。
发表于 2018-12-6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别开生面,让人耳目一新。
中间对苏轼身世叙述一部分,再精简一些,或许更好。

点评

赞同何版观点!  发表于 2018-12-7 12:5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肖娴 发表于 2018-12-5 17:21
各位老师,这篇是参加征文的,发在这里对不对?请指正!

昨天急着回家做饭,这会终于编辑好了。请朋友们指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12-6 09:15
又读文姐新作,问好。建议重新排一下版面吧。

呵呵,昨天急着回家,贴上就走了。谢谢彦林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足道哉 发表于 2018-12-6 09:45
这个别开生面,让人耳目一新。
中间对苏轼身世叙述一部分,再精简一些,或许更好。

感谢何老师指点!问好!
发表于 2018-12-6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幻烟 发表于 2018-12-5 18:42
首席欣赏!

欢迎新友友支持征文!我替版主们来欢迎,也不知行否?

很好的文章,尤其是对苏轼的星象的描写,之前都不曾了解。品读文章之时,又学习了知识,很开心呢
发表于 2018-12-6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改成,逆着时光的溪流,乘着词间的一方小舟,是否会更好一些呢?
发表于 2018-12-6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莓味的阳阳 发表于 2018-12-6 10:10
如果改成,逆着时光的溪流,乘着词间的一方小舟,是否会更好一些呢?

同感。介个题目不错。
发表于 2018-12-6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幻烟 发表于 2018-12-6 10:33
同感。介个题目不错。

幻烟同学,不是题目,是第二段最后一句话,我觉得这样写可能稍稍好一些,比较有画面感
发表于 2018-12-6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真好!文笔优秀而且文章厚重非常精彩!喜欢!向老师学习!

点评

谢谢何叶叶互动中的勤奋点评。问好。  发表于 2018-12-9 22:47
发表于 2018-12-6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望肖老师,问候老师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4 10:34 , Processed in 0.03585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