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1|回复: 5

[原创] 【投稿】仰望苏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仰望苏轼
方刚

名动京师

        制造一次轰动,切入历史,苏轼有很高的起点。文章锦绣,与一个王朝合拍,有没有光明的前程?
        在一张榜上题写名字,该有多难!苏轼兄弟让一个门楣闪光。文章引起洛阳纸贵,名字被口碑一层层镀亮,披红挂彩时,心中洋溢春风。
        之前,在眉山成长,故乡的山给了他坚硬,故乡的水给了他灵性。寒窗之下,他经受板凳上十年的冷,在诗文里行走,一匹马摇响梦的铃声。
        一缕书香来自祖传。这“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仁、义、礼、智、信”,施加牵引的力,让他自幼眺望京城,想在庙堂器皿上题写自己的名字,血脉暗藏波澜。他知道,轼是车前扶手,让人向前。
       找到光亮的出口,翅膀里蓄满风声。他深信,从此拥有辽阔与遥远。
       其实,宫阙森严,深不可测。一角飞檐有时高过夕阳。

乌台诗案

        被捕入狱,被猛然折叠一次,生命突然触底。
        栖息御史台上的乌鸦,一张口就是谶语,扔来一堆反义词。
        写诗有风险,不能率性。那么多诗文,总有一些字能拼出愤懑、不满、对立,成为必死的理由,一把刀闪着寒光。
        命运源于立场。对一场变法说“不”,苏轼被列为反对派、保守党,他看到弊端,并急于说出来。于是,成为一个靶心,那么多明枪暗箭啊,他不懂得保护自己。或者说,他不懂得政治。
        生与死已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他所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
        比如,把功名看淡一些,学道信佛,虚构一叶逃亡的扁舟,在酒杯里豢养一枚月亮。
        比如,让文风清新一些,热血不再汹涌,吹来一缕清风。
        从狱中走出,他是另一个苏轼,天地忽然变宽。

躬耕东坡

        黄州荒芜,苏轼硬性地转身,传来骨折的声响。
        从士大夫到乡间野老,哪一个才是真身?
        说说巫术、鬼神,俚俗是另一种雅趣。靠近民间,一个人的重心开始下移。
        闲有闲的好处,他爱上山水。道观寺院、荒江野村、一株海棠、几枝梅花……都可以入诗,他乡也是故乡。
        耕种,与一头牛保持同向转动,倾尽汗水淬出一捧金黄。盖屋,矮房子遮挡风雨,护住低处的生活。一块地、一头牛、几间屋,他拥有一个农民的纯粹梦想。
        躬耕是隐身的一种方式,他自号东坡居士,想让一部分自己逃逸。
        而另一部分,深陷尘世。那么多爱与被爱、恨与被恨,那么多梦想……
        一根白发戳疼夜晚。古战场,涛声如鼓,他看着自己一次次驰骋。
        他在一杯酒里装着一个名字,饮与不饮都醉。

修筑苏堤

        杭州、颍州、惠州,三处西湖,三处苏堤,三段人生轨迹。被折来折去,苏轼一脸沧桑。
        不变的是水之爱。温柔的水、浪漫的水、激越的水……蕴含“上善若水”与“智者乐水”的哲理,潺潺而来。有时水光潋滟,有时山色空蒙。
        谁抚弄流水的弦,让他心弦颤动,泠泠作响?
        一条堤通往春天,缀满诗的叶子。在堤上看风景,他想以水的形状融入水里。
        不变的还有民之爱。湖水养育渔歌、牧歌、茶歌、酒歌,养育姓氏、方言、民俗、宗教。一座湖淤塞,炊烟就挑着萎蔫的叶子,像病。
        疏浚一座湖就是让干涸的乡情重新洇开。苏轼喊着劳动的号子,闻到稻花的香味。
        一千年,三座苏堤喊着共同的名字,三座西湖涌起一个又一个波浪。

流落儋州
        儋州比岭南更远,真正的世外,大海涌动凶险。
        “千去千不还”啊,被贬谪海南的人,一把骨头随时准备弃在异乡。
        一叶孤舟驶向天涯海角。那一年,苏轼62岁,脸上悬着一轮夕阳。
        他没有沉沦。这个不合时宜的人,极易生根。
        把自己当作儋州人,把人生放在最低处,他感到,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于是再盖茅屋,再耕薄田,留下东坡村、东坡井、东坡田、东坡路、东坡桥的印痕。
        还留下东坡书院。桄榔林婆娑,响着风声、雨声、读书声。
        在地方志里种植一缕书香,他抑扬顿挫地讲学声与天籁齐鸣。
        他让海南破天荒地走出举人。从此,海南文风浩荡,一汪文脉润泽求知的眼睛。
        他就是一粒种子,不管有没有春风,都发芽。

魂栖郏县

       “是处青山可埋骨”,苏轼选择郏县为归宿。
        莲花山“状若列眉”,让他想起故乡的峨眉山。小时候,在山上呐喊:“我来了——”,群山回应,他感到,自己就是最高的一座峰。
        一生颠簸与辗转,走过那么多坎、坡、岗、洼,他一身内伤,却不肯低头。
        想家的时候,蘸着酒擦拭一枚用旧的月亮。
        在诗中行走,在词中行走,在文中行走,在书中行走,在画中行走……走着走着就成为一座山。
        一抔黄土能不能泊下他起伏跌宕的坎坷一生?能不能泊下他未曾施展的万丈雄心?能不能泊下他云卷云舒的淡泊情怀?能不能泊下他璀璨绚丽的锦绣文章?
        一只孤鸿终于找到栖身的寒枝。
        郏县有幸,埋藏一页文化史。
        三苏祠高过仰望。
发表于 2018-12-6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参赛,问好文友

点评

欢迎参赛,感谢赐稿。  发表于 2018-12-6 17:46
发表于 2018-12-6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朋友看看秋版此篇加版权之文:发表帖子与添加版权教程  希望能帮到您(临时)
http://bbs.zhongcai.com/forum.ph ... &fromuid=261974
(出处: 中财论坛)
发表于 2018-12-7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还是优美的,怎么把帖子扔这里了,不理睬了呢?
发表于 2018-12-7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3 04:52 , Processed in 0.03153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