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03|回复: 19

[原创] 负暄漫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9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日尧月 于 2018-12-10 09:34 编辑

       大雪次日,为周末。西北的仲冬,大雪节气,反而没有雪盛之意,唯西北风强悍干燥寒酷侵骨。今年,常忙于杂事,一个拳头大的心,时常被世间的繁陈杂事充塞得满满的,一如一片充满横生疯长的冰草之地,很难腾出一点为庄稼生存的净地了。静思质疑:野草的鲁莽,是否并非野草的错,而是庄稼的懒惰之举铸造。

       晨起,洗刷完毕,早餐过后,依旧被一些陈杂之事的影子缠绕。常常暗自慰藉,时间过后,天大的事就是没事,然心思总是难以平静,更何况静如秋水?时而漫步阳台,时而坐于书桌,时而凝视书柜,时而打开电脑······无论何如,就是难以静坐,似乎得了一种难痒之症。

       卧于床,强制自己看点闲书。起初,温润的文字,清雅的境界,独显的意象,心灵的沟通,总是南辕北辙。我依然强制自我与文字慢慢接近,轻轻握手,渐渐地,渐渐地,很久未静心读点闲书的感觉,犹如我疏远很久的朋友,由无言找到一半句由心间生发的贴近心灵的闲言碎语了。渐次,一种与文字久违之感油然而生······

    在一文中,当“负暄”一词呈现于眼前时,我的思绪不再那么静如秋水了,死如冬草了。“负暄”一词源于《列子.杨朱》。其原文为:昔者宋国有田夫,常衣缊黂,仅以过冬。暨春东作,自曝于日,不知天下之有广厦隩室,绵纩狐貉。顾谓其妻曰:‘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至于此文何以讽刺齐国人的寡见少闻,还是彰显齐国国人的贫瘠,还是他有其意,都在两千余年的春花秋月中烟消云散了。然“负暄”一词,尤令我在西北仲冬的大雪节气里,思绪翩翩,由喧嚣的城市飘到安静的乡村,由水泥钢筋的铸造溜到泥土木头覆盖的庭院,由水泥铸造的光滑干净的马路遁入泥土裸露坑洼逼折的巷道,由人群聚集的广场滑向不高不低折折拐拐的土墙下。

      于是,一串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乡村意象,一如久困于鸟笼的小鸟,猛地打开笼门,紧随哗啦一声,茏空顿寂,鸟已远去,飞入苍茫之怀。仲冬天气放晴的乡村下午,冬阳杲杲,土墙静立,村树裸露,家禽闲散,一群老汉披着棉袄,圪蹴于向阳土墙根下,散漫地吸着旱烟,浑浊的眼睛微闭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先侃着······这一群群乡村的老汉,就这样被仲冬的暖阳渗透着,慰藉着,散养着,慈爱着——时间不慌不忙,日子不紧不慢。这就是乡村的节奏,时间连成一大片,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负暄,在我西北的老家,人们直呼:“晒暖暖。”很少叫:“晒天阳。”场地:墙根,场院,麦草垛旁,野洼的田埂上,河滩的沙掌上。然最具冬日乡村味道,最能彰显冬天乡村节奏,最有泥土本质的特性的“晒暖暖”之场所,便是庭院向阳的不高不低、积年累月、风吹雨打后的陈年土墙根下了。这些饱经春花秋月的站立的泥土,已不再是躺着的喂养草木、庄稼的泥土,而是饱含着乡村一家人多年的秉性气质、声味气息的有着性灵的一面土墙;还是蕴含着一个乡村人、牲畜以及草木的脾气性情;更是一部记载着一个乡村数代人的史书。

    老家人生于黄土,存于黄土,卒于黄土。一生以土为生,他们对于泥土的执爱,不下于对长辈的敬重,不次于对小辈的慈爱。对于一个衰老的耄耋之人,总有一句话让人很不爱听却很实在的话——“XX已闻着土香了!!”于西北响晴的冬日午后的向阳村庄墙根下,那些淡定闲散沉稳安静的老汉,对于冬阳的执着,似乎不再是一场冬阳温暖之情的接受,而是从心底真正接纳来自苍天馈赠的一束束澄清透明轻盈无暇的阳气,还是在有生的余日里,再次晾晒一生还未丢弃干净的朽气和浊气,再次沉淀一生中还在漂荡的人间欲望,再次点亮一生中的剩下不多的修行,于紧紧背靠的这堵墙连成一体,活成一睹熟稔的土墙。

    负暄,可否理解为一个个与泥土为生的乡村老汉,于寒冷的仲冬,安静地圪蹴在熟悉的一堵墙根下,背负着同一轮温暖透彻的文火太阳,慢悠悠一点点地驱走大自然冬日于人间的寒冷?晒暖暖,可否看作,一个个乡村的年迈之人,再次享受来自苍天的无私大爱?老人接纳后,再次间接地传导给下一代?不管称“负暄”,还是“晒暖暖”,我总感觉,这是一个个乡村老人在冬日里,对上苍的敬畏与感恩,也是对上苍博怀和宏境的传导。

      写到这里,我虽身在小城闹市的某个水泥钢筋之小笼,享受着高科技的采暖,然我的脑海里却顿现儿时乡村冬阳中,那一群群在土墙根下闲散晒暖暖的熟悉的、慈祥的老汉形象,是那样的真切,那样的逼真。

       乡村老汉与冬阳下晒暖暖的时光,在岁月的轮转中,已渐行渐远,渐成一幅幅乡村岁月中永恒的素描,与那堵堵乡村陈年的残墙,融在一起,深藏着一部厚重的乡村史,随着啪的一声跌倒,再次涅槃成一片肥沃沉重的泥土,返璞归真的哲学,就是这样被乡村的一堵自然倒下的墙和一群修行完一生的老汉诠释的淋漓尽致。

       晒暖暖,是那样的随意、闲淡,又是那样的舒心、安然。一个人要是在繁忙之后,有着半点乡村老人于冬日里晒暖暖的清欢,何不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晒太阳,古称负暄,今叫晒暖暖。我认为,无论古今,能晒太阳于冬阳中,便是人间无杂事、无贪念、无烦躁、无忧愁时的最好境界,不称清欢,何谓之?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10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美的一章文字。
有温暖,有古典意味。
拜读。
发表于 2018-12-10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晒暖暖”曾经被诟病为中国农村最大的陋习之一,象征着懒惰和无聊。日尧月为其正名,当属难得。
发表于 2018-12-10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此文,学了“负暄”,然而脑袋一甩,忘掉它。嘻嘻~
发表于 2018-12-11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推荐:忙里偷闲,和慵懒人生是不同的;快节奏的现代社会和过去的慢生活,也是不同的。太阳底下,一切都在发生,一切又似停摆了时钟。不同的心境,不同的人群,对于同一件事,诞生似是而非的感性与理性,我想这就是此文的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足道哉 发表于 2018-12-10 09:06
很美的一章文字。
有温暖,有古典意味。
拜读。

问好老师,今年很少写点东西。最近思想里总感觉很疏远文字了,于是强迫自己看点闲书,“负暄”一词的偶现,让我生发了此篇拙文,写得很不到位,还望多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2-11 19:18
精华推荐:忙里偷闲,和慵懒人生是不同的;快节奏的现代社会和过去的慢生活,也是不同的。太阳底下,一切都 ...

非诚感谢版主老师的鼓励,此文是我强制自己看点书的过程中,“负暄”一词的呈现,让自己有了写点文字的冲动,虽然写成了,但还有诸多的方面很欠缺,还望老师多提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2-10 18:08
看了此文,学了“负暄”,然而脑袋一甩,忘掉它。嘻嘻~

紧握紧握,问好在西北大雪节气里!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2-10 12:32
“晒暖暖”曾经被诟病为中国农村最大的陋习之一,象征着懒惰和无聊。日尧月为其正名,当属难得。

紧握,问好在大雪节气里,还望多提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日尧月 于 2018-12-12 08:43 编辑
何足道哉 发表于 2018-12-10 09:06
很美的一章文字。
有温暖,有古典意味。
拜读。
老师好,今年写的很少,看的更少,常忙于学校杂事,让自己钟爱的文字渐行渐远了。本周末强制自己看书时,“负暄”一词,让我思绪翩翩,想起儿时乡村冬日的慢生活,是那样的惬意,那样的闲散,就写了点文字,总之此文还有诸多方面没有挖缺出来,文章的深度很不够,还望房子老师多批评!紧握紧握!
发表于 2018-12-12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尧月 发表于 2018-12-12 08:22
房子老师好,今年写的很少,看的更少,常忙于学校杂事,让自己钟爱的文字渐行渐远了。本周末强制自己看书 ...

房子先生……在隔壁版书架后面偷笑中~~谢了,谢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2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2-12 08:27
房子先生……在隔壁版书架后面偷笑中~~谢了,谢了

回复错了,回复错了。
发表于 2018-12-12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2-10 12:32
“晒暖暖”曾经被诟病为中国农村最大的陋习之一,象征着懒惰和无聊。日尧月为其正名,当属难得。

听老人讲,大约是上世纪70年代初,西北建设战备公路,招当地农民出工,每天2元钱,相当于当时机械工人最高八级工的工资。但是村民提出要每天2.5元,否则就不去,他们身强力壮却宁可天天蹲在墙根晒太阳。工程方不能突破国家规定,就只好从别处招工来干,当地人就去给他们捣乱。他们地处戈壁滩盐碱地,穷山恶水土地收不了多少粮食,但每年都可以可以坐等国家救济。
发表于 2018-12-12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12-12 09:14
听老人讲,大约是上世纪70年代初,西北建设战备公路,招当地农民出工,每天2元钱,相当于当时机械工人最 ...

草舍所言不差,这是正向思维。本文作者取反向思维,也属难得。
发表于 2018-12-12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们向往闲适,但时代不会回头,闲适的质量在提高。生活应该从容,只是清欢不应该是清贫之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6-25 01:31 , Processed in 0.03633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