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30|回复: 16

[原创] 126【投稿】海之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3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8-12-18 10:58 编辑

海之恋
故事梗概:60岁的苏轼被放逐到海南,他携幼子苏过经过艰难海上之路来到了儋州。昌化军使张中对苏轼礼待有加,安排他及幼子苏过“住官房,吃官粮”。湖南提举董必因对苏轼心怀怨恨,所以将其逐出官舍,张中也因此受到处分。从此苏轼便开始过着“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的悲惨生活。面对厄运,苏轼却能随遇而安、超然物外,并与海南人民结下了深厚情谊。通过自己的努力,苏轼不仅改变当地人的语言习惯和生产习俗,还推行文化教育,使“蛮荒之地”放射出文化人才的曙光。在流放海南的三年,苏轼有着新的梦想,并为之努力。在离开海南之际,心中无限依恋、感慨万千。
体裁:剧本
人物简介:苏轼
          苏过——苏轼的小儿子
          王强——押送苏轼的衙差
          李进——押送苏轼的衙差
          章敦——宰相
          张中——昌化军使
          董必——湖南提举
          方霸——董必的手下
          方争——董必的手下
高大娘——黎族人
谭子尚——黎族人
陈留——黎族人
黄集——黎族人
高军——高大娘的弟弟
王俊杰——昌化文人
姜唐佐——苏轼弟子
刘静——儋州学子
苗晗——儋州知府














海之恋

第一幕·海上

【晚秋,黄昏,大海上。
【幕启:海波茫茫,秋风萧瑟;沉云低渡,鸥鸣凄切;雾漫视线,船体摇曳。
【苏轼手扶围栏,面朝海天,一声轻叹,与幼子相见泪眼。
苏轼:(唱)秋萧萧路漫漫海浪扑面,天昏昏海茫茫哪里是边?携幼子走异乡一步一颤,暮年人叹无奈辞别家园。
苏过:(凄然回头)爹,我饿……
苏轼:(颤抖着手摸了摸空空的布袋)孩子,吃的……一点也没有了……
苏过:(无奈地走了几步)爹,我……走不动。(腿一软坐在了船舱上)
苏轼:(脚步蹒跚走到衙差王强旁),衙差,孩子实在是太饿了,你还能不能把食物再均给我们一点?
王强(叹了口气)苏大人,你救过我的命,我就给你说句实话:不是我王强不讲人情,实在是爱莫能助,因为出发时宰相章敦特意要求我和李进对你严加看管。
苏轼:(挥了挥手)算了吧,算了吧,既然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了。(说完走到苏过身边,弯腰吃力地搀扶起苏过)过儿,再挺挺就过去了,再挺挺就过去了。
苏过:(咬着牙晃悠悠站起来)爹,您莫难过,我现在不饿了,我现在不饿了。
苏轼:(唱)幼儿连天饿饥肠,老夫心酸泪汪汪,幼儿已经长大了,坚强坚强再坚强。人生坎坷不间断,花甲之年再被贬,连累家人和亲朋,何事才能的平安!
王强:(赶忙跑过来)苏大人,儋州到了。
苏轼:(激动不已)儋州到了,儋州到了,好好好!到了儋州我儿就有东西吃了。(转身去叫苏过)过儿,儋州到了,儋州到了,马上就有食物吃了,马上就有食物吃了。
苏过:(跑到船头,看着儋州的风景)爹,前方就是儋州吗?
苏轼:是的,前方就是儋州!
苏过:(有些沮丧)怎么看不到房屋、看不到人烟呢?怎么处处是荒草呢?
苏轼:(叹了口气)海岸边一般都是这样,海岸后面就不一样了,就有客栈酒楼了。
苏过:(高兴起来)爹,太好了。
苏轼:(唱)站立船头朝前看,儋州就在我眼前,荒草萋萋连成片,海南果然不一般。
【苏轼等人准备下船。
【幕闭 。

第二幕·接见
【昌化府,深夜,灯光闪烁。
【幕启:苏轼和苏过等候,衙差王强和李进走进昌化府。
【不久,昌化军使张中亲自前来迎接。
张中:(双手抱拳)苏兄一路颠簸,辛苦辛苦。
苏轼:(面露感激)岂敢岂敢!苏某戴罪之人,烦劳张兄多多照顾。
张中:所谓的戴罪之人那是在朝廷,是对其他人而言,你苏兄一代文豪、名扬天下,再说我们交情甚笃,苏兄莫说见外之言。在儋州,至少是在昌化,只要我张中在,没有敢把苏兄怎么样。
苏轼:(热泪盈眶)有张兄这番话令苏某感动不已。(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儿子)张兄,我有个不情之请?
张中:苏兄尽管讲来。
苏轼:(有些犹豫,停顿了一下,显得有些尴尬)这是我的幼子苏过,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
张中:饭菜早已准备妥当,请进屋!
【张中搀扶这苏轼,衙差搀扶着苏过走进了昌化府。
【一桌子饭菜早已准备好。
【苏过看了看苏轼,然后对着饭菜狼吞虎咽起来。
【苏轼看了看张中,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苏轼:(放下筷子,唱)今天饭菜最是香,苏某吃时泪汪汪。感谢张兄仗义助,苏轼终身不会忘。
张中:(唱)苏兄说话太客气,你我本是好兄弟。今天你蒙受大冤屈,小弟我理当帮助你。
苏轼:(唱)话是可以这么说,难的却是要来做。帮我需要大勇气,风险随时连累你。
张中:(端起一杯酒,唱)苏兄莫要这样讲,风险再大又何妨。举杯邀月酒酣畅,恣意豪情好时光。
苏轼(端起酒杯)好,干杯!
张中:以后你就住在昌化官舍,怎么样?
苏轼:昌化官舍是官员住的地方,这样不太好吧?
张中:没什么,这里我说了算。
苏轼:麻烦张兄了。
【幕闭 。


第三幕·变故
【昌化府,清晨。
【幕启:湖南提举董必率一行人马出现在昌化府前。
【衙差刚忙前去禀报,不久,张中走出府衙。
【董必下马,与张中相视而立。
张中:(充满迷惑)请问您是——
董必:(抱拳微笑,拉长声音)董必——湖南提举——
张中:(赶忙下跪)董大人来此,小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董必:(摆了摆手,上前搀扶)张大人客气了,你我皆为朝廷命官,都是为皇帝办差,何必那么客气!我今天刚好路过此地,就来看看张大人。
张中:董大人此话令下官诚惶诚恐,大人有何吩咐,尽管讲来。
董必:真的没事。我奉皇帝之命查访广西和雷州,顺便来儋州看一看。
张中:大人亲自前来,是儋州人的荣幸,更是昌化人的荣幸。
董必:(话锋突然一转)听说苏轼也来了?
张中:(惊慌失措)这个——是的,苏轼苏大人前几天刚到。
董必:(有些不高兴)你叫他什么?
张中:(惶恐)苏轼苏大人啊!
张中:(怪笑了一声)是,苏轼苏大人。那苏大人现在何处,可否让我去见见?
张中:(无奈)当然可以,我现在就领大人去。
【董必等人来到了昌化官舍。
【苏轼和苏过早已在官舍大门迎候。
【董必看到苏轼,刚忙热情的上前握手。
董必:苏大人,我是董必,湖南提举,因查访雷州而到此。听说你在此地,特来拜访。
苏轼:(大吃一惊)董大人莫要这样讲,苏某现在是戴罪之人,不敢——
【董必突然打断苏轼的话,并大发雷霆。
董必:(指着苏轼的鼻子)苏轼,你还知道你是戴罪之人啊,你还知道你得罪了皇帝和丞相啊,你还知道你现在是政治犯啊!那你可否意识到你犯了什么错误?
【众人又惊又怕又蒙。
苏轼:(突然站立了身体)董大人,我苏轼是游自知之明之人,但你突然大发雷霆,不知所谓何故?
董必:(指了指官舍,又指了指张中)被贬之人可以住官舍吗?囚犯可以住这里吗?戴罪之人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吗?苏轼,谁给你的待遇?张中,谁给你的权力?
张中:苏轼虽为戴罪之人,但他也是琼州别驾呀,也是朝廷命官呀,怎么就不能住官舍了呢?
董必:(露出鄙视的眼神)琼州别驾?嘿嘿,那是个什么玩意?那也算是个官?现在我宣布两条命令:第一,苏轼立刻搬出昌化官舍,住到城南旮旯山里;第二,昌化军使张中官降两级。
张中:(怒气冲冲)董必,我不服,你这是公报私仇,我要参奏你。
董必:(冷笑了一声)参奏我?好啊,尽管去参。来人,给我带走!
苏轼:(气的发抖)董必,你我原来在朝中的恩怨,我们两人解决,请你放过张中,这件事和他无关。
董必:对,这件事和他无关,和你有关。我就是让你知道张中被降职是因为你的缘故;我还要让你知道和我作对的人没有好下场;我更要让你知道你的残生必将在痛苦中度过。(冲衙差大喊)把苏轼的东西统统给我扔出去,然后押他去城南旮旯山。
【衙差一拥而上,冲进官舍,将苏轼的东西扔了出来。东西撒了一地。
【围观之人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苏轼幼子苏过在不停的哭泣。
苏轼:(唱)董必你实在太过分,赶尽杀绝枉为人,苏某落难又逢你,你真是虎豹豺狼心。想当年朝中同为官,政见不和站两边,彼此并无大恩怨,你却遗恨在心间。苏某我苍老不足惜,可怜我幼儿受人欺,更有张中好兄弟,因为被贬最委屈。远离京城几千里,孤悬海外心悲戚。祸事连连命无力,苏某我如何过得去。
董必:(哈哈大笑)苏轼,这都是你自找的,过不去你就死呀,你现在就去死呀。
苏轼:(镇定了一下,唱)人生要死最容易,我却不能成全你。好好活着为兄弟,来日方长还可以。
董必:好,我们走着瞧,我就看着,看你还能掀起什么浪。(说着朝向手下)记住,苏轼必须一辈子不能离开嘎来山,一辈子不能吃一粒皇粮,一辈子不能有人帮忙。(说完转向苏轼)你今年六十岁,在这蛮夷之地,我看你怎么生存,我看你怎么生活,我看你还能活几年。
苏轼:(唱)命运自有天来定,定我活成活不成。苏某不需你操心,你我还是陌路人。
董必:好。方争、方霸,你们听着:我走之后,你们就留守于此,给我好好“照顾”苏大人,明白了吗?
【方争、方霸长得凶神恶煞一般,两人欣然受命。
【苏轼和苏过被方争、方霸带去旮旯山。
【幕闭 。

第四幕·生存
【旮旯山,黄昏
【幕启:苏轼和苏过在旮旯山的污池旁建着茅屋。
苏轼:(看了看身边的苏过,面露心疼之色)过儿,爹让你受苦了。
苏过:(苦笑了一下)爹莫要这样说,过儿已经长大了。
苏轼:(唱)过儿懂事又听话,更使老爹心牵挂,旮旯山上甚荒凉,希望我儿快长大。茅屋已经要建成,风雨再也不用怕,最是毒蛇与蚊虫,天天晚上最是难呀。
苏过:爹,刚才我又被蚊虫咬了,真是疼啊。
【苏过身上被蚊虫咬得几乎没有了好地方。
苏轼:(上前帮苏过挠了挠身上,唱)老爹我知道过儿痒,可是我却没办法。我们既是男子汉,除了忍耐别无其他。黄昏已至天已晚,相比过儿又饿啦,老爹这就做饭去,我们还有点好吃的。
苏过:(很是惊喜)爹,我们还有什么好吃的?
苏轼:(拍了拍苏过的脑袋)过儿莫要太着急,一会儿爹就拿给你,肯定是你喜欢吃的,这次我不会再骗你。
苏过:我相信爹爹说的话。
【苏轼走进了临时搭建的破茅屋里,从一个篮子里拿出了一个火龙果。
【苏轼将火龙果藏在背后,走了出来。
苏轼:(悄悄走向苏过)过儿,你猜我手里拿的是什么?
苏过:(眨了眨眼睛):爹,我猜不到。你快给我吧,我都饿坏啦。
苏轼:(猛然一惊,赶快将火龙果拿了出来)过儿,给,快吃吧。
苏过:爹,这是什么?
苏轼:这叫火龙果,很好吃的。
【苏过抢过火龙果,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
苏过:爹,真好吃。
苏轼:(面带微笑)老爹看你吃得香,一股暖流在心上。只要过儿你喜欢,老爹不会让你失望。
苏过:爹你的意思是我天天都可以吃火龙果?
苏轼:可能不是火龙果,但天天可以吃水果。
苏过:爹,这水果还是高大娘送的吗?
苏轼:是的,高大娘对你特亲,是不是?
苏过:是的。
【苏过说着狠狠地咳凑了几声。
苏轼:(赶忙走上去拍了几下苏过的后背):怎么了,过儿?
苏过:爹,我好像感冒了,还肚子痛!
苏轼:(猛然一惊)肚子痛?痛的厉害吗?
苏过:不是很厉害!不行了,疼的厉害了!
【苏过说着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并叫出声来。
【苏轼有点束手无策,急的手忙脚乱起来。
苏轼:(自言自语)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呢?
苏过:爹,我疼的快受不了了。爹,快想办法。
【苏轼端来一碗水,让苏过喝了,没有效果。
【苏轼将唯一的窝窝头拿过来,给苏过吃了,不但没有效果,疼的反而更厉害了。
苏轼:(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儿子,唱)苍天请你睁睁眼,莫让我儿受灾难,你若是有何不满,苏某我一人来承担。我的过儿未成年,随我颠簸受屈冤,谁还能来帮帮咱,长夜漫漫太艰难。
苏过:爹,去找高大娘吧,他也许有办法。
苏轼:过儿,不是爹不去找高大娘,实在是我们不能去了。上次你高大娘带食物给我们吃,结果被方争、方霸发现了,他们就惩罚了你高大娘。所以我们不能连累她了。
苏过:可是——可是,爹我实在疼的受不了了。
【看到儿子痛苦的样子,苏轼最终没有忍住。
苏轼: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过儿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你高大娘家。
【苏轼说完朝高大娘家走去。
【苏轼来到高大娘门前,敲门进入。
苏轼:高大姐,真不好意思,又来麻烦你了。
高大娘:苏兄弟,怎么了?
苏轼:我儿子苏过突然喊肚子痛,我不知如何是好?
高大娘:是不是吃什么东西吃坏肚子了?
苏轼:不知道啊!也没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呀,我们已经两天没怎么吃饭了!
高大娘:两天没吃东西了?你们怎么这么傻呢,怎么不来找我呢?
苏轼:我们不想再牵连你们,如果被方霸、方争看到,你们又要倒霉了。
高大娘:没事的,你放心好了。那两个混蛋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苏轼:为什么?
高大娘:这里是我们黎族的地盘,他们就两个人,我们怎么会怕他们呢?只是他们身后有衙门,我们毕竟也不想找事。
苏轼:如此说来,上次他们没有敢怎么为难你?
高大娘:那是自然,你就放心吧。
苏轼:(唱)苏某听罢心稍安,高大娘为我太作难。你我无亲又无故,给衣送食恩无线。
高大娘:(唱)苏弟莫要再客气,老高我帮你有目的,我有一个亲兄弟,他想向你多学习。
苏轼:(唱)你弟想要来学习,苏某真心很乐意,让他快快来找我,文化上我还是有点能力。
苏大娘:(唱)苏弟不要太谦虚,你的名声传千里。我们人人都知晓,文化我朝你第一。
苏轼:(摆了摆手)高大姐过奖了,对了高大姐,我家过儿现在改怎么办呢?
高大姐:我要想去看看。
【说完苏轼和高大姐一起朝苏轼在建的茅屋走去。
【苏轼走到茅屋,看到苏过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苏轼和高大娘慌忙跑了过去。
高大娘:(猛然一惊)不好,过儿怕是被毒蛇咬了。
苏轼:(震惊)什么?怎么可能?
高大娘:(瞪了苏轼一眼)怎么不可能?你不懂,这就是被毒蛇咬过的症状!
苏轼:(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还好好的!
高大娘:(抱起苏过)走,快去谭子尚家。
苏轼:(有些不解)谭子尚是我们黎族有名的医生,尤其是治疗蛇毒。
【说完两人将苏过抱到了谭子尚家。
【谭子尚看到苏轼因怕受牵连不太相救。
高大娘:谭大哥,汉人有句古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你还是医生,怎能见死不救呢?
谭子尚:(显得很是为难)大妹子,不是我不救。你知道我们就是小老百姓,希望平安度日,怎能和朝廷作对呢?
高大娘:(很是生气)老谭,救人怎么就是和朝廷作对呢?
谭子尚:苏轼是被流放之人,而且现在还处在被监视的状态,我——
高大娘:(不耐烦)别说了,我最后问你一句,救还是不救?
谭子尚:大妹子,你若这样说话,我只好送你两个字:不救。
苏轼:谭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你看他快不行了。日后若有什么事的话,我苏轼一人承担。
谭子尚:你们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救的。你们还是找别人吧。
【谭子尚说完要关门赶人,高大娘和苏轼没有办法,走出了谭子尚家,去到了高大娘家。
【高大娘用自己的土方给苏过进行简单粗糙的治疗。
高大娘:(摇了摇头)苏弟,你也不要悲伤,人都是这样!
苏轼:(难受)高大姐,我理解。谢谢你,这也是命,没有办法,希望过儿能挺过这一关。
高大娘:让我们祝福过儿吧。不让谭子尚治可能也有好处。
苏轼:(吃惊)高大姐此话何意?
高大娘:你有所不知,谭子尚虽说是我们这里很好的医生,但也经常治死人的,甚至是本来小的病也可能被他治死!
苏轼:为什么?
高大娘:为啥?因为谭子尚用的方法基本都是鬼神之法。
苏轼:什么意思?
高大娘:这样给你讲吧,我们这里的医生就像你们汉人说的那什么——巫医,对就是巫医。
苏轼:啊?那你们信吗?
高大娘: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其实也是没有办法。
苏轼:(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苏过)等过儿好了,我要自己学医,然后帮助你们。
高大娘:这个自然更好。
【幕闭。


第五幕·融合
【山上,白。
【幕启:苏轼和几个黎族人在山上采药。
陈留:苏大哥,这次疟疾来得如此凶猛,你说我们这些药有效果吗?
苏轼:效果自然是有的,就看效果大小了。
黄集:苏大哥,方争方霸再也不会欺负你了吧?
陈留:那是自然,他若再横,我们就不给他治病。上次要不是苏大哥给方争治病,他现在早去西天了。
苏轼:话也不能这么说,他们其实也不容易。
黄集:苏大哥,你若真医好了疟疾,那你可就是我们黎族的大恩人了。
苏轼:不敢当,这是我应该做的。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们帮主了我。
【苏轼和陈留黄集下山来到苏轼的茅屋里。
【方争躺在茅屋的床板上,痛苦的呻吟着。
【苏轼和陈留黄集赶快配药,然后熬药。
苏轼:陈留,药煎好了就让方争服下。
陈留:这个主意不错,现在方争身上试药,如果有效,可以推广,若果无效,也没有关系,反正他是坏人。
苏轼:话可不能这么说。
【陈留将煎好的药拿到了方争的床前。
【方争看了看药,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方争:(努力睁大这眼睛,显得有气无力)这是什么药?
陈留:这是苏大哥刚给你配的药,放心喝吧。
方争:其他人喝过这药没有?
陈留:苏大哥对你好,所以你是第一个喝此药的人。
方争:(摆了摆手)我不喝,为什么让我先喝,我不喝!
【苏轼走了过来。
苏轼:方争,你若不喝,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方争:苏大人,以前是我们兄弟不好,但我们也是迫于无奈,没有办法。再说董必死后我们兄弟就改过自新,没有再为难你了,你现在可不能害我呀。
苏轼: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我苏轼岂是如此为人?过去的是我早已忘了,再说你们奉命行事,我也没有怎么埋怨过你。现在我给你们的药,是没有什么副作用的。
方争:你的意思说,及时没有效果,也吃不死人?
苏轼:那是自然。
【方争犹犹豫豫的将药喝了下去。
苏轼:(唱)这场疟疾很凶猛,儋州大地危害重。苏某定要消灭之,为民请命努力中。
【苏过和高军上。
【苏轼和高军相视抱拳。
高军:苏大人,我是高大娘的弟弟高军。
苏轼:(惊喜)你就是高军,高大姐经常提起你。你今天终于来了。
高军:苏大人才高八大,名扬天下,今天在此地有幸见到苏大人,真是三生有幸。
苏轼:(摆了摆手)某要再叫我苏大人了,我早已不是朝廷命官了。
高军:那该如何称呼呢?
苏轼:我已年过甲子,你就叫我苏老师吧。
高军:(大喜)好,苏老师!以后我可否跟着你做学问呢?
苏轼:跟着我?跟着我很苦的,你不怕?
高军:(很是坚定)不怕,能跟着苏老师,一切都不是问题。
苏轼:(高兴)好!不瞒你说,我苏某早就想在这里做点学问了。
高军:真的?真是太好啦!若苏老师振臂一呼,不要说儋州,就是整个海南的学子都会慕名而来的。
苏轼:这个说的太夸张了。不过还是慢慢来的好。对了,你从哪里来?
高军:从昌化来!
苏轼:那里的疟疾怎么样了?
高军:哎,没有太大的好转。我听我族人说老师近期一直在研制治疗疟疾的药物,老师你真是我们的福音呀。
苏轼:正在努力中。
【方争喝完药后大有好转,并自己走下了床。
【苏轼等人见此情景,大为惊喜。
苏轼:(唱)看到方争下床走动,老汉我心中无比高兴,数月来辛苦没有白费,研制的药物基本成功。没想到我苏某晚年有成,苍天保佑感激中。陈留黄集赶快行动,按此药配置发给群众。
【陈留黄集马上行动。方争上前无比感谢,高军向苏轼表示祝贺。
【不久,大批群众涌现到苏轼茅屋前,索取药物。
【苏轼在索取的人群中,看到了谭子尚。苏轼特意将谭子尚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苏轼:(面对谭子尚)叫声谭弟你可好,我们两人再见到。你我同把疟疾治,为何你却没治好?
谭子尚:(羞愧,唱此时甚羞愧,早该聆听您教诲。近日特意等临门,真诚向您来请罪。
苏轼(搀扶谭子尚,)谭弟不要这样,你今天能来,我非常高兴。我需要你的理解和支持。
【苏轼和谭子尚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苏轼和谭子尚并排走出茅屋,走到人民群众之间。
苏轼:(唱)荒凉之地有你们,温暖之意在我心,尤其黎族儿女长,民族相融又相亲。团结一致应疟疾,明天一定能胜利。
【众人和苏轼融为一体。
【幕闭。

第六幕·新生
【茅屋,晚
【昏暗的灯光下,在苏轼的茅屋里,有一个学子依然不舍得离去。
【读书的学子有十几人,其中有一人叫姜唐佐。
苏轼:姜唐佐,对于《论语》领悟的如何?
姜唐佐:老师,尚在领悟中。不过老师,我有个问题?
苏轼:请讲!
姜唐佐:我们的学堂为何叫桄榔庵?
苏轼:这个——你可以有自己的理解。
【姜唐佐继续读书。
苏轼:(唱)月明星稀书声琅琅,美妙旋律旮旯山上。苏轼竟还有今日之事,难得为人生一大通畅。蛮荒之地不蛮荒,贫穷之人能向上,我愿他们天天如此,坚持到最后题名金榜。
【天亮。
【昌化文人王俊杰来访。
【王俊杰匆匆赶来,口渴难耐,就喝了一碗苏轼家的水,称赞不已。
王俊杰:苏兄,你家的水怎么这么甜,这么好喝?
苏轼:(笑了笑)这是我自己造的水!
王俊杰:(疑惑)何为自己造水?
【苏轼引王俊杰到茅屋后一水井旁。
苏轼:这里就是我造的水!
王俊杰:你怎么挖这么深一个坑出来,我刚才喝的就是里面存的水吗?
苏轼:你喝的是里面的水,但不是存的水,因为它不是从天上落下来的雨水,而是地下水。
王俊杰:你的意思是说,你的水是从地下冒出来的?
苏轼:可以这样理解!
王俊杰(似有所悟)原来地下真的可以打出水来!我回家也打一口!
苏轼:你若打井自然可以,但要选择好地点,还要学会挖井。
王俊杰:我可以请你去我家,帮助我挖出这样一口井吗?
苏轼:当然可以,我们旮旯山已经有十几口这样的井了,基本都是我指导挖的。
王俊杰:苏兄真棒。
苏轼:这个没什么!在我们内地,这个没什么!
【在两人谈话之时,高大娘来了。
高大娘:老弟,你那个东坡豆腐还能再教教我吗?
王俊杰:(吃惊)怎么了,苏兄还会做饭?
苏轼:(笑了笑,唱)做饭我真的会两招,美食对我很是好。就像豆腐有学问,吃了身体也会好。
高大娘:可不是,越吃越好吃,越吃越想吃。等我学会了,再教给其他人。
苏轼:好,高大姐,我现在就教你做东坡豆腐。
【说完苏轼做起豆腐来。
【幕闭。

第七幕·梦想
【桄榔庵,外
【苏轼和苏过坐在屋外的石阶上。
苏轼:(看了看流水,唱)逝者如斯昼夜不停,老爹我哀叹自然生,苍老容颜早已注定,可悲最是短暂生命。你我来此地一年有余,走出艰难迎来生机,我们和当地融为一体,愉快幸福自由天地。
苏过:是的爹爹,现在我们好了,没有人再欺负我们了。
苏轼:(唱)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老爹我梦想越来越高,纵使无法得以实现,我也要努力不断向前。
苏过:爹爹还有什么梦想?
苏轼:(唱)我想让海南大变样,不再贫穷和荒凉;我要让海南大变样,文化能持续在成长;我想让海南大变样,生活美好幸福长;我想让海南大变样,人人追求时时向往。
苏过:老爹,你真棒。你的梦想真棒,我支持你。你准备怎么做呢?
苏轼:(唱)我要先从教育入手,精神文化人人有,我要让海南有进士,名扬天下震九州。我要让这里语言统一,走遍天下没有问题;我要让这里生产进步,提高劳动生产效率。
苏过:爹,具体你怎么做呢?
苏轼:慢慢你就知道了。
【苏轼扩大了教育规模,在儋州开辟了学府,自编讲义,自讲诗书。
【苏轼在儋州的学堂正在上课,学子刘静匆忙跑了进来。
刘静:老师——老师——
苏轼:(惊讶)不要慌张,发生了何事?
刘静:大师兄姜唐佐高中进士了。
【听此消息,整个学堂炸开了锅。
苏轼:(激动万分)你再说一遍?
刘静:大师兄姜唐佐高中进士啦!
苏轼:(有些怀疑)你怎么知道的?
刘静:我从府衙打听到的消息,儋州知府马上就会过来向您祝贺。
【苏轼一个人走出学堂,默默留下了眼泪。
【苏轼朝跟随的人摆了摆手,示意莫要跟随。
【苏轼一个人驻足在路上,望向开封的方向。
苏轼:(泪流满面,唱)老汉我泪流不能止,此时心情唯自知。得知弟子获高中,惊喜之情无法停,有道是越老越脆弱,老汉我不是这样觉得。人逢喜事都是这样,何况我历经各种坎坷。海南本是文化一沙漠,心力交瘁来改革,一己之力不断尝试,最终有了真正收获。他人只是一时快乐,老汉我快乐不能再多,更加坚定我信念,在海南我要更拼搏。回眸曾经的艰难,此刻反而觉得甜,人生在世不容易,文化改变就更难。苏某我六十才来到,荒蛮无比谁能想到,就这样我也能改变好,真是厉害不得了。我要继续朝前走,不怕劳苦不惧忧愁,梦想常在希望常有,海南定能再次丰收。
【幕闭。


第八幕·别离
【桄榔庵,白,内。
【儋州知府苗晗前来拜访苏轼。
苏轼:苗大人大驾光临,苏某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苗晗:(赶忙施礼)苏大人莫要客气,我来是专程感谢的。感谢你为海南做的贡献。
苏轼:苗大人见外了,我身在海南,理应为海南做些什么!再说,苏某无比艰难之际,要不是海南人民守望相助,苏某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再说,我所做的事都是我喜欢的。
苗晗:苏大人满腹经纶,重情重义,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衙差匆忙赶来。
衙差:苗大人,苏大人,朝廷来信!
苗晗:何事?
【苗晗一边说一边接过信,他拆开信看后大吃一惊。
苏轼:(疑惑)苗大人,何事?
【苗晗沉默不语,将信递给了苏轼。
【苏轼看后大惊。
苏轼:(唱)一封朝奏达海南,催我立马要会还。掐指一算来三年,这些日子无限留恋。更可叹梦想就此断,想做的事未做完,世事难料人难全,苏轼眼泪已落两边。
苗晗:(唱)看此信后我震惊,决定完全在朝廷,可惜苏兄太难得,海南何时才能逢迎。
你在海南已三年,三年服务三年贡献,任劳任怨教育生产,还有医疗各个方面。海南百姓都感谢你,肯定不会让你离去,这却又是皇帝旨意,想此心中暗生悲戚。
苏轼:(唱)苗弟句句入我心,苏某真是心不忍,若是让我来选择,我定在海南到终身。
【两人说着哀叹不已。
【消息很快传开,不久桄榔庵聚满了人。
【儋州府,外。
【苏轼站在儋州府外,众百姓围堵在儋州府前。
【众百姓熙熙攘攘,无不感伤。
【儋州知府苗晗站在苏轼前面,朝人群大喊。
苗晗:亲爱的父老乡亲,苏大人今天奉命回朝,这是好事情,请大家让开道路,让苏大人好出发赶回京城。
【百姓更加伤感,不但没有让道,反而纷纷表示不愿苏轼离开。
【苏轼向苗晗示意后,走到了苗晗的前面。
苏轼:(唱苏某在海南已三年,今日奉旨要回返,相亲父老莫悲叹,有缘我们再相见。)

(完)





发表于 2018-12-13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要加上哦。

另外,还要加上版权哦。

这是剧本啊,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3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如何修改文章和加上版权?
发表于 2018-12-13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苗云辉 发表于 2018-12-13 15:11
请问如何修改文章和加上版权?

http://bbs.zhongcai.com/thread-1424411-1-1.html

仔细看这里,介绍的很详细。

点评

感谢烟烟指导,问好!  发表于 2018-12-13 17:25
发表于 2018-12-13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作者,请依照千幻烟所提供链接打开后,就可以学习正确的排版了。
发表于 2018-12-14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赏读剧本,很有情节,故事感也强,老师有心了。
发表于 2018-12-17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尽快说明是否原创首发,并加注论坛“版权”。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8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8-12-17 22:12
请尽快说明是否原创首发,并加注论坛“版权”。

作品绝对为本人原创,请编辑老师帮忙添加版权。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本文作者,我对版权说明表示认同,遵守相关约定。
发表于 2018-12-20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哇,作者文章好有创意,故事性很强,很有代入感,很棒呢
发表于 2018-12-24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本啊,这个着实难得!
发表于 2018-12-25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部分还行,苏轼跟当地居民如何血肉相融有所表现。前面篇幅有过冗之嫌,且苏轼塑造得过于俗气、悲怯,把老年苏轼那种随缘而适的旷达心态歪曲到爪哇国去了。
发表于 2018-12-25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用心,但有一点小小的建议,苏过当年跟着父亲去海南时已经是三十几岁了,写成一个喊饿的孩子,有点
发表于 2018-12-25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作品是小说 129《王朝云:关于我的  你们都猜错》欢迎点评和关注
发表于 2019-1-5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规中矩的一篇戏剧脚本,剧中人物各有设定也各有思想,从中可以看出作者的用心。但文中有个别词值得商榷,“人民群众”这个词出现得较晚,用在这里似乎不妥。还有一点,故事说的是北宋时期的事,给人的感觉却是中国五、六十年代的境况,文意表达也似乎没有超出那个时代的套路。但剧本整体不错,给人的感观富有正能量,值得推荐,欢迎来到中财,问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21 13:18 , Processed in 0.04102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