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30|回复: 20

[原创] 鬼蜮世界(二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7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鬼打墙
  没有月亮,满天的星光也只能洒下一点儿朦胧的光。借着这光色,她依稀看见前面几个模糊的身影,正穿过田间的毛道,匆匆前行。
  
  田间一片寂静,连虫鸣声也没有,甚至连她们的脚步声也听不见,只有那几个身影在前面似有似无,在她面前来回晃动。
  
  “快点儿,别落下了!”前面黑影里传来二嫂低沉的命令。
  
  她随口应了一声,加快步伐,紧紧跟在后边。
  
  其实,她本来是不想和她们来的,偷东西……这种事她一辈子想都没想过。
  
  可是最后她还是来了。不只她来了,还有三嫂、四妹,她们都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叫她时她没跟着去。可是这两天,孩子实在挺不住了……
  
  还是二嫂一句话叫她都动了心:“大伙都偷呢!要不这屯里说不上饿死多少人了……”
  
  她知道,真要等到苞米熟了,分到各家手里,儿子也非得活活饿死不可。
  
  苞米成熟还早呢,这时候地里能吃的只有生产队里那两晌地早豆儿。尽管豆荚儿还没有泛黄,却早已经鼓鼓地喜人,满地里都透着浓浓的豆香。只要捋上几把,烀熟了,就能保住孩子的命。
  
  她终于动心了。她日子过得太难了,男人死得早,只留下这么一条后,多亏得兄弟妯娌们照顾……哪怕去偷点豆荚,都惦记带着她。
  
  她们什么口袋围裙之类能装能包的家伙儿都没带,她们都不贪多,只要装满自己上衣的两个衣兜儿,够家里人吃上一顿也就行了。她们也不敢多偷,怕闹大了惹出事来。
  
  这时,她们正走在通往豆地的毛道上,村里的灯光渐渐远去,离豆地只有不到一里路了。
  
  离豆地越近,她心跳得越快。不只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偷东西,更是因为就在和豆地旁边的树壕里,就埋着她孩子他爸。
  
  我要去偷东西了!如果他活着,真不知道会怎么想。老娘们贪小便宜,是他最忌讳的。可是,自己这都是为了儿子啊……
  
  她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脚步却丝毫没敢停下,一直紧跟着前面的三个黑影。豆地越来越近了,照这样的速度,用不了两三分钟就能到地头。她们来时都商量好了,谁也不兴贪多,看好了看青的不在,每人捋几把塞满口袋马上就走,千万别给逮住。
  
  豆地越来越近,大概只有百八十米的距离了。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几次有想要转身跑回去的冲动,一想到儿子瘦得脱相的可怜样,又止住了。
  
  两分钟过去了,可是却根本不见豆地的影子。许是自己估计错了吧?看着前面匆匆的几个身影,她再次加快脚步。
  
  又是两分钟过去了,还是没到。
  
  她越发疑惑起来,想要追上二嫂问问。可是前面的影子却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转身向她摆了摆手。她明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出声,要是被看青的二楞子听见就麻烦了。
  
  她只有悄悄跟在后边,加紧前行。
  
  一个又一个两分钟过去,豆地仍然不见踪影。
  
  在生产队干活,这条路她走过无数遍,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更何况前面还有二嫂她们领路。可是她却分明觉得,今晚的这条路是那么漫长,怎么走也走不到头。
  
  继续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心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念头:跟着前面的影子,去给儿子偷豆子……两侧的苞米一排排在她身边闪过,被她远远地抛在后边,而苞米地间的毛道却似乎无穷无尽……
  
  就这样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她发现前面的影子突然不见了,一愣神间,忽听见远处的村里传来一声洪亮的鸡鸣:哦——哦——噢——
  
  她一个激灵,恍如梦醒,慢慢停下脚步,放眼望去,见天色已经发白了。哪里还有二嫂她们的影子,只有她一个人站在苞米地头的壕趟里,周围是一圈被自己踩得平平整整的蒿草。
  
  就在这一圈圈踩倒的蒿草中间,分明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坟茔。那坟上蒿草繁茂,显见得是埋过几年的时间了。
  
  望着眼前的坟墓,走了一夜的她顿时觉得两腿酸软,一头扑在坟上嚎啕大哭:“你这死鬼,死了死了还管着我!不叫我去偷豆子,咱儿子可咋活啊……”
  
  2、鬼看牌
  “上街别喝酒,办完事儿早点儿回来!”临走时,老婆特地嘱咐他。
  
  不过嘱咐归嘱咐,老娘儿们嘱咐的事儿多了,能都听吗?啥都听老娘儿们的那还叫老爷们吗?就像她还总唠叨着不让自己抽烟不让自己看牌呢!烟再不抽,酒再不喝,牌再不看……那算什么老爷们?跟屯里那几个家伙比,自己不睡别人老婆,就算是好的,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他这么想着,也就这么走着。别看自己足足喝了一瓶白酒,不过正事儿一样都没耽误,该卖的东西卖了,该买的东西也买了,对于自己来说,这点儿酒根本就不算事儿,根本就不会误事儿。要说耽误事儿也就是喝酒喝得太过瘾误了点儿工夫,回来时才走了一半路天就黑了。
  
  不过走黑道儿对自己也不算个事儿。这么多年,赶过多少黑道儿,连自己都记不清了。他就是天生的不怕走黑道儿。什么沟子,什么林子,什么岗子……都不在话下。有一回他喝多了在烂坟岗子睡了半宿,别说碰见什么东西,连个野狗都没碰见过。
  
  他一路走着,一路胡思乱想着。虽然脚下有些打晃,但头脑还算清楚,路也认得不错。过了一座水泥桥,就已经远远看见屯子里的灯光了。照这个速度,再过一片树林子,有个二十来分钟也就到家了。喝酒?喝酒有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啥事都不耽误!
  
  他这样摇摇晃晃地过了桥,一阵凉风吹过来,酒劲儿直往上涌,脑袋一个劲地发晕,胃里也是火烧火燎的,嘴里更是干渴得难受。
  
  这要是有个地方喝口水就好了。他这么想着,忽然看见前面林子里忽闪忽闪地现出一点灯光。他揉了揉眼睛,看清那是两间草房,灯光正是从房里传出来的。
  
  他心中大喜,急忙加快脚步,几步来到草房前,试探着敲门问话:“有人吗?我过路的,渴了找口水喝。”
  
  屋里有人回话:“进来吧!”是个老头的声音。
  
  他推门进去,只见土炕上正坐着三个老头,围着一张小炕桌,每人面前放着一些做筹码的秫秸瓣儿、豆角粒儿——原来三个人正在看牌。
  
  他顿时牌兴大发,早忘了口渴要喝水的事:“三个人看牌有什么意思?算我一个!”
  
  三个老头更是兴奋,急忙给他让地方,找分秫秸瓣儿、找豆角粒儿,重新洗牌……
  
  别看他喝了一瓶白酒,却依然头脑清醒,判断准确,两丈牌(看纸牌,以“丈”为单位,不到丈不能结束。四人轮流做庄,一“丈”牌12圈约50把。)下来,足足赢了二十几块钱,比他这次上街卖土货的钱都多。直把三个老头赢得蔫头耷拉脑,一言不发。他还想再玩一丈,三个老头坚决不肯,硬把他推下桌,一直推到门外,在他身后咣当一声关了门。
  
  等他踉踉跄跄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了,叫了老半天老婆才给他开门,一进屋就指着他一通唠叨。当然了,唠叨来唠叨去无非就是抱怨他抽烟喝酒耍钱……不着调那些事。
  
  若是每次,他自己理亏,无论她怎么唠叨都只有听着的份儿,一般不会还嘴。可是这次不同,这次他赢钱了,而且还赢了二十多块钱,就有足够的理由给自己撑腰了。
  
  “你他妈少说两句!”他冲着老婆瞪眼喝道,“我他妈的喝酒咋了?喝酒也没耽误正事儿。我他妈的看牌咋了?看牌又没输钱。我他妈的还给你赢了二十多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裤兜里掏钱。可是他老婆却一眼看见,他兴冲冲地抓着一把烧过的纸灰伸到自己面前……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17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版的鬼故事很有看头。说实话,我前两天还在想写个“鬼打墙”的故事,因为我本人也经历过一次,确实很邪乎,不过要写成小说总要接点地气才是,所以临时就放着没有再想。不过水版的这个“鬼打墙”倒是很合乎现实,有看点。第二篇《鬼看牌》也有很强的故事性,惊悚刺激。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7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2-17 22:18
水版的鬼故事很有看头。说实话,我前两天还在想写个“鬼打墙”的故事,因为我本人也经历过一次,确实很邪乎 ...

多谢一楠版主点评!
类似的鬼故事在民间多有流传,不过只是鬼故事而已,缺少人物,更谈不上内涵。我将其外壳装入内容,把背景设在“生产队”时,相信经过那个时代的人都会有所感触的。
鬼故事,和所有的幻想故事一样,说到底写的还是人的故事,写的是人生百态。
发表于 2018-12-18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如空 发表于 2018-12-17 22:38
多谢一楠版主点评!
类似的鬼故事在民间多有流传,不过只是鬼故事而已,缺少人物,更谈不上内涵。我将其 ...

鬼故事属于恐怖类,是小说分类中的一大类别,以前在太虚有一位专写鬼故事的大姐,还有一位专写武侠的“大侠”。后来在红袖遇到过这两位,而且都在这方面卓有成就。其中《潘金莲追杀兰陵笑笑生》至今记忆深刻。希望水版能在太虚将【鬼域世界】发扬光大,进一步扩宽小说创作领域。
发表于 2018-12-18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棒!鬼打墙写出了温暖,也写出了无奈。作者这笔力太深厚了,简洁的文字,但不失生动和情感,阅读着很容易跟着走近那个时代,或者说那个时候,饥饿的感觉,胜过一切的生存和保命的欲望,哎不说了。
学习拜读,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2-18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得不累,还有收获。赚了!                                   
发表于 2018-12-18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巧,特意来太虚看看,竟然有意外收获。去年也写过三则的。
发表于 2018-12-18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则是日本小说的感觉,第二则是山药蛋派。去年的,鬼是内心的不安,今年的,鬼是生活的需求。一年打一次卡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12-18 09:33
鬼故事属于恐怖类,是小说分类中的一大类别,以前在太虚有一位专写鬼故事的大姐,还有一位专写武侠的“大 ...

这类题材倒是不少,只是构思成篇有些困难,还是顺其自然尽力而为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12-18 10:50
写的真棒!鬼打墙写出了温暖,也写出了无奈。作者这笔力太深厚了,简洁的文字,但不失生动和情感,阅读着很 ...

多谢点评!民间多有类似的故事,但要提炼出人物、主题,才算一篇完整的小说。把背景设定在那个时代,也是内容所需,同时对于故事本身也更有距离感。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8-12-18 11:17
读得不累,还有收获。赚了!

不累就好,就怕把人读得困了又睡不着,因为太短,不足以达到催眠的效果……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8-12-18 21:51
这么巧,特意来太虚看看,竟然有意外收获。去年也写过三则的。

是啊,去年三则。今年再来两则。这个鬼蜮世界从来不缺鬼故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8-12-18 22:03
第一则是日本小说的感觉,第二则是山药蛋派。去年的,鬼是内心的不安,今年的,鬼是生活的需求。一年打一次 ...

前不久,一块钱买了一本《李家庄的变迁》,照《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差了些,但我喜欢赵树理的文字。
发表于 2018-12-20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幸读到如空兄弟的鬼域故事,十分有看点。笔力,内蕴,都显示出厚实的功力。比较而言,更喜欢第一则,融入了浓浓的时代的东西,读来更让人感慨良多。
发表于 2018-12-20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如空 发表于 2018-12-19 21:04
前不久,一块钱买了一本《李家庄的变迁》,照《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差了些,但我喜欢赵树理的文字 ...

嗯,八十年代第一次自己买书,就是《赵树理小说选》。获益匪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21 13:25 , Processed in 0.03556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