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故道黄河

[原创] 纪实传说《黄河故道古道黄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大的梨树,自然也就在村后华爷爷看守的果园里了。晚饭后,父亲早早就把我送了过来。因为我们家的责任田就紧挨着果园,所以平时父母和华爷爷和华奶奶的交往自然也就比较多,我对果园和两位老人都很熟悉和亲切,来果园对我来说,比走亲戚都开心,因为果园平时是不许外人随便进入的,我们这些贪吃的孩子如果没有华爷爷和华奶奶的邀请,更是不能随便进果园的。我那时蹦蹦跳跳的就来了,特别开心,亲切慈祥的老人,给了我很多好吃的,核桃还有葡萄干等。
       入夜,华奶奶就去睡觉了。华爷爷就带着我来到了一颗大梨树下,那里有一个摆满了供品和香烛的小方桌,桌子前面是两把竹子做的大躺椅。华爷爷自己半躺在一个椅子上,让我在另外一个椅子上躺下了。当时刚刚属于夏末秋初时节,天气也不冷,正好那天晚上连续下了多日的暴雨也停了,天也有些半阴半晴的。我躺在梨树下,闻着满园的花果飘香,吃着华奶奶给我的零食,听着到处叽叽咕咕的虫鸣,慢慢的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9 15:34 编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突然醒来了,看到华爷爷也打着匀称的呼噜声睡着了。说来也怪,就算今天,想想这一幕也会后怕。但那个时候的我也许是年龄小,竟然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但九岁的男孩子,基本什么都懂了,记忆是全面的,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晚上的所有情景。
      虽然年龄小,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我看看方桌上香火缭绕,两只大大的红烛燃烧了还不到一半,火苗子呼呼的往上冒,我抬头看了看梨树,满树的洁白色的梨花里掩映着黄橙橙的大鸭梨,雨停风驻,天空厚厚的云层里还依稀漏出了几缕淡淡的月光,梨花带着雨珠儿,愈加娇嫩,地上也到处都是掉落的白色的梨花,一片白色的梦幻世界,我当时如置身仙境一样陶醉了。至今感觉记忆犹新,就是觉的说不出来的美丽、舒畅和祥和,仿佛置身于祥云之上,远处的天空似乎变得更加亮了,慢慢的有两道说不清是云还是光柱,又好似二座大大的横跨夜空的云桥,一直延伸到这遍是洁白梨花的天地,感觉有什么在流动,来回的流动,具体是什么我说不清也看不清,我当时就是傻傻呆呆的看着。
      忽然又感觉起风了,但是我好像又感觉不到风的存在,没有吹在脸上凉飕飕的感觉,供桌上的红烛的火苗照旧呼呼的燃烧着。但地上的梨花都刮起来了,好像树上的梨花也飞舞了起来,那两座巨大的云桥也在旋转飞舞,天地间一片白茫茫,我渐渐的也迷糊了。
      早上被华爷爷叫醒了,我赶紧去看周围,果园里黄色的土地上间或几片落叶,还有些绿莹莹的小草,梨树上碧绿色的叶子掩映下黄橙橙的大鸭梨挂满枝头。我奇怪的问华爷爷,“咦,梨花呢?那么多梨花跑哪儿去了?”华爷爷哈哈笑了起来,“傻孩子,现在都几月了?哪有梨花啊!梨花是在春天的时候开,现在都马上秋天了,梨子都那么大了,哪来的梨花。”我赶紧告诉华爷爷昨晚我的见闻,结果刚说了一半不到就被华爷爷止住了,说,“那是你做梦呢孩子,不要说了,听话,以后给谁都不要再提起了”。当时我还没有明白过来,很是不解,明明不是做梦,我清楚的记得每一个细节,但是早上怎么什么都没有了,华爷爷为什么不让我说出来,虽然当时我很不解,但是面对慈祥和受人尊敬的华爷爷,我当然是听爷爷的话了。回到家后,我连父母都没有怎么说这个“梦”。
     第二天,可能因为昨晚的风停雨驻,河水的水位落了很多,河堤上的值守的人们也大都撤下来了,而且从那以后,村里也平静下来了,再也没有听说谁家丢鸡少东西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过几天,果园里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人,长长的乌黑的披肩发,漂亮的洁白的连衣裙。要知道那个年代,八十年代初,刚刚解决温饱的农村,人们都很简朴,一个长相漂亮,打扮时髦的如天仙般的女人,很快引起了好多人的好奇,而且大家仔细偷着打量,发现这个女人好像行动有点笨拙,似乎是个孕妇。有人就问了看果园的华奶奶,华奶奶略带敷衍的说了几句,是自己的远方亲戚,从市里来这里玩几天的,人们看华奶奶说的有些勉强和敷衍,也就不好再继续追问了。但人们心头的疑团并不能解除,因为都知道华爷爷和华奶奶当初是从安徽老家逃荒到这里的,四五十年没回过老家了,哪来的远方亲戚。可是没过两天,大家发现果园里又来了两位漂亮的姑娘,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长的都特别美丽,长发披肩,每个人都穿着漂亮的洁白的连衣裙。这立刻成了村里关注的焦点,但碍于两位老人良好的人缘和口碑,人们也只是隔着果园的木桩篱笆多看两眼罢了,谁也不好意思过去过多的追问不愿意多说的老人。
       我们家的责任田正好就在果园的旁边。有一次父母在田里干活,我也跟着拔草。那两个姑娘出来了,和父母在那说话,笑着说着,虽然俺那时候只是个大鼻涕小男孩,朦胧的意识也是有的,看着这两个大姐姐真美,笑起来更好看,我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乌黑的披肩秀发,白皙的皮肤,笑声像银铃一样清脆,我那时候小小的年纪,蓦然脑子里蹦出三个字“狐狸精”,对啊!不然世上哪有如此美丽的女人!这个印象到现在还在我的脑海里,都中等身材,圆脸大眼睛,不说话不笑,两个人仿佛孪生姊妹,忽然想到这个神情其实是和华奶奶有几分神似的。第二天早上醒来,父亲就说自己做梦了,梦到我们家飞来了两只洁白的大天鹅,驾着祥云来的,落到我们家的院子里了。爱看小说的父亲的理解是:预示果园那两个大美女,会嫁给他的两个儿子,记得当时,正在吃早饭,把母亲都气的差点笑岔气了,把一口饭喷到了父亲一头,说他这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趣的是父亲还从那以后就半真半假的认真了。我那时候在小学里学习成绩很好,几个村子合并的学校里有点小名气的。我的一个远方堂哥的媳妇,就看好我了,和我父母提出来让她娘家的妹妹和我定亲(我们老家那里,娃娃亲虽然不多,给八九、十来岁的孩子早订婚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这本来对于一个穷苦的农家来说,是莫大的荣耀和喜事,人家女方亲自上门提亲,还是自己亲妹妹。可是父亲估计高兴了不到一半,就想起来了他那个梦,冲口就是一句“俺儿子要娶城里的媳妇呢”。这下子彻底惹祸了,那个嫂子从那以后就对我们家有了很大的成见,母亲也一直抱怨父亲不会说话。堂嫂子多年一直对我们家有意见,直到很多年后我真的考上大学走出了村子,在城市找了工作,娶了城里媳妇落了户,我们家才和堂嫂一家言归于好。至于那果园的美女,一段时间也就不见了,父亲问过华奶奶,华奶奶仍旧是有些敷衍的简单说了句,“他们在这里玩够了,回城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7 23:52 编辑

      但与此同时,一个更让大家震惊的事发生了。一向与世无争和蔼可亲的都如出家人一样,看果园的华爷爷和华奶奶突然出资买了一大批绵羊,要分发给村里。      
      当时是八十年代,刚实行了承包责任制,老百姓都是一穷二白的,刚刚从不饿肚子走过来,人们都特别缺钱,吃盐点火,孩子上学,甚至谁家如果不过年买件新衣服,在当时都是村里的大新闻。两位老人平时生活很朴素,他们有这笔巨款,大家都觉的特别不可思议,更有这样的惊世骇俗的举动让人们极为震惊!
       但事实就是事实,一百多只绵羊活生生的买回来了,等着人们去挑选。记得当时一只绵羊的市场价格是五六十元的样子,而且在本地很难买到,别的不说,光每年两、三次的剪羊毛就能给大家带来一笔额外的收入。老人就做起来了纯粹的赔本生意,按一只五元的价格出售给我们村,我家当时就要了一公一母两只,都有半人多高,一只有两个弯曲的大角,很威猛的样子,另外一只身子很长,也有一米多高,我到现在也能清晰的记得这两只绵羊的模样。也使得我在童年的时候,有了放羊娃的各种快乐,当年也应该是我们家除了年猪之外的最大资产了。

发表于 2019-1-8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真实的再现,这么细腻的情节,不该配上传说俩字。写的真好,拜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徐徐 发表于 2019-1-8 13:20
这么真实的再现,这么细腻的情节,不该配上传说俩字。写的真好,拜读了。

多谢关注!大多数情节都是在脑海里真实存在的,模糊但不失清晰,依稀但不至忘却!现在有时候回老家,我还会故意在夜晚一个人静静的在那些小路或者堤上去走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加令人意外的是,老人对于前段时间家里被偷了老母鸡的人家完全免费赠送,理由是连最基本的换零花钱的老母鸡都没有了,羊就不要钱了。村里人都在无比惊愕的气氛里把绵羊领回来了家,还记得当年全村上下,一片莫名的欢腾,欢欣鼓舞,简直可以跟打破大锅饭,承包责任制这样的大事相提并论。相信当年如果有现在发达的讯息传达方式,也许早就天下皆知了。
   后来虽然村里人都很疑惑不解,但是大家毕竟感念老人的善良和帮助。看老人似有意隐瞒,也就不再追问了。后来老人又用卖羊的这笔钱,雇人把后面的狐仙庙重新修修葺了一番。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去冬来,转眼就到了冬至,还记得那年的冬至天气特别的冷,狂风暴雪,我们家乡那里冬至是个很重要的节日,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那天母亲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把华爷爷和华奶奶请到我们家来吃饺子了。还记得那天是父亲下厨炒的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自学成才的父亲是我们当地一个大厨,也就是当地婚丧嫁娶的土宴掌勺),有好吃的又有客人,我和弟弟妹妹都高兴的和过大年一样蹦蹦跳跳,酒肉还有热腾腾的饺子,父亲还烫了自己酿的地瓜烧酒,大家都特别高兴。当时记得大家都喝了酒,父亲、母亲、华爷爷和华奶奶,甚至连当时刚不到十岁的我都喝了一点,这在平时父亲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酒至半酣,华奶奶忽然眼圈红了,说:我们老两口眼看也都七老八十的人了,当年从安徽老家逃荒来到这里,一晃五六十年过去了,虽然万般不舍得这个地方,但人总要叶落归根,这把老骨头总要回到家乡,所以,我们近期想回安徽老家了;这果园总要有人打理,我们想托付给你们,我们老两口和镇政府的人说,他们会同意的。华奶奶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母亲和父亲,母亲当然很吃惊,随即又迟疑了起来。华奶奶看出来了,说:不要怕,只要我们不做亏心事,所有的一切都是只会保佑我们,没有会伤害我们的。父亲自然问起了上次的那个孕妇,还有那两个貌似天仙的美丽的姑娘。
  随后华奶奶压低了声音和父母亲说起了她的那个“远方亲戚”。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16 23:08 编辑

       就在我和华爷爷在果园梨树下守夜的那个夜晚开始,华奶奶慢慢的小声述说着,在他们屋后一到夜里就有很嘈杂的声音,好像有很多人在争吵,仔细听,又听不清是什么声音,又好像不是人在说话。好像还有打斗的声音,一直持续了三个夜晚。到了第三天的下半夜,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忽然他们听到了敲门声,说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们家的大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那一刻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我当时正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那一瞬间我也激灵一下,不由得汗毛都立起来了,当时还是大白天,我和父亲还有华爷爷就到了大门外面,看看,什么也没有,也许是风刮的吧,父亲喃喃自语。但显然,华奶奶是不愿意也不能再说下去了,只是告诉母亲等到正月初八,胡大仙生日的那一天,带母亲一起去后面的胡大仙庙去上香祷告。
       记得那年正月初八,父亲被人家叫去帮着招待客人的二伯家掌勺做菜去了,母亲就带着我去找华奶奶一起去胡大仙庙上香祷告。记得当时上香后,我和母亲也跪在地上,华奶奶在最前面,像个小孩子一样,祷告着最后失声痛哭,说的什么我记不清了,大意是,在这里呆了大半辈子了,多蒙大仙照顾,如今年老想回归故里。要将这里所有的一切交代给别人,希望大仙能理解并支持。回到果园后,华奶奶就和母亲进屋去说话了,把我留在院子里不让我听。
当时我就站在梨树下玩,当时刚刚过年,春天刚刚有些萌动,梨树还没有到开花的季节,仔细看,也仅仅是枝头冒出了些许的绿意。但就在此刻,我那天夜里见到的一幕又似乎出现了。
       我蓦然发现,刚才还光秃秃的刚刚枝头冒些绿意的梨树,忽然满树洁白,一团团一簇簇洁白娇嫩的梨花开满了树,我当时正在使劲揉自己的眼睛,看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但事实就是真的,又是那晚我守夜的那一幕出现了,而且那一刻的我不禁一点都没有害怕和恐惧,相反,我当时觉的特别祥和说不出的舒畅。我忽然又听到了说话声,仔细一听,是从屋里传来的,是华奶奶和母亲在说话,很清晰,不应该啊,我的位置距离屋子很远,足有几百米,可当时奇怪的就是我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华奶奶压低声音和母亲说的话(后来和母亲说我听到了她还不信,直到我说了内容,母亲才相信了,并严禁我向外人说起)。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16 23:16 编辑

      华奶奶和母亲说的大意是,就在那天夜里华奶奶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个极其漂亮的怀有身孕的女人,那个女人还受了伤,特别疲惫,似乎动了胎气。进门就昏倒了。两位善良的老人,赶紧把她搀扶到床上,给敷了草药。(华爷爷祖上是中医世家,到了他这一代基本失传了,不过还是懂一些医理的,记得我们村里赤脚医生看不好的病,村里人都会去找华爷爷给配一副草药,很快也就好了,不过华爷爷从不收费)
  等后来那个女人醒来的时候,表达了感谢后,就挣扎着起身要走,被两位好心的老人挽留住了,说她身体非常虚弱,还带着身孕,再调养一段时间再走,或者找家人来接了她回去。她最后同意了留下,但央求不要和外人说她的情况,只允许说是远方亲戚家中遇事前来投奔。老人当然也就同意了。在华爷爷中草药内服外用的治疗下,还有两位老人的精心的照顾,她的身体很快也就好起来了,也就是她在果园修养的时候,她的两个表妹也来了,具体华奶奶和华爷爷也没敢问太多。到后来她们临走的时候,告诉两位老人,要给他们感谢和给村民们补偿些损失。
  “三天后会有一个人送一百六十只绵羊到这里,麻烦你们把这些羊分给村里的人吧,每只羊就收五元钱就行,家里鸡被偷的就不要收钱了,收了钱找人把后面的小庙修葺一下吧,东南角有两个地方漏雨,后房檐上也有块瓦碎了。”说完就出门飘忽不见了,留下目瞪口呆老两口,你看看我看看你……
  三天后的傍晚,太阳刚落山,古堤杨柳灌木水岔湾都笼罩在一抹金辉的时候,还真有人赶着一大群绵羊沿着大堤走来了,是一个中年人,四五十岁的样子,风尘仆仆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见了面也不多说,把羊赶进果园,转身就走了。
  华奶奶说,“我们老两口再怎么傻,此刻也明白了,这个女人很可能是狐大仙,我们当然要保守秘密,把事情做好,“于是,也就有了前面的那些老两口让人惊诧的举动。

  我那时候还小,像听故事一样听着,但是心里并不相信,因为老师明明讲了,什么神鬼都是传说,不是真的。但是有天半夜,我起来到院子里上厕所的时候,分明看见我家的墙头上有一只白色的狐狸带着几只小狐狸在慢慢的溜达着走,这个画面到现在真的都在脑海里印象深刻,特别清晰!后来告诉父母,父母都严厉的告诉我,不让我多说。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经不住华爷爷和华奶奶的一再劝说,父母决定接替两位老人去看果园。当初记得我的爷爷和奶奶都在世,极力反对父母去看果园,当众和父亲大吵了一架,脾气执拗的父亲坚决要去,气的爷爷拿着扫把撵着父亲跑了两条街。最终妥协的结果是,父亲和母亲可以去,孩子们不准去,爷爷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了,深知水叉湾的凶险。可后来事实上,我们也会经常缠着父亲带着我们去果园睡觉,因为那里好玩。这才有了后面我亲身经历的水叉湾遇险,父亲经历的秃尾巴巨蟒,巨龟的现身,还有我跟着父亲一起经历的极其神奇的成千上万的鱼儿如排名布阵一样阵容整齐的万里长征,还有这条事实上两省界河的两岸人民的大规模械斗。到现在好多事,想起来如同传说一样不可思议,但又是那样的真实的刻在我的记忆深处......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17 21:01 编辑

纪 实 水 岔 湾 传 说
(水岔湾遇险一)
      随着父母接替华爷爷和华奶奶去看果园,我和弟弟妹妹去的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在那个年代,人们受繁重的生活所累,没有太多的精力照顾孩子,养孩子都是散养的。一天之中,除了到吃晚饭的时候,村里村外到处都是家长拉长声音呼唤自己家的“野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其他时间,孩子都变成了一堆一伙到处疯跑疯玩的野孩子。这是现在被全家人宠爱的如同小皇帝小公主一样的孩子不能理解的也想不到的。
   虽然父母一再告诫我们,不许靠近水岔湾,但是孩子爱玩和好奇的天性使然,我们总还是会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去水边玩。用绳子拴个罐头瓶子去钓小鱼,罐头瓶子里放一些玉米饼子小块,经常都能钓到一些小鱼。或者把用过的作业本撒下来,叠成小船,放到水里漂流,有时候跟着小船在岸边跑一段,有时候看着小船随着水里泛起的漩涡飞速的宣传,然后快速的像被大鱼吞噬了一样,倏忽沉入水下。久而久之,习惯成了自然,慢慢也就少了对水岔湾传说的恐惧。
  有一年夏天特别热,当时我已经在镇中学上了初一了,十三四岁的男孩子,正是青春涌动,跃跃欲试的年龄。那是上初一的一个暑假的中午,我在水岔湾边放羊,看着我的那两只大绵羊在悠闲的吃草。酷热难耐的我突然想跳到河里去洗澡(一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明白,我当时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按说十三四岁的年龄,啥不懂啊,那个传说里让大家都恐惧的水岔湾,我怎么可能会跳下去洗澡)。但事实是,我当时真的跳进了水岔湾去游泳了,那个年代不像现在,没有多少污染,到处都山清水秀的。别说这条大河了,就连村里的很多小池塘,水都很清,都是小伙伴们经常游泳戏水洗澡的地方,因此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农村孩子,没有几个不会游泳的,都是无师自通型的。我天生手脚是笨拙的,在小伙伴里属于游泳水平比较差的,当时也就仅仅会个狗刨和仰泳。那天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搭错了哪根筋,当时就一门心思的想游过那百米宽的水岔湾的水面,就算现在,我也没有把握游过一条百米宽的平常河流,更何况,那可是两条河流交汇的水岔湾,暗流丛生,还有哪些让人恐惧的传说。
  下水后,我就奋力的往前游,一心想游过去。还没游到中间我就知道坏了,看似还算平静的水面,快到中间的时候下面都是暗流,水面下的暗流打着旋,到处乱窜,我每次用手划水,划出来的都是一个个大气泡,和抱着一个个大气球一样,前进不得,后退不动。刹那间,我的脑子惊醒了,我的老天爷,我在干什么啊,我怎么跑到这水岔湾里来了,我知道,此刻我的下面的水,深不见底,这是水岔湾的中心—大水潭,有传说这里通着龙宫呢,下面什么都有,口口相传好多人都目击过有巨蟒、巨龟。曾经有人连人加船在这水面失踪,他的家人愤怒这下,找了很长的好几十米的大树干,往下捅这大水潭,结果硬是没有触到底,据说当时不仅没有触碰到底,反而这水潭的水当时如开锅一般,瞬间无风起浪,好像有什么巨大的生物在搅动这满潭的水,还有好多围观的人,说看到了传说中的秃尾巴巨蟒,黑漆漆的身体浮出水面足有七八米长。吓得那家人,丢下树干就跑了,后来那个主导的人回到家还大病了一场,差点送命,估计是吓得。但村里人就更坚信是他触犯了神灵。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17 21:00 编辑

      想到了这些,我当时更加恐惧,但是越着急我越划不动水了。手臂每次抡下去划水,一股股乱窜的暗流给我的感觉当时就是巨蟒或者她的同类来了,冲的我的手臂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当时是夏天的中午时分,我四处看下,想呼救,但平时这水岔湾就很少有人来,现在酷暑的中午时分,就更不用说了,四下里一个人影都看不见。(那种恐惧那种无助,一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都深深的刻在我的记忆深处挥之不去,我连续做了好多年的梦,做了无数次,都是梦到这一场景,我置身于无数条大蛇小蛇之间,仿佛到了一个蛇岛,成千上万条数不清的蛇,我一个人特别恐惧和无助,做了几十年的这个重复的梦。这两三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才渐渐少了这些梦的困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9-1-19 10:09 编辑

  往前看,还一半水面都不到,对岸遥不可及,往回看,我也已经远远离开了岸边,好几十米宽的水面注定了我根本无力游回去了。水下是我深深的恐惧和如群蛇乱舞的暗流乱窜,我当时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连挥动胳膊划水保持自己不下沉的力气也没有了,当时的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特别苍白无助,我已经知道自己完了,一瞬间我呛了好几口水,那时候已经十多岁的大孩子了,啥都懂,知道这次是要死在这里了,满脸的泪水和河水,我视线都模糊了。
   当时我连恐惧加上紧张和累,已经筋疲力尽,没有力气折腾了,再者当时就算我有力气折腾,也已经是游不动了。万念俱灰,我索性放弃了,我翻过身来往水面上仰面一躺就不管了。那种感觉特别凄凉,水即将没过我的脸的一刹那,泪水和河水迷蒙的视线里模糊里看着蓝蓝的天,好高远好陌生......
   听天由命的我意识模糊了,忽然我觉的一股很强的力量从水底升起,好像有什么托着自己的背在快速的移动,高远的蓝天白云在快速的后退,本来弥漫我脸上的河水也没有了,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到现在也记不清具体的细节。只记得,我的头疼了一下,我仔细一看,原来我已经到了水深不过膝的岸边,头触碰到了岸边的岩石。回头往水岔湾里看,水面依旧平静的如一块巨大的碧玉,缓缓的向东移动。我如同做梦一样爬上了岸,虚脱的几乎站不起来,爬到岸边的草地上大哭了一场,我的两只大绵羊显然也被这一幕吓坏了,停止了吃草,立在那里,半是惊诧,半是怜悯的看着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6-25 21:50 , Processed in 0.03864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