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11|回复: 30

[原创] 纪实传说《黄河故道古道黄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1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7 22:55 编辑

      故乡在华北平原腹地的一个小村庄,是个鸡鸣两省之地,正处于山东和河南的交界地带。村后是一条大河,恰环绕着村子半个圈,然后又如一条巨龙又一下子舒展开,往东奔流而去……
  关于这条大河,老辈人也都说不清楚她的由来,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历史上与她相邻的黄河曾几次泛滥改道到此,因此人们都叫他“二黄河”。村子正后正好是个水叉湾,一条自南而来,一条从西边流入,两条各宽约几十米的河流,在这里交汇成了上百米宽的水面。千百年的冲刷,形成了一个大水潭,深不见底,听村里里老辈人讲,无论再干旱的时候,水潭的水从来就没有干过。后来解放后,政府就在水潭的东边修建了一个大的拦水坝。修建了大桥,桥头路两边盖了两个院子,路东的院子叫“水文站”,路西的院子叫“水管站”,各自住了五六个吃国家粮的“公家人”。
  沿河有一道土堤,高约十七八米,宽二十多米,护佑着这近百米宽的河道。土堤上古木参天,虽历经沧桑风雨,世道变迁,但黄河故道的人们,出于对黄河的敬畏,一代代人极少有人去觊觎这大堤的古树,古堤植被因而得以较好的保存,拂堤垂柳、钻天白杨,苍松翠柏,更有各种知名不知名的郁郁葱葱的灌木林。河堤上有很多洞穴,谁也说不清是怎么来的,奇怪的是,华北平原并不是黄土高原那种直立性好,容易做窑洞的土质。这里的土壤松软,直立性差,其他地方打洞很难。但这河堤例外,百思不得其解,有传说这土是黄河从黄土高原带来的,也不知被哪一个朝代的祖先,聚沙成塔地堆成了这独一无二的古堤。
  因为处于两省交界,又距离两省的政治经济中心都较远,好多事当局都是可管可不管。又加之天高皇帝远,消息闭塞但并不是与世隔绝的桃花源,民风纯朴但不失彪悍,历史上大型的村村械斗和宗族之间的械斗也不罕见。我就亲身经历了两次大的械斗,最近一次就在九几年,和古战场类似,上千人呐喊厮杀,土枪和土炮都上阵了,这个下面我会具体写。
  特殊的地理和民风,也孕育了传奇和传说,正应了人杰地灵之说。大堤上好像每个土洞都包含了一个神秘的传说,白狐,蟒蛇,水怪……深不见底的水潭更是让人望而却步,村里很多人谈起水潭,都会马上神情庄重,三缄其口。还有当年沿河走镖人,沿着大堤推着独轮车,护送财物长途跋涉,我的姥爷就是当年的一员。太多的传奇和传说,一直想把这些写出来,也许是思想懒惰,也许是别的原因,直到自己一步步走向了知天命之年,才下定了决心写出来。


发表于 2018-12-21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妨附上《黄河故道古道黄河》,以解读者阅读之渴。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暂时还没有学会怎么上传图片,我研究下。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1 23:15 编辑

83B18C5A6856B7DEA1A021880FAECFA7.jpg 得空回了趟老家,看到有些堤段破坏的比较严重了,在这样重要的地方居然建立了个砖窑厂,真是晕死了,居然还明目张胆的取土,据说,是某个乡镇重要领导的自己家人。问村里人,都说举报了,但是没用,人家关系很广。我们的村长就因为抵制,被人家免职了。
  唉,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也不能幸免,官本位无缝不入啊!
  看来这唯美的一切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不复存在,也就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写出来的信念!
83B18C5A6856B7DEA1A021880FAECFA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站在这破损的大堤上,我忽然心痛不已。
  正值大雾弥漫,烟笼寒水,深邃的水叉湾啊!有说法,方圆几十里,其实都是飘在这水叉湾上,真的这方圆的老百姓打水井三米多就出水了,以前还经常能从打的水井里出来鱼虾河鳖,也有不少水怪和大蛇的目击记录。
  如果人力不能阻止这官本位的势力破坏,我祈祷...... 3CA3592396F39FA862B5B1BC99CC6CEE.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3 23:25 编辑

白     狐    传    说

        村后堤前有一大片果林,有梨树,柿子树,桃树,苹果树,还有满满的葡萄架……这是以前一个本地的大乡绅地主的私家园林,果园里种类齐全,还有一排红瓦白墙的老房子掩映在姹紫嫣红里。果园四周有一圈半人多高的结实的木桩篱笆。
在我小时候,在那个贫瘠的物质匮乏的年代里,那个果园简直就可以和天宫王母娘娘的蟠桃园相媲美。每每让我和小伙伴们神往不已。但无论大人和孩子,却从未有人去觊觎果园的果实。
      原因有三:
      一个原因就是果园属于乡政府特别管辖,属于公共财产,挖社会主义墙角当年是可以上纲上线的,偷社会主义水果当然也是不允许的。
      另外一个原因:看果园的是两位老人,两位老人以前就给地主看果园,膝下没有儿女,勤劳朴实善良,与世无争,老爷爷和老奶奶都满头银发,慈眉善目,无论对谁,都特别亲切和蔼。田里干活的人们,谁累了渴了都可以去乘凉小憩,老人都会准备好茶水,还有各种落下的果实让人们尝鲜。有时候老人会拿着水果和茶水,给劳碌的人们送到田间地头,让人们都大为感动,当一个大大的人字写在农人们心头的时候,即便村里最爱偷鸡摸狗的二流子,也都对果园爱护有加。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在果园后面不远的河堤下,有一座很小的寺庙,门上边有三个字“胡仙庙”,说是寺庙,其实也就比一间房子稍大一些,青砖青瓦,斑驳的历史岁月痕迹显示曾经的岁月沧桑,倚古堤而建,坐北朝南,虽然不大,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古庙总能给人一种别样的气势非凡!庙里供奉的是狐大仙,香火鼎盛 ,相传极其灵验。
     古庙来源于这里流传已久的传说,这水叉湾一带,有三大仙,白狐、秃尾巴巨蟒,巨龟。不同的年代都有老辈人口口相传的目击记录,个个通灵,都有着非凡的神秘的力量。
      白狐生活在古堤这万千坑洞中,虽然这河堤到处洞穴,但是每当雨季来临,这看似到处洞穴的土堤,确从来没有漏过一次水,护佑着这一方苍生。

     相传当年黄河改道水叉湾,黄水漫漫,两处河流汹涌而至的黄河水汇聚水叉湾,眼看就要超过了古堤的高度,溃堤马上就要发生了,河堤上加固的人们都绝望的痛哭失声,一旦溃堤,背后的家园和亲人将遭灭顶之灾。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只浑体通白晶莹剔透的白狐,站在大堤上,对着汹涌的黄河水,大叫三声,水位猛的落下三米,黄河水顺利的也流向了下游,古堤保住了,也保住了一方苍生。
      自那以后,人们就在当年白狐站立的堤下,修建了狐仙庙,一代代人感念着狐大仙的护佑之功。而奇怪的是,相传自从有了这狐仙庙,就在庙前面不远处,渐渐的地里开始长出了果树苗,刚开始是几颗柿子树,后来慢慢的梨树,桃树,苹果树……最终变成了一片满园芳华的果林。

       神秘的水岔湾,古堤,狐大仙庙,满园芳华的果园在这片洪荒天地里依次排开, 流水落花,春去秋来,数百年岁月匆匆……

发表于 2018-12-21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会是个长篇。希望楼主不要太急,细细的一点一滴掬起。
发表于 2018-12-21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故道,人杰地灵!为你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2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3 08:26 编辑
槐安. 发表于 2018-12-21 22:10
感觉这会是个长篇。希望楼主不要太急,细细的一点一滴掬起。

感谢版主的指点,感谢为我们大家提供修改编辑功能。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7 23:05 编辑

       八十年代初的一年的夏秋之交,暴雨连绵不断,黄河虽然没有大决堤,但内部的生产堤早就被冲垮了好多段,汹涌的洪水肆虐,滩区好多村庄都被淹没了,受灾严重,外堤内黄水滔滔,水里漂浮着各种生活用品,冲垮的房子和整个的麦秸垛,人畜损失鲜有媒体报道,也不可估量。千古黄河,几十米的沉沙淤积下,有好多让人不解的谜团,每次发洪水,都会有怪事出现,上游传说的当时闻名全国的黄河蛇女,还有挖不完的深入河底的铁管,还有诡异的黄河浮桥都是那个时间段传出来的。这次的洪水也毫无意外的过境到了我们村后的这水岔湾。
      平时水都在河里湾里,很少上岸,岸边堤内还有不少河滩地,虽然不像真正的黄河滩区内那么大,有着星罗棋布的村镇。但正常情况下,从岸边到堤下,也有一二百米的河滩地,有各种花草树木,还有人们开荒种的庄稼。但此时,一切都不存在了,黄澄澄满当当的水,已经快上到了河堤的顶部,十七八米高的河堤,距离水面也就三四米的距离了。堤内的水满满当当的,青壮劳力、民兵和村镇干部都日夜在堤上值守,一边是汹涌肆虐的黄河水,一边是自己的家园和亲人,好多人都战战兢兢又满怀悲戚的在堤上坚守。还记得村里各家都把做的好吃的饭食送上堤去,过后总会大部分剩余下来,好多人根本没心思吃饭。
发表于 2018-12-27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笔力老道,的确不凡,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8-12-27 09:46
笔力老道,的确不凡,学习了。

谢谢关注,请多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7 23:05 编辑

          那段时间,村里也突然变得不平静起来。气氛有些异样,很多人家莫名其妙的少了很多鸡。以前就算是黄鼠狼来吃鸡,因为家家都养着狗,所以也并不容易,至少鸡鸣狗叫的,一阵噪杂,人们半夜起来也就赶跑了。可是这次都是很悄无声息的就失踪了,连个鸡鸣狗叫都没有听到。有些明明关在铁笼子里的也会莫名其妙的丢失。
      对于那时贫苦的乡下人来说,地瓜玉米面加上一些细粮,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都特别缺钱。但除了土里刨食外,总要有两个灵活钱,吃盐点火,娃娃上学的本子和铅笔。年猪自然是为了过年用的,那时候好多家平时也就靠卖鸡蛋换两个零花钱了,刚过了“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代不久,人们都补偿性的养了很多鸡,那时候一家养一头象征家庭经济支柱的年猪,再养一群能换两个零花钱的下蛋老母鸡,几乎成了一个农家的标配。经历过那个年代农村生活的人,都知道下蛋的老母鸡,对于当年的一个家庭的生计是有多么重要。事情越发严峻,好多家都“损失惨重”,传言也越来越多,是不是上游黄河水底下泛起了什么怪物过来了?甚至有人想到水叉湾里出来了大家传说中那个神秘的水怪。终于,村里几位长者提出了去狐大仙庙上香求助。村里几十个老人都带着香烛、供品出发了。
      在去狐仙庙上香的路上,爱多嘴的二奶奶嘟囔了一句,“听俺家柱子说,有天晚上他起夜看见了,院墙上站着好几只白色的动物,不像黄鼠狼,倒是像……”,虽然二奶奶没有接着往下说,但是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了。于是又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不应该啊,狐大仙一直是人们心头的保护神,狐大仙庙也香火不断,值此艰难的时刻,很难和村里偷鸡这样的事联系起来。
      那天上香的时候,就遇到了怪事,无论如何,大家就是点不着香,当时用的是火柴,连续划了两盒火柴,只要火苗一擦出来,倏的就被风吹灭了。可是明明当时树叶纹丝不动,一点风也没有。第二天一大早,发现村里的好多人都个个面色凝重的聚集在村里的大街上,原来都在说一个极其奇怪的梦:所有去狐仙庙里上香的人,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梦到有个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的美丽孕妇,告诉大家说,外面来了坏人,我现在有孕在身,自己赶不跑它们,我需要召唤帮手,需要在最大的梨树下摆设香案,由两个卯时三刻出生的属相为兔的男人守夜召唤。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怎么样,当时这立刻成了全村的头等大事,连堤上守护的青壮劳力和民兵也被列入了筛选的行列。最后全部人员筛选的结果很是让人震惊,更让我们一家也陷入了恐慌中,原来匪夷所思巧合的是,这两个男人,一个是看果园的老人,老人姓华,母亲让我称做华爷爷的,另外一个居然是当时只有9岁的我。我当时还小,虽然也有点害怕,但更多的是感觉有点新奇和好玩,尤其是看到大家都在关注我,当时农村的孩子都是放养的,不像现在都把孩子看的这么重,小孩突然受到这么多人重视,立刻觉的很荣耀。但母亲和奶奶说什么也不答应,说孩子太小,我至今还记得母亲用地排车拉着行动不便的奶奶去族长家哭闹的情景,但最后还是本家的在村里做会计的伯父劝解了母亲和祖母。到底还是要从全村的大局出发,如果是假的也就不说什么了,就算是真的,毕竟是在神仙的指引下孩子也会没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故道黄河 于 2018-12-29 15:47 编辑



到了一页的最后,发现竟然是重复的,排版不熟练的原因,但删除不掉,只好空白了,承上启下,偶然之中的必然!那就顺其自然......
       20170427170014_14037.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6-25 01:14 , Processed in 0.039262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