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998|回复: 36

[原创] 柳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夏冰 于 2019-1-9 18:15 编辑

  柳大肯定姓柳,叫啥?不敢说。说出来吓坏你。你笑了,说诈唬谁呢?不诈唬,实话。
  
  单说这柳大本来是个国军将领,抗日时候也是铁骨铮铮一条汉子,让日本人闻风丧胆的角色,不过老话说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自打解放战争进入后期,这柳大就不再嚣张跋扈,以实例为证。
  
  这是一伙国军,在人民解放军的围剿之下,溃逃几千里,一直退到了接近四子王旗的地界。你看吧,进入你视野内的柳大,庶民百姓衣着,骑一头灰身白肚小毛驴,毛驴腰背两侧驮着两只箱子。其他人都呼啦啦一口气向前猛走,柳大不,他慢悠悠的,任由小毛驴自己走,倒好像他是在游山玩水观风景。起先还有警卫说要护卫他,紧跟着他,他不要。他让他们各自去,想往哪走就到哪去。
  
  很快大部队就走没影了。柳大夹夹胯下的毛驴,毛驴很懂事,得得得,很快转弯,上一条小路,再翻过一座土山,上了大路,没多时就进了一个城门。
  
  这就是乌兰花城。城里头乱哄哄的。各路人马纷繁来往,其中挑着货担的,推着小车的,挽着手臂一起溜达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经商的,逛街的,当兵的,不一而足。最显眼的是那些解放军战士,扛着枪,雄赳赳走过,目光机警地扫视着过往人群。柳大骑着毛驴到一个街口,顺手把毛驴拴在路旁一所大房子的柱子上,卸下箱子来,摆开在街道一边。原来,其中一只箱子里,是一套修鞋的零碎器具。
  
  那所大房子是旧县衙,此时已经做了新政府的办公场所。这个所在是城中心地带,四通八达,车马络绎不绝。柳大就这样在城里扎下身来。别看柳大领兵打仗多年了,没想到他还是修鞋的一把好手,每天不愁挣个饭钱不说,遇上好时候,还有盈余。常常,有叫花子路过,柳大眨眨眼,叫住他们,递上一块两块银元,和气地说,拿住吧。接住银元的人眼里闪着泪花,嘴巴哆嗦着说不出话,柳大笑一笑,又说,都不容易。那人走开了,走几步,还要回头,看着柳大,哈腰鞠个躬。
  
  柳大摆摆手,不说话。然后,埋头修鞋。
  
  日子慢慢过去了。一年两年过去了。忽一日,街上多了一些陌生的人。他们神情紧张,步履匆匆。还在街头巷尾张贴了一些布告。布告上赫然画着一幅像,那画像上的人,军服裹身,骑在高头大马上,威风凛凛,目光锐利得能刺穿人心。人们纷纷说,这家伙,跑哪去啦?
  
  常有人不时叫住某个过路人,仔细询问一番,但都没看柳大一眼。柳大不动声色,低眉顺眼,顶多是冲照顾他生意的人点个头,笑一笑。
  
  然后有一天,人们发现,旧县衙跟前那个修鞋师傅不见了。好像一夜之间,就人间蒸发了。
  
  等到办案人员依照线人提供的线索抓到柳大,已经是十几年之后的文革时期。那时候,柳大已经在包头落了脚,还是操着老本行,修鞋。如果不是线人指认,办案人员根本想不到,这个满脸疤子的人,就是政府悬赏多年的那个家伙。线人确凿无疑地说,他那疤子不是天生的,是用炒熟的豆子烫的……
  
  唏嘘之际,办案人员终于放下了一颗忐忑的心。
  
  经过连夜审讯,毫无所获。柳大自始至终闭着眼睛不说话。天明以后,柳大被五花大绑,带到一座山上。柳大眼睛被蒙着,但他能感觉到山风猛烈的吹击。柳大知道自己完了。他长叹一声。蒙着眼睛的布块揭去,柳大被炫目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睛。柳大闭一闭眼,眼里滚出一颗泪珠。但没容他能睁开眼睛,就有人用什么东西在他眼睛上一撒,柳大双眼剧痛,什么也看不见了……剧烈的烧灼疼得柳大差点骂娘。柳大咬破了嘴唇。
  
  柳大叫石灰揉了眼的事,别人并不知晓。事后,人们都说,柳大趁看管他的人不注意,逃脱了,但他十恶不赦,老天爷要收他,所以他逃到山上后,自己在夜里看不清楚,失足跌落山崖丧命。
  
  一代枭雄自此归尘。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9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大肯定姓柳,叫啥?不敢说。说出来吓坏你。你笑了,说诈唬谁呢?不诈唬,实话。

呵呵,到底怎回事?我往下看。
发表于 2019-1-9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大,是柳大疤瘌、柳二愣子、骑毛驴的柳鞋匠……总之,这个柳大很有心计,会伪装,潜伏高手,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柳大最终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夏版这个故事很有特色,像老郭的单口相声!
发表于 2019-1-9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书的口吻和角度,让小说读起来别有一番味道:真实、清晰,少了拐弯抹角的描写。点赞!加分支持!
问候赵兄!
发表于 2019-1-9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尺幅波澜,结构功夫了得。
发表于 2019-1-9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大这个人物很特殊很复杂,不同历史时期扮演着不同的人物形象。最后终于以灭亡了结了自己复杂的人生。这个人物使我想到了我初中时一位老师,他衣着朴素和蔼可亲,同学们特别爱戴他,一天突然被铐走,原来是潜藏在我校的反革命罪犯  后来被枪毙了。此人与柳大何其相似,反革命是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的。
敬佩老弟以不同手法创作小说,是我学习的榜样。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9-1-9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叙事手法新鲜,语言活泼,就像上面几个说的那样,像说唱艺术,一个人物栩栩如生。赞一个。
发表于 2019-1-9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柳大,单从作品来讲还是遵循了夏版很惜笔墨风格,用字俭省,但用到的都足以把人物淋漓的表现出来了。这篇我更关注的是表达的主题,柳大是个人物,能屈能伸,有勇有谋,但最终的结局不能不让人唏嘘。哪怕他是被镇压了,也倒好些,偏偏不是。这是否更突出了悲剧色彩,但这个悲剧是怎样的悲剧呢?个人,社会,时代?
发表于 2019-1-9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讲述一个国军将领柳大解放后隐身市井一修鞋为生数十年,终被擒获丧命山崖。语言很有特色,描述得好像是作者亲眼所见似的。“柳大五花大绑”——柳大后面加“被”字为妥!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断肠崖居士 发表于 2019-1-9 17:22
小说讲述一个国军将领柳大解放后隐身市井一修鞋为生数十年,终被擒获丧命山崖。语言很有特色,描述得好像是 ...

嗯,加“被”,去后半句的“让人”,读起来更好了。谢谢直言。
此篇是听一位朋友讲述起,有所感,遂记下来。写的时候尽量以新鲜为主,想在出新方面努力下。谢谢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9-1-9 17:12
柳大,单从作品来讲还是遵循了夏版很惜笔墨风格,用字俭省,但用到的都足以把人物淋漓的表现出来了。这篇我 ...

佩服你独到眼光。我也是为这个人独有的经历所动,所以有了动笔的冲动。事实证明,这样的冲动真的是写小说者的福音。
发表于 2019-1-9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注意到四子王旗和包头这两处熟悉的地名,感情柳大藏在内蒙一代
发表于 2019-1-9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一个国民党将官的视频,如同这个柳什么一样,厉害得很,在内地藏了20多年,到1978年左右才被发现。那家伙,老厉害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9-1-9 10:16
柳大肯定姓柳,叫啥?不敢说。说出来吓坏你。你笑了,说诈唬谁呢?不诈唬,实话。

呵呵,到底怎回事?我 ...

谢谢老兄第一时间留字支持,送上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9-1-9 11:23
柳大,是柳大疤瘌、柳二愣子、骑毛驴的柳鞋匠……总之,这个柳大很有心计,会伪装,潜伏高手,不过,法网恢 ...

嗯,写的时候很随意,写完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谢谢楠版的悉心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8-22 16:52 , Processed in 0.03035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