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45|回复: 44

[原创] 侃侃苏轼与妓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侃侃苏轼与妓女
  
  眼下论坛“遇见苏轼”的余温不减,那就随便侃侃“苏轼与妓女”之间的话题,这就像现今某位官员与某位歌星的话题一样,唯一的区别是现今的“官员与明星”的话题比较敏感,说不定就引申为官员与小情人的私秘生活了,然后就变成了挨打的“老虎”,双规了。但“苏轼与妓女”这个话题是堂而皇之的,是正规的,这首先要感谢春秋时期最著名的齐国贤相管仲,由他发明和设立了第一个国有官妓之后,历朝历代都在效仿。
  
  所谓官妓,明确指定的就是专门供奉官员的妓女。唐宋时期,官场应酬会宴中都有官妓侍候,到了明代,官妓隶属教坊司。什么是“教坊司”?就是古代宫廷专门设立的音乐机构,官妓的职业变成了专门为宫廷献艺演唱娱乐人员,而不再侍候官吏。到了清初,官妓制度才真正被废除。由此看来,官员和妓女这种社会地位悬殊的两种人,生活虽然没有交集,但关系最为紧密。因为官妓是为了迎合官员们的需要而设立的,所以也不是一般人说做就能做的,不仅要有姿色,还必须具备一定的才艺,包括琴画诗书等。再说,官妓之下还有营妓、私妓,这其中包含了一些被炒家的官宦之女,娇贵之身一夜之间变成了廉价的次品,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北宋末年的“靖康之耻”,一千余名宫女包括娘娘、公主都变成了金人帐中的玩物,实在不堪想象。
  
  如此说来,古代的红楼勾栏就是存在于社会上的一种娱乐场所,而宫妓、官妓、营妓和私妓也就是支撑起历代帝国娱乐界的骨干群体,虽然身份有高低卑微之嫌,但都属于堂而皇之的职业。所以我们的大文豪苏轼与妓女之间的故事就是古代文人的一种消遣娱乐方式,相对当今的某位官员和某位明星的绯闻应该要高贵的多,诗意的多,和谐的多,浪漫的多。
  
  据宋代以史学著名的王明清在《挥麈后录》卷六中记载,一个老妓女,说自己年轻的时候在杭州曾经伺候过东坡先生。那时,苏东坡每逢假日,都要邀请一帮朋友到风景迷人的西湖边吃饭。吃完饭,就安排每位客人各乘一只船,带领数名妓女游湖。下午,再鸣锣集中,到圣湖楼喝酒。到了半夜,这队人马才高举巨烛浩浩荡荡地回去。杭州城里士女云集,夹道观看,实在是当时的一大盛事。
  
  这段记载是苏轼因反对王安石变法而被排挤后担任杭州通判之时,那时陪伴在身边的是第二任妻子王闰之,而第一任妻子王弗已经死去六年。有人说王弗之死与苏轼的薄情有关,这一点虽然没有明确记载,但王弗死后,苏轼曾违抗圣明,悲亡妻三年而不作一篇诗赋。用这种无声的行为来奠念王弗与他的爱。估计也是“情到多时情转薄,恨到浓时无从说”的一种见证吧。苏轼自进入官场之后广纳侍妾,也是当时社会的一种宽容风气,王弗和王闰之都是见怪不怪。何况那时的宗教礼节都是遵从儒家孔孟之道,女人从来都是男人的依附品,如果那个女人能在男人心目中被遵从上位,已经很不错了。王弗死后十年能被苏轼再次忆起,并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千古绝句,不仅是亘古之大幸,也是苏轼儒道思想根深蒂固的写照。自古文人的礼教是第一位的,苏轼更不能例外,所以对于婚姻爱情,他遵循效仿的是父母之命,妻子的地位绝对是正统的,次之的才是妾,再往下,基本都属于男人娱乐的附属品,共嬉戏,供玩赏。
  
  当然,在苏轼一生的女人当中,有一人是比较特殊的,那就是王朝云。王朝云是苏轼在担任杭州通判时,于西湖之上,歌舞声中认识的一名歌妓,感慨之中不仅写下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的佳句,还把年仅十二岁的王朝云小姑娘纳入府中,已备后续。也是苏轼慧眼识珠,王朝云不但长得绝美,而且天资聪慧,很得苏轼的赏识,在黄州时还给苏轼生了儿子,于是王朝云便从侍儿升到了侍妾的身份。从苏轼一生的诗词歌赋中可以看到,苏轼写给王朝云的诗词要比以上两任妻子王弗和王闰之要多得多,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深受苏轼喜爱的侍妾,直至三十六岁在惠州遗恨离世,苏轼也没能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可见苏轼的宗教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他很看重出身。
  
  由此可知,苏轼十六年后再次来到杭州担任太守,与高级妓女琴操的一段孽缘被后人不断演绎,看来也是等级观念在作祟。当然,从另一方面说,苏轼也是一片好心,考虑自身已五十有四,妻子王闰之还在,而身边的王朝云又是自己最得意的知己,如果再把十六岁的琴操纳入府中,不仅自己力不从心,而且还浪费人家小姑娘的青春才华,所以为琴操赎身后,劝说她早点寻个合适的人家把自己给嫁了吧,完全是站在小姑娘琴操的立场上考虑的。至于琴操的固执,不领苏轼的一番好意,非要遁入空门与青灯为伴,这应该是苏轼想不到,也不愿看到的。
  
  苏轼在爱情上的道德观与现实中的待人接物是有区别的,高低贵贱都能容纳。对于妓女,他常怀怜悯之心。据说苏轼在任杭州通判时,有一次聚会,一位叫秀兰的妓女来得晚了,其他领导就不高兴。因为秀兰长得俊秀好看,一些领导就故意刁难,说她架子大,不给领导面子。秀兰千般解释无果,就急哭了。好在苏轼打圆场,然后又深有感慨的现场写了一曲《贺新凉令》,什么“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那意思就是人家秀兰姑娘身体不好受,在家里洗了个澡,再打扮一番才来会领导,来晚了有情可原。感动的秀兰姑娘涕泪交流。这首词后来改为《贺新郎》。据说苏轼先后帮助过好几个妓女脱籍从良,其中比较典型的是宋人陈善在《扪虱新话》中的记载:苏轼路过江苏镇江时,有官妓郑容和高莹二人负责接待,伺候得他十分高兴。二人趁机向苏轼提出,让他帮忙脱籍。苏轼嘴上是答应了,但一直不好开口。自己虽然有些面子,但毕竟只是个客人。直到分别的时候,二人再次恳求帮忙,苏轼想了想就写了一首词给她们说:“你们拿我的诗去见太守,他肯定知道什么意思。”原来苏东坡写的是一首藏头诗,每句诗的开头连起来就是“郑容落籍、高莹从良”八个字。结果人家京口太守就照办了。
  
  作为“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万人迷”苏轼,引来许多的红颜知己倾慕,也是情理之中。苏轼在任徐州太守的时候,就很喜欢一个叫马盼的妓女,而且马姑娘也确实写得一手好字,经常向苏大人讨教。有一天,苏轼写《黄楼赋》,没写完就有事出去了。马盼就模仿苏大人的笔迹接着写下“山川开合”四个字。苏轼回来见了哈哈大笑,不仅没有责备,反而略微润色不再修改。由此看来,马姑娘与苏轼的关系可以达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了。
  
  诗酒女人本来就是近亲,而苏轼又以风流倜傥著称,在古代那种儒家喊着道德、立牌坊,而又造娼妓、育奴才的大环境下,法律也允许蓄妾养二奶,所以苏轼也不能免俗。尤其是“乌台诗案”后被贬黄州,苏轼先自遣散了众多姬妾,只留有三四个侍儿陪伴前往黄州,家眷及仆人一众有弟弟苏澈然后护送。苏轼在黄州虽说比较清苦,但黄州的小环境也造就了他逍遥遁世的思想,而妻子王闰之又是一个理解和包容丈夫的贤淑女人,所以苏轼在黄州蓄养婢女、包养二奶是最多的,这应该首先感谢黄州太守徐君猷,因为这个黄州的最高领导者在这方面一贯以身作则,带头做典范。据《挥麈后录》透露:“君猷后房甚盛”。苏轼遇上好领导,关系又是“情同骨肉”,自然效仿。当然,从另一方面看,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苏轼在逆境中以超脱的态度面对人生,虽然处在艰苦的环境中,但却有着丰富的精神生活,而由此激情四射,创作了大量的名篇,从而奠定了他在北宋文学史上首屈一指的地位。
  
  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从此让苏轼对蓄养情人、包二奶有了新的改观。
  
  这件事要从他的顶头上司徐君猷说起。徐太守的后房里有三个最爱的小妾,其中一个叫“胜之”的姑娘,苏轼曾经在与徐君猷的一次重阳酒会上见过她,胜之的姿色才华很得苏轼赞赏,还曾专门填词一首《减字木兰花(又胜之)》嘉奖这位胜之姑娘:双鬟绿坠。娇眼横波眉黛翠。妙舞蹁跹。掌上身轻意态妍。 曲穷力困。笑倚人旁香喘喷。老大逢欢。昏眼犹能仔细看。
  
  后来徐君猷离开黄州到湖南赴任,没多久病逝。元丰七年时,苏轼与好友张方平聚会,竟然在酒桌上又见到了这位徐太守最宠爱的胜之姑娘,只不过这时的胜之已经变成了张方平儿子张厚的爱妾。看着胜之姑娘对待继任丈夫张厚撒娇弄情、海誓山盟、兴奋不已,再联想当初曾亲眼目睹胜之姑娘也曾对徐太守的情意绵绵,誓死从一。苏轼借酒品味,心中很不是滋味,索性放声大哭。可惜人家胜之姑娘却没有因此感动分毫,依旧微笑服务于新任丈夫,不动声色于形,不愧前情于心,也可谓是时代超女了。
  
  苏轼动情大悲之时,随赋一曲《西江月》吐露心声:别梦已随流水,泪巾犹裛香泉。相如依旧是臞仙。人在瑶台阆苑。花雾萦风缥缈,歌珠滴水清圆。蛾眉新作十分妍。走马归来便面。
  
  事实教育了苏轼,从那时起,苏轼就再也没有纳过妾,连蓄养婢女丫环也从此力戒。不过后来苏轼开始注重养生养心,特别在惠州,几乎不近女色,迫使追随他一生的侍妾王朝云不得不遁入空门,后感染风寒而死,时年三十六岁。王朝云死后,苏轼身边虽然还有两位小妾,但只不过是生活的陪伴而已,都籍籍无名。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9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学习老师美文,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9-1-9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老师此篇对苏轼身边几位知已,歌妓之情诠释的详尽,读来真是涨知识。拜读学习了。
发表于 2019-1-9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一楠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写字。我连欣赏的时间都没有,只能浏览。
发表于 2019-1-9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版主此文,最佩服的是中财人不会谈“妓”色变!某网站将十年前发表的题目中有“妓女”字眼的统统删除——给人的印象真有点儿装正经!好像现在中国没有妓女这回事哦!
发表于 2019-1-9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妓本是伎,伎能伎巧的意思,日本到现在都有“歌舞伎町”的说法,只是中国有些人脑子太龌龊,然后就演变成这样了。
发表于 2019-1-9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这么系统地介绍了苏轼身边的人物,用了功夫了!
发表于 2019-1-9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洋洒洒的文字,详尽透彻的分析,令人信服。只是史上的事情,不能在现代背景、用现代观点衡量。
发表于 2019-1-9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用通俗的手法讲述了苏轼和他的女人们的诸多故事。我信苏轼大家是深情的亦是多情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闪耀生活 发表于 2019-1-9 18:56
前来学习老师美文,拜读,问好。

谢谢生活,称不上美文,只是最近看有关苏轼的文章有点多,随摘取一二感慨而为之!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9-1-9 19:15
一楠老师此篇对苏轼身边几位知已,歌妓之情诠释的详尽,读来真是涨知识。拜读学习了。

谢谢云馨关注。确实,围绕苏轼身边的故事很多,女人更多,我也只是了解一二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9-1-9 20:02
羡慕一楠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写字。我连欣赏的时间都没有,只能浏览。

谢谢安安。我的确有点时间,但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写字了。这篇也是我早就打好了草稿,一直放着没有整理。平时主要看朋友的帖子,晚上看连续剧,这么一天天就消耗过去了。直到今天才狠下心整理了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断肠崖居士 发表于 2019-1-9 20:06
读版主此文,最佩服的是中财人不会谈“妓”色变!某网站将十年前发表的题目中有“妓女”字眼的统统删除—— ...

谢谢居士。目前这个状况也不好说,各大文学论坛都在消除敏感词句。不过对于“妓女”两字,应该不是属于敏感字之列,这是正常的通用名词,不应回避。
发表于 2019-1-9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9-1-9 22:35
谢谢云馨关注。确实,围绕苏轼身边的故事很多,女人更多,我也只是了解一二而已!

这次遇到苏轼”的征文,有好多ID都写到了苏轼与他生命中的女人,倒感觉一楠老师此篇写得更有韵味,真实。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9-1-9 20:50
其实妓本是伎,伎能伎巧的意思,日本到现在都有“歌舞伎町”的说法,只是中国有些人脑子太龌龊,然后就演变 ...

谢谢木门的关注。古代有妓女,也有伎女。二者的区别就在于妓女是卖艺也卖身,而伎女通常指的是艺伎,是专门卖艺的。像杭州西泠桥畔的苏小小,就是一个艺伎,苏小小虽然也陪过地方官员,但都是现场献艺,从来没有进过红楼勾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19 20:53 , Processed in 0.03653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