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70|回复: 22

[原创] 一念至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一定有网名,或者一定有微信昵称或QQ昵称。但我没有问,所以那些昵称到底有也没有,在我,也就成了永远的疑问——城市虽小,却很动荡,人来人往,见到的多是陌生的面孔,日复一日,很难保证还会遇上同一个陌生人;遇上,又错过了,曾经用心,但终于又成陌路,人生境遇无非如此,或者是长相厮守,或者是从未相逢,或者,就像刚才不久,邂逅即错失,恰如恍然一梦。
  
  遇见发生在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平庸时候,那种平庸就像春天尚未来临,而盼望春天的人实在不堪眼下的奇冷,而必然围炉打盹。这个季节本来指向温暖,但实际上依旧寒气逼人。天气真的很不凑趣,自夜至晨,一直响着滴滴答答的雨滴声,刮着冷风。古往今来许多人都说过“二月春风”,但实际上哪来那么多浪漫与温存。仿佛人人都被冻惨了,都走得很快,好像都在急不可耐地寻找一道不刮风不落雨的门。
  
  正月里的门都关得很紧,好像真的可以关住更多的喜气与财气,好像真的也可以堵住更多的丧气与晦气,好像人人都成了半个巫师或大半个茅山道士,有的是手段和符咒。但也有并不在乎以上诸气来往去留的人,很顽固地,一日两次穿行于来自高天和旷野的冷风。街道像望不到头的一大块冰,两边的建筑物也像倚天垂挂的冰凌。但还真有人不以为惧,一日两次穿行其中。
  
  也许晚饭时候那两杯酒有些多了,或者新开的酒有些不大对劲,经风一吹,我有醉意了。隐约记得,从城市进入旷野的路上,遇到过一张很热情的面孔。大概因为酒力的作用,那张面孔与我飘忽的视觉曾经一起跳动。但当时我确实感到那张脸太像一只对我紧追不舍的蜜蜂,显然错把我当成一朵鲜花,我这朵鲜花指引了她虚弱且孤独的灵魂,跟着我,绕着我——她的笑容之舞越跳越起劲,我都走出很远了,但她还在我的脑海里弄出嗡嗡声。
  
  是一张还算可爱的脸,好像在我的面前突然停顿,好像一个崭新的历史事件开始发生。我真的注意了,想象中有一种逼问比幻听出来的蜂鸣声更加宏亮,好像非要略有醉意的行走者说出与那张脸关联的姓名。但意外且窘迫的疾行者实在太尴尬了,就像平时,面对一个很熟悉的人,一时情急,竟然叫不上对面来人的姓名。
  
  但这次是真的叫不出对面来人的姓名。
  
  真的想不起那是谁,大约只好认定是她认错了人,而我的支支吾吾也就恰如其分。不过有一点我无法彻底放下,无论刚才那人向我提示的是初遇还是久别重逢,都不影响我看见的眼神相当温存。她的头发和大衣都飘荡着浪漫之风。她到底是谁呢,脑海里怎么翻不出哪怕一点关乎她的任何印象?有些恐慌了,我又想起自己近来越来越差的记性,而很坏的记性又指向我的不再年轻。但我就是不抱怨自己一直有在晚饭时间喝两杯的习惯,更不抱怨已经喝下去的酒;酒那玩意儿,一直和我暧昧得难舍难分,虽然我一直坚持不再因为它而作孽太深。我想我一定被自己的记性扔出来很久了,想不起那个人究竟是谁,那么年轻,那么有几分让我无法回避的姿容;如果放在二十年前,我一定纠缠她,让她做我的情人。
  
  空想无法解决偶然发生的燃眉之急,我想我无论如何都应该尽快回到我的记忆中心,必须想起她是谁,与我有什么情分。但这一步我很难退回去,感觉确实被自己的记性扔出家门,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越来越陌生。我又怎能知道那个女人的姓名,她的年轻,她的婚姻,有无子女,住在何处,在哪里高就,等等,都隔着一大块厚厚的门板。我在门扇的外面,天空落着雨点,身边刮着冷风。转眼之间,我已穿行于旷野之中,从我的心里更快地淡去的,竟然是那个和我打过招呼的女人。
  
  要忘记了吗,从此对自己的记性不再挂念,而只挂念在路途上前行或站立的每一秒钟?
  
  那个女人,像以往所有消失的喜悦或伤痛,临近尾声,全都变得凝滞且艰难,似去未去,似来不来,活活地折磨着我脆弱的心。不知道萦绕于心的究竟是假是真,宛若一个飘忽的梦境,又如一个跳跃的念头,或如偶然闪现的回忆。真假之间,除了影像,并无气味和体温。但我太信任自己的嗅觉了,我曾在几十年时间里牢牢地记住过一个女人身上散发的馥郁之气,但后来,终因一次酒后乱性,那种气味被另一个女人身上的香水气所代替,从前那个女人独有的馥郁之气就像断线的风筝,坠入时光的深渊,或者飘往时光的尽头,再也无法回味。那个女人的模样也像一小撮盐慢慢化入水中。
  
  刚才那个人,她究竟是谁呢?
  
  某个饭局?某场婚礼?某个追悼会?某次同车出行?想不起来,不仅是我的记性把我扔得远远的,我也把时光中的许多都背叛了。也许,当初,我所背叛的那些是与我情深意笃的,但越是情深的背叛,越疏离得远,至于今生今世再不愿相见。刚才的路遇,我很喜欢那双坦诚的眼睛,那东西放出的光芒与神采,绝对骗不了人,比矜持和悦了许多,比激情稳重了许多,比端庄高贵了许多,比美丽善良了许多。但也越来越不能确证了,那个女人的突然站定和对我的招呼终于像一个突如其来又倏然飘逝的梦境,因其没有由头,仿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反倒与离奇的幻想有些相近。
  
  莫名的不安把我拉向一个不可见的深渊:无法证实,也不能推翻,难道我的精神遭遇了颠覆性的困境!我好像开始挣扎了,想有一种霞光破雾般的通透与明亮突然降临,让我的记忆变得清晰,让我的感觉变得灵敏,让我的心志变得平稳。我想变得爽朗起来,得到明确的信息。那个人,以及她对我的招呼,应该是真的,我希望终于想起她是谁来,或者从来没有过那样一个人,作怪的只是我的臆想或喝到肚子里的酒精。
  
  却不行。我的本意就是想证明否认并不指向事情的真相,我坚信人的意识绝对不会凭空产生一些诉诸感官的图景——那个人应该真的在我以前的生活中出现过,刚才不久,再次出现了而已,并且,那是一个很有姿容的女人,那一声招呼极具热情,使她与我的距离猛然拉近,仿佛就在下一刻,我们将由熟知变成情人。
  
  但我还是慌乱地离开了,想不起她是谁,礼节性地支支吾吾,然后,接受自我保护的本能的驱使,尽快脱身继续前行。
  
  我必须尽力振奋正在衰退的记忆了,我要让它尽快弥补时光造成的一切缺损,想起她,想起从前,想起我的过去时光中最迷人的部分。我想我必须暂时戒酒。我要在穿行的路上辨认更多的标志。从城市到乡村,我想让时光倒流,或者让时光像秋水一样变瘦,让那些标记耸立成山峰——这么说来,我已经遗忘得太多,那个向我打招呼的女人,只是尚未蒙昧的神灵借其声音与姿容把我提醒,提醒我,这个世界,我还有许多的关联和责任。除了那个女人,应该还有更多的人,他们曾经很热烈地干预过我的生命,成全过我的快乐,陪伴过我的伤痛。他们都应该从我的记忆深处一一显现,都应该展示自己的衰老,并在衰老中共同回顾曾经的年轻。想起来,我们曾经只有一个姓名,至多还有一个小名。我们从没有隐藏得太深,也从没有过化妆甚至伪装,我们从没有在诸如昵称、网名那些东西里东躲西藏,不但遮掩灵魂还要变换面孔。我们从不以语言建造隔膜,我们从不以权力身份显示等级高度。我们从不以财富为魔力,碾压或戏弄更多清贫的人。我们曾经不计名利得失真心喜欢过一个人;曾经比我们的年龄更年轻的,是我们的灵魂。
  
  刚才不久,那个向我打招呼的女人,她简直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幸福的门!穿过很久远的时光,这个世界给我呈现一个还可指望的未来。那个未来,以那个女人的姿容为底色,以那个女人的声音为前导,为这个春天解冻。冷酷权力的身躯该解体了,冰窟一样狂妄无知的头脑应该被阳光消融。人和城市,都应该得到解放。不必太匆忙,不必太慌张,安下心,让我们好好做人,让我们安静地想起时光中过早丢失的东西,并把他们引渡给我们的灵魂。财富的腐肉应该成为沃土,应该为草场和牛羊成就清澈的河流和晴朗的天空。世界上应该少一些强势的男人和奸邪的女人,少一些莽夫的灵魂和泼妇的私心——那个女人,竟这样为我注满激情,为自己,也为更多的人,以招呼和笑容的形式,向我和世界证明,纷乱世相中,还有一些坦诚安静的灵魂!信任她,喜欢她,就这样变成了我的本分!
  
  是初遇,还是久违?刚才那个女人,很般配早春的风景。乍冷还寒,街道像望不到头的一大块冰,两边的建筑物仿佛倚天耸立的冰凌,城市的每一处缝隙都刮着干冷的风。盛名之下,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能够看清城市的脚下或身后无边的黑暗和巨大空洞,也很少有人愿意像一个哲学家那样思考盛名之下光环之中,到底有没有那样一个万能的神灵。
  
  说什么“二月春风”,现在吹拂的正是正月的风,很犀利的风,像一些不受限制的权力那样为所欲为,唆使恶魔遍地横行。很冷,但幸亏我还不至于向春寒屈服,坚持不懈,一日两次,自城市至乡村来回穿行。挤过万头攒动的冷漠与自私,挤过摩肩接踵的傲慢与无知,终于还能听到一声含蓄而热情的问候,看到一张真诚且腼腆的笑脸,欣赏到一种能够唤醒我青春狂想的姿容。我有信心了,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不可能!
  
  夜色降临,该回去了。我不想继续纠结于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了。以幸福和美善的名义,我宁可信其真。虽然我不能确认,但她一定在这个城市。我相信我的心志没有出错,我遇上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是妖魔,不是幻觉,不是臆想,不是梦境,她属于这个收纳了越来越多乡村民众的城市,属于这个春天正在拱动的厚土。她代表灵魂没有伪饰的所有人,代表真诚,代表朴实,代表不为邪恶的欲望所动。她就代表如她那样让一个男人难以放下的女人。
  
  这就够了,无论早春多么寒冷,总有一种力量鼓励我在风中继续穿行。我应该自豪于我的心灵经历了这么一个奇妙的过程。作为一个活物,我应该相信春天,作为一个孤独的灵魂,我应该相信世界上还有无数不幸的人。作为一个男人,我应该相信,世界上还有那么淳朴的,真诚的,可爱的,有几分姿容的,我怎么都想不起她究竟是谁的,这么一个女人。
  
  2019-2-27


      

发表于 2019-2-28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够了,无论早春多么寒冷,总有一种力量鼓励我在风中继续穿行。
发表于 2019-2-28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总得相信点什么,总得从燃烧的灰烬中看到那尚没隐灭的亮光。其实,即便四周陷入荒凉,真正的力量仍然属于人的精神记忆,而常常和现实并无关联。在词与物的关系中,物不过是一种载体,擦亮一切的是词,既人的心灵。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9-2-28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遇见一个人,有好多无法言说的念头升起,这些念头无法简单的以对错区分,它们活生生的来过,一如那个真实出现的女人。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9-2-28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行于城市和乡村的人,一日两次自由行走的人,对于人世生活还有什么怨忿!作为读者,羡慕你所拥有的时间和行动的自由。
失去记忆没有什么可以恐惧的,失去对一个女人的记忆也是自然的。
文字看上去是一种贴着情境的想象和联想,实际上始终洋溢着个人的思想乐调。这一次春天里的遇见,多了许多温柔的明媚。
欣赏。
发表于 2019-2-28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兴文兄此文让我想起中岛敦的《夹竹桃家的女人》
发表于 2019-2-28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用心,但终于又成陌路——很多友谊是不能天长地久!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日荷风 发表于 2019-2-28 13:49
这就够了,无论早春多么寒冷,总有一种力量鼓励我在风中继续穿行。

没有什么能够挽留一颗不屈的心灵,唯有前行,方能忘却曾经的痛楚。谢谢荷风!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9-2-28 14:53
你总得相信点什么,总得从燃烧的灰烬中看到那尚没隐灭的亮光。其实,即便四周陷入荒凉,真正的力量仍然属于 ...

房子所言极是。大概到了一定的年纪,才相信王阳明,才相信尼采。这种境界实在难以企及,但当终于有所悟,用以思考的时间已不是很多。
谢谢房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衫子 发表于 2019-2-28 15:09
遇见一个人,有好多无法言说的念头升起,这些念头无法简单的以对错区分,它们活生生的来过,一如那个真实出 ...

我好像总是被过多的想法鼓舞着!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9-2-28 15:32
穿行于城市和乡村的人,一日两次自由行走的人,对于人世生活还有什么怨忿!作为读者,羡慕你所拥有的时间和 ...

写作这件事有时候也让人困惑,在真假虚实之间很难做出恰当的取舍。但若完全依赖自己的感性,结果往往出乎预料!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藏 发表于 2019-2-28 16:04
兴文兄此文让我想起中岛敦的《夹竹桃家的女人》

信马由缰,不成体统,让柳藏见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断肠崖居士 发表于 2019-2-28 22:26
曾经用心,但终于又成陌路——很多友谊是不能天长地久!

友谊此物没有纯粹的形式,它总是依附于人的其他意图而存在的。
谢谢居士!
发表于 2019-3-1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匡建华 发表于 2019-3-1 10:45
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谢谢建华,即颂春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5-27 06:28 , Processed in 0.03669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