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33|回复: 28

[原创] 夜幕降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3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幕降临

  接到李高原的电话,王萍决定去一趟禹州。

  妇女节的上午,办公室已经骚动不安。五六个女人坐在电脑前像几只站在枝头左顾右盼的鸟,按着鼠标歪着脑袋分享一大早收到的礼物,照例是一束玫瑰、一瓶香水、化妆品或者男人发来的大红包。女人们抑制不住兴奋,声音变得高亢尖细,相约着下午一起去做美容,做头发,去商场狂购。这是所有女人扬眉吐气的节日,她们不期盼过年,唯有对这个节日翘首期待。馨宁看着手腕上的表,抱怨大半天了才十点多,平时她可是呼天抢地呐喊:时间,你这马儿啊慢些走,慢些走,不要比高铁跑得还要快。

  办公室像一棵春风拂动枝条摇曳的柳树。王萍就是这个时候接到了李高原的电话。李高原从省铁路机械专科毕业就在离清水县五十公里外的禹州机务段工作,一个月有四天假,一般调休成半个月一次坐通勤车回家待两天。根据惯例明后天调休,今天应该回来。他打电话说车间有紧急任务需要加班,本周就不回去了。三个月这样的电话不止一次,当偶尔成了习惯,王萍的脸色刷地沉下来,语气不再那么欢快,她“嗯”一声算是表态,通话便很简短地挂掉了。馨宁端着便携迷你玻璃水杯,晃动着鲜花泡水步态轻盈走来走去:“哎,世纪新城三八节全城大优惠,姐带你先修眉,然后做个美甲,然后逛逛逛……”

  “一会去我妈那里,我才不跟你逛街。”

  她凑近王萍的脸看了一分钟:“你这脸实在不能要了,毛皮儿都糙了。” 馨宁绕过隔离板,握着杯子的手臂交叠着放在王萍的桌上,压低声音:“高原打电话不回来了?我跟你说,男人不回家,里面大有文章可做。姐吃过亏,你可不要被人当傻子。”

  馨宁可是办公室的灵魂人物,除了业务,一般的事情都会第一个冲出来插上一杠子。她像一只竖起耳朵的警觉的兔子,对外界的任何事情感知异常的灵敏,且能果断应对。机关里微妙的人际关系,小城里的奇闻怪事,路边的老奶奶摔了一跤,街上小两口拌嘴,大事小事都是通过馨宁传播过来。她最大的壮举是全神贯注跟踪老公半个月,在一个深夜里打了报警电话110,然后以此处有卖淫嫖娼的举报线索,带着警察将宿在城北宾馆的老公和小三当场活捉。她痛快淋漓地亲眼看着男人低着秃了半瓢的脑袋从人群里走过,然后解气地朝着衣衫不整的小三狠狠地呸了一口,嘴里骂着“不要脸的东西”摔门而去。

  男人不回来一定有文章可做。馨宁的这句话让王萍心里猛地一揪,当初和李高源谈恋爱,母亲那是极力反对的,说他个子矬,皮肤黑得放到炭里都不好找,眼睛小,长相太一般,毛病一大串。王萍觉得这样的男人才厚道靠得住。多情的岁月没有辜负王萍的爱情,时光给了李高原男人的成熟,车间主任的位置给了他气质,钞票给了他自信。原本其貌不扬的李高原就像两条坚实的钢轨把自己锻造得坚韧成熟,即使怒火中烧却保持五官平和。四十岁的男人吸引女人好像也实力不俗。王萍第一次这样想,突然感到惊恐。等到其他女同事匆匆走进电梯,楼道里静下来。她收起桌上的书,取出手机打开摄像头,绕开刻意拍照的美颜,看到自己双眼皮的一角貌似耷拉下来,脸颊上黑色素若隐若现,这个年纪居然有了法令纹,扬起脖子项链下面一道道粗纹什么时候爬上来安闲地卧在那里。她对自己不自信起来,身材不高还发胖,男人喜欢的前凸后翘的造型在自己身上只是象征性地表演一下,特别是前胸的曲线更是潦草得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安全的男人让王萍感到了不安全。她决定亲自去一趟禹州。

  街上比往日繁乱,三三两两的女人忽视了红绿灯的存在,手挽着手在车的缝隙里穿梭。天空灰蒙蒙的,弥漫县城的雾霾与春天做着最后的不甘的告白。太阳无力地挂在头顶,像一颗裹不严散了花的荷包蛋,对面的楼顶包括圆圆的装饰物都披上一层薄纱。王萍不愿意遇见熟人,挤上了二路公交车回到了铁路佳苑。

  这个小区的住户大部分是铁路职工的家属,西边一百米就是火车站。火车提速后,只有少量的车次在这个县城小站停靠,大部分长途列车留下一声长笛从车站呼啸而过。李高原是名副其实的铁路世家。爸爸从铁路退休住在四楼,王萍和李高原婚后一直住在四层,弟弟李高山在清水车站工作住在五层,一家人住在一个单元好照应。王萍点点头跟楼前面的几个邻居打了招呼就进了单位楼,低着头拾级而上,她打开门看到九岁的囡囡胸前挂着钥匙,伏在茶几上开始写作业,便急忙放下皮包换了拖鞋去厨房做饭。在路上她就想好了,今天做囡囡喜欢吃的刀削面。

  吃饭的时候,她告诉女儿晚上自己有应酬,可能回家太晚,放学后到爷爷家里去吃饭,要认真写作业,等不到妈妈就自己先睡。王萍没有说自己去哪里。她做事喜欢留一点余地给自己。

  车站上人不多,几个拖着拉杆箱的人稀稀疏疏在候车亭外面跟送行的人话别。阳光比之前稍微亮了一点,太阳像个硬币藏在薄薄的云里,散着一点虚弱的光,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下午三点四十就有一趟开往禹州的火车,李高原每次都是坐这一趟去上班,去了刚好五点多。王萍穿着藕色的大衣,脖子系着一条暗红色的围巾站在铁路车次时刻表前面,她搜寻到晚上十二点十分有一趟途径这里的车次,万一男人真的是因为加班不能回家,她就坐上这趟车立马打道回府。

  禹州比想象的要灰暗,才五六点的光景太阳已经不见了踪影,空气中悬浮着矽尘颗粒,王萍呼吸中可以闻到轻微的二氧化硫的味道,她后悔忘记了带口罩。站台一侧的塔松、停靠在轨道上的车头、远处的楼房和一些露出来的树梢如飘浮在茫茫海面上影影绰绰。夜色就像无数潜伏在雾霾下的幽灵,随时进可攻退可守。夜色刚刚来临,机务段及早地用五颜六色的灯光捍卫铁路线四周的光明。禹州机务段主要负责铁路机车的整修和运行,装备、设备等车间和宿舍楼把铁路两边排得满满当当。几年前王萍跟随李高原曾经来过,对这里比较熟悉。她裹紧大衣,很快来到了出口处,用停在大门外不远处的一辆橘红色的大货车做掩体,虚搭着围巾,露出半个身子观察出口处。她担心被李高原的同事认出自己,这事太不体面了。

  一波一波的同事穿着换干净的衣服匆匆走出,其中也有王萍稍微熟悉的,他们按捺不住回家的心切,去赶坐周末最后一班通勤车。门口下班的人群渐渐稀疏,李高原这时候走进了王萍的视线,他穿着深蓝的带帽的休闲服,夹着烟的右手随着步调摆动,左手握着手机贴在耳朵边健步朝前走,挡住的侧脸即使灯光昏黄王萍也一眼认得出自己的男人。他专注地打着电话,旁若无人,沿着站前街向西走去,路灯透过法桐枯瘦的枝干映照得他的背影忽明忽暗。李高原走了大约十五分钟拐进一家“名剪发屋”。王萍只好选了一个公交站牌作掩护停了下来。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发屋的皮门帘,生怕男人鱼一样游进大海让她四顾茫然。手机微信嘟嘟地响,馨宁发过来好几张照片,晒她一下午的收获,一件印花长裙,涂着玫红指甲油的细长的双手,还有一段语音。王萍听见馨宁的埋怨:“你下午都干啥了?你宅在家里看书当淑女,当心小三挖你墙角!”馨宁喜欢作,离婚后将这个特点更加发扬光大。她穿着二千多元的羊绒大衣,把标着5999元的吊牌装在口袋里,配搭鲜艳的围巾,婀娜地走。王萍说她这是作怪。前些天馨宁站在办公室里大声宣告:“从今天起,姐们儿也要做个小女人,就像王萍那样优雅地看书写文章……”然后她会眼睛一瞪,画风突变,骂道,“女汉子都是逼出来的。遇上畜生,你跟他淑女,不是傻蛋吗?”

  这时一辆公交车停在王萍面前,上下车的乘客挤满了站台,王萍顾不得感慨城市的拥挤,疾走到一边,看到李高原挑开皮门帘走了出来,一个身着红色外套的女子紧随其后。

  女子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岁,发卷染成金黄色刚好垂落在肩,背着一个白色的皮包,她回头看了一下,挽住了李高原的胳膊,一头时尚的卷发搭在男人的肩上。王萍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她不相信眼前的发生,痴呆了一样站在人行道尚不知所措,直到后面的摩托按着喇叭才慌忙跟踪着向前走去。

  夜幕降临,灯光比来时更加明亮,站前街的夜色被璀璨的灯光挤在看不到的地方,平时杂乱的摊点在温馨的光线里多了一点浪漫的情景,温情的伴侣从王萍的眼前携手而过。李高原曾经在这样多情的夜幕里带着王萍买过糖葫芦和羊肉串。而此时,王萍站在墙角按着饥肠辘辘的腹部,悲情地看着男人带着靓丽的女子走进了火锅店。她靠着墙体,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王萍攥着围巾的一角擦拭着眼睛和鼻尖上间或落下的灰尘。她环视四周,想找个花池的边角坐下来。要是带着烧饼和榨菜就好了。可是,现在她哪里也不能去,她要看清楚李高原不回家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只能忍着饥饿。她觉察到自己的颤抖,再一次裹紧了大衣。

  不一会,两个人从火锅店走了出来,女人分开手指抖散垂落脸颊上金黄的卷发,戴上黑色的口罩,优雅地靠在李高原的肩上,王萍看到李高原的手从后面搂紧了她。王萍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下,扎出了血燃成愤怒的火焰,这熊熊的烈焰使她几乎克制不住冲上去给李高原一巴掌的冲动。王萍突然理解了馨宁的行为,馨宁半个月跟踪男人的委屈和愤怒,拨打报警电话,以牙还牙地惩罚了辜负自己的男人,这是一个收到伤害的女人唯一的选择。王萍的胸部裂开一样的胀痛,跟在两个人后面在夜色的掩护下走走停停。到了街道尽头的丁字路口,看着他们走进了一家“至如归”家庭旅馆。这是一户人家开设的家庭旅馆,一共只有二层,七八个窗户上钉着着生锈的防盗护栏,露出暧昧的光。门楣上名称也是字迹潦草, “归”字写成两竖,很像两个人和床的关系。

  大概隔了二十分钟王萍才走进了旅馆,她登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跟着服务员上楼发现登记的刚好是拐角的一间房,她插上房卡, 从留下的门缝里看到李高原走出206房间找服务员换了遥控器。确定了房间后,王萍瘫倒在床上,虚搭的围巾遮住了脸,眼泪从眼角源源不断地滴在床上,她握着手机的手冰凉,微微发抖。王萍打开数字键,她要和她的姐妹馨宁一样,警告负心的男人自己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她仿佛看到110警察打开了206冲了进去,床上不堪入目的男人和女人狼狈十足地滚下床,急乱地扯找衣服,在警察的呵斥下抱着脑袋贴着墙角可怜地蹲在地上。这是馨宁眉飞色舞描述的画面,是她气愤填膺的亲历故事。王萍睁着含泪的眼睛看着头顶朦胧的灯光,戏剧性的是今天的主人公变成自己,熟悉的男人撒了谎,搂着别的女人在这里逍遥,而自己千辛万苦地上班,回家还要辅导女儿,照顾他的双亲。自己忙得像一只旋转的陀螺,每次李高原回来都顾不上和他说上几句话,甚至没有亲热一下自己就累得呼呼大睡了 。这是为什么!她咽不下这口气,她要像馨宁一样惩罚他们。

  她下了决心似地坐起来,用围巾擦了一把脸,愤愤地把缠裹脖子的围巾一把扯下来,掼在床上,准备上个洗手间。就在这时手机振动,她看到是家里的座机打过来,是囡囡。她急忙接过来,女儿九岁了稚气不改地说:

  “妈妈,我先睡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今天评上了优秀少年,还发了一张大大的奖状。”隔着电话女儿的语调难掩得意。

  “囡囡真厉害,等妈妈回去给你奖励。”

  “我明天想吃肯德基。你和爸爸都得陪着我。”囡囡撒娇的语气。

  王萍脱口而出:“你说爸爸好还是妈妈好?”她本想说你爸爸不要我们了,又觉得会扫了女儿的兴,话到嘴边换成了这句。

  “我爸爸好,妈妈更好。我先睡了。”

  王萍是含着眼泪跟女儿说再见的。她蹲在洗手间放声大哭,馨宁是解气地让警察抓了老公和小三,然后呢?然后是老公丢了工作,和小三远走高飞到深圳去了。离婚后的馨宁看起来意气风发,眼神里却隐藏着失意和不甘,这一点王萍看得出来,她大把地包装自己,就是掩饰自己的失落,是不自信的表现。她握着手机的手放了下来,110以卖淫嫖娼的罪名抓了李高原,只能使李高原身败名裂,职位连根抹掉,在单位里永远抬不起头。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子也许正单身,从此可以名正言顺张开双臂接住坠落的李高原。她和女儿将会得到了什么!李高原不堪受辱,离婚将是唯一结局。王萍想到离婚这个词不寒而栗,优秀的女儿将在一个单亲的家庭里成长,这就是她此行的目的吗?

  她想起白手起家的日子。第一次逛集贸市场,李高原蹲在一个地摊前,执意要买一对小贩手里的搪瓷菜盘,他说,盘子中间有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他喜欢。这搪瓷的盘子经得起磕碰,以后可以盛馒头和炒菜,两朵玫瑰陪伴我们一起到老,多幸福。以后家里多了很多玫瑰图案的物品,茶杯上、脸盆底子,牙刷缸,窗帘,还有桌布和被单都是一朵朵鲜红的玫瑰。夜幕降临,李高原拥着王萍坐在玫瑰花包围的被子里,他深情地看着她说:“萍,你会写文章,我不会。以后有空我要多看书,我写了一首诗给你,你不要笑话。”他声情并茂地打开笔记本,念了那行黑体字:假如有那么一天/我辜负了你/你一定要原谅我的无情/然后记住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放弃自己的初爱。当时王萍感动地把头埋在男人的怀里,拍下了激动时刻。

  王萍渐渐冷静下来,她在空间里搜寻到那张照片,发给了李高原,还有他们初恋在河边的依偎,一起畅游长江风吹长发度蜜月,女儿满月的照片,李高原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揽着妻子……一共发了十张照片。她流着眼泪一字一句打出了那首诗,也一起发给了李高原。

  决定退了房间前,王萍还想到一句话打给了李高原:“囡囡今天发了一张优秀少年的奖状,她想明天吃肯德基。”然后她拿着房卡转身下了楼。她不期望李高原回复什么。

  夜幕浓重,王萍沿着街道向车站走去,她抬头看看天空,一颗星星也没有。深夜的雾霾就像一道道厚墙,把那些明亮的星宿和白日里鲜艳的景色全部裹了起来。她看不清周围的景色,也无须看得那么清。她只知道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里有一趟回家的列车。

  街上安静了下来,路灯孤寂地照耀着。王萍不急不躁地走着,她感觉到手机的震动,以为是女儿害怕,打开一看是高原的留言:明天我尽量回家,中午陪女儿吃肯德基。

  王萍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她轻轻地擦了一下。

  远处一声汽笛响彻禹州的夜空。

评分

9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3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哇,沙发,沙发,真皮的哎
发表于 2019-3-3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琴这篇是回应我发起的爱情拯救婚姻主题。篇幅不长,却容入了两条线,一是女主拯救婚姻,另一条是以女同事的离婚做对比。小说里用了大量贴切的比喻,同时以环境渲染情绪见长,语言读来十分舒服。通篇少见字词瑕疵。
小说的主要篇幅用于女主去见丈夫前的铺垫,以结果如何,抓住读者的心。结尾,结果刚有个眉目,便戛然而止——女主为了爱情和孩子,还想把婚姻进行到底,丈夫有所回心转意,因此,她采取的挽救婚姻的方式无疑是对的,这就足够了。留白是,夫妻二人可能还会有艰难的情感之路要走。
小说中很多长处值得借鉴。感谢古琴的这篇精神美餐。
发表于 2019-3-3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姻的救赎,如果我们不用正能量来解读,如果我们不用女性的无奈来理解,如果我们用生活需要宽容,需要智慧,需要理智来认识所谓的出轨,我们就能理解作者的深意。这篇还是我所熟悉的古琴的风格,从语言,到情节设计,到人物的把控,即顺手拈来,又费尽心机。特别是独特的语言和蒲垫,足见匠心!

点评

作者的深意就在于,读者可以从多个角度解读。当中女性确有无奈,若是我,绝不原谅。  发表于 2019-3-7 09:04
发表于 2019-3-3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半,休息一会儿,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9-3-3 11:05
哇,沙发,沙发,真皮的哎

你好好坐着,舒舒服服滴。
发表于 2019-3-3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回来,先提起,占个位子,过后细看。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9-3-3 12:14
古琴这篇是回应我发起的爱情拯救婚姻主题。篇幅不长,却容入了两条线,一是女主拯救婚姻,另一条是以女同事 ...

谢谢豪哥鼓励,期待你的下一篇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9-3-3 17:24
婚姻的救赎,如果我们不用正能量来解读,如果我们不用女性的无奈来理解,如果我们用生活需要宽容,需要智 ...

谢谢野芒的点评和关注,你写的越来越稳了。
发表于 2019-3-3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琴声的新作不断啊!真佩服你的创作精神!拜读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9-3-3 19:10
看了一半,休息一会儿,继续。

看不下去咋的?哼。你也来一篇呗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幻烟 发表于 2019-3-3 20:34
刚回来,先提起,占个位子,过后细看。

谢谢围观,问好三八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断肠崖居士 发表于 2019-3-3 21:33
琴声的新作不断啊!真佩服你的创作精神!拜读学习!

谢谢居士,写的不好,多提批评意见。有批判才会有前进。
发表于 2019-3-5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此篇,心被触动了,这种触动是作品所包含的一种珍贵的情感,二人世界里不容背弃和舍弃的厮守。生活灿烂斑驳,诱惑无处不在,作为女人,在遭遇背叛的时候,是不依不饶还是忍气吞声,这无疑都是容易存在也都容易促成婚姻破裂的两种极端。
《夜幕降临》主题本身就被一种气氛压抑着,同时又隐忍着一个女人的悲情和心理上的一种承受和冷静。
环境描写很细腻,极尽烘托了人物的心理和活动背景,人物的设置也是双向性多角度的,从同事好友的捉奸导致婚姻的破裂来反衬女主对当下婚姻危机的处理方式,不仅是女主的一种理智,也是小说设置的一种巧妙。
小说包含的故事有纪实性,经营布局有艺术性!
想起那首诗,无疑是对整体的注脚:假如有那么一天/我辜负了你/你一定要原谅我的无情/然后记住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放弃自己的初爱。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9-3-5 18:25
看完此篇,心被触动了,这种触动是作品所包含的一种珍贵的情感,二人世界里不容背弃和舍弃的厮守。生活灿烂 ...

谢谢一楠老师雅评。问好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3-21 19:27 , Processed in 0.09929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