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67|回复: 24

[原创] 飞起来的黄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7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落在筛网上的那朵迎春花,猛然间,就那样被一阵风托举起来,穿过清澈的阳光,在湛蓝的天幕上画一条温柔的弧线,不见了。
  
  那是神谕降临一样让人醍醐灌顶的惊异时刻,自那一刻起,灵魂的穹顶开了一个天窗,射进来明澈而温暖的光芒。我恍然大悟,原来春天已经行走到极稳健了,它的脚印就是那些零落在筛网上面的梅瓣和迎春花朵,粉红的,灿黄的,虽然减色了,但还是明艳的,干净的。说它们是春天的脚印,那简直再恰当不过,我很愿意这个春天这样来过,踩踏过我的窗外花架上的筛网,或者还进过我的屋子,或者直接绕过公寓灰色的外墙,在这个小城里兜着圈子。
  
  春季的小城里总是多风,风很怪,总像拿不定主意或者根本没有主意的船夫,驾着他的破船,东碰一下,西撞一下,听着远处大海的涛声,就是划不出狭窄而曲折的河汊。我不希望这风相当的可憎,而是相当的可笑一些,可笑到没有恶意,也还让人爱得起来。一旦对它自己少一些私心多一些自律,那风也会给小城带来更多有关春天行踪的信息。而春天,从那些落花可知,它一定落脚在这个灰色的小城了,暂时不到别处去。我的窗外,才有当季的鸟鸣,鸟声才好听,虽然那些鸟,是新来的移民。
  
  这几年来总有新的鸟种向这个小城迁入。每到春季,那些新奇而怪异的面孔总不免让我感到诧异。它们一定嗅到了一些好的气息,一定认为此地宜居,它们才来的。我从心底里接纳它们,它们毕竟也是积极上进的活物。我所遗憾者,有些日子,我没有见到作为原住民的麻雀了。
  
  听到鸟鸣,我总会从窗户望出去,看到那个老院子里被巨大的树冠遮蔽起来的老态龙钟的房子,瓦片滑落,屋脊破落,露出了椽子和檩子,简直就是露出了此地原生态的历史。树木还在长,每年暮春总会发旺。现在还是早春时候,它们还是萧瑟空旷的。新来的鸟,就在那些树上跳跃、鸣叫。新来的,无论毛色还是鸣声,都不是我经验中的。我又感到诧异了。我又想起不久以后该来的燕子了,那些机灵又可爱的高邻,它们的北归应该没有悬念的。我依然奇怪的是,司空见惯的麻雀,有些日子不见它们的踪迹了,心里常常泛起怀念的情愫。有时候,新来的鸟种给我的诧异,让我对出走多日的麻雀竟然生出伤感和凄楚。
  
  真的,那些灰色调的,很般配这个小城主色调的麻雀,很像我,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平凡得让我不再抱怨它们每天早晨的聒噪,也不抱怨它们在我窗外花架上的游戏和争斗,然而,有些日子,我没有再见它们了。
  
  那些个头大出许多,浑身黑色的新来的鸟,天天逡巡于那个老态龙钟的院子,天天奔窜与空旷且萧瑟的树冠。那些枝条,仿佛给作为故交的麻雀们依然怀柔,依然赤城地保留着完整的灰色。春天来了,那种平凡的灰好像不太包容新移民的黑,看上去,灰的更灰,黑的更黑。原本空旷的树冠,就被一种需要积极磨合的期望填得满满的。新移民很强悍,它们撞落了存留于树枝上的许多枯叶。
  
  我总无法逃脱内心的悲悯而让自己变得心肠很硬,除了怀念多日不见的麻雀,除了希望新来的黑色家伙们多一些绅士范儿,我还在怜惜正在凋零的梅朵和迎春花朵。凋谢,落在花架筛网上,花瓣开始干缩,颜色逐渐淡去。我在对它们寄以怜悯的同时,也给它们设想着最好的归宿:粉色的赶往夏天,灿黄的赶往秋天,届时,我希望和它们再见!
  
  本也是春日时光,幸好还有上扬的风和斜照的阳光。一朵干透的迎春花被风托举到湛蓝的天幕,画过一道温柔的弧线,蓝色天空在弧线处开一道口,为我呈示出几十年前同一季节里的天光。我又想起那时候永远不能摆脱的饥饿和冷,还有听不完的火光冲天的话,以及坚硬的声音和冷峻的面孔,我真像开在早春寒风中的一朵迎春花。世道艰难,我的命也极柔韧,没被饿死、冻死。那时候我真的很爱迎春花,它毕竟昭示于我,春天来了,又可以采到树芽之类更多的可食之物,而冷,也终将不再蹂躏我。
  
  迎春花之外,还有早开的桃花可赏,除了我的命中被过早地植入桃花与女孩子的关联概念,我独自想到最多的还是偷食生桃的事。生桃子长满白毛,在衣服上草草蹭去,吃到口里的桃子常常是又苦又涩的,但毕竟可以吃了。今天想来,那种粗糙以及粗野,就是那个年代的表情,破落中涌动着疯狂。
  
  迎春花与我的瓜葛,最早起于跟着大人上山挖柴。那东西是匍地生长的,根根蔓蔓相互纠缠,命力很强。大人们挖柴时候的手脚麻利的样子好像永远都带着怨气和焦虑,而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能烧,一律从土里挖出来,用䦆头砸成团,捆缚到背架上,背回去。我知道他们的焦虑和怨气的来历,其中之一就是他们自己的饥饿和我们的饥饿都在他们的心上压着,并且,没有办法解决,必须忍着。
  
  大人们从不在意迎春花的枝蔓上有无花开,都被连根刨起。我真不忍心那些灿黄的花朵被砸落被碾压,俨然一张张天真且幼稚的脸——真的太像可爱又可怜的孩子,他们的手脚冻得通红,但还要尽情地玩耍,还要天真地笑——那些被砸落被碾压的花朵,好像丝毫不知它们遭遇了什么,虽然严重伤残,但还在冷风中愉快地抖动着摇摆着,那些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灾情的脸庞还在冷风中笑着!
  
  大人们对我的用心不以为然,他们总是呵斥我的发呆和痴想,他们总是催促我快些挖柴,早些回去。我必须忍着稚嫩而可爱的生命惨遭摧残的剧痛,尽量不去多想那些在寒风中摇晃的或者被埋进泥土的花朵。人的生存需要总那样让人变得更加冷酷,但我一直怀疑自己是被神灵跟随着的,不然,我怎能细察并同情那些娇嫩且鲜亮的黄色花朵!虽然,我的悲悯不能慰藉我的冷和饥饿,也无法为那些不幸的花做些什么,但毕竟让我在怜恤活物的事情上早早用心了,我就不像那个年代以及那些发出坚硬声音,板着冷峻面孔,话语都是火光冲天的,视众生的命为无物的人!
  
  那几盆迎春花,我已经养护十几年了。制作盆景需要足够冷酷且专断的心,要像一个专制暴君那样让一切受制者唯我是从。要对它们残暴地扭曲残忍地砍削,必要的时候,不惜弯折致其骨断肉连,但还要它们活下去,还要令其苍老,令其粗壮,看上去久经磨难饱受风霜。我要让它们显露出残缺和扭曲的美,透露出浓厚的苍凉意味和悲壮气息——我知道这很可耻,但我同样知道这是深藏于我精神血质中的祖传恶疾。此种遗传性的专制与独裁,残暴与冷酷,并非独我所有,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没能逃脱这种遗传恶咒的毒害!都与我患有同一种病!
  
  把一株株迎春花折腾到这种地步,我的暴行方可停止,但自此以后,我必然摇身一变,酷似一个颇有情趣的文人,兴味与品位都显得相当的崇高而雅致,好像也变得相当的善良与仁厚,好像从没有过恶魔的前世,而只有天使的今生。
  
  每到年节,花正开,总要在朋友圈中炫耀几回博取一些羡慕。在只知其美而不知其不幸的人们看来,我的生活与人生是很有趣味与境界的。
  
  盆栽的梅是外来的。
  
  古诗文中常有此物,且被赋予更多的文人气质。虽然我只能算一个勉为其难的文人,却也是文人,即便这样的文人质料相当的有问题,但也必须装一些古诗文在肚子里,一方面给自己壮胆,一方面可以在人面前炫耀。倘若兴之所至,还可以照猫画虎,为刷存在感硬着头皮挤出一点勇气,厚着脸皮胡诌一些叫做文章的东西。既已装扮成文人,当然就要种梅兰竹菊以明我志。因个中之由,十几年来,除了迎春花,我只在窗外花架上种梅花。种成之后,必然忘记自己曾经的专横与独断,冷漠与残酷。愿心甫遂,只等年节。与迎春花一样,梅也在年节里开放,三两日内必成大观,觉得自己的灵魂自此开始顺着一缕缕清香,从民国年间起飞,回溯到久远的时代,与一干史上文人们交结以心。
  
  此中用意不可告人,惟在时下的恶俗与丑陋到了无以复加而人人又难寻出路的时候,就以梅花为灵魂的舟桥,奔命似的逃回到古时文人的书案前,领略他们的感时愤世,聆听他们的慷慨悲歌,模仿他们的狂呼啸叫,在到处厚葬着君王和薄葬着平民的故土上,为自己假想一场场风骨凛然狂放不羁的演出。情至深处,不亦乐乎!
  
  但是,无论盆景有多么美,因为它们遭遇的种种不公,我总不忍心生出酣畅淋漓的诗意来,而是自然而然的,把自己与一些难以道明的晦涩与痛楚连在一起。不像我对梅花的了解始于阅读古诗文,迎春花与我大有交割则源于我真实的生活经历,确切说那种交割发生在我的童年时代。
  
  那是一个伟大到必须无视饥饿、也必须于饥饿无感的时代,而假如饥饿感确实无法无视了,也可以用大呼三声万岁的方式把饥饿感觉排出体外。虽然年纪尚小,但我已能跟随大人上山挖柴,我已能感觉到大人心中洪水一样奔突的无助感与焦虑。有时候,大人们的无助感和焦虑就变成了突如其来的愤怒和家庭暴力。我总觉得,那时候的日子就像母亲半夜里借着昏暗的油灯纺出的棉线,那么细,那么柔弱,随时都会断绝而永难续接——感谢神灵一直把我跟随,没有让我饿死冻死在那个伟大的时代,让我过早就领略了人生的艰难和世道的不堪。早早就觉得,人活一世,真不容易!
  
  托付给梅花的文人祈愿,兑现得不算完美,但我终能以文人自诩,也算找到了精神皈依。而当一直有神灵护持的假设成立,我对神灵暗中的成全总会深表谢意。
  
  仿佛命中注定,迎春花一直与我相随。我就惊叹冥冥之中存在着一种更加重大的意义。中老之后,我越来越感到所有际遇都带有神灵善意的警示:一切不幸都有清楚的前因,前因没有消除,同一种性质的结果总会不断发生,一些不幸还将轮回;哪怕活得还算安逸,也要存有足够的警觉。现在是伟大到疯狂娱乐疯狂消费的时代。前车之鉴明确显示,所有伟大时代的身后,都有新的不幸在酝酿着,当伟大终于凋谢,苦难一定现身,并且站到人世的前台。在屡经动荡的一些人,他们的衰老将成为一种假象,他们将会奇迹般地,在新的灾难现场,看到曾经让他们胆战心惊的童年时代,好像一个多年不见的人,原来一直隐藏在隔壁。
  
  真正安宁的世界总是含蓄而矜持的,因为真正安宁的世界不会忘记苦难是一种必然;如果一个世界被描述得光彩绚烂,那么它实际上已经置身于苦难的波澜。安宁的世界,总有一种花会与它般配的。比如,与我和许多人有关的历史语境里曾有过茉莉,水仙,牡丹。特别是牡丹,那真是一种指向富丽堂皇的美丽,我很喜欢,但也只在心里歆羡,毕竟,许久许久,没有过适宜牡丹生长的气候和土壤了,即使苦心孤诣种植了它,世情世相也与它极不般配。在我,这种事情绝不强为。托名观赏,如今倒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花盆里种植罂粟!
  
  窗外猛然黯淡了许多,太阳下山了。阳光的行脚一步跳到了天上。
  
  更大的一股风轰然吹来,梅瓣如雨随风四散,它们干透了。还有一些迎春花留在枝头,在暗淡的天光下璨若星光。这让我满心欢喜,毕竟,它们还在枝头,还那么天真,还那么灿黄,至于发亮,仿佛在发出畅然的笑,仿佛泠泠有声,仿佛没有挨饿,也没有受冷。
  
  乍暖还寒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艳阳天终究也像好大喜功者的弄虚作假,日落之后,春天黄昏的面孔依然严峻。那些黑色的大鸟远不如麻雀那么耐得住冷,一转眼全不见了。尚未发芽的树冠,由空旷变成空洞,横行其间的是阵阵冷风。
  
  风不停。干透的梅花瓣和迎春花瓣腾空飞升,转眼化入灰色调小城头上方深蓝的天空。我又开始神游了,我但愿那些随风而去的花朵或者花瓣不要落地,飞高飞远,化作星星,照亮将来的夏夜。
  
  起飞的春花,它们应当帮我叫回出走多日的麻雀,并告诉我的那些老相识,虽然春寒难度,但应该对夏天的浓阴抱有信心。再说,老院子的大树上新来了邻居,虽然长得黑一点,虽然有些不拘小节,虽然胆怯,但还算不上丑,也不是相当的可憎。回来,与它们相处到夏天。高朋满座,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
  
  2019-3-5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3-7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飞起来的黄昏,文章标题很醒目!行文流畅,记录生活,感悟人生!
发表于 2019-3-7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9-3-7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深刻,如同一幅艺术画呢。欣赏
发表于 2019-3-7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迎春花(包括哪会飞的鸟)的存在或者就是一种内心的火苗,引领当下,也引领过去,它们成为一种精神和心灵的寄寓。在严酷现实与精神之中,飞动的色彩或者翅膀,就足以支持一种灵魂的方向了。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9-3-7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丰富,将所有春天的生命意象化描写,很独特的叙述。
发表于 2019-3-7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入的拷问与反思,让人随之沉思。那种对盆景几近病态美的追捧,反射到现实,多少让人有些寒意。喜欢尾段的“但愿那些随风而去的花朵或者花瓣不要落地,飞高飞远,化作星星,照亮将来的夏夜。”,感觉到明亮和暖色。
问好!
发表于 2019-3-9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飞起来的黄昏---好新颖的题目,加上迎春花和鸟儿,此篇就赋于了诗意,想象丰富,寓意深刻。结尾那句“但愿那些随风而去的花朵或者花瓣不要落地,飞高飞远,化作星星,照亮将来的夏夜。”更让文字有了灵性,读来令人沉思。

拜读学习了李老师佳作,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断肠崖居士 发表于 2019-3-7 14:42
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飞起来的黄昏,文章标题很醒目!行文流畅,记录生活,感悟人生!

谢谢断肠崖居士!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匡建华 发表于 2019-3-7 14:45
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谢谢建华文友,并祝春天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日荷风 发表于 2019-3-7 15:25
诗意,深刻,如同一幅艺术画呢。欣赏

多谢夏日荷风留评,并祝荷风春天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9-3-7 15:56
迎春花(包括哪会飞的鸟)的存在或者就是一种内心的火苗,引领当下,也引领过去,它们成为一种精神和心灵的 ...

谢谢房子,即颂春祺!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薄暮 发表于 2019-3-7 16:29
想象丰富,将所有春天的生命意象化描写,很独特的叙述。

多谢薄暮关照!即颂春祺!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9-3-7 20:20
深入的拷问与反思,让人随之沉思。那种对盆景几近病态美的追捧,反射到现实,多少让人有些寒意。喜欢尾段的 ...

问候昙花,并祝昙花春天安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9-3-9 15:58
飞起来的黄昏---好新颖的题目,加上迎春花和鸟儿,此篇就赋于了诗意,想象丰富,寓意深刻。结尾那句“但愿 ...

谢谢云馨,并祝云馨春天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6-24 16:46 , Processed in 0.038256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