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10|回复: 6

[原创] 【夜训生】哥哥,我们做坏事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5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冬天还没有过去。或许冬天不是一个适合表白的季节,我们只能像保护皮肤般,把感情层层包裹。

  下班时间还未到,公司的人几乎快走干净了。老田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资料,思想已经渺远到不知那方世界去了。他被一个接一个的念头裹挟着,翻滚飘摇,如置身在湍急的浪涛中不能自己。寒光一闪,千百个念头如流星般骤然退去,有样东西正灼烧着他的后背。

  他打了个寒噤,回头迎上实习生方晓的目光。在接触到老田目光的一刹那,方晓的目光由咬牙切齿的憎恶突变成强颜欢笑的柔和。这衔接太过粗糙,友好的目光里依然能看出寒星点点。老田心里一惊,面皮先于他的思想,硬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小柔收拾桌面准备下班,方晓面带焦急之色,老田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什么也没收拾,东西也没拿,踉踉跄跄地先于小柔走出了办公室。就在他走出办公室的一刹那,他隐约听见一个紧张到极点的声音:“小柔,等等。”

  娇小玲珑的小柔投来询问的目光。

  方晓的心震天动地,脸涨得通红,气道好像堵塞了一般,嘴巴也好似黏在了一起。他张了张嘴,始终不能发声。

  小柔被他的表情吓到了,关切地问他是不是生了病。

  方晓干笑了一声,拿出杀人的勇气,嘲讽地说:“我他妈就是生了病,这病让我吃不好,睡不好,心时时刻刻都像在滚油里煎熬。”

  小柔眨了眨眼睛,投来同情的一瞥。静默了一阵,她说:“我先走了。”

  方晓猛地从后面抱住她,身体抖成一个,他咬牙切齿地说:“亲爱的,你就这样敷衍深爱你的人吗?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恨不能把你撕开了揉碎了,全部吞进我身体里。”

  “别,别这样,我们是同事,平时都挺好,你这样我们以后还怎么见面?”小柔被他的深情告白压得喘不过气。而她的娇喘刺激了方晓的欲望,他像头发情的野兽,把她翻转过来,撕开上衣,纽扣迸溅。小柔瞠目结舌,像头待宰的羊羔般无助地发不出一点声音。

  方晓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滚烫的脸庞在她娇嫩的皮肤上烫出一溜水泡。小柔吃痛,情不自禁地叫出来。这叫声在安静的楼层里显得异常突兀,惊得楼下的保安连忙寻找声源。保安到来的几秒钟里,小柔充分感受到一个男人毁灭一切的狂暴,她心如死灰,毫无还手之力,在他面前如随时会散架的木偶。

  保安在办公室门前瞥了一眼,又连忙闪开了,他可不想做棒打鸳鸯的搅局者。方晓意识到保安的到来,本能地放开小柔。等他再想上前的时候,他的勇气已经泄了大半,而小柔的自我防卫意识已经觉醒。她把胳膊死死地抱在胸前,随时准备以卵击石。

  “嫁给我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会给你我的一切!”

  小柔憎恶地盯着他,恨恨地说:“你这人有病!死了这条心吧!”言罢,抓起皮包夺门而出。方晓刚伸出一只手,就被她狠狠地甩开。

  在小柔的后背上,方晓愤恨地指天发誓:“我一定要得到你!不管什么方法,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一定要得到你!”

  看见衣冠不整的小柔,保安问她怎么回事,小柔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出办公大楼。

  细雨中,小柔走进一处花坛,脸上的泪止不住地流下。

  “如果有你在,我何至于这样被人欺负?唉,你呀你,真是狠心呀……”在路边踟躇了一阵,心情越加郁闷,她的精神在怨天尤人中苦挨,身体悄然把她带回到住处。

  雨在这个季节里不合时宜地下起来,越下越大,每一滴都冰冷透骨。听着雨声,小柔瘫坐在沙发上,想看电视消磨时间,遥控器却怎么也找不到。要是以前,她连话都不用说,连眼神都不用给,他就会主动调到她爱看的节目。在沙发上胡乱摸索,突然摸到一件东西,是一只袜子,他的袜子。小柔不由自主地在鼻子前嗅了一下,眼泪就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窸窸窣窣,在凝神静气的神游中,各种细微的声音都为之做着背景。在这些背景音中,有一个特别尖锐和持久。等她稍微回神的时候,才发现是门铃声。这铃声颤抖而胆怯,却锲而不舍,似乎带有某种使命。透过猫眼,小柔看见一个青涩的脸庞。

  “你是谁?”

  “送快递的。”

  “送错了!”小柔疲于应付。

  门铃依然顽固地响起。小柔有些心慌,怕他是坏人,心里发虚,却装出唬人的模样:“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门铃安静了。小柔长出一口气,继续在沙发上瘫坐。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雨声渐渐小了,夜幕降临后的宁静也在逐渐形成。

  或许该做点什么东西吃。就在她起身的那一刻,突然心脏悸动了一下。他悄悄走到门前,发现那个小伙子还没有走。他身材瘦削,浑身湿答答的,牙齿和身体在冰凉的空气中抖成一个。他一脸愁苦,眼神木然而无助。这时的他,只能让人心生怜悯。

  二.

  看他不像坏人,或许真有什么事情。小柔隔着门板问:“你到底是谁?”

  小伙子的眼中重燃希望,措辞显然还是没拿捏到位。他脸涨得通红,吱吱唔唔了一通,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小柔打开门:“进来吧。”她之所以让他进来,是因为他提到了高教练。

  小伙子刚踏进屋里一步,就不敢走了,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进来吧,进来吧,把门关上,外面冷。”小柔招呼道。

  小伙子似乎为了避嫌,只是把门虚掩上。他说:“不麻烦了,有几句话,说完我就走。”

  小柔给他倒了杯热水,小伙子啜了两口,用杯子暖着手。小柔找出几件男人的衣服,让小伙子换上,小伙子死活不肯。再三的劝说下,才勉强坐在一张圆凳上。

  “你认识他?你是跟他学车的?”

  “嗯。也是也不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告诉我关于他的一切。”小柔为他的扭捏感到无奈。

  “这事,说起来有些蹊跷。死者为大,我呀,也是不得不来。”小柔点头,鼓励他说下去。

  “你相信有鬼神吗?”小伙子问道。

  “没有吧,嗯,应该没有。”

  “我相信有。我们能出现,地狱为什么不能出现?不都同样奇妙吗?如果你不信,也没事,就当我说的是鬼话,你就当个故事听。”

  “嗯,说。”小柔的倾听欲望被他勾起。

  丁乐定了定神,说起了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说起那辆诡异的训练车。说起神龙见首不见尾,四处混日子,死后却为债务未还清耿耿于怀的陈斌;说起生前未能好好陪伴女儿,生日的时候不能兑现自己诺言的妈妈;说起那个一直不肯原谅生父的抛妻弃子,而在生父临终时却想去看一眼的年轻人;说起老实忠直,对妻子无限爱恋百般不舍,想再抱一抱妻子的高教练;说起瞬间被撞成飞灰的出租车。

  “这件事很蹊跷,我就找到校方,调出他们的资料,没想到都是真的。我就挨个去拜访,试着完成他们的遗愿。看来我做得并不好,很多事都让我搞砸了!”丁乐苦笑道。

  “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做。我能感受到高教练确实非常非常的爱你。或许,过好我们的生活是对逝者最大的安慰吧。”

  小柔什么话也没说,眼泪无声无息地流着。面对梨花带雨的小柔,丁乐不知如何安慰,不知所措地站起来,转身要走。

  他被某种感情攫取着,心和娇小玲珑的眼前人一样忧愁。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哑着嗓子问:“我,可以替他抱一下你吗?”

  这句话出口,场面变得异常尴尬。丁乐羞愧难当,恨不能逃进母亲的子宫里。小柔抽泣着,沉浸在一个人的感伤里。

  就在他刚要拉门的一刹那,突然一股凉风打来,让他浑身打了个激灵。丁乐感觉身体里有异样的压迫感,对肉体的把控和对周围事物的感觉都在扭曲变异,好似肉体又挤进一个人。

  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巴在翕动,而这声音根本不属于自己。

  “小柔,不愿跟哥哥做坏事了吗?”

  小柔浑身一抖,愣了也就两秒,立马给了丁乐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拥抱前胸贴着前胸,心贴着心,结结实实,不带一丝的迟疑和不快。就是这个拥抱胜却世间所有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丁乐浑身一抖,压迫感消失,他又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而小柔在他肩头哭泣着,久久不愿放开。

  就在此时,从门外跳进一个人。把一把尖刀从丁乐的肋下深深地送进去,只没至刀柄。丁乐大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小柔吓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方晓一脸鲜血,咬着牙齿问道:“他就是你不答应我的原因!”

  小柔噤若寒蝉,看见鲜血不断地喷薄而出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把双手压在伤口,鲜血从她纤嫩的指缝里滋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小柔手足无措,不停唤丁乐的名字。

  方晓尖着嗓子,用让人颤栗的声音说:“慌什么?!你不用管,让我用命抵!”言罢调转刀头,用力刺进自己的咽喉。

  钻心蚀骨的疼痛过后,丁乐感觉一切都飘飘然起来,眼前的物事好似隔着一层纱。他感觉好像被人从高塔上抛下,不断跌落,不停下沉,他突然意识到下沉的尽头就是死亡。他没有悲伤,也不感觉恐惧,“我”的意识也在不断的消减。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停止在一片无边的黑暗里。俄而,他看见一缕若有似无的亮光。他向那片光亮走去,四周突然起了凛冽的风,两旁的树木和脚下的大路逐渐隐约可辨。

  发出亮光的是一辆教练车,他站在车旁朝里面望。这时高教练把脑袋伸出车窗,自来熟地说:“来了伙计,快上车,就等你了!”

  丁乐拉开车门,看见再熟悉不过的几个人。他们面带善意的微笑,向他颔首致意,丁乐一一微笑还礼。这辆不可名状的教练车从此在这无始无终的黑暗里茫然前行,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好似一个闭合的环。等无量的时间过后,这个环终将被打破,而之后,这车这人又将以什么形态出现。当然,如果还存在时间的话。



发表于 2019-3-18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一下细品!
发表于 2019-3-18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着力于人物内心深处的刻画,使得文本的内质凸显出来。
个把地方表达需要加强,比如“恨不能逃进母亲的子宫里”,需要斟酌一下。表达的准确到位能让文本更好地进入读者阅读预期中。
发表于 2019-3-18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很亮。有了故事的基本吸引力。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9-3-18 10:13
提读一下细品!

还是版主给力,打破零回复。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9-3-18 10:26
着力于人物内心深处的刻画,使得文本的内质凸显出来。
个把地方表达需要加强,比如“恨不能逃进母亲的子宫 ...

问好夏老师,多谢指点。
发表于 2019-3-20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段描写的激情四射,情节文字有磁力也有魔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5-27 05:11 , Processed in 0.02814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