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42|回复: 30

[原创] 解将花片入书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4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解将花片入书窗

——读沈胜衣的《花房书木》


  一直对植物感兴趣,自然也关注很多类似的文章,偶然在一个论坛读到了沈胜衣的一些关于植物的小品文,千字左右,甚喜,一喜作者名字——沈胜衣,让人想起白衣胜雪,干净、简素;二喜文字内容,温润妥帖,有着植物一样的安静与清新。于是下单,可惜这本2010年首次出版的书总是缺货,一直等,耐心地等,终于在2016年3月等到了,硬皮,天青色封面,少见的32开本,小小的,秀气的,它成了我的枕边书,没事就翻看,“小阁幽窗,是处都香了”。

  读过这本书才知道,书名为《花房书木》,作者本人却是对花木不费心打理的,尽随天然,纸上谈兵,暗笑,和我确有一拼。书中多半是徜徉于槛内与槛外的有关花木的随笔,惜花爱花之心藏在字里行间,看似个人化情绪的释放,实则“春雨如丝,绣出花枝红袅”,小字绣口,如明清的小品文,很能引起我的共鸣。他说:“对植物的爱,不仅是出于唯美,还因为钟情它们千姿百态、无言生长的本质”,是的,静默如处子的植物,总是让人迷恋。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有些美注定消逝得十分迅捷,在没隐没前,注视这段美,必是神赐的。而这些字,也必是倾心之语。

  书中很多篇幅说到大学时代,说到那时印象深刻的植物,回到从前是惬意的,那时的青春张扬,那时的少年情怀,多少都和花有关。

  作者写校园教学楼旁的紫荆花,伴随着成长的花木,以及内心的丝丝情愫,敏感而多情,拂了一身还满,像极了自己这一阶段的心情。这些天,寄居在这个校区,陌生而彷徨,可仅凭这些白玉兰,就可以翻越千山万水,与我的心准确相认。它们开得盛大而饱满,仿佛整个学校都被它们攻占了,成了春天最纯洁的信使,可玉兰花的花期就是两周多,之后,凋零纷落,孩子们把花瓣当垃圾,费心清扫着,晨光下,白衣白花,多像少年的自己,满怀心事,惆怅又无助。

  到处是被风吹落的硕大白花瓣,玉一样,随手捡拾几枚,夹到书页里,想以后的某年某月,再翻到,已是汁液模糊了字迹,就像一首美丽的情诗,钤记了一时心情,真像余光中所写的:“楼怕高,书怕旧,旧书最怕有书签”了。

  看到《冬天里的落叶树》,笑了,心想,他一定会写到吉辛的《四季随笔》,关于冬季,我觉得写得最美的就是这个英国作家了。果然,他引用了两句“不着叶衣的树形有一种稀有的美”“若是偶然雪或霜使它们的枝条变成银色,对着朴素的天空,它便变成了永不令人厌倦的奇迹”。作者对冬天的树木有一种偏爱,“那些光洁的枝条,交错多姿,就像木刻,有一种铅华尽洗的简洁”。

  生在北方,对冬天的落叶树没有太多的感知,太寻常了,经作者一写,再想想,有美萦绕,光秃秃的树干,像矍铄的老人,整齐的衣装,硬朗干练,每一枝条都是年轮的写真,每一帧都是岁月的馈赠。

  《杜鹃花下曾读诗》也是喜欢的一篇,因为曾写过一篇毕业演讲稿叫《梧桐树下曾读书》,和作者有相似的感叹。喜欢一篇文字,定是有打动自己的地方,或文字本身的朴素,或表达的情感的相通,他说:“生活是这样的美,又是这样残缺,这样的流逝不居,这样的天意与人情各行其道,”这几个字在这本书里是极其罕见的,作者很少发这样直白的慨叹,即使有万千思绪,也大多隐含在字里,不露痕迹,又能让读者循着脉络,一一落实。我喜欢这样的表达,给读者以空间,相信读者的鉴赏力,于无声处见真情。

  作者对杜鹃花的喜欢是真挚的,也让我想起自己的杜鹃花,断断续续养过几盆,第一盆是学校的招待用花,也没精心侍弄,想起来浇浇水,想不起来,十天半月不理它,它却准时开了好几年,比过去养的任何一盆花都开得好,开得长。后来,家里也买了两盆,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只是过年繁茂地开了一个月,之后就陨落了,再以后,就不养了,我觉得自己养花,就相当于谋杀,与其伤害,不如放弃。

  以前不知道杜鹃花又叫映山红,但知道映山红比知道杜鹃花早好多年,小时候看电影《闪闪的红星》,里面的插曲就唱的是映山红,盼望红军来,岭上开满杜鹃花。杜鹃花有个俗名,叫达子花,口语化,像是少数民族语言的译音。

  读书才知道,有一种花和茉莉花相似,叫素馨,它们同属木犀科,都是夏天开白色香花,区别很小,作者说,只是茉莉花瓣与叶子较圆,素馨略尖。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他说叶灵凤写过一篇《香港只知有茉莉,今日何人识素馨》,说广东人从前重素馨而贱茉莉,茉莉粤语谐音是“没利”,被生意人嫌弃,现在则只见茉莉不见素馨了,其实,它们是很难区分的,我至今不知道,我过去养的是茉莉还是素馨。

  有意思的是,书中记载南宋宫廷避暑有一个方法,“置茉莉、素馨……等南花数百盆于广庭,鼓以风轮,清芬满殿”,让人不禁遐想,盛夏时,庭院里坐满乘凉的贵族,而暑气溅起的是一拨又一拨的清香,这样的夏天也是花香怡人的。普里什文将茉莉称为夜美人,说“有一些花会勾起动物的情欲”,有如风流的情人,它“散发的是伤风败俗的香味”,显然,这位俄罗斯的伟大作家对茉莉有偏见,俗世的男欢女爱嫁祸于花朵,不敢苟同。

  牵牛花是这本书写的花之一,它在日本叫朝颜,很形象,邓云乡说,文言文中的“娟娟”一词,用来形容牵牛花最好,作者认为,扬之水的“薄寒中清清淡淡的一点暖色,已是风致嫣然了”风致嫣然才是牵牛花的最佳形容词。最奇妙的是齐白石的题画句,在一幅牵牛花上,题“用汝牵牛鹊桥过,那时双鬓却无霜”, 虽有怆然之感,却是妙句无疑!

  书的最后是二十四节气之花心札记,这部分写得随意自然,喜欢“在广大的悲感上,开出小小的欢愉”的清明时节的描写,白色的车落一大朵红棉,仿佛树木对人的问候,仿佛天公分给的新火,清明节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情,和那句古诗“多谢东风相管顾,解将花片入书窗”异曲同工。诗人苇岸在《大地的事情》这本书中,也写过二十四节气,并在每一个节气里,在一处大地拍照配图,四季轮回尽在其中。

  沈胜衣是60后,一介书生,机关工作,专栏作家。他读书多得惊人,特别是读了很多古代植物书,引经据典,信手拈来,让人为之叹服。

  张爱玲说:“多一点枝枝节节,就多开一点花”,沈胜衣的书枝枝蔓蔓多,开了无数花,简直是一座盛满花香的圣殿。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4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坐立红同学家的沙发,待俺学习一把。
发表于 2019-4-14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立红同学这花写了一茬又一茬。

这篇写的更好,不是内容胜出,而且结构更加圆润,

脉络清晰,字句如珠,行云流水般的散开。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4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书话,最难是结构的把控。

既要不啰嗦,还得有一定详实度,也就是大小兼顾,缺一不可。

文中引用了吉辛,普里什文,邓云乡,扬之水,张爱玲等,疏朗穿插,真是下功夫了。
花言似锦,淡芳宜人。真是好字。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4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有一位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也叫沈胜衣,好像还被拍过电影。

女士写花,很沾便宜。:)

邓云乡,已经预备想看他的文字呢,因为也有周氏风韵。
发表于 2019-4-15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立红这篇字的好处,山笛已经说得很到位。
说说闲事。女人爱花,似是天然,可不知为何,和立红一样,简直是花之杀手。花就只能靠买了。
于写植物的书,很是喜欢,也佩服那些能将植物娓娓道来的人。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5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牵牛花,有个小故事。
桐小时候,我带他去公园,看到了牵牛花,花瓣上还带着露水,娇艳欲滴。正要给儿子科普。旁边出现了一对母女,小女孩嘴快:”快看,妈妈,吹牛花!“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5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笑岔了,认识沈胜衣大侠,是唐基明导演的武侠电视剧,饶有兴趣开始在立红老师大作里面追剧,呵呵,大侠变了书生,证明俺不爱读书,是孔乙己之辈,

    幸得立红老师文字优美,絮絮道来,未曾读书胜似读书,呵呵,不“书”出行,点赞叫好!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5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苇岸在《大地的事情》,因作者的英年早逝,被关注的多一些。沈胜衣的《花房书木》,对于喜欢自然之人,也会看重。两本书都买来读了,但没有写过感想。想到德富芦花,立红一定也爱读他。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6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写植物的书和文,我一直是短板,立红的文章给我补课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4-16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水 发表于 2019-4-15 23:00
苇岸在《大地的事情》,因作者的英年早逝,被关注的多一些。沈胜衣的《花房书木》,对于喜欢自然之人,也会 ...

苇岸这本书我读过。记得他写过有关诗人的一章,当时蛮受震动,如今忘得差不多了。
发表于 2019-4-16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立红此篇第一次读到写植物的书籍,立红由书本上的植物写到现实中喜欢的那些花花草草,花言絮语,娓娓道来,很有层次。知道立红是喜花爱花之人,很佩服立红对植物描述的如此仔细,赞一个!
发表于 2019-4-17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此文,有一睹沈文的冲动,红姐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笛 发表于 2019-4-14 21:36
第一次坐立红同学家的沙发,待俺学习一把。

谢谢山笛同学来做客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笛 发表于 2019-4-14 21:46
立红同学这花写了一茬又一茬。

这篇写的更好,不是内容胜出,而且结构更加圆润,

谢谢山笛鼓励!写书画不太会写,就是随想随写,写点体会而已,没有山笛说得那么好,惭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6-18 05:24 , Processed in 0.03718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