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27|回复: 8

[原创] 红楼中人——冷艳之梅(妙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4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芦汀宿雁 于 2019-5-14 17:55 编辑

妙玉.jpg





  红迷视界中,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妙玉”。
  妙玉,金陵第六钗,清居栊翠庵,虽命运多舛,却心无邪,活成一株灼灼清艳的冬梅,绽放在红楼一梦中。

  一、心无邪,芳情只自遣
  她(妙玉)因为人孤僻,不合时宜,权势不容。
  岫烟之言,道出了妙玉出家,乃为情势所迫,而非本心。
  第十八回《林黛玉误剪绣香囊贾元春归省庆元宵》。
  二玉公案(黛玉误会宝玉将自己做的香袋赏人而赌气铰了香袋),和好同往王夫人房中来了。
  为备贾妃归省之用,荣宁府大兴土木,苏州采买十二个戏子与二十个小尼姑。贾蓉等回了王夫人,又有林之孝家的来回:
  “采访聘买一应妥当……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文墨也极通,模样儿又极好。”
  “他既是官宦小姐,自然骄傲些,就下个帖子请他何妨。”王夫人一心向佛,乃命书启相公写请帖,又遣人备车轿去接。
  出身名门的她,和师父同避“长安”,先栖身牟尼院,后“礼聘”入园。
  自此,一颗青春女儿心,囚于栊翠庵内,日日对古佛,夜夜伴青灯,耳濡着牧歌式的佛号,目染着木鱼击岁月的日子,正式成为省亲别墅中一脉“女清客”。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中秋佳节,人间分饼剖瓜,共赏明月清风。
  贾母雅兴正浓,因命人将十番上女孩子传来。“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贾母)又道:“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的吹起来就够了。”
  “那壁厢桂花树下呜呜咽咽,悠悠扬扬吹出笛声来”!
  清池皓月,尘世欢趣,妙玉走下蒲团,独步出庵。
  赏月,闻笛,联诗……
  寒塘渡鹤影(湘云),冷月葬诗魂(黛玉)——
  黛湘之诗,哀音袅袅,清雅婉曲……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妙王急出联句,翻新作引,追忆昔年尊荣,自纾并解述“像孀妇一样”的愁思、闷气,却止不住贾府宴席的离散、气数将尽的丧音。
  一腔芳情和恨心,恋恋于“人的生活”的内心独白,显化于脱口续诗中。
  蟠香寺,妙玉俗家家庙,妙玉“带发”修行、疗病养晦之所,也曾是岫烟租赁之地。两人为邻十年,不但是贫贱之交,而且有半师之分。
  岫烟知书达理,点拨宝玉以“槛内人”具答“槛外人”妙玉拜帖。【她若用“畸零人”,你可回“尘内人”,她便欢喜了。】
  岫烟荆钗布裙,却也口角锋芒,直批妙玉为人,一句“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就算不上闺密好友。
  吃体己茶的美好中,妙玉揶揄黛玉。
  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
  雅而可人的黛玉知她: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过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
  大观园儿女吟诗咏梅,以“红梅”借喻,且命宝玉访乞红梅。
  李纨命人好好跟着,黛玉忙拦说:“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第四十九回)
  目下无尘的黛玉懂她:既不拈酸吃醋,又不恼不怒,为二人腾出独处空间,和宝钗结伴知趣而退。
  宝玉陪妙玉回庵,二人走至潇湘馆,坐在山子石上听琴。
  君弦太高了,音韵只是太过。妙玉深谙琴韵,甚觉音调清切,又说琴弦断,推演出黛玉“恐不能持久。”她呀然失色,转身而去。(第八十七回)
  一样的钟灵毓秀,一样的孤傲高洁,妙玉与黛玉,两人相惜、相知,却难抵心灵之岸。
  妙玉"天生成孤僻人皆罕"(第五回),惜春"天生成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僻性"(第七十四回),两人谈佛,论道,下棋,性相近,也过从甚密,也实非莫逆之交。
  纯真无伪,二八年华的女子啊!
  大家闺秀的她,缁衣素食,身陷茫茫佛海,生命知己何处觅?虽和黛玉、宝钗、惜春、岫烟诸人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却不能并融大观园女儿国生活。故,她的内心深处,渴望友情,而真正青眼相与的对象唯有宝玉——风流温存,善解人意,才品相当的护花使者,寻春问腊的“古今第一淫人”。
  妙玉是一位深情注视人间的离尘仙子。
  一群红楼女儿,踏春赏色,吟诗作赋,自由放飞。
  芦雪庵里,以梅花为吟咏对象,割腥啖膻,抢作诗词;饯花会上,红飞翠舞,或用花柳编织,或用绫罗叠系,系在每一棵树头每一枝花上,祭饯花神;红香圃内,集齐雅座,射覆划拳,玉动珠摇……欢宴场上,哪里有妙玉倩影?
  一“槛”之隔,生命走向竟有如此天壤之别。
  妙玉何在?她离群索居,诵经礼佛,苦伴青灯,却又隐约在场。
  但,身许佛门的她,纵有幽微心意,不能堂而皇之地示好,不能逾越雷池,做不得“槛内人”的知心爱人。

  二、花人互喻、心花互释的人文内涵
  红楼花人互喻,心花互释,形神兼备。
  一人复指多花,一花也同属多人,也有性情相反却共享一花者,曹公创构的花之象喻,是自由女性意识的投影和高雅人格的外化。
  黛玉建桃花社,作《桃花行》,是桃花的代言人;芙蓉哀诔,诔晴雯,亦诔黛玉。晴为黛影,海棠是晴雯的化身,海棠也喻指黛玉。红楼中,桃花还暗喻袭人,海棠花也复指湘云。梅花,同喻的是妙玉与宝琴。
  第四十九回,宝琴出场,她介绍真真国女儿诗,一口气做了十首怀古诗谜,诗咏《红梅花》……早年随父游走,才情不让薛林,风雅无人可敌,超凡绝尘。
  一个冬日,穿着凫裘站在白雪皑皑的山坡上,后面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花。
  一幅飞扬艳逸的雪景,惊艳了众人,堪比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双艳画”。
  宝琴,是概写梅骨,而妙玉才是曹公爱梅之具化。
  第五十回,当他(宝玉)转过山脚,一阵寒香忽然扑鼻而来。回头仰望,漫天飞雪中,只见有十几株梅花,红如胭脂,灿如云霞,一齐开得沉默绚烂。
  “恰是妙玉门前栊翠庵里”的梅花在开放。
  雪落无声,暗香浮动……
  二次去栊翠庵乞梅。妙玉让他站在阶上等着,拣了一枝开得正旺的梅花,折下来递给宝玉说:“上次喝茶是你托她们的福,这次赏梅是大家托你的福。”
  妙玉真身未露,既慨允宝玉把槛外梅枝带回人间,又派送大观园主子姑娘每人一支红梅。
  宝玉踏雪《访妙玉乞红梅》又是一例: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挑红雪”,“割紫云”,比喻新奇,处处流露宝玉的赞赏有加;“蓬莱”“入世”、“离尘”,“沾佛院苔”,折射出妙玉的清尼身份与冷性洁情。
  一支二尺来高、旁支横出五六尺长“孤削如笔,香欺兰蕙”的梅花,
  不染纤尘,傲雪独芳,是栊翠庵之梅魂;自恃节操,孤独自爱,是栊翠庵主妙玉。见梅之形,赋人之神,不正是妙玉清白高冷的人格自证。
  宝玉对妙玉,敬重多于爱悦,悲悯多于心动。
  栊翠庵品茶时,妙玉行止“出格”:先用(自己常日吃茶的)
  绿玉斗斟与宝玉,后执壶向海内(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大海)斟了一杯……
  偏又正色道:“你这遭吃的茶是托他两个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
  讽宝玉“不懂品茶”,刺宝玉牛饮,还口不饶人,甚而她见了宝玉便会"不由得脸上一红"。
  身为女尼,那芳心一点的“远嫌”,恰恰印证了她近宝玉之心,不单是佛门之缘,还有熟不拘礼的知己之谊,也有小女儿心无邪的恋慕之情。
  宝玉是何等通透之人,顾左右而言他。
  “他留神看他是怎么行事。”
  宝玉回答道:“我深知道的,所以我也不领你的情,单谢她们便是了。”
  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
  识趣者,宝玉也。知妙玉者,非宝黛也。
  吃体己茶时,他蹭到了雪梅茶吃,又讨了成窑五彩小盖钟转送刘姥姥,还吩咐小幺儿打水洗地。
  四时即事诗中,“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即时烹”一句,宝玉对妙玉用“梅花雪”烹茶,果是情有独钟。
  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宝玉生日,她巴巴地送了粉笺拜帖:“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
  一张粉笺,宝玉如获至宝,“直跳了起来”。
  经邢岫烟指点,他以“槛内人”应答妙玉“槛外人”拜帖,敬重有嘉,俱自欢喜。
  敬茶,赠梅,飞帖拜寿……诸种闺阁女儿行状,于真情流通中,偶闪生活的热望与生命的火花,燃成一朵红梅,经霜傲雪,清寒绝艳。
  火红的梅,是大观园的盛景,是青春的色彩,更是女儿的心事。
  这种发乎意、止乎礼的性灵之恋,却被被红迷过度解读,或矫情,或“玩暧昧”,甚而责为陈妙常与潘必正的“思凡戏”,不单亵渎了二玉的心无邪,也曲解了曹公美意。

  三、才华阜比仙
  “花因喜洁难寻偶”,除了孤洁的自我背景,妙玉喜读庄子,向往精神自由,有绝艺傍身。
  八十回红楼,妙玉虽着墨少,正面出场两次,但立体多面的个性却跃然纸上。
  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用雪作回目,是“妙玉正传”。
  本回中,贾母带刘姥姥游幸大观园,移步拢翠庵。
  栊翠庵品茶,妙玉首次登场,就展示了周到的礼数,精湛的茶艺。
  妙玉(用旧年蠲的雨水)烹(老君眉)茶,(以成窑的五彩小盖钟)亲捧贾母。
  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道:“这是老君眉。”贾母接了,又问什么水。妙玉笑道:“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便吃了半盏。
  亲手烹制老君眉茶,投贾母所好,不卑不亢,礼数周全,被众姐妹称之大雅。
  虚应待客用的是官司窑脱胎填白盖碗,礼应众人后,她拉了钗黛去喝体己茶,宝玉也凑趣跟了进去。
  烹茶之水,极为讲究。贾母等人用的是“旧年蠲的雨水”;宝黛们用的是:梅花雪亲烹的茶。
  妙玉冷笑道:“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
  待客茶具,极为珍稀。贾母用的是海棠花样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了一个成窖五彩小盖钟,宝钗用的是晋玉恺珍玩的“分瓜瓟斝(bān pao jiǎ)”,黛玉用的是“杏犀盉”,宝玉用的是绿玉斗和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大盏……只怕怡红院、贾府也未必拿得出几件?此等古玩奇珍,逗露妙玉显赫家世,也不输贾府。
  水为茶之母,器为茶之父。妙玉对茶、器、水、人、境等要素美的观照,确然是一个道艺双修的高级茶艺师。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凸碧堂,中秋夜宴,寂然而坐。
  凹晶馆联诗,更残漏涸,语寂焰昏。湘云吟“寒塘渡鹤影”,黛玉对“冷月葬花魂”,妙玉说:“好诗,好诗,果然太悲凉了。”她适时现身,止住谶语,又邀二人同往拢翠庵。
  妙玉笑道:“也不敢妄加评赞。只是这才有了二十二韵。我意思想着你二位警句已出,再若续时,恐后力不加。我竟要续貂,又恐有玷。”
  妙玉续作十三韵,收结全诗,递与他二人道:“休要见笑。依我必须如此,方翻转过来,虽前头有凄楚之句,亦无甚碍了。”
  妙玉当前,自恃诗才的黛玉,也谦下自持:“我也不敢唐突请教,这还可以见教否?若不堪时,便就烧了;若或可政,即请改正改正。”
  喝茶,录诗,“续貂”,妙收悲音,一收悲凉之音,翻转颓败之意,才学不让黛湘,一枚红楼诗仙。
  她还精通园艺,手艺不输园丁婆子。
  贾母一进小院,就首赞妙玉:“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
  妙玉打理的栊翠庵,花木郁葱,冬梅红艳,宛若蓬莱仙境。
  她居玄墓燔香寺(江苏吴县),梅花绽放之际,弥望如雪,有“香雪梅”之称。
  罗曼·罗兰说:“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妙玉对人生尚不绝望,还想做人,这是应当出自内心的”,红迷刘操南所言确然如是。
  妙玉历经冷暖,如梅吐香,明目清心,侍花弄草,品茶题诗,与自己静气相处,把日子过成了一枝冷艳的梅,热烈又寂寞。

  四、人生“慈航”何处是
  妙玉本是有佛性的人。她推崇庄子思想,独独青睐一句宋诗“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妙玉生活优裕,她有两个嬷嬷一个丫头服侍,不必像马道婆其他姑子要化缘捞钱,仰人鼻息。
  妙玉说:"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捡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
  在妙玉心里,她自视是闺阁小姐,从未将自己视为出家人。
  庚辰本眉批:“妙玉世外人也,故笔笔带写,妙极妥极!畸笏。”
  “世外人”,畸笏一家之评罢了。
  实质上,妙玉的仙气中,始终裹着一缕或浓或淡的烟火气。
  奉茶,接待,妙玉也有“过洁世同嫌”的洁癖:
  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
  “……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你,快拿了去罢。”
  刘姥姥用的杯子,弃之不要。“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否则“砸碎了也不能给她”。宁可砸碎了、也不施人的爱洁成癖,到了荒谬的地步。
  贾母等人离开时,她“也不甚留,送出山门,回身便把门闭了”。
  妙玉笑道:抬了水只搁在山门外头墙根下,别进门来。
  荣国府人站过的地,要用水清洗……
  茶艺过人,却执念于器物的高洁,与佛教文化里的高雅洁净,差之千里。
  了了分明,却待人有分别心,与“是法平等,无有高下”的佛理,背道而驰。
  前八十回,妙玉教过岫烟识字,请过钗黛喝茶,送过大观园诸人红梅,为黛湘抄诗、续诗,还因宝玉的恳求而转送了刘姥姥一只成窑杯……
  她时而温谦,时而失礼,貌似“出世”,却又抗拒佛心的皈依,刻意避世。时而置身化外,冷眼旁观,时而又掺和俗人尘事,沾染尘埃。
  宝玉丢失通灵宝玉,妙玉口里责备岫烟,出手为宝玉扶乩。(第九十四回)
  贾母病了,妙玉主动来请安。(第一百零九回)
  妙玉与惜春相约下棋,招遇闹贼。(第一百一十一回)
  念兹在兹,带发修行,但,妙玉所热往的,是“人的生活”,而不是空门禅尼。是禅关与礼教——两道千年不坏的“铁门槛”,和尘寰“定数”把她逼上了遁世不能,又非遁不可的两难绝路。
  她以槛外人自诩,遗世独立,却眼里揉不下沙子,连一点点世俗的东西,她都不能见容,通通要排涤出去,眼不见为净。
  超尘绝俗的表象之下,有不假辞色的好恶,也有对权门贵族的迎合和世俗之人的不屑,是她矛盾心性的外化与异化,应了《红楼梦曲·世难容》。
  不僧不俗,似尼似道,放诞诡僻……自幼相识的邢岫烟尚且如此评价,俗众又会怎么置喙?
  “大菩萨”李纨厌恶妙玉为人,不理她。
  妙玉这个东西是最讨人嫌的。猥琐如贾府三少贾环说,他一日家捏酸。见了宝玉就眉开眼笑了。我若见了他,他从不拿正眼瞧我一瞧。真要是他,我才趁愿呢。
  一群下人更是落井下石,口出秽语。
  后世“厌妙玉为人”者亦不在少数。有的妒她清高,有的嫌她过洁,有的骂她尖酸,还有的说她“六根不净、凡心未泯”……
  一代大家林语堂憎评:身为出家人却情思深种,是“变态的色情狂”。
  真与幻的心深处,一旦尘心偶炽,纵是无邪,倒底流露出惯性的桀骜与分别心,落下了不洁不空的口实,也契合了“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的判词。
  宝玉尊崇女儿,向往自由,最是体贴人怀,容人,爱人。欣羡她,庇护她。
  刘姥姥一通酒屁臭气,熏了他一屋子,他也无所谓。
  鲁迅评《红楼梦》:“……颓运方至,变故渐多;宝玉在繁华丰厚中,且亦屡与“无常”觌面,先有可卿自经;秦钟夭逝;自又中父妾厌胜之术,几死;继以金钏投井;尤二姐吞金;而所爱之侍儿晴雯又被遣,随殁。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
  宝玉光头赤足,披大红猩猩毡斗篷,拜别父亲,随了一僧一道而去。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解脱最彻底的人是宝玉。佛缘牵连,非俗情可解。宝玉走了,妙玉风花雪月的梦,轰然而碎。
  师父真的精演“先天神数”吗?静居栊翠庵,结果如何?
  红楼曲子,就是十二钗的挽诗。
  第五回,妙玉判词《世难容》。从画谶看,她是“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从“判词”看,她是“终陷淖泥中”;从“曲子”看,她是“风尘肮脏违心愿”。
  曹公之初衷,或曰“结果”,信而有征吗?
  栊翠庵品茶,主客对答,疑似旧识;贾母病危,妙玉不请自来,探望病情。贾母出殡次日,妙玉不知所踪……
  妙玉与贾府,荣辱与共,必有隐缘。
  尼姑身份,就是护身符。
  当贾府败落时,作为佛门子弟,又有家私傍身,妙玉可以依凭度牒回归金陵。
  妙玉念经,因情欲翻滚而走火入魔,中了强盗的闷香被掳走,流落风尘,不甘受虐而身死。
  如此孤标傲世的一枚玉!真如高鹗续书,落得如此悲催结局?
  孤介如她,一腔青春的爱与火种,如何守住干净之身和磐石之心,涅槃再生,完成自我救赎,抵达佛境?
  不。“金玉质”的闺秀,会扶乩的她,执迷地要改写命程。
  她主动转赠度牒与惜春,告别庵堂,重返烟火人间,偷生而活。
  贵族小姐,苦行僧,下层女子……过人的才情与生活的诗意,总被世相的酷烈碾压。
  “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妙玉,虽非一个合格的禅修者,但她终究是,做了自己的主人,像一株冬梅,灼灼清艳,活出了万艳同悲中的至真。
  和曹公一样,我遥祝她:即使有违初心,余生也要安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转自网络。谢谢
发表于 2019-5-15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细心读书人,痴心究研幻中真。
妙卿有知当零涕,飞到芦汀寻真身。
 楼主| 发表于 2019-5-15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槐下客 发表于 2019-5-15 21:21
果然细心读书人,痴心究研幻中真。
妙卿有知当零涕,飞到芦汀寻真身。

谢谢槐下客,久不写字,有些生硬,容我有精力,会再修润。
发表于 2019-5-15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芦汀宿雁 发表于 2019-5-15 22:24
谢谢槐下客,久不写字,有些生硬,容我有精力,会再修润。

很喜欢您的文字,是真心在写作。
发表于 2019-5-21 0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新作计酬,是金子总会发光!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迎春 发表于 2019-5-21 06:15
祝贺新作计酬,是金子总会发光!

哈哈,谢谢高板肯定加精,还没来得及修改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槐下客 发表于 2019-5-15 23:45
很喜欢您的文字,是真心在写作。

也喜欢你的文字,特别钦羡你的写速,只是最近特忙,如得闲,定会用心拜读。
发表于 2019-5-21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芦汀宿雁 发表于 2019-5-21 09:06
也喜欢你的文字,特别钦羡你的写速,只是最近特忙,如得闲,定会用心拜读。

谢谢。我的写速可是慢到了极点的了。多谢夸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8-21 11:07 , Processed in 0.033421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