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51|回复: 40

[原创] 泥土把我埋在花园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房子 于 2019-6-5 13:44 编辑

                    泥土把我埋在花园里




       那些年,在许多地方跑来跑去,似乎跑丢了身上的东西,连一直清晰在头脑中的一处幻境,也不见了。

       那或许是博尔赫斯的交叉小径的花园,那些植物的样貌,像梵高的向日葵,而那一处泥土来自我的故乡。那像神一样存在着的地方呢?

       植物生长的田野,被内心画成火焰,被语言运载到身体细胞里,预言未来和命运。我遇见那些把文字写满书本的人,每一个飞翔的花朵里,都有他们的灵魂。

       草丛中飞起来的鸟,被赋予了内心的翅膀。当我安静地坐下来,生活在暗处捆绑过的绳索,被园中一束光剪断。那一刻,天空再次回复到以前的蔚蓝。而在天空之下,一条小路穿过阒寂无人之地,通往一处空空荡荡的小桥。天暗淡下来,我发现还是我一个人,那种空缺感浮出来。眼前的事物越真切,空洞就越大。究竟是什么离开了我?而地上空无一物,无处寻觅。

      桥下一河水,倒映着我沉思的影子。属于花园的语言,在泥土、水、阳光、植物的茎叶之上。我看见一个站在花园里的背影,抽离而去。我看见了过去,走过幻境花园的人,引导我看到飞翔之物。而每个物,都寄寓了从我头脑里冒出来的念头。那些人带着我的念头,走到更远的地方。

       在过去,一直不知如何开口说话,而我却觉得有那么多语言,被埋在虚幻的花园里,直到有一天,它们变成犁耙翻开我内心的土壤,一束束奇异的花生长起来。尘埃覆盖下的花,不染尘埃。我说出过的语言,催生了花园的繁盛。而现在,我要找到它们。

       我见证了树木长成,熟透的苹果芳香四溢,一群会说话的鸟,说出花园的秘密。某个时候,一阵黑色的风,旋起,一切全部消失。我对一场黑风的到来,无言以对。总有命运之手,藏在暗处。

       我依然是一个孩子。无处可去,走在回家的路上。母亲说我总不愿待在家里,说河水才是我的家。可那天,下河捉鱼回来,我兜里装着的扁形铁口哨没有了,一想到我再也发不出那种飞天的口哨声,我就慌了。返回到河水里,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垂头丧气地回到家。母亲说我丢了魂。

       我进城后多年,身后不断丢失东西:一把钥匙、一盒巧克力、一层台阶,或者一句话,成为往事里的下沉物。这些东西,变成了碎片样的虚幻时光,在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里,我试图重新回到它们中间。

      天空越来越沉静,无法描摹的声音不知从何处来,细微的,像人的喁喁私语。切近,又那么遥远。天渐渐暗了,细雨如丝,把人的心思引向一个接近花园的地方。恍然间,天空一丝亮光闪过,城市的高楼在远处。我忽然意识到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一个又一个的村庄,以空间的方式把我和一个神秘的花园隔断在别处。

       到了晚上,我睡在一张床上,觉得身下一堆稻草,或者一张苇箔,屋顶上结满蜘蛛网。醒来后,继续进入梦中。我想知道一个梦能告诉我什么。我也确切地知道,那个寻找花园的念头,总是把我带到乡村。

       我知道,乡村的那些场景和物象,布满了暗语。它暗示,那花园里有一条河,像一条玉带,它在我少年就是一条真实的小河。

     那时,我常常走出家门,头也不回地说:“我去河边了。”“去那儿干什么?”母亲追问,我没搭话。我心里装着的那条小河。

       我蹲着河边,看鱼游来游去,游着游着到杂草里去了。我等着它们出来。水是清澈的,小鱼鳞片在透明水里闪着光。我整个人隐于水里了。那一条美丽的鱼在喊我,像一个人推开一扇虚掩的门,让我进去。
  
    离家之后,我觉得离世界那么远,那些鱼就朝我游过来。我自言自语:“我会回来的,像少年挽起裤腿下到水里,小鱼围绕着我的小腿,轻轻地咬我,和我共度悠游时光。”

       若干年后,母亲说小河干枯了,鱼见不到了。我就想走走故地。那条北去的小路还是原来的样子,那儿的一粒泥土、一颗草,河水、庄稼,陪伴了一个少年的成长,而现在白杨树不见了,我听到过的树叶,说话的声响,也被带走了。

      我知道没有什么能改变它们的消失,但也没有什么能阻止它们来到夜晚的梦里。

       在梦里,它们像一块热土豆,捧在手里,那些事物就能起死回生。那土豆穿了一件暗花的衣服,白嫩的瓤露出,像一张静默微笑的脸。土豆的香味抚慰了我的饥饿,气息充溢到身体里。那天下午,我看见自己在灶屋里,吃土豆。狼吞虎咽。那味道真是好极了。

       你在想念村子了。这是他们说的。其实,我另有所想。在一个城市,发现花园不见之后,我丢失了被培育的梦。整个身体就是一座空城,而村庄像一面镜子,映着那一片比死还空旷的沉默。

       那年返乡,我摸黑回到村庄家院里。一个人倒在秋天清凉的高粱叶杆上,凉气入侵到身体里,头上的天空那么遥远。我抵抗不了肉身的疲惫,在那儿睡着了。那一刻的梦境里,我睡在一床温暖而松软的被子里,不愿意醒来。

       我站在一堵墙的这边,地面上几片梧桐树叶,从别处遗失到了这儿。这里的每一粒泥土,仿佛从身体凋落下来,让你觉得找到了失散的自己。在夜里,一粒粒泥土,变成一个城堡,把我安置在里面。

       我看见城堡里,是一处旧址。许多东西荒废在空间里。我将倾斜的桌子归回原位,一本书,一个相框里的照片,让时间停留在那时的某个时刻;我把墙角的花盆放上来,里面的海棠花,在我眼前,慢慢地,开花了。

                                                                                          2019年6月1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6-2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终于抢到了房子版主的沙发!请上酒!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9-6-2 12:07
问好!终于抢到了房子版主的沙发!请上酒!

哈,朋友来了有好酒。好久不见满仓朋友了。
还请多来发文。问好。
发表于 2019-6-3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平静的叙述,显示出灵魂的空灵和干净。拜读
发表于 2019-6-3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性的文字,充满了张力。文字的腔调不疾不徐,很为难得。学习了。
发表于 2019-6-3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LMC 于 2019-6-3 12:49 编辑
房子 发表于 2019-6-3 11:12
哈,朋友来了有好酒。好久不见满仓朋友了。
还请多来发文。问好。

问好,房子版主!
差不多,开始写作了!大约,两个月来,几乎没有写作文章。事情多,顾不上了。
多谢!祝好!
发表于 2019-6-3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时间停留在那时的某个时刻;我把墙角的花盆放上来,里面的海棠花,在我眼前,慢慢地,开花了。哈,花开了我看见了。
发表于 2019-6-3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有着记忆美好的文,文章有感情有爱的文。生活平淡却很温暖。心若阳光,到处有花香。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日荷风 发表于 2019-6-3 11:39
平静的叙述,显示出灵魂的空灵和干净。拜读

确实,空灵和干净,是两个好的词语。
多谢夏日荷风来读。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低眉 发表于 2019-6-3 12:27
诗性的文字,充满了张力。文字的腔调不疾不徐,很为难得。学习了。

谢谢低眉朋友的感觉。
多谢来读评,问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9-6-3 12:48
问好,房子版主!
差不多,开始写作了!大约,两个月来,几乎没有写作文章。事情多,顾不上了。
多谢! ...

人都难免遇到一些事情。必须面对的。
期待大作!
握手。

点评

是的!远握,朋友!  发表于 2019-6-3 15:09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叶叶 发表于 2019-6-3 14:02
让时间停留在那时的某个时刻;我把墙角的花盆放上来,里面的海棠花,在我眼前,慢慢地,开花了。哈,花开 ...

又见何叶叶,又见你来读文。
看见花开,即是一种祝福。多谢了。
发表于 2019-6-3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似乎有一种动感的味道。泥土一旦成为主动者,它都具有了生长的力量,而埋藏,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生长。房版的文字有魔法。待稍后细品。
发表于 2019-6-3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我们是孩子,梦醒,我们还是孩子,长皱了的孩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9-6-3 21:19
题目似乎有一种动感的味道。泥土一旦成为主动者,它都具有了生长的力量,而埋藏,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生长。 ...

问候川媚,多谢精深评述。
问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0-22 15:06 , Processed in 0.03187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