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23|回复: 36

[原创] 谁负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5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谁负谁


  一


  黑暗慢慢吞噬四楼宿舍的时候,老王扑棱一下子坐起,看见前面楼房有几处灯光从窗散出来,忙关了网页,揣起手机,穿鞋下地,出宿舍,顺着台阶下到一楼。一楼大厅已是灯火通明。老王赶紧走到门口按墙上的开关,门上外面的灯一下子射出贼亮的光,射不到的地方显得更阴更暗。同宿舍的猛子从后面车间推卷刚复合完的脚垫料,贴着老王,鬼魅一样推到院子里。老王随后跟出,寒风立时迎上来,忙低倾着头,缩着脖,小跑着问猛子“冷吗”?跑到院大铁门那,再按开关,大铁门上横梁下的灯就亮了。


  往回返时,猛子早没影了。老王心说:“马屁精猛子,浑身是力气,一个人经常干两个人的活,却活得那么屈膝。给他个高帽,就美得不行,累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老王走到门口,透过窗,看见老杨站在办公室里的监控前,又瞪着眼在睃谁偷懒呢。心里狠狠地骂了句:“婊子养的,这点小屁活,也攀老子!”


  去年来时,这个活是老杨的专职。老王见老杨光秃秃的头上没几根毛,一对金鱼眼镶嵌在凶巴巴的脸上,总好背着手,挺着大肚子:“你!瞅啥?就是你!麻溜推个小车来!哎哎,还有你,我说他,你别杵着!该搬的搬,该扛的扛,就像干自己家活一样。都快点,都快点!”过后一打听才知这个臭做饭的是老板的老叔。一下午就只遛遛狗,直到做晚饭时,顺便把门灯打开。


  老王没来之前,打扫卫生是老杨兼干,他侄儿心疼他,就贴广告招来了老王。老杨想打扫卫生,做一辈子饭,腻了,可他侄儿偏信不着外人。老王乍来,都是老杨指挥:“早上提前一个小时下来,先把办公室和大厅擦出来,等都上班,地就干了。”他见老王挺听话,就又命令:“出去倒垃圾,顺便把泔水桶捎上。”见老王依旧说“嗯”,接着命令:“你帮着那两个小女会计打包去!”“我腰疼。”老王说完就走了。老杨就恨在了心里。便大肆地宣扬老王九点多,就上了四楼,十二点开饭时下来;下午拿个抹布抹几下完事,一月二千五绝对给高了。老杨虽有点夸张,但老王的确用不到一上午,前后办公室,以及一二三四楼的各处,就全部打扫干净。下午擦擦办公桌以及楼梯扶手。这个工作,老王实在是喜欢得不得了,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看书写小说。


  晚上,猛子喝得有点高,趴在老王的耳朵告诉:“老板给大伙开会说要减员,特别提到了你,你可要注意啊。”老王果真担起心来,万一被裁掉,这腰间盘突出的小腰,也干不了重活呀!


  早上,老王紧锁着眉头扫院子,大铁门一响,老杨遛弯带遛狗回来了,早上通常不给做饭。咦,老杨咋栽栽歪歪像只瘸腿鸡?老杨本来两只脚尖就内扣,走路摇摇晃晃,进办公室抽了一根烟,然后再瘸拐地出来,进饭厅去擦地。老王随即跟进去:“老杨大哥,我帮你擦吧,等你腿好了,你再擦!”


  老王打小就心软,上学时,班里有个弱智,不仅丑陋,还大鼻涕浪淌,和高个子女生坐最后一排。女生讨厌他,就打骂。老王气不过,上前和女生讲理,却被女生抢白。老师知道了,就安排弱智和老王坐在第一排。后来毕业上班,弱智在楞厂打更。老王跟着装车,下班就捡块木头头驮着。出大门,弱智从没吆喝过,还同桌同桌地喊。


  过了一阵,老杨不瘸了,吃饭时,唬着脸对老王说:“墩布你好好涮涮,这屋必须墩干净!”老王瞪大惊愕的眼似乎在问:“你擦的时候难道比这干净?你看你擦的桌子,苍蝇落上面,都拔不动腿!”老杨眼睛上翻,顺手一指:“天黑的时候,你把大门灯打开。”


  老王不心甘不情愿地瞪着老杨,心里骂:“老杂毛,你就得寸进尺吧。”老杨咋也比狗灵敏,觉出不是味儿,挑战似地昂起了头。


  这活儿就这样转移到老王头上,快二年了,竟一点好没落。老杨经常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可他擦桌子抹布始终没洗过。莫一天不顺心,把掉桌子上的菜饭全擦地上,特别是粉条,被踩得粘糊糊的。老王只能在心里骂,也恨自己犯贱。


  二


  老王慢吞吞上了二楼,进了木脚垫车间,头皮酥酥发麻,地下又狗扯羊皮。这个车间是今年才正式上马,其中七八月份,天最热的时候,订单像雪片,八个员工天天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前不久,活才淡下来。


  左边的机器正在切割,黄色的激光嗤嗤地划过,淡蓝色的烟雾弥漫开来,让人禁不住想打喷嚏。老王耐着性子,一手拿笤帚,一手推撮子,从门口往里推扫。然后把独轮车用电梯推二楼来,碎木料直接装车,费包装纸鼓鼓囊囊塞两大袋。一起用电梯先运到楼下,把大袋子拽一边,推起独轮车,吱呀呀摸黑进入巷道。有啪的声,老王就停下,捡起滑掉的木条。约十分钟,走到垃圾站。


  站外垃圾已像山坡。这个镇就是垃圾多,多用汽车或三轮车倒。白天要倒进垃圾车内。看站的中年人头戴着矿灯,像小鸟寻食那样翻捡可回收的物品。


  老王轻咳了一声,中年人抬头,灯光射过来:“嗨,老王!快回家了吧?”老王顺势一掀独轮车:“这有个纸壳箱,里面有七八个啤酒瓶。”中年人绕过来,嘿嘿笑道:“回到家好好泡泡,然后逮着老婆,把憋得一年的劲儿,全使尽。”


  老王难掩喜悦,嘿嘿地反问:“你啥时候回?”


  中年人弯下腰,头上的光柱照在啤酒瓶上,边捡边说:“我有车,随时随地。”


  “忘了忘了。”老王呵呵笑起来。别看中年人看臭烘烘的垃圾站,工资不多,可哪天不捡两大三轮。两口子光看这个站,就培养出两个大学生。弟弟现在南京一个部门做老总,早瞧不上哥嫂了。这不,又刚给儿子在安徽铜陵花八十万连买楼带娶媳妇儿。这么多的钱,让打了快一辈子工的老王做梦也梦不到啊!


  老王叹了口气说:“要结账了,你说我应不应该要求老板给涨点?”


  中年人站起来,光柱在垃圾堆上扫来扫去:“过年你还打算来干,就别张嘴,要是给涨,也不用你开口。”


  老王也是这样想的。去年八月十五那天,老板曾说给按月薪,结账时却又否了。老王支支吾吾,老板也听明白了,但还是把一年累计放的十多天假给扣掉了。前一阵,老板又说今年活多了给补偿些,老王也不敢当真了。


  只听中年人又说:“像咱这样的,一不用技术,二不要文凭,是个人就能干。你一要,把老板惹毛喽,再把你给开了。”


  “也是,不过俺老板……”老王就把老板嫌他没舍得买卧铺,坐十八个小时的硬座,怎受得了,并再三再四地嘱咐,来时一定买卧铺。买就给报销,不买就不管。后来又当办公室的小职员们说了,都详细地讲诉一遍。


  “那你还不买?”


  “越是这样,咱越不能买啊,这不明显占便宜吗?”


  “你不占便宜,干嘛让涨工资?”


  “喂喂,两码事,票是人家施舍;工资是我应得的。”最后老王说:“我就怕不吱声,人家再拿我傻,过年继续给加活。”


  三


  老王回到四楼,去西面新餐厅坐等了十分钟,老杨才把饭菜放到窗口。自两个月前,餐厅搬上四楼,又被厂长安排提前二十分钟吃。早吃完,好下一楼替看着。八点下班,全上来吃。中午也是,忙得老王没多少时间写小说了。去年,他以弱智同桌为原型,写的小说《傻元》,竟上了纸媒。正常八点四十左右,老杨收拾完该下去替回老王。一段时间后,他偶尔下去晚,见老王也没敢抱怨,于是,蹬鼻子上脸,天天玩起了台球。九点半多,也不舍得撒手。


  白天,老板家亲戚朋友经常来,还有打兵乓球的。擦完的地很快就踩埋汰了。中间偏又是一大趟玻璃墙,特别前面六个窗玻璃,厂长让每天都擦一遍。老王恐高,想起老婆在家擦泔水桶,就用根木棍缠块毛巾。嘿嘿!不用探出身子是不用探出身子,自然擦得费劲儿。本来亮亮堂堂的大餐厅,老王一进去就头疼。特别再一看到老杨凶巴巴的脸,立马没了食欲。以往四个人一桌,馒头粥随便,想吃哪个拿哪个。现在粥啥时候端出来,老王就得等啥时候盛。滚烫的一锅,短短几分钟怎能喝到口?


  老王曾进厨房去盛,老杨就命他把粥端出去。隔天再进去端,老杨就撸撸着脸说:“这个屋,你尽量少进或别进。”


  老王讪讪地出来,这又抽哪份羊疯?如果不是你老杂毛故意磨掉十分钟,老子进你那破屋干个毛去?忽然想起,前一阵院里打井,又赶上小黄下崽子,因小黄是小狗,来的人都不在意,而小黄偏突下死口,光给人打预防针就花好几千块。


  老板特意嘱咐老王,院里生人多,早八点之前,必须锁好笼子;晚上临下班,再放出来。老王没理过小黄,早上端着水和狗粮一喊唤,却见小黄贼溜溜往车底下钻,直到快满月,小黄有时会跟着往笼子里跑。


  锁好,老王赶紧擦办公室的玻璃,老杨蓦地出现在窗口,立逼着老王去把小黄放出来,原因是没到八点。


  老王知道老杨不是人后,就一直无视他,便爱搭不理地说:“你爱放你就放去,万一咬了人,这一个月岂不白看?”


  早有大狼狗,也是下完崽子,让老王锁;老杨总说没事,擅自放出来,咬了人后,脸长长了。


  老杨瞪起眼睛喊,头还一梗一梗的:“天天把你圈笼子里试试?”


  “圈我干啥?我也没犯错误。它不咬人,能圈它吗?”


  “你赶紧去放出来,别让我说别的!”老杨再一次催逼。“你爱放你放,你没看我忙呢吗?放出来,就八点了,它一跑,我上哪撵去?”老王也生气了,你这哪是在看狗?


  “跑什么跑?再不去放,你就别干了,收拾收拾,赶紧走人。”


  “要走,我也得等杨军回来。”老王心里骂,你他妈一个臭做饭的,若换个地方,立马被人打死。没好气地丢下一句:“你经常喂它,它跟你好,它听你的话,你当然容易了!”


  “你怎么说话呢?你怎么说话呢!不会说学驴叫!”顿时,老杨的眼珠子要隔着玻璃飞过来。


  老王一脸的迷茫:“这有什么不对?难道人和狗不能做朋友?”


  “你妈的,你和狗做朋友去吧!说我跟狗‘好’?你爹才和狗‘好’!”老杨把“好”读得很重,意味一下子变了。这人怎么这样猥琐!老王敲着玻璃对老杨吼道:“你嘴巴擦干净点。也别往歪处想。要不你说我,说我跟小黄好,那有啥?真是服了你!算我口误好吧!”


  老板杨军回来特意找老王:“和我老叔嚷起来了?我跟老叔说,‘谁要故意骂咱,咱可得说道说道;不过,你也别瞎弄,老王本本分分,别给得罪跑了。’他说过后寻思,和你也没仇,你不可能骂他。”


  “是,杨总,我只说他常喂小黄,小黄就跟他好,听他话。”


  杨总顿时严肃起来,说:“老王以后说话可得注意,你这样说,我老叔当然不乐意了,连我听着也不顺耳。”


  老王怔怔地不说话了。


  四


  终于等到结账。


  这两天,老王一直心存忐忑,不但小说写不进去,连玩手机也没心思。张嘴要钱可是个大学问,弄不好,不但要不来,还挨顿狗屁刺。


  五点多,老板打电话来,老王赶紧去了办公室。老板笑眯眯地把记工表推过来,老王一查,累计放假十天,抬头说多一天。去年结账时,圣诞节放假两天,明明老王没歇,记工表上却是旷工。今年老王就长了个心眼,自己记工。因为很多时候,厂里放假,要留几个人。老王就跟杨总说,尽量别给放假,大老远从东北来,再说工资也不高,放两天假,就没钱了。杨总说行,只要留人,就有你一个。


  “少一天你都知道?”老板脸上的春天倏地隐了,一股子寒霜荡下来,把计算器一推说:“你算,算完给你打钱。”


  老王颤抖着手,不听使唤地啪啪按着键盘,先把天数累加一遍。老板说不对,再加一遍。正说着,老板的手机响了,有一个小两口,吵架吵得要不过了,当妈的管不了,催老板快点过去。


  老王长舒了一口气,因为那几个职员都在忙碌。


  第二天一早,老板鬼使神差地领老王去了房后办公室。房后肃静,只有一个新来不久的女会计。老王暗自高兴。坐下后,把昨天算好的递上去。老板叮叮当当刹那间就算完了,说:“你少算十多块钱,你也不差这十多块,就不给你了。”老王一想,后面那个三分自己没好意思加,三百多天,可不就十多块。老板递过账本,让签字。老王咬咬牙,嗫嚅着说:“杨总……”


  “直说,直说就行。”老板一直冷着脸。


  “你看……今年加的活,不是一般的多,能不能……”老王都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语音简直变成了抖音。


  “不能。”老板斩钉截铁一下子打断,“你愿干就干,不干我就另请个两千的。你知道不?老王,你这一张嘴要,让我有多反感!本来,看你没舍得买卧铺,我就想,我请人吃饭,少点两个好菜,或少请一顿……可你这么一要,我一分都不想给!”


  老王看老板语调一声高一声低的,心说都要签字了,也没看出来你要赏,先把工资领到手再说。忙不好意思地笑笑。


  老板瘦长的脖子托举着昂着的头,语速又快,嗓门又高,再加上主场的优势,更是霸气冲天:“你一天干多少活,我心里能没个数吗?其实我挺欣赏你,干净,这是第一;第二,不该说的,从不多言;第三,听话,也是员工必备的素质。老王让你自己说,咱车间有谁我没骂过?唯独对你,都没高过声。老高(车间主任)咋地?前一阵照样骂他。不来咋地,我这厂子缺谁都照样生产,谁也别想拿我。”


  “是杨总,都知道你脾气不好,可也都知道你心最好!”老王搓着手,手心全是汗。


  老板的高音降了下来:“我吵过去就拉倒。那个岁数大的老董,岁数大咋地,敢偷懒照样骂他。”


  “嗯嗯,杨总,你别生气了,我不要了。”


  “老王,就你不吱声,我也打算给你一千。”


  老王签完字,连声说不要了。


  老板从兜里掏出钱包,欼欼点了十张红票子,放在老王跟前。老王连忙推过去:“真不要了。”


  “你要是不要,过年就别来!”


  老王站在那,看不出杨总真实表情,听他这样说,就实打实地只好把钱又收回来,说:“那我就拿着,过年来,必须来。谢谢杨总。”


  “在我这好好干吧,等会打钱再压你一个月工资。”杨总脸又恢复了春天。


  “别介,家里刚买了楼,正缺钱呢。放心,杨总,我知道诚信二字的重要。”


  五


  老王第一时间打电话问老婆,钱收到吗,接着把经过一五一十学了一遍。老婆安慰说,目的也算达到了。


  老王说:“那个小会计,去年三千,还打包套包,今年啥都不用干,还涨到了四千。只是犯了点小错,被老板开了。”


  “人家小,可人家有学问啊。要么供姑娘上大学呢!有了学问,还愁钱吗?”


  听老婆这么说,老王心里平静了许多。


  一晃,年初六了,老王又踏上南下的列车,过道都站满了人,把老王长了草的心,堵得死死的。一想起老杨,就一点也不愿回那个厂子。他时不时地站起,让跟前站得久的,也坐一会儿。


  漫长的夜,在哈欠声中总算熬过去了,随着太阳一点一点地升起,车厢里也逐渐活跃起来。早餐车一趟趟费劲地驶过来,推过去,令过道上的人厌烦不已。


  年轻的依旧沉浸在手机里,哪怕是站着,太阳升多高跟他们没什么关系。年龄大些的,吃喝完,迎着阳光,眯着眼假寐。


  接近中午的时候,才知对面老大哥也是黑龙江的,而且还在老王的老家打过工,说现在天津一个自行车厂呢。由于年龄偏大,只能干一些杂活。干杂活是干杂活,不累,工资五千多呢,而且厂里吃得也好。


  老王只能羡慕。见老大哥问,就把自己的工作,也简单说了说。老大哥说:“少。太少。左右出来一年,能多挣一点是一点。要不跟我去看看?”


  老王说腰疼,干不了车间的磨叽活。一直挨着老王坐的女子放下手机说:“大哥,你去俺厂子干装卸吧,最沉的五十斤,我觉得就跟捡钱一样,有活就干,没活就呆着。听你唠半天了,我觉得正适合你。”


  “我有腰间盘,万一犯病呢?”


  女子上下打量老王:“看你挺精神,一天干不了几个小时。年前剩一个人干四十多天呢。就卸颗粒累点,一车二十吨,也没人催,司机要是着急,就伸手。再说从车上往下拽,码盘上就完事。”


  “是挺好,厂子在哪?”老王见女子说得真诚,心活了。


  “就在霸州,你下车正好跟我去看看?”老王这才想起,在哈尔滨一起上车放箱包时,问过。


  老王忽地又想起答应了老板杨军,一个声音说:“贸然废约,诚信哪能轻易地丢弃?”另一个声音说:“老杨凶巴巴那出,想想你能否承受得住?”


  老王闭上眼,先前那个声音又出来说:“杨军,作为一个大老板,生活上的点点滴滴,对你还是不错地。”另一个声音立刻出来争辩:“你再去可是天天面对老杨,他会像狗时刻咬你。”


  “嘿嘿,怎能和狗一般见识,任老杨瞎汪汪几声呗。”


  “可活比早多了。”


  “多就多点呗,也不是很累,权当锻炼身体了。下午还是有时间看书写小说的。再说都干两年了,换个新地方还得慢慢适应。”


  老王的良心终于占了上风,于是:“妹子,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我还得去俺厂子,俺老板等着我呢,不能负了人家。”


  “啥负不负?他能给你加薪还是能给你减活?俺单位一个月比你多挣一千多,过年还带薪休假,来回车票报销,你自己摆弄手指头算算!”


  “是,钱都喜欢,可咱不能让钱排第一。”


  当老王拉着拉杆箱走近熟悉的厂房时,又嗅到爆竹飘来的火药味,叹息一声:“又得在这憋屈一年了!”进了院子,看见老杨低着秃头嬉笑着看一个女的扫院子呢,心一下揪起来,难道是……


  老杨看见了老王,昂起头,眯起眼,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待老王走近,傲慢地扭过头,仍叽叽咕咕和女子嘻笑。小黄蹦跳着迎上来,尾巴欢快地摇啊摇。老王刚要进门,正赶上老板和厂长送三个新应聘的出来,忙点头互示一下意,躲站在旁边,静观动静。


  老板习惯性地比划着讲:“看见三楼库房没?马上就全腾出来装修,等新车间建好,工资指定还涨。有亲戚朋友就往咱这领,咱绝不亏待。”老王心说,你就吹吧,把人糊弄来,干一个月后,工资在你手里攥着,岂不又成了你菜板子上的肉!见送到院门口,折回来满面含笑压低嗓音说:“你看,老王,我老叔新招来个打扫卫生的,一个月才二千二!我总不能推吧……要么你上二楼车间,我给你安排个轻松的?”


  老王呆立了半天,缓过味儿来,毅然决然地拉起拉杆箱,走出院门去。后面传来“老王――老王――”的叫喊声。

评分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6-15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全太虚最写实的小说,基本上都出自作者手里,看来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非常不错!两个字,生活。
作者对小说的敬业精神,一直是非常佩服的,全篇叙述流畅,语言通顺,错别字基本上没有,让读者通篇看下来,毫不费力,很舒服。
大量的对话,逼真的场景描述,很有代入感,不生硬,不违和。
一个职场小人物的打工经历,城市务工者的真实生活写照,很亲民。
大赞!

点评

勤奋!  发表于 2019-6-15 11:22
发表于 2019-6-15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师兄悄不声的就发了文,我先占个位子

点评

二师兄,大师兄三师弟师父们都是哪些呢,哈哈……  发表于 2019-6-15 11:22
发表于 2019-6-15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弄了个恐龙蛋啊,咋还偷偷摸摸就来了呢
发表于 2019-6-15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我先占个座吧。清风好久不发文了。
发表于 2019-6-15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不能只有光鲜的外表,因为小说的本质是对人,对生活,对事物,对人的思考的一种反映。再美的文字终究敌不过时间,也许今天还是光怪陆离,明天可能就缥缈虚无了。唯有能够真切,深刻,自然 的反映生活的作品,才让人又亲切感,完成每个人自己的内心创作。这一篇恰恰就是这样,有狠真切地生活的底子,有很真切的生活的味道,看似琐屑,但所能反映东西却非常的清晰和不同。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19-6-15 08:42
全太虚最写实的小说,基本上都出自作者手里,看来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非常不错!两个字,生活。
作者 ...

非常高兴,能得到城城这么高的评价,甚至都有些受宠若惊了。给城城上一杯好茶。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香薰古琴 发表于 2019-6-15 09:01
这次弄了个恐龙蛋啊,咋还偷偷摸摸就来了呢

师姐,这个是唯一的存货,都写不出来了,实在跟不上师姐的脚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9-6-15 08:59
二师兄悄不声的就发了文,我先占个位子

不悄悄地,还想咋呀?事先放挂鞭?或是用广播喇叭吆喝一下?

点评

磨剪子嘞,呛菜刀……  发表于 2019-6-15 16:56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9-6-15 09:38
这么长,我先占个座吧。清风好久不发文了。

是呢,都抹不开见你们了,你们一篇接一篇的,俺没堕落,但就是写不出来,可咋整?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9-6-15 09:54
小说不能只有光鲜的外表,因为小说的本质是对人,对生活,对事物,对人的思考的一种反映。再美的文字终究敌 ...

谢谢野芒老师的高评,好茶来了。
发表于 2019-6-15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唷,这么久不见影儿,原来下恐龙蛋去了。厉害厉害!
发表于 2019-6-15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19-6-15 08:42
全太虚最写实的小说,基本上都出自作者手里,看来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风格,非常不错!两个字,生活。
作者 ...

同感。
该篇给人的感触十分鲜明。
发表于 2019-6-15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道的生活味儿,扎实的小说功底。读来受益。
发表于 2019-6-15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分支持老师美文,有空拜读佳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8-26 06:04 , Processed in 0.040408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