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60|回复: 1

[原创] 割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4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夕阳1 于 2019-7-4 20:56 编辑

   我有一位朋友特喜欢养马,他喂养的马躯体匀称高大,毛色闪闪发光,颈上披散着垂地的长鬃,流泻着力与威严。我不觉开玩笑般地问道,
  “你给马喂什么食料,能让马长的如此膘肥体壮、油光水滑的?”“哈哈,简单的很,就是让马吃青草啊。”朋友回答道。“你会割草吗?要不,跟我去体验一下?”
  “好啊!”
  于是我们驱车来到村外的一条沟壑边。朋友拿起镰刀下了车。七月的盛夏正是绿色植物突飞猛长的时节。尤其是野草更是肆无忌惮的疯长,那片片绿色,又浓又密,霸占着路边及沟沟壑壑。朋友下蹲,左手反握着一把草,右手把镰刀紧贴地面往前推至草的位置,用力往回拉镰刀,草儿就瞬间扑倒,耳边传来“沙沙”的声音。那一刻,感觉朋友的举动像极了当年我的父亲。
  昔日,每年盛夏时节,野草铺满辽阔原野时,父亲便会赶着地排车,我和父亲并排坐在地排车前,驱赶着老黄牛,到杏花河畔去割草。父亲割草快速利落的很,只听到一阵阵有节奏的“沙沙、沙沙”声,听起来如一首远古的音乐,割草越急,听起来越顺耳,现在回想起那一幕幕,感觉那“沙沙......”的美妙乐音还在耳畔。父亲割草还有一种方式叫“砍草”,就是用镰刀砍草。砍草的时候,弓起身来,先割一大把草握在手中,把这把草横着顶住所要砍的草,大约成直角,这时用力砍草,耳边尽是镰刀砍草的“刷刷”声,镰刀飞过,如同割布一样,在浓密的草丛中撕扯开一道道口子。父亲砍草的动作轻松娴熟,一边砍草,一边弓着身子往前挪步,简直就似一位好汉武侠在操练武功。
  父亲把割倒的草整理成一铺、一铺的,然后把一铺一铺地摞起来,之后,编草绳子,做草绳一般选择两绺长些的水稗草,将带穗的两稍头拧个结。草绳编好后,把刚才摞好的草捆成一捆、一捆的,在捆绑时,两手抓住草绳子的两端,用膝盖顶住将草压实、压紧,最后将草绳拧个结,拧好的结咬紧实,草才不会散开。那一个个草捆就像一件件绿色的“工艺品”, 再把这一捆一捆的草摞起来,搬运到地排车上。每每此时,父亲的布衫已经湿透,贴在后背上,他直起腰板,抹去额头的汗水,一种成就感挂在脸上。“闺女啊,咱要好好读书啊,读好书,考上大学,也不会流这辛苦汗了!”父亲笑着,看着我说道。我听后使劲地点着头。
  记忆中,那时候野草特别多,什么狗汪汪、稗草、竹叶草、车前草、红蓼、抓地龙等,满目苍翠,郁郁葱葱。草也有好坏之分,牛对草也是有选择性的。其中疙疤草就是牛喜欢吃的野草之一,绿油油就像地毯一样铺在那里,可以卷饼一样卷着割,往往割一片就一大堆。在和父亲一起割草的过程中,也会时常有惊喜出现。有时能遇到酸葡萄,成熟的酸葡萄是黑色的,一嘟噜一嘟噜的,父亲会小心翼翼地把葡萄采摘下来,递到我的小手上,塞进嘴里,甜甜的;我们有时会遇到野蘑菇,这时候,父亲同样小心地把蘑菇采摘下来,交给我。想到此处,心里美美的!一种幸福的感觉涌上心头!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光阴的清浅在不知不觉中父亲离开我们十五年了,恍惚中似乎再次见到父亲手握镰刀轻巧割草,再次摸到父亲那长满老茧的手,再次看到父亲那具有成就感的笑容,再次感受到父亲那流下的割草的汗水,那汗水浸满了我的回忆。

发表于 2019-7-5 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年代贫穷,砍草除了喂自己家的牛羊,多余的还可以用来卖钱。砍草是个辛苦活,许多斤青草才可以晒干成一斤干草。一份记忆,一份温馨,洋溢在字里行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0-22 13:52 , Processed in 0.02765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