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62|回复: 30

[原创] 给如皋作家老洪的回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1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淡淡不如风 于 2019-7-11 13:26 编辑

老洪:
  
  见信如晤!
  
  看了你在天涯的帖子,一直没有回信的念头,或者可说缺少一个回信的理由,便拖到今天,很是抱歉。我想,有必要对你我交往中的一些理念上的分歧,加以说明,开诚布公地表达观点,这也是我对你——一个写作者的尊重。
  
  首先,我很肯定你对文字的执着,我也从来没有嘲笑过你写文章有何不对。文学梦想是所有人的童话世界,心中拥有了这块圣土,即便到了耄耋之年,也会拥有一颗童心。试看王蒙老师便是例子,虽然这么多年也没写出什么脍炙人口的佳作,但人家心中对文学的执着和热爱,却是我们这些业余爱好者所无法企及的。
  
  ——是的,你没听错,我一直给自己定位为“业余爱好者”。为此有些爱好文学的朋友对我表示不满,比如你们如皋有个写作人叫混混,听说小说得过省级的奖项,诸如他这个水平的人都觉得自己的文笔当得上“才子”和“才女”的赞誉了,可是写作成绩远远在他们之上的我如此低调地定位,这让大家情何以堪。事实上我没有谦虚,写了二十年,写了上千万字——由于我向来以走人际关系为耻,只能靠盲目投稿,所以仅仅发表或出版了四百万字。这其间虽然得了几个故事大奖,但小说界不可能把奖项给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新人;虽然有作品入选过黄冈的高考训练题,但本县作协不可能给一个桀骜不驯的写手任何宣传机会……最终,我没有值得晒朋友圈的证书,没有妇孺皆知的好作品,我定位为“业余爱好者”,已经觉得惶愧。
  
  可是我和你的心是相近的,不管写成什么样,文学梦想一直在,文字带给我们的希望也一直会延续下去。我也理解你的虚荣心,试问,有这种梦想的人谁不虚荣?谁不幻想有朝一日写出让人目耳一新的作品,功成名就,收一筐筐的女弟子?在这点上,你我他,还有更多写作的人,恐怕都有这个心思——唯一有区别的是女作家,她们想的可能是收男弟子。因而我一直尊重你。我曾在你退群之后和大家说过,我害怕老洪,不是因为他曾经写了什么,也不是他骗同学钱出了本书,而是因为他现在还在坚持写。
  
  ——是的,你没听错,有人不赞成你借钱出书,但我一直认为你是在骗钱出书。我也经历过借钱,同学借我五百块钱去看病,我给他了。他如果真去看病,那他就是“借”,可他用了我的钱去买彩票,那他就是在骗我。即便是他后来连本带利还给了我,他也是先骗了我的钱又还了我,绝不是“借”!老洪你第一次出书的时候,你还保留了微信截图证明你准备有借有还,但你缺钱的理由可没有说自己是要出书,你是以出书之外的其他理由忽悠同学信任你,把钱给了你,即便日后你真的还了钱,那也不是“借”钱还钱——你是利用同学信任,假托修房买家具(或者其他)等理由骗来同学的钱去自费出版书籍——这难道还要定位是“借钱出书”吗?我相信一个写文字的人是有尊严和底线的,你也一定不会让自己仅有的良知抹杀。当然,对这件事我认为你没必要和同学撒谎,即便是你说自费出书,你的同学也会毫不犹豫地拿钱给你,因为他们同情你。
  
  ——是的,你的很多同学像看待乞丐一样看着你。对于五十岁以上的六零后来说,大家很讲究同学情谊。同一酒桌上,他们深恐炫富来伤害其他同学,更是恐惧会一不小心伤害到穷人的自尊——你得承认,在以经济衡量成功的世俗社会里,你混得比较惨。因此,大家更多的吹捧不是给了有钱有地位的人,而是小心翼翼地给了你这位能写两篇文章的社会底层——这其中有善良和友情,但也不乏同情和怜悯。作为一个时刻以客观为行为准则的辩证唯物主义者,我始终是冷静而理性的。在我看来,一个真正对你好的同学,是会告诉你应当以怎么样的人生态度去面对老年生活,而非不分青红皂白地纵容你的无知、吹捧你的迂腐,甚至支持你的蠢昧。好人做了坏事,与坏人做了坏事,其结果相同,但其性质比坏人更恶。所以,你的同学都是好人,但大都没做好事,他们让你实现了虚无的梦想,也让你背了好几年的现实债务——现在也没还上吧。没还上之前你总是“骗钱不还”,还上了之后才叫“先骗钱后还钱”。如果是我,我不会结交他们这样的同学——没有原则、没有底线、没有是非、没有正确的三观……但你,却还是痴迷于这些你自以为是定位的“友谊”中。
  
  ——是的,你的自以为是成了你人生最大的绊脚石。年轻的时候,你把这种偏执叫作“执着”;眼看到老年了,你又让这种偏执成了自己待人处世的借口。你往往把自己的所有缺点都自以为是地包容了,又自以为是地给它们安上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并且自以为是地将这些虚假的理由奉为金科玉律,甚至还自以为是地宣扬着这些理由,从而自欺欺人地认为,你说出来的别人也一定会相信的,时间久了,你甚至把这些假话都当成了真理,而且你让自己深信不疑,这是你的本事,还是你的悲哀呢?打个工,你说老板无视工人的权益,你不忍心看到他们的刻薄与盘剥,所以愤而辞职;当个库管,你说不同意开假票据,不与坏人同流合污,所以愤而辞职。你常抱怨社会不公,抱怨政府愚民,你要做一个敢说“皇帝没穿衣服”的正直人——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正气凛然的,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掷地有声的理由背后,是你的惰性,是你的恶习,是你逃避劳动且好吃懒作的诸多借口?如果照这种逻辑,你赌博十赌十输,那是在体验生活;你嫖娼,那是用特殊的方式来救助下岗女工。老洪哇,想过没有,敢喊出来“皇帝没穿衣服”的人是个孩子,有颗童心,他说了是纯洁是真诚。你的心是什么样的?你喊出来是什么?恐怕是自己屁股没擦干净,反倒说别人脏吧。在这里,我想真心地劝你一句,当你自己保持不了那份初心的时候,千万别标榜自己有多么清高,这就叫矫言伪行;当你自己在某些方面做不到的时候,也千万不要给自己定位有多高大,这就叫不知深浅。
  
  ——是的,我不否认你不知深浅。从你我第一次相识那天起,我一眼就看穿了你这个毛病,我想你的朋友也多是看得出来的,因为它太明显了,只是大家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事实上除了骗钱这个手段不对,你出书的事我并没有太多的异议——在2009年各省作协逐步实行一次性缴纳会费后,事实上已经向社会敞开大门了,“作家”这个神圣职业已经普及到没有门槛限制。那几年省作协大门广开,只要拿出一本自费的书,甚至从来没正式发过一篇作品的人,也会顺利被吸纳进去。可以这么说,现在的省作协百分之九十都是不太会写文章的,不幸的是——我恰是那百分之十,我成为最后一批靠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作品数量达标的会员,为此,我付出的艰难是那百分之九十的十倍和百倍。在此,针对你曾在帖子里质疑“不知道东北大仙的省作协是怎么混进去的”,现在给你个明确的答复。这也是你几次三番在与我的交流中愤而退群的根本原因——你在同学面前的那点文字优势,在我面前荡然无存,即便我已经如此低调。
  
  我相信你读过一点历史。庶吉士坐着行礼,进士就得站着行礼,而同进士出身的则要把腰弯得更低,至于举人秀才就得长揖或下跪,你看过哪个秀长大骂同进士出身的没文化,那就是不知深浅的浅薄之徒。我想,老洪你也是明白事理的人,所以以后这样的质疑,就不要随便乱发了,保留一点文人的底线吧。
  
  ——是的,你和所有写文字的人一样,都是很在乎底线的。但你的三观一直不正,所以连累着是非不分,“底线”到底是什么也变得模棱两可。那么,今天写信也是要告诉你,一个写作者的底线与普通人是不同的。普通人也许考虑的是自身得失利益与人际关系,而写作者则要更多地考虑到自身之外。我将你的故事说给学生听,无非是想让学生接触一下现时代不同形态的追梦人,也让他们知道现实与梦想的差距,更让他们了解一个懒惰的农民是怎么样给自己找心安理得的借口的。而你有幸成为学生们的写作素材,也算是为祖国的花朵的茁壮成长做出了贡献,我相信你是感激我的良苦用心的,但我不需要口头感激,只希望你要胸怀大度。
  
  襟怀——这是文人的第一个底线。自身能为社会所用,便是有了生存的价值,至于使用的方式,反而倒在其次。
  
  正视——不要过分看高自己,其实会写两笔字的人比牛毛还多,而站在金字塔尖上的全国不过几个,咱们,贴上“文学”的边儿已经够惭愧的了。也不要过分看高别人,其实你们如皋县级市那几个半人,比你水平高的寥寥无己,大多像写《XX大传》这水平的沽名钓誉之徒,看高他们等于骂他们。
  
  风骨——要么你死心塌地去溜顺奉承作协领导,如果你再出了一本书,则大可以借此来运营,让领导推荐你成为省作协会员。当然,以你老男人的身份这一关比较难,即便想花钱也比女作者要花费得多很多,而且,省作协说到底还是虚名,没有工资没有利益,我还真不希望你走这一步,因为我怕你又要去找同学——“弄”钱。
  
  要么,你保留着自己的风骨,做一个干净彻底的文人,即便文字质量没有希望出人头地,但人品还是有希望的。这点,于你很难,可只要戒赌戒嫖戒吹牛,回头不难。
  
  相识一场,也许我们做不了朋友,但我曾说过,我如果是老洪的同学,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香,什么是臭,我会对那些把钱给老洪出书的人口诛笔伐,把他们无良的行为终生钉在同学交往的耻辱柱上。我想,我维护你的本意是毋庸置疑的,而我对一个操持文字的人的珍惜,也算得上一瓣心香。至于你理解与否,那不是我能够要求的,我只希望——你坚持写下去!
  
  顺祝
  
夏安!
  
                                                                东北大仙    刘江波
  
                                                                   2019年7月11日




发表于 2019-7-11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洪是怎样在其次,揭露文学江湖是主题。
发表于 2019-7-11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圈子中的水还真是深啊。
发表于 2019-7-11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说“愤怒出诗人”,淡淡不如风老师这是愤怒出佳作啊。
不能容忍文学圈里自费出书现象,更不能容忍借钱出书。令老师尴尬的是,竟然这样的人也来质疑自己是如何进省作协的。所以,心里太多的话要表达。于是喷薄而出。
关键是,除了感慨,也道出了作为文人应坚守的价值观。耐读。
发表于 2019-7-11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并非所有好作品都能出版,并非出版的作品便都是好作品,因而我不反对自费出书,虽然我自己没有出。谁敢烟断言,百年后,千年后,这些自费作品中没有精品流传?金庸的作品,当时也得不到社会的认可。梵高的画,也没有卖出去过。但是,但是呢?所以,不要因为自己发表过作品就否定自费出书,也许人家只是差点运气。

当然,这篇书信,很大程度上展示了作者的雄辩能力与飞扬文彩。

点评

大力支持梦儿这个观点~~《红楼梦》也不是曹雪芹活时出版的~@  发表于 2019-7-12 13:20
发表于 2019-7-11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省作协百分之九十都是不太会写文章的,不幸的是——我恰是那百分之十——看到这句,我偷偷笑了!如风老师就是活得爽气、豪气!
发表于 2019-7-11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这封信,我真替老洪担心起来!他会不会一头撞南墙而死?他会不会钻进下水道神秘消失?我想起了《三国演义》第九十三回里的王朗一头栽下马来……哎,我们都是业余文学爱好者,老洪这样的志大才疏者还真不少啊!
发表于 2019-7-11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大仙啊。
久仰久仰,失敬失敬。
发表于 2019-7-11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了也白说,写了倒不白写,不过爱看的人不是老洪罢了
发表于 2019-7-12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肺腑之言,激扬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9-7-11 12:23
老洪是怎样在其次,揭露文学江湖是主题。

这个时代,堕落的不只是文学。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9-7-11 13:22
文学圈子中的水还真是深啊。

已经泛滥成湖,湖里游泳的都觉得自己水性不错,哪怕是狗刨。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名字叫红 发表于 2019-7-11 13:31
人说“愤怒出诗人”,淡淡不如风老师这是愤怒出佳作啊。
不能容忍文学圈里自费出书现象,更不能容忍借钱出 ...

接受了,敢容忍了,社会怪现象也是社会的一部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fonyuan 发表于 2019-7-11 20:42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大仙啊。
久仰久仰,失敬失敬。

老洪他们叫我东北黄大仙,意思 是黄鼠狼。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9-7-11 22:38
说了也白说,写了倒不白写,不过爱看的人不是老洪罢了

也许老洪眼巴巴等着我的回信呢。我经常这么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8-24 08:12 , Processed in 0.035211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