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14|回复: 29

[原创] 杂说“鹰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9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如空 于 2019-9-30 04:18 编辑

杂说鹰犬

  小时候听评书,发现里边的江湖侠士很是看不起那些空有一身武功,却投身官府为朝庭卖命之人,称他们为“朝庭鹰犬”。比如《三侠五义》里的展昭,以及《施公案》里的黄天霸,虽然在江湖上鼎鼎大名,但因投身官府,所以便为很多江湖人士所不齿。
  
  “鹰犬”这个词很有意思,也很有代表性。说起来,被人类驯化后为人类服务的动物有很多,诸如比较典型的“六畜”:马、牛、羊、猪、狗、鸡,有的为人类耕田负重,有的为人类看家护院,有的能给人类提供蛋奶皮毛,有的则只等着长大了被人类杀掉吃肉……无论如何,都是为人类服务的。而且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由于很早被驯化,再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优选”,早已成为人类的附属。或者说,它们“为人类服务”并不是被迫的,而是完全自愿的。如过去农家院的鸡狗猪羊之流,即使散养着,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也不会借机逃亡。人们只要喊叫一声,或者敲敲喂食的瓦盆,它们便会屁颠屁颠地跑回来,接受人们的施舍。
  
  然而这又绝不仅仅是为了一口吃的那么简单。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即使别人家的伙食再怎么好,也很难吸引一只狗背叛主人。而诸如身材、力气都远胜人类的马牛骆驼大象等动物,即使主人无能,连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都难以保证,它们也也不会选择叛逃,至于攻击主人的事件更是十分罕见。
  
  在众多家养动物中,狗最有代表性。有句俗话叫“猫奸狗忠”,狗对人类忠诚的故事比比皆是,写成文章,或拍成电影,都会吸引大量的受众,它们的故事也往往会叫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尽管我们总是把“狗”当作贬义词,创造出诸如“狼心狗肺”“猪狗不如”之类的成语,但实际生活中,几乎没有谁会真的反感一只忠诚驯良又善解人意的狗狗。
  
  不过鹰就有些不同。
  
  古代评话中之所以要把“鹰犬”并称,只是因为它们都是古人们打猎的帮手。身为动物,本身它们也是人类的猎物,可是却反过来帮助人类猎捕其他动物,用它们来比喻在公门当差捕盗的江湖人士,倒是十分贴切。
  
  不过鹰与犬还是有本质区别的。狗被驯化至少有了上万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历史中,它们早已成为人类生活中的一部分。它们就如古代豪强的“家养奴才”,父辈是奴才,祖辈也是奴才;自己是奴才,子孙也是奴才。它们“天生注定”要依附人类而生活。要看家护院就看家护院,要陪主人玩耍就陪主人玩耍,要帮主人打猎就帮主人打猎,甚至最后被食肉寝皮也毫无办法——因为这一切都是它们的宿命。
  
  而鹰本来是野生的,一只鹰从被捕捉,到最后驯化成功,不过几十天的时间。一旦驯化成功,便会被带着前去捕猎,这期间,它们是有无数机会可以选择远走高飞、重获自由的。然而这种情况却很少发生。那些本来可以“天高任鸟飞”的鹰,无不甘心俯首帖耳;或是立在主人的臂上,摆出一副“鹰仗人势”的样子;或是奔命于山野丛林之间,为人们辛苦捕捉猎物。此时的它们,与一直以来被人类豢养的狗已经没有区别。所以,以“鹰犬”并称,并没有辱没了它们“神鹰”的名号。
  
  如此神勇尊贵的鹰何以会在短短几十天内便沦落到与狗一般的地步呢?如果你了解了驯鹰的过程,便会清楚其中原因了。
  
  一只野生的鹰刚被人类捕获时,也是戾气十足,甚至不惜拼死抵抗的。此时的它们,倒是多少有些古代江湖豪侠宁死不屈的气节。然而在经过长时间少给食物、不让睡觉的“熬鹰”折磨后,体力急剧下降的它们终于认清了形势: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掌握在人类手中,硬撑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屈服才是唯一生存下去的机会。“不自由,毋宁死。”这样的口号大抵只是说给别人听听的,真轮到自己头上,除非少数几个拥有坚定信仰者,根本无法面对死的恐惧,根本无法拒绝生的诱惑。众生无不乐生而避死,鹰又没受过“文死谏武死战”的愚忠思想或者什么什么“主义理想”之类的教育,选择屈服也就理所当然了。
  
  而更重要的是,在整个“熬鹰”的过程中,不仅仅是对鹰身体的催残,更是对其意志的打击。你不是高贵吗?就偏偏要你低下头颅。你不是坚强吗?就偏偏要你无法抵抗(比如不让睡觉)。你不是暴戾吗?就偏偏要你一点儿脾气都发不出来……死并不难,如果把绳索放松一点儿,鹰未必不会一头撞死。可是人类哪会叫你那么容易死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会最终催毁最坚强的意志。贞妇终于沦为娼妓,忠臣终于卖主求荣,孝子终于背父败家……大抵都是如此。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人们之所以要“熬鹰”,并最终将其驯化,还是因为鹰可以捕猎,或者说它们“有用”。如是乌鸦,若不小心捕到,基本也是打死了事,断然不会费这许多麻烦。
  
  对于鹰来说,原本捕捉一条蛇、一只野兔,就足够几天饱食,根本用不着整天整天地去辛辛苦苦捕猎。自然地,它若多捕几只,吃不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可是跟了人就不一样:平时不用捕猎,它也可以坦然接受主人的“嗟来之食”,没有冻馁之忧;打猎时,若多捉几只,则会得到主人额外的褒奖。如此,便最大化实现了自己的“鹰生”价值,与野外生存有着本质的区别。to beor not to be,根本就不是个问题,既能衣食无忧,甚至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又能实现自身价值,才是问题的关键。明白这一点,也就明白展昭、黄天霸之类的豪侠为什么会甘为“朝庭鹰犬”的原因了。
  
  其实说到底,不要说展照、黄天霸之流,包拯、施世纶等人难道不也是朝庭的“鹰犬”吗?我们何以会厚此薄彼,能够坦然接受文人的“学而优则仕”,却偏偏接受不了武士的“货卖帝王家”呢?就如“鹰犬”虽然并称,但我们对狗儿们的摇尾乞怜司空见惯,却对老鹰的低眉顺眼颇有微词一样。而实际上两者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不同。
  
  也许有人会提出质疑:子非鹰,焉知鹰之心?你何以断定“鹰犬”们就真的乐于这样的生活呢?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庄子说:“天下一指也,万物一马也。”世间万事万物大抵都是如此。小时候曾见邻家大哥赶着马车招摇过市,那辕马头上戴着红缨、挂着铃铛,路上一溜小跑,昂首挺胸,摇头晃脑,在旁边“拉边套”的马前做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而家中饲养的老牛,在吃饱了草料后侧卧牛棚,一边摇着尾巴拍打着牛虻,一边半闭着眼睛反刍,则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可见,它们是很满意目前这种给人类“当牛做马”的生活的。若再不信,试看时下,纵有多少公务员抱怨工作辛苦,“国考”的大军却仍然年年只增不减,此种情形,便是最真实的写照。明白这一点,于人生旷味,思过半矣!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9-30 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空所言类似人类的“斯德哥尔摩效应”,它的表现是被绑架者反而表现出对绑架者的感激并帮助绑架者。结论是,人也是可以被人“驯化”的。
但现代医学把人的这种现象称作“斯德哥尔摩精神症”,是病,而且可以医治。这是人道,说明人对“人驯化人”并不认可。但其他动物就没那么幸运了,没人给它们治病。这也是人道,人认为“人驯化动物”是理所应当的。
发表于 2019-9-30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酣畅淋漓,将鹰犬的习性剖析得极其传神、到位,妙也妙也!
发表于 2019-9-30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有骨头,会磕疼很多人。。。。
水先生,文字是写在水上的,多好的名啊,如  空  。。。
不说了,豆豆代表我的心。
发表于 2019-9-30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空老师这个角度好,贬义的鹰犬其实也是千百年来流传下的一种服务效益,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过如此吧。
发表于 2019-9-30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子非鹰,焉知鹰之心? 如空就明明白白知道鹰之心。
假如时下有个战争,我都不敢肯定自己有没能力抵抗,假如殴打威吓,肯定就招,屈服当汉奸了。因为太害怕痛。
发表于 2019-9-30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捕猎时鹰犬搭配,犹如立体打击的现代战争。熬鹰,近似于洗脑,洗掉其原生习性。熬鹰这么容易,说明其智力水平、个体独立意识低下。反过来,那些容易被洗脑的人,这是个深层问题,要区别分析。话太长,不说。
古代江湖把平民和朝廷对立起来,是没有现代国家观念(国是民,是土地)的体现。清末朝廷和洋人打仗,平民站在远处看热闹,也是。但也有先哲怀有朴素的现代国家观点,比如民为重,君为轻,朝廷如果为民造福才是国。于是就有了“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卷而怀之”。或许你认为这是鹰犬理论。
纵观历史,凡把文臣武将都培养成捕猎的鹰犬的朝廷,长不了。希望“国考”不是。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9-9-30 01:15
如空所言类似人类的“斯德哥尔摩效应”,它的表现是被绑架者反而表现出对绑架者的感激并帮助绑架者。结论是 ...

《小王子》里有一只小狐狸,是希望小王子驯化它的。人也希望被驯化。郭德纲说,他第三次入京,就是要认投了。如果有人说:留他在手底下当个马仔,他就干了。他情愿在别人手底下当只狗,可是没人要他,结果他混成了龙。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9-9-30 08:24
此文酣畅淋漓,将鹰犬的习性剖析得极其传神、到位,妙也妙也!

天下一指也,万物一马也,人一鹰犬也……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牙 发表于 2019-9-30 09:22
这篇文章,有骨头,会磕疼很多人。。。。
水先生,文字是写在水上的,多好的名啊,如  空  。。。
不说了 ...

如果伤口里有块东西,就会发炎,总不痊愈,所以就要揭开伤疤,忍一时之痛,否则,炎症只会一直发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9-9-30 09:54
如空老师这个角度好,贬义的鹰犬其实也是千百年来流传下的一种服务效益,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过如此吧 ...

确实,各取所需而已。中学时学习,老师讲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剩余价值。长大后才知道,能找一个资本家剥削自己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9-9-30 10:11
子非鹰,焉知鹰之心? 如空就明明白白知道鹰之心。
假如时下有个战争,我都不敢肯定自己有没能力抵抗,假 ...

不会那么简单的。如果鬼子拿刺刀威逼,一般不会直接屈服——大不了一死。可是不杀,用各种办法熬,一般人就熬不过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9-30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9-9-30 10:12
捕猎时鹰犬搭配,犹如立体打击的现代战争。熬鹰,近似于洗脑,洗掉其原生习性。熬鹰这么容易,说明其智力水 ...

纵观人类驯化成功的动物,没有智力水平太低、独立意识太差的。简言之,我们驯化的都是最高级的禽兽。这其中就有智力最高的大象、海豚、猩猩、鹦鹉、狗、猪……,再次些的,也是爬行动物:鳄鱼、晰蜴、蛇……等等。智力低下的基本驯化不成功,只能顺性养殖。不信,你驯化个泥鳅、青蛙、蚂蚱、水母、瘧原虫……试试
鲁迅说:中国历史只有两个时代,一是坐稳了奴隶的时代,一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前者,就是“盛世”,如文景、贞观,后者就是乱世,如两晋南北朝。纵观历史,凡把文臣武将都培养成合格的鹰犬(未必都是捕猎的,也可能是看家或干脆架着玩的)的朝廷,都是延续最长的。
发表于 2019-9-30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如空 发表于 2019-9-30 10:47
纵观人类驯化成功的动物,没有智力水平太低、独立意识太差的。简言之,我们驯化的都是最高级的禽兽。这其 ...

抬杠了,我说的智力水平、独立意识,是和人比。所以我后来又提到了容易被洗脑的人。
两三百年的朝廷算长吗?最终都是亡国于满朝文武都去捕猎民脂民膏。所以我强调“捕猎的鹰犬”
发表于 2019-9-30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如空 发表于 2019-9-30 10:36
《小王子》里有一只小狐狸,是希望小王子驯化它的。人也希望被驯化。郭德纲说,他第三次入京,就是要认投 ...

有些人希望被驯化,是因为长期的被驯化(其实人类文明历史的进程就是人驯化人的过程),在基因里已经融入驯服意识,多和少而已。但人有天然的动物性,基因里的自由意识占主流。野生动物很少有主动跑到人家里求驯化的。绝大多数野生动物被捉到后首先做的就是挣脱,这就是自由意识。人也一样,所以“斯德哥尔摩精神症”才被认为是病。
如空拿一只虚构的小狐狸和郭德纲两个个别例子推纳普遍道理,不是你的水准啊。就算举出成千上万个小狐狸或郭德纲,也并不能证明普遍如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2-5 23:14 , Processed in 0.03542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