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41|回复: 26

[原创] 黄河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6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毛主席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我承认我不是一条汉子。五年前在北京待了半个多月,看了很多地方,硬是没有去爬长城,连站在它的脚下仰头看一眼都没有。不是时间不够,也不是怕累——没有任何的理由,就是不想去爬。

      这次去泰安登泰山的目的性很强。登山那天下雨,原以为观看日出是没有指望的了,却没有想到半夜天竟然晴了,翌日清晨不仅看到了日出,还看到了云海,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天巧合重阳。

      站在岱顶观看日出是每一个登泰山人梦寐以求的夙愿,但上面的天气变化无常,很多人多次登上去都没有碰上好运气。按理说,我是三重幸运,这次的泰山行应该是没有遗憾的了,但直到那时我才知道自己也是有欲望的,而且还很贪——我失望的是在上面没有看到黄河金带。

      看不看得到金带其实也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想看黄河。至今没有见过黄河的我,先不说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那句不到黄河心不死一直使我耿耿于怀。

     为了这句不到黄河心不死,下山后我去了济南。

     头一天逛大明湖、趵突泉,天气还不错,第二天起床,窗外就变成了雾蒙蒙、雨蒙蒙。酒店老板告诉我,在济南看黄河去泺口浮桥。

      下公交车后,走了五六公里的泥路,摔了一裤子黄泥浆,黄河终于出现在了眼前。此时的心情虽然很激动,但没有太大的兴奋。雨小了许多(可以不用打伞),雾霾还是比较严重,无论是站在大堤上看黄河,还是走上浮桥看黄河,都不能看很远。站在雨中大堤上面向黄河,我喊了声母亲河,我来了,来看你了,你好吗?她没有作任何的回应,像长江一样只顾滚滚东流。

      黄河水确实黄,规范点儿说,不是黄,是浑浊,完完全全的黄泥巴浆,不禁想到了黄土高原,想到了路遥和他的《平凡的世界》,有一种想去陕西走一走的冲动。

      或许是天气原因,或许不是汛期,当然,位置也是主要的,在济南泺口浮桥看黄河,本人认为不是很理想,看不出来她的磅礴气势。走上浮桥中间看,脚下就是黄河水,能清楚的看见水流的速度和姿态,尽管听不见咆哮声,但气势还是给了我震撼,看久了头会有些晕。

      浮桥桥面很宽,分人行道和机动车道,机动车有好几条车道,河对面是黄河森林公园,现已关门停业在整改。浮桥上面来往的机动车不是很多,三三两两的。行人更少,从我来到离开一共只见到了四个人。站在浮桥正中间,我想找一个人帮我跟黄河拍一张合影,等了半个多小时没等来一个人,只好作罢。

     站在浮桥上,我把拍摄的照片跟录像发给了广州的一位朋友欣赏,她问我见到了黄河后有一种什么样儿的心情。

      实话说,我想到了很多,首先是《黄河大合唱》,这首歌曲是读初二时音乐老师教的,至今记得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几句雄浑的歌词。只是,眼前的黄河水没有出现歌曲中的这种雄浑气势,显得非常的平静。而《河边对口曲》却令我有些心伤。

      我没有把这些告诉她。我想告诉她我想到了一个叫黄河的保安员,在广州市荔湾湖公园前与一位行凶抢劫妇女钱包的歹毒搏斗,身中数刀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3岁。他的死震动了五羊城,牵动了千家万户的心。那是1988年的事,距今31年了。若干年前我还是学生时,在一本书上读到广东作家徽音写的《黄河啊,黄河》知道的。微音在文章里说,黄河之水天上来,黄河的精神又从哪里来呢?我被深深的感动。从此,英雄黄河跟母亲河黄河在我的心里和脑海里串联了。话到了嘴边我又收了回来,朋友是一个善良感性的人,她现在所在的区域就在荔湾区,离荔湾湖公园非常近,我担心讲给她听了每次她路过荔湾湖公园就会产生联想而心里难受。

     我最终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只回了两个字:想哭。她没有说什么,回了一个安慰的表情,我知道她猜到了我的心思,伤心事,莫提起。

     南岸的河堤上竖立着一块石头,上面书写的是毛泽东的题词:你们可以藐视一切,但不可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的这个名族。

      站在石头前,我凝视着上面的狂草好一会儿没有任何动作,直到雨下大了才恢复常态。扭过身子再次面朝黄河,像面对国旗一样站立着行注目礼。天上的雨点儿打落在河面上,我想起了小时候家门口的那条清澈大河。这时候,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问我,你也是来看黄河的?我回答是。他又问,你是哪里人?宜昌。我回答。另一个脸上立刻露出激动和兴奋,老乡呀,我也是宜昌的,枝江人。他问我,你呢?远安。我回答。哦,那你不是在长江边长大的。他看着我,为我这个正宗的宜昌人却不能看到长江而惋惜。我说是,不仅不能看到长江,长这么大,也只见过它三次,都是在夷陵大桥上见的。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可我不能不复回。轻轻的我要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轻轻的招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此时的天空没有云彩,只有雨水跟雾霾,我更不能将它们带走,只能跟谁来跟谁走。

       三十年来梦一场,此时面对黄河梦不再是梦,按理说,心是可以死了,但我仍是不甘,总觉得这次看到的黄河一点儿都不壮观,不是心中想象的那个浊浪排空气势如虹的黄河。我还想另找时间去一座城市看一看心目中的黄河。除了往上游走看清水黄河外,最想去的是宁夏沙坡头,站在王维当年站的地方看他看到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那种苍凉悲壮的沙漠、黄河的黄昏美。

           2019.10.18  杭州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6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抢个沙发,先送豆豆,问候心旷
发表于 2019-11-6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到长城非好汉,俺在北京呆了十多年也没去过长城,同事动员过几次,我说想爬长城,从六层楼梯爬上十几个来回就好了黄河么,我觉得没啥看的,如你所说全是黄泥汤内蒙古包头有一段黄河。骏森的文要比黄河美好几倍。俺送豆豆就好了。
发表于 2019-11-6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9-11-6 10:17 编辑

一玻璃杯黄河水,静置一夜后,下半三分之一是泥沙。黄土高原,黄河搬土填海,染出了黄海。黄土高原,皇天后土,中华民族的发祥地。
黄河清然后圣人出,不容易。
发表于 2019-11-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见的黄河,浊浪翻滚,还真不美。莫过于咱那是母亲河啊,咱得爱它。
没读文,就题目胡说几句。得去做饭了,下午来读。
发表于 2019-11-6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这句不到黄河心不死,下山后我去了济南。——触动心灵的佳作!点赞欣赏!
发表于 2019-11-6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江长,黄河黄,望着河水泪茫茫。
黄水水想要翻浪,得雨季,河水上涨,那时候看才有气势。
宁夏沙坡头,火车路过我看了好几次,河水清凌凌的,沙丘好有气势。估计像古人那样的感慨,如今不会有了。毕竟现代元素取代了的景色,只能靠想象去实现
发表于 2019-11-6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惭愧,心旷提到的几个景点都不曾亲临,跟着心旷的笔触去领略,也是一得。
心旷的文字,虽有忧郁成分,但很美,因为那是用心在写作,从没无病呻吟之作,超赞!
发表于 2019-11-6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10月底去了一趟北京,特意去爬了长城,气势恢宠,风景很好,怪不得人头攒动。
心旷没爬长城,留个遗憾也好,有念想哦……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实 发表于 2019-11-6 09:56
抢个沙发,先送豆豆,问候心旷

秋秋好,你真快。有豆豆送,我太高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9-11-6 10:05
不到长城非好汉,俺在北京呆了十多年也没去过长城,同事动员过几次,我说想爬长城,从六层楼梯爬上十几个来 ...

子期,我一看见你来我这里,我就精神抖擞呀。你是全北京和全内蒙古独一无二最美的姑娘。下次我来北京,我俩去登长城,我背你上去哈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9-11-6 10:15
一玻璃杯黄河水,静置一夜后,下半三分之一是泥沙。黄土高原,黄河搬土填海,染出了黄海。黄土高原,皇天后 ...

哈。草兄。黄河上流的水是清澈的吧,只是中游下游才因黄土高原而变黄。我朋友圈有一个诗友在陕西榆林,拍摄的黄河,我看见水是很清的。
黄河水清了出圣人,一定是我俩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9-11-6 11:05
我看见的黄河,浊浪翻滚,还真不美。莫过于咱那是母亲河啊,咱得爱它。
没读文,就题目胡说几句。得去做饭 ...

哈,小时候我想不通,现在也想不通,黄河水那么浑浊,为何还有一首歌唱的叫最爱喝的水是那黄河水了

问好小草姐姐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断肠崖居士 发表于 2019-11-6 11:22
为了这句不到黄河心不死,下山后我去了济南。——触动心灵的佳作!点赞欣赏!

问好居士,谢谢来读,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9-11-6 15:10
长江长,黄河黄,望着河水泪茫茫。
黄水水想要翻浪,得雨季,河水上涨,那时候看才有气势。
宁夏沙坡头, ...

是啊,现在想想还原古代的那份意境,只能凭灵感想象了。
一直喜欢王维,喜欢他的那首长河落日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1-14 21:37 , Processed in 0.03370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