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73|回复: 70

[原创] 何必活在别人的嘴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6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婆婆过世近三年,大姑姐说他们正商量三周年提前请老太婆到家里做佛事。

  想起吃斋念佛农村老太的自以为是,以及之前来家里边敲木鱼边念佛时无法自控的打瞌睡、开小差、意见相左时高声争执,哪有虔诚可言,纯粹只是利益驱使吧?所谓的佛事作派一套又一套,蒙骗着诸如我之类的门外汉,被指使得晕头转向,念佛老太一脸的成就感泛滥,傲慢得无以言说,不快油然而生。我直接回绝:“不了,要念你们自个儿准备吧,我家不请老太婆,祭品到时候去买来就是。”

  大姑姐愣了一下,回道:“若是不念,农村里嚼舌头的人可多了,会被人说的呢。”

  “爱咋咋滴,嘴长在别人身上,说就说呗,不稀罕!难道人是活在别人嘴里的么?你们咋那么在乎别人的嘴巴!那些所谓的佛事,毕竟只是臆断,她们都不曾去会过阎王,安知佛事对错?为啥要听她们的?”

  说实在的,自从回到老家生活,关于迷信上的事情真是受够了!!!

  婚丧嫁娶上的大操大办令人叹为观止,喜事尚可,挂灯结彩喜庆得很,谁见着都喜欢,平添喜气。糟糕的便是白事,一有老人过世,整个村庄会弥漫着那一股阴森森的哀乐,主人家必定至少大办三天,昼夜不停,地方戏、哀乐轮番登场,高音喇叭现场直播,唯恐周遭不知,间或鞭炮齐鸣,能彻底震醒深更半夜好不容易入睡的人。我自小就特别惧怕那声音,每每头皮发麻浑身战颤,紧闭门窗,那可怕的声音依然无孔不入,肆意挑战着人的忍耐极限,以至于时间一长好象有点神经质,余音绕梁不绝的就是这无法从大脑抹去的魔咒,极度抓狂。难以置信的是当地村民,或许居住的以老人为主,少有年轻人,他们早已融入这氛围,见多不怪习以为常,还津津乐道着,噪音扰民成了值得玩味的趣谈。而且,由于老人多去者也多,今儿这边哀乐,明儿那边道场,之后还要做七,尤其五七又得大办,那架势,不把邻居整疯了不会罢休。可怜为了照顾老人才回老家生活的我们,虽早出晚归,但一听闻那异声,条件反射,如坐针毡,度秒如年,有时候实在忍无可忍,晚上赶紧撤离,以求一夜无惊。

  当然,请人来做佛事,那是烧钱的买卖。常听说某家白事花费了多少多少,主人很是骄傲自得,为花它个十几万而沾沾自喜着,好象不花这个钱,子孙就大逆不道,这家人就会被唾沫淹没。

  可我愣是没转过弯来,因为见多了农村不少老人的老无所依,哪怕毗邻子女家漂亮的农家别墅,老人一般都苟且在被遗忘的破旧小平房、矮房里,没有现代化设施,粗茶淡饭度日,自生自灭。老人节俭,有病往往拖着,不舍得及时求医,拖成大病后已无回天之力,但谁都不觉得不正常,谁都认为那便是老人固有的归宿。

  孝在何处?养儿防老,果然做到了?太讽刺!

  可一旦老人归西,好,子孙们热情高涨,办起白事来花钱大手大脚,眼都不会眨一下,比拼的就是请了多少人、唱了多少戏、摆了多少酒、花了多少钱……外人评头论足,主人志得意满,接受着邻里乡亲或真诚或虚伪的各种奉承,面上有光,祖上积德,可以风光一时所向披靡了。典型的薄养厚葬啊!

  有人好心提醒我,你得学着点儿哦,以后需要。我说,谢了,我不学,我学不了,因为我排斥。

  对方伸出手指“嘘”,好象我触犯了天条一样,意思是这样不好,别人会说的。

  说吧,尽管可着劲儿说,说啥呢?

  说这么些年为了照顾多病老人,始终陪他们一起生活,不说无微不至,至少也是尽心尽力。老人身体不佳,患有多种慢性病,突发情况多,120的常客、医院的老病号,漏夜陪护,心惊肉跳中被折腾得狼狈不堪。这些年给老人掏的医药费少说数十万,本能反应就是不惜代价想方设法去救治。八年前为了治疗公公的病体,每周赶往上海肿瘤医院,三更起天黑回,持续数月,身心俱疲,疲惫之至几乎撑不下去了,好在老人争气,最终逃过一劫,生活质量丝毫未受影响,直呼庆幸,甚感欣慰;

  说老人原先跟我们住在小区时不肯运动缺少锻炼,每天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吃了睡、睡了吃,身体每况愈下,连走路都变得困难。于是下决心拆造农村老家的旧屋,装修、通风结束后,让老人叶落归根,将一楼东南向最好的房间留给了他。自此,老人麻将搓搓,村道上逛逛,邻居家走走,空地里侍弄蔬菜,自得其乐,生命在于运动,如今老人健步如飞笑逐颜开;

  说这些年从不敢怠慢,一切以老人为中心,每天必去菜场买老人喜欢的新鲜菜肴。老人牙口不好,喜食软糯,烧菜特意烂一些便于下口。我们爱吃干一点的饭,老人不行,由此电饭煲让老人掌握,哪怕烧成了粥不像粥饭不像饭无法下咽,我们也从无抱怨;

  说上了年纪的老人忘性大,经常烧焦了锅、忘关了水龙头、出去忘记锁门……,丢三拉四安全状况百出。不去批评,而是从安全角度考虑如何预防、补救?平时多加留意;

  说这些年老人被宠坏了,成了百步大王,有时候变得极度自私、自我、易怒、好坏不分蛮不讲理,无可理喻,我们也只是好言相劝,从不鲁莽顶撞。担心他白天在家孤单,订了晚报,买了他喜欢的麻将桌,养条宠物狗狗陪着,还请了专职保姆侍奉,脾气暴躁的老人难免有苏大强的影子,竟然把非常尽职的好保姆气走了,我们也克制着没去指责老人;

  说老人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喜欢自己藏钱,平时从不舍得花销,人情往来时他只管收礼、收红包,我们负责还礼,老人有底气,外人面前挣足了面子。我们习惯了紧着自己,捉襟见肘到哪怕房贷没了着落,也从不向老人求援,宁肯向朋友周借;

  说……

  邻里乡亲的,哪家子女可以如此忍让,顺着老人、惯着老人?如此全力以赴着,试问,谁敢嚼舌头?谁有资格嚼舌头?

  我们期盼的只是,在老人有生之年好好待他,尽力不留遗憾,而不是为了所谓的面子而挖空心思地做足门面给外人看,何苦?只要问心无愧,何愁语言暴力?

  倘若,为了从众、应和,盲从那些愚昧到家的迷信活动,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岂不让智者笑掉大牙?信仰可以被尊重,但,绝不随流。

  听者哑然,频频点头。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谁都有老的那一天,对老人多一些照顾、理解、包容、宽容,提升老人的幸福感,何必在意张家长李家短,苦逼地活在别人的嘴里?!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6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在别人嘴里,就别嫌别人的牙嚼来嚼去,舌头搅来搅去,口水浇来浇去。
发表于 2019-11-6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支持秋实妹妹的意见:活着好好孝敬就行,铺张浪费是做给活人看的。搞那些形式主义有意思么?
发表于 2019-11-6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家伙又开始秃噜起来,真是让咱这懒汉羞啊。
发表于 2019-11-6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婆婆过世近三年,大姑姐说……原来秋实老师是美女啊!一直以为你是大男人呢!
发表于 2019-11-6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秋也是一肚子苦水和怨气没地方倒,在这里吐了出来。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似乎我们每一个人活着,面子都是给外人看的,所以累。
安慰一下
发表于 2019-11-6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秋是智者,不同流合污,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们那里社会风气咋变得那么不可理喻?可能是富裕起来的人们,观念都畸形起来了。
发表于 2019-11-6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大张旗鼓的搞迷信,也真是醉人。
活着时不进孝,死了切大操大办,这虚荣样子,真真让人想吐。
秋秋好样子,对老人的孝顺让心安宁。会有好报的。
发表于 2019-11-6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房山睡,一辈传一辈。大人对老人的作为,孩子会学会模仿。所以咱不担心,老了没人管。
发表于 2019-11-6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秋好勤奋,又发一篇,先赞一个!
发表于 2019-11-6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秋秋一条条的诉说,真是道不尽,欲还休。都说家有一老是宝,先决条件是这一老能够自理,还能帮你照顾孩子,如果摊上需要你去照顾的老人,那真是有道不完的苦水,。是亲身经历过,很难有秋秋如此深刻的感悟。抱抱吧!
发表于 2019-11-6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经历了照顾家中三位老人的后事,好在我这里没有像秋秋那边一样多的凡俗缛节,不过三七,五七之事还得操办的,但不会请什么道士来做法(还好我这里也请不到啊),有些习俗也是按一些老辈所指点去做的,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做给活人去看,老人家入土为安了,谁还会再乎其身后一些习俗呢?

点评

讲真,我现在特别害怕下班回家又听到那恐怖的声音……非常瘆人  发表于 2019-11-7 17:09
发表于 2019-11-6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老人洗着时好好孝顺,细心照顾这才是最重要的。秋秋八年前照顾患病的公公,后来照顾生病的婆婆,现在为了让公公晚年幸福,一切都依着他,陪老人回乡下去生活,这种自我牺牲不是有大爱,有情谊,懂得孝顺的人一般都做不到的,为秋秋点赞!
发表于 2019-11-6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对父母的孝顺,不在于别人的嘴里,而是自己的言行。父亲常常说,父母在时,尽量对他们好,离开后,一切的虚情假意都是空的。老人没有享受生前的幸福,何必在他们走后来铺张浪费呢?所以,我也觉得,做人,何必去在乎别人的说法。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9-11-6 10:09
活在别人嘴里,就别嫌别人的牙嚼来嚼去,舌头搅来搅去,口水浇来浇去。

感谢草舍版精彩首评
正是如此,太形象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1-14 22:35 , Processed in 0.03119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